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53章 火车上的艳遇么
    怎么样才能让男人消气呢?

    元月拿过手机点开了搜索引擎,然后输入了几个关键词,结果跳出来的答案真的是五花八门,最神奇的居然有好多人不答反问,“为什么要哄他?不是应该他哄我吗?”

    然后大部分的网友都说如果自己男朋友或者老公生气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撒娇、抱抱还有亲亲,更有直白的说,“让他那个你。”

    哪个?

    元月盯着手机屏幕愣了两秒钟。

    汗,好吧,她明白了。

    但是这些现在都行不通啊,车厢里人虽然不多,但是也没有那么少,别说亲亲抱抱了,这会儿让她坐到男人身边搂着他手臂撒个娇,她也做不出来。

    她是不是好像、从来都没有跟尉爷真正撒过娇?什么是撒娇?说话嗲一点就算撒娇吗?

    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了,元月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真的是脑子不太够用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哦……

    然后刚才还在被自己点个不停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黑屏…自动关机了。

    尉爷隐在太阳镜片后面的黑蓝色双眸,紧盯着小女人那纠结无比的小脸。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居然拿着手机在那里狂刷,脸上表情一时间也丰富的紧,最后不晓得是怎么了,直接小嘴一扁把手机又扔到了一边。

    元月这是在干嘛?

    尉池原本以为元月认出他后就会坐到他这边来了,不说道歉认错,但是好歹也不会继续假装不认识他的样子。

    结果,这都多久了?

    他都快坐成石雕了,她还坐在原来的位子上,屁股都没想着要挪动一下。有好几次看到她往自己这边看过来,他以为她要过来了,却仍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尉爷觉得心头的那团火起来了又被小女人给磨的差不多了。说到底,其实自己还是做不到真的生她气。

    都这把年纪了,难道真的跟二十多岁的小年轻一样一个不爽就开作吗?那也太无聊,太没有风度了。

    男人垂眸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还有不到一小时了就要到布达佩斯了。

    **

    欧洲和他之前一直生活的北美区别还是很大的,那边什么东西就像是这里的翻版,路名城市名很多都是翻版,只是还未经历上千年历史的底蕴,建筑也都是长得像而已,却没有那种风霜过后的陈旧的美感。

    市中心的火车站停靠的都是国际列车,但是车站并不大,所以他跟边华就干脆在外面等着,他们来早了一些。

    “炎珏,我跟你说,元月还带着她两只爱宠一起来的。”

    “你喜欢狗么?”

    “月亮的两只狗,一只叫奶茶,一只叫可乐,有没有很搞笑?”

    男人的眼里掩不住的有些激动,他终于要见到她了吗?

    昨天在医院里,边华以为他睡着了,就在病房的卫生间里偷偷地通视频。

    他起来时以为她已经走了,于是就想去方便一下,结果没想到卫生间的门半掩着,边华正在里面和人视频聊天。

    不是故意要偷听,只是边华这个女人自己聊的太忘乎所以了,连他的敲门声都没有听到。

    于是,他后来就听了个大概,于是,他就发现边华嘴里一直月亮月亮叫着的那个好朋友,就是八年前的元月。

    他都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圆的话让边华答应了让元月过来布达佩斯,大意是说他身无分文了要借住她那里,但是孤男寡女不合适,就让她好朋友过来一起,这样没有那么尴尬。

    呵呵,他不知道边华为什么看着这么聪明的女人会轻易接受了他那些破绽百出的说辞。

    黑龙低头看了眼手表,还有不到十五分钟,元月坐的那班车就要到站了。

    胸口猛烈跳动,全身的血液奔腾的好像就要喷涌而出,黑龙手掌一把按在自己心口的位置,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炎珏,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边华发现男人的呼吸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只穿着一件黑色衬衫的胸口起伏好像也有点急促,以为他是不是因为车祸的伤势又有哪里不对劲了。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热而已。”

    热?

    现在入夜后的气温也还好吧,边华穿着露肩的连衣长裙,还觉得胳膊有点凉呢。

    视线再次飘向男人结实壮硕的上半身,他的脸色是有点泛红,嘴唇也显得有点干燥。

    “我帮你去买瓶水,等下。”

    还没等黑龙说不用,边华已经朝火车站的大门里面跑了过去。

    边华一边往里跑,一边从包里拿出零钱袋,她记得之前在大厅里面看到过一个自动贩卖机。

    果然,刚进去眼睛一扫,边华就看到了那个红色显眼的机器。

    黑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出来,就抬脚往里走去。

    大厅里面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市中心的这个火车站真的是小,估计是刚好有一辆车要发车了,所以有不少赶车的人陆续从外面奔了进来。

    黑龙一下子在熙攘的人流里没发现边华的身影,他只得先退到一边让人群走过。

    **

    火车上的广播音响起,元月看了下手表,车子居然提前到了几分钟。车窗外已经全黑了,只有铁轨上昏暗的灯光。

    然后车速越来越缓,车厢内灯光大亮,所有人都站起身取了自己的行李,准备往车厢门口走去。

    元月看了眼仍旧坐在位子上的男人,小手不禁握紧了手里拽着的牵引绳。

    前面她一直没有想到什么特别好的方法,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于是就继续的纠结中,结果就看到原本坐在男人边上另外一排的一个打扮时髦身材高挑的女人站起身过去跟他说话了。

    元月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只看到没讲两句话,那个女人竟然在尉池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然后还递了张名片过去。

    这是传说中的火车上的艳遇吗?

    但是两个人看着又没有任何暧昧的举动,男人全程都还是戴着他那副大太阳镜都没有取下来,嘴角也颇为严肃的没有任何笑容。

    元月于是就一直看着他们两个,那个女的一直都没有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现在车子停了,她才姗姗起身回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车子彻底停稳,车厢门嘟嘟嘟的打开了,因为人群的遮挡,元月从位子上站起来之后也看不到男人的身影了。

    “奶茶,可乐,我们走吧。”

    元月牵着两只狗子慢慢往车厢外走,想着一会儿直接走过去拉着男人的手就行了,他总不至于会甩开她吧。

    结果,等她走到那个位子的时候,座位上空空如也,元月急的环顾四周,车厢内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赶紧想要往前走下车,但是门口还有两个拿着大件行李箱的乘客还没有下去,元月牵着两只狗狗根本就没有办法挤过去。

    好不容易等到她下了火车,站台上全都是人,元月踮着脚尖想要在人群中找人。

    这里人的身高都不矮,元月只穿了个板鞋的小身材在这里简直就是个小矮子,任凭她再踮起脚尖也看不到太远的地方。

    牵着两只狗子,迈着大步,元月一路往出口的地方走去,边走边找,视线一刻不停的搜寻着男人的身影。

    尉池身量极高,应该不难看到,但是她一直走到门口了都没有找到人。

    看来他是真的自己走了。

    此时的元月已经完全不记得来这里是为了边华,她心里只想着尉池不见了。再次拽紧了手里的牵引绳,她直往因为刚有车子到站而显得颇为拥挤的火车站大厅里走去。

    嘈杂的大厅,脚步匆匆的旅客,元月牵着两只大狗在人群里穿梭,差点有几次都撞到别人,每次都是俯身道歉后又急匆匆地往前走。

    倏然间,有一只手从身后握住了她的手臂,那个力道有点大,猛地一下子就把她往前冲的身子给拉住了。

    尉池!

    元月缓缓地转过身来,眼眶有点热热地看向拽住了她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