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56章 眼前一黑
    元月其实没有走远,出了火车站的大厅就找了个角落站着。

    男人还没出来,她怎么可能会走远?

    就算他刚才那样对她,眼睁睁看着黑龙抱着自己,掐着自己手臂不松手,他却就站在两个跨步的距离之外,一动不动的看着。

    刚走出来的那刻她真的是又气又怒,想他为什么不过来把她拉走,想他是不是误会自己和黑龙了,想他是不是又记起之前在绿城时她被厉荀强吻的不好回忆了,想他是不是因为自己偷跑来找边华结果却发生这样的事情,于是更加埋怨起她来了。

    因为黑龙的突然出现,因为边华的不理解和误会,元月只觉得现在脑子里混乱一片。还有黑龙刚才对着尉池说的那番话,她只能说自己除了惊讶,完全没有其他的感觉。

    八年前和黑龙的那段相识,几乎都已经被尘封在记忆力,如果不是前不久的她做的那份意面引发男人的醋意,元月压根儿就不会记起那段不甚愉快的过往。

    站在地铁口下行通道的角落里窝着吹了一会儿风后,元月的思路似乎被理顺了一些。

    黑龙和边华,她其实一点都不担心,总归能解释清楚的。

    只是尉池这个男人啊……

    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从他们来到苏黎世开始,元月就老是隐隐地感觉男人哪里有点不对劲。

    晚上睡觉时不让她离开一个手掌的距离,熟睡中还会被他吻醒,或者因为他搂的太紧,她都呼吸困难了会在半夜忽然惊醒。

    之前男人的占有欲再强,也不至于会这样。

    元月刚才还想到了那天被他最后撕烂的那件旗袍裙。

    最后一次的时候,尉池发狠啃咬她已经青紫了的背脊,嘴里不停的要求她说不准离开他。

    “宝贝儿,说,说你绝对不会离开我。”

    “嗯…我不会离开你的。”

    元月当时被凌虐的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反正男人说什么,她都乖乖照着说。

    那天实在是太过于疯狂,元月当时以为尉爷就是因为在庄园里尉夫人在放不开手脚,所以一到了外面才那样凶狠地要她。

    现在想来,元月总觉得哪里不对,尉池这陡然变强的占有欲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地铁站下沉式的通道里,传来一阵阵悠扬的女声,在国外街头和地铁站里,还有各种广场人流多的地方,经常会有卖艺的歌手。

    元月站的地方看不到唱歌的那个女生,但是可以清楚的听到她的歌声。

    刚才已经听了好几首歌,感觉她嗓音条件真的还不错,尤其在这样有回声的通道里,没有伴奏的清唱听着耳朵很舒服,也很治愈。

    这次,女生唱的恰巧是她和尉池的定情曲,e—away—with—me。

    元月心里划过一道暖意。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她跟男人认识一周年的纪念日了呢。

    想想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她跟尉池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这一次的误会,肯定也很快就会过去的吧。

    **

    入夜后的凉风吹多了还是挺冷的,元月忍不住蹲下来抱住了奶茶还有可乐毛茸茸的脖颈,想要获取一点温暖。

    “奶茶…可乐…尉池他怎么还不出来…”

    元月窝着的这个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火车站的大厅门口。

    前面她看到黑龙出来后边华没多久也跟着出来了。

    只有尉池,她始终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腕上的手表都快指向11点了。

    元月忽然听到不远处有拉闸门的声音,路上车子也明显都少了。

    地铁快停运了吧,前面还人流熙攘的火车站也只剩稀稀拉拉的小猫三两只。

    咕噜…咕噜…咕噜…

    这是她的肚子在叫吗?

    超级大的声音。

    元月回过神来,才发现是奶茶跟可乐的肚子在叫,咕噜的那叫一个此起彼伏。

    她心疼的哄道,

    “对不起啊,让你们跟着姐姐一起在这里挨饿吹冷风。”

    正当元月决定要起身去找男人的时候,一个抬眼总算是看到男人的身影从火车站大厅里走了出来。

    **

    尉池刚才是故意在里面多呆了一会儿才出来的,因为他要等自己冷静下来。虽然现在心里的怒火还未消下去,但是再等他怕小女人等不了了。

    出了车站的大厅门口,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元月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的号码已关机。”

    语音提示关机状态。

    尉池紧接着又拨了边华的手机,嘟嘟嘟了几声后就被接了起来。

    “尉爷?”

    “嗯,元月呢?”

    “月亮?她没跟我在一起啊。”

    什么?

    尉池以为小女人肯定是跟着边华一起回去她的住所了。

    结果没有吗?

    心下一沉,尉池继续问道,

    “黑龙呢?”

    “我不知道,前面我追出来的时候,他人就已经不见了。”

    “尉爷,你不会是以为…”

    边华话还没有说完,尉池就切断了电话,然后直接拨了雷霆的号码。

    电话刚接通,尉池就迅速说道,

    “帮我找到黑龙的位置,他人还在布达佩斯。”

    “什么?”

    尉池现在无心跟雷霆解释那么多,只是沉声命令道,

    “现在马上给我找,给你十分钟,他前面刚从市中心的火车站离开。”

    “是!”

    挂掉电话,尉池垂着眸嘴里骂了句脏话。

    **

    男人又抽烟了。

    元月发现他最近抽烟的次数比起过往实在有点多。

    前面火车靠站时,他也抽过一根。

    尉爷今天这身装束帅劲十足,大背头经过一天,有几根发丝垂落到了他的额前。那里昨天的伤口还在,只是拿掉了创可贴之后反倒也不是很显眼了。

    没有了太阳眼镜的遮掩,元月可以看到他深邃的眼眸此刻正看向对面马路的远处,修长结实的长腿交叉着,整个人斜靠在阶梯的石墙面上。

    夜色里,路灯下,吞云吐雾的男人显得特别的惹眼,那额角还有颊上的伤口此刻更是给他添加了一份若有似无的颓废感。

    这样的尉池,元月第一次看到。

    看着看着,她就忍不住只想冲上去把人抱住。

    只是她还没动,就看到他身后有两个看着就很猥琐不像是什么好人的男的往他那边疾速走去,其中一个人的手插在外套口袋,里面好像放了什么东西。

    元月想也没想就要扬声提醒他,然后人也跟着奔了过去。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人也没上前跑几步,就看到之前还毫无防备低头抽烟的尉池已经迅速转过身,大长腿的一个回旋踢就把试图靠近他的男人踹翻在地。

    另外一个同伙见状直接抽出了一把小刀,直往男人身上捅去。

    元月吓得差点失声尖叫,幸好她及时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唇,这个时候她一叫反倒会影响尉池吧,她赶紧扭头四下张望是不是有什么保安或者巡逻的警察在附近。

    因为她的动作,奶茶和可乐也都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尉池,看到有人攻击他,两只狗子瞬间就要冲过去,然后狂声吠叫起来。

    那两个袭击尉池的男人听到狗吠的声音都转头看了过来,估计是被两只体型壮硕的大狗给吓到了,然后扭身就想跑。

    不过没跑出几步路,就被尉池给拎住了后颈,然后两个大男人就像是没什么分量一样的被他一个用力甩在了地上。其中一个被尉池用膝盖卡住了喉咙,另外一个直接被叠罗汉似得压在了底下,两人瞬间被制服,那毫无抵抗力的狼狈样,惊得元月往前走的脚步都停住了。

    她第一次见尉池动手是在绿城的时候,那次他和厉荀打起来,当时两人势均力敌的样子,所以她没有觉得尉池力气有那么大。

    现在看他居然一个人这么轻松就制服了两个身材没有比他矮弱多少的大男人,元月才意识到尉池这武力值真的有点吓人。

    看他还没有打算轻饶了人,挥起一个拳头就要砸下去的时候,元月赶紧跑了上去。

    “尉池,住手。”

    “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再这样下去,就要防卫过度了。

    **

    警察来了之后,那两个男的叽里哇啦地讲了一大堆,因为是匈牙利语,所以元月都是有听没有懂。

    最后看到警察居然要带着尉池和两个男的一起坐上警车,元月就急了。

    “尉池,警察要做什么?”

    男人低头看了元月一眼,似是有点懊恼的垂着眼。

    “让我跟着一起回去录个口供而已。”

    “没事的,你先去找边华,我晚点就去接你。”

    都这样了,她还去找什么边华啊。

    “你跟警察说,我要陪你一起去警察局。”

    看到小女人脸上满是焦急担心的神色,尉池低垂的眼眸闪了闪。

    “元月,听话,我没事的。”

    什么没事的,大半夜的,他一个人被带去警察局,刚才警察一看他是游客,似乎还有点故意偏袒惹事的那两个本地人。

    元月扭头直接对着警察用英文说道,

    “警察先生,刚才是这两个人先攻击我丈夫的,我也要一起去警局作证。”

    其中一位警察闻言回道,

    “太太,现在这两个人要告你先生恶意伤人,你自己看他们这伤势。”

    “好了,总之,我们要先把人带回去。”

    “你要有什么疑问,可以跟着我们一起。”

    看到警察直接给两个男的,还有尉池都带上了手铐,元月瞬间都有点傻眼了。

    为什么还直接把人给铐上了?

    这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看到男人给了自己一个安抚的眼神,元月嘴唇张了张,最后靠过去仰头直接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

    “尉池,我搭计程车跟着过去。”

    “要不要打电话找律师?”

    元月想着是不是应该直接给尉夫人打电话。

    被亲了一下的男人眼神瞬间软了一些,点点头道,

    “放心吧,我一会儿到了警察局会给律师打电话的。”

    **

    警察局内,两个男人一开始还嚣张跋扈的指责尉池伤人,说他们根本无意抢劫他,只是正好路过,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被打了。

    直到尉池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把弹簧制的小刀,两人才闭了嘴。

    查过三人的身份后,警察基本上可以肯定了那两个是惯犯,不是第一次在火车站抢劫游客的财物了。

    然后也确认了尉池居然是赫赫有名的w&l的总裁,那个天才建筑设计师之后,警察就更加不再怀疑他有蓄意伤人的可能性了。

    一番调查后,等候在外近一个小时的元月终于被通知她的丈夫可以保释了,然后让她在文件上签了字。

    看到脸上满是倦意,眼里也都是疲惫的男人朝她走过来的时候,元月眼眶直接红了,走上去就搂住了尉池的腰。

    “你没事吧?”

    “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尉池低头拍了拍小女人的背脊安抚着,看来真的是吓到她了,元月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

    “我没事。”

    “警察都查清楚了。”

    “那我们走吧。”

    警察局这种地方呆着总归让人很不舒服,元月拉过男人的手就往外走。

    等他们找了个就近的酒店入住后,元月推着男人就往浴室里去。

    “你先去洗澡,我来打电话叫客房服务。”

    市中心的大酒店,客房服务都是24小时的,更何况他们住的还是总统套房。

    元月这个时候根本不在意男人是不是太过于奢侈什么的,她只想着可以让他好好吃顿饭,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这一天实在是太长太折腾了。

    元月先给奶茶和可乐喂了狗粮,吃饱之后两只狗子就趴倒在客厅的地毯上睡的呼啦呼啦了。

    等男人从浴室出来,她走过去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毛巾。

    “坐下,我帮你擦。”

    元月把人拉着坐到了卧室的沙发上,双手轻柔地擦拭着男人浓密的头发。

    经过水流的冲洗,他的发色又恢复到了自己的浅棕色。

    元月指尖抚过,只觉那一丝一缕的头发摸起来很柔软很顺滑,和男人的脾气恰恰相反。

    男人似是真的累的,慢慢的就搂着她的腰,把头靠在了她的胸前。

    元月稍微推了一下他的肩膀。

    “别抱着我,我还没洗澡呢。”

    “衣服上脏。”

    从上午到现在都过了凌晨半夜了,元月觉得自己身上什么味道都有,实在是不太好闻,想着都脏兮兮的。

    “那就脱掉。”

    尉池说完这句,居然就借着那个枕靠着她的姿势,用牙齿开始轻咬她的衣服纽扣。

    元月今天穿的是一件有点男友风的白色衬衫,领口宽松,下摆一边塞进了下面紧身的九分牛仔裤。

    男人带着凉意的手掌心抚上她腰间的皮肤时,元月直冷的颤了一下。

    “我先去洗个澡,好不好?”

    如果他想,元月现在也舍不得拒绝,只是真的觉得身上有点脏,就想先去洗一下。

    “做完再洗。”

    男人灵活的舌尖牙齿轻挑,她的领口被开的更大,然后他直接覆了进去。

    元月只觉的一阵疼一阵痒的,手上的毛巾都松开了,忍不住揽上了男人宽阔的肩膀。

    迷蒙中,男人解皮带拉拉链的声音传来。

    然后元月觉得自己贴身的牛仔裤被一下子拉到了脚踝处。

    尉池手掌掐着她的翘臀用力。

    “自己坐上了。”

    那低喃的气音贴着撞进她的耳内,唰的一下让她满脸充血通红。

    不过她还是乖乖地顺从了男人的意思。

    她咬着唇忍着疼,眼眶很快就变得湿润无比。

    原本以为可以很快,但是男人似乎完全无意要松开她,掐在她腰间的手掌更是用力的让元月痛的都想叫出声了。

    见她始终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尉池稍微缓下了动作。

    “疼吗?疼就叫出来。”

    知道男人故意这样问,元月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意,然后凑过去贴上了男人的唇瓣。

    “不疼。”

    元月不知道她这样的安抚,只是更激发了尉爷心里那头横冲直撞想要脱闸而出的野兽。

    男人狠咬住她贴上来的唇瓣,舌尖挑开她的贝齿,来势凶猛的攻城略池。

    最后的时刻,元月的嘴角都被男人给咬破了,舌尖尝到丝丝的血腥味,她眼前一黑就晕在了男人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