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57章 想要离开
    真的是丢脸啊,居然晕过去了。

    元月坨红着脸,穿着浴袍坐在尉爷的腿上,男人正在给她喂食……

    看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握着叉子,然后卷啊卷,卷起一叉子的番茄肉酱意面,然后递到了她的嘴边。

    元月其实已经吃了个半饱,不太想吃了,这都快凌晨三点了,其实她已经困的两个眼皮子都快搭在一起睁不开了。

    “最后一口,吃掉。”

    唔,拗不过男人,元月只能张嘴吃掉,然后因为那一叉子面实在有点多,她一口没吞完,还有一点留着了,然后她就拼命蠕动着小嘴想要把细细的面条全都吞进去。

    那粉唇开开合合的动作又不知道怎么惹到尉爷了,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墨色,然后大手捧住小女人的后脑勺,唇舌就堵了上去。

    结果那一口面最后大部分都到了男人的肚子里,这相濡以沫的感觉,闹的元月原就红了的脸颊又艳丽了几分,掩在浴袍底下的皮肤也止不住的红了个遍。

    尉爷看着小女人悬空着晃荡的小腿一直到她细嫩小巧的脚掌,然后那十个粉嫩的脚趾头都好像比前面更红了一些。

    “怎么还这么容易害羞?”

    什么叫还?

    男人这话说的好像她跟他现在就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夫老妻了似的,明明还没有领证,还没有举行婚礼的,好不好?

    于是元月心有不甘地嘟囔了一句。

    “不能害羞么?都还没结婚呢,说的我好像多老练似得。”

    其实明明就是一句娇嗔,一句无心之话。

    尉爷却偏偏只抓住了还没有结婚这几个字。

    “嘶…好痛。”

    元月小手握在了男人手上,男人的手掌却正握在她的手臂上,那个位置就是前面被黑龙钳制住了的那一块。

    因为被太过用力的握紧,然后她当时又拼命的想要甩开,那一圈手臂的皮肤直接起了淤痕,很大一片,估计要好几天才能好。

    现在又被尉池这样一抓,元月疼的直接倒抽了一口气,眼泪都快出来了。

    “放手。”

    男人这是要秋后算账的意思吗?

    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他刚才都那个她了,而且她亲也亲了,抱也抱了,网上说的哄男人的方法她都用了啊。

    所以说,这些招数对尉池是都不管用吗?

    元月心里想着,然后手脚并用,就想要从男人腿上下来。

    “别动,坐好。”

    算了,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讲道理吧。

    尉池这会儿应该哪儿哪儿都饱了,元月也暂时不用心疼男人了。

    “尉池,你给我放手。”

    “我们好好聊一下。”

    小女人突然严肃的口吻,尉爷眼神微眯,手掌心下意识的又一个用力。

    “啊!都跟你说很痛了,干嘛还要故意抓我那里?”

    元月的怒意也上来了,直接掐住尉池的手腕想要把他的手拿开。

    “松手,你给我松手,听到没?”

    在自己的奋力反抗之下,男人总算是松开了手掌,元月直接就跳了下来,走到距离男人几米开外的沙发上屈膝盘腿坐好。

    虽然这个姿势搞得她一点气势也没有,但是没办法,她里面现在是真空的,这样屈膝盘腿是最不容易走光的。

    **

    尉爷看着元月那小脸一本正经的摆出了一副要跟他好好聊天的样子,心里闪过一丝犹豫。

    “不早了,睡吧。”

    什么?

    元月一个怔愣地看着男人起身走到大床边,然后解开浴袍直接往边上一扔,拉开被子就躺了进去。

    尉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本来她都已经做好准备要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她和黑龙的关系了,然后还要告诉他边华和黑龙的事情她也根本就不知情。

    而且,她其实也很想问他,前面看到她被黑龙拉着,他为什么不上来救她,反而要那样看着她被其他男人欺负。

    刚才还那么用力掐她已经青了一大圈的手臂,他到底在想什么?

    欺负人也不是这样欺负的,元月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晚上的那场闹剧,其实谁都没有错,谁都有自己的立场,但是想到尉池那样误会她之后,现在还这样略带冷漠的态度,元月只觉得男人一点都不尊重她。

    没错,就是不尊重她。

    元月觉得自己现在做不到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一样地躺到那个大床上去。

    虽然困的要死,累的要命,腿更是酸软的都不想挪动一下,但是她还是伸手把被男人扔在地上的,她的牛仔裤衬衫,还有内衣,统统都捡了起来,然后走进了浴室。

    听到浴室门关上的声音,床上的男人翻过身平躺着睁开了眼睛,心里也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现在就跟元月摊牌。

    不过小女人似乎都不想给他时间考虑了,不到一分钟浴室门就被打开了。

    穿戴整齐的元月拿过放在桌上的小背包,直接就往卧室门口走去。

    尉池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小女人拉开门走了出去,他才迅速地一个起身下床追出去。

    cao!

    尉爷刚走出去几步又折回来,大手拿过浴袍穿上,然后边系腰带边往外走。

    “元月,你去哪儿?”

    等他追出卧室门口,就看到小女人已经牵过两只狗子站在了套房的大门边上。

    “我想一个人静静。”

    “别胡闹,这个点你要去哪里?”

    尉池怎么可能让她现在一个人跑出去,直接大步几个一跨就走到了元月的身后,拉住了她的手臂。

    好巧不巧,又是她受伤的那只手,然后因为身高角度的问题,元月被捏住的还是那块已经疼的不行的位置。

    这一下,就好像是触动了她一个晚上憋到现在的怒气和委屈,元月直接一个反手就用力甩开了尉池的手掌。

    “不用你管,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

    尉池被元月那一下甩开他的力道还有嘴里刚才说的那话刺的眼神一个紧缩。

    “你说什么?”

    元月此时顾不得男人的声音有多冷,直接朝着他吼道,

    “我又不是你的宠物玩具,搓圆揉扁随便你。”

    “刚才我都那样让你…”

    想到前面男人的狠劲,还有她自己的配合,元月心口疼了一下,她那样做算什么呢?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很别扭,在男人看来就像是她后悔了,后悔刚才和他做那种事了。

    尉池心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头凶兽,就像是突然被炸了一道雷下来,打开了关押着它的闸门。

    砰的一声,元月被猛然砸在她耳边的拳头吓得惊了一跳,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慢慢地涌上了惧意。

    套房大门的门板很厚实,却硬生生被男人一拳砸的凹进去了几分,那巨大的响声在元月的耳边似乎都有了回音,震的她身体一个瑟缩,甚至下意识的就别过头不敢再看男人倏然间变得阴冷无比的眼神。

    元月的害怕和闪躲,只是再一次升级了尉爷因为自己内心的恐惧而燃起的怒意。

    “这么不想我碰你吗?”

    “现在还想直接离开?”

    这是她的尉爷会说的话么?

    这么久了,男人从来没有这么冷声冷气的跟她说过话,就算是她之前在丽河提出分手的时候,他也发过怒,也砸过门,但是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男人全身就像是结了冰,站在他面前的自己就好似是个陌生人,被他拒之千里之外。刚刚做完那么亲密的事情,却还要误会她,说出这么难听的话。

    “我在问你话,回答!”

    拳头再一次砸了下来,那巨大的响声直接吓到了奶茶和可乐。

    元月手里的牵引绳不小心就松开了,然后两只就朝着暴怒中的尉池开始疯狂的吠叫。

    下一秒,尉池脚刚一动。

    元月就大叫道,

    “不可以,你不准伤害他们。”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受伤的冷意,她居然以为自己想要动手打奶茶和可乐吗?

    元月第一反应真的是这样以为的,因为前面在火车站的一幕。

    其实那两个原本想要抢劫的男人已经怕了要跑走了,却被尉池又抓回来暴打了一顿,那直接用膝盖骨卡住人喉咙的凶狠劲头,让她第一次那么真切的感受到了男人的暴力和冲动。

    那真的很不像是她熟悉的尉池,就像是他突然被一个完全陌生的狠戾暴虐的男人给附身了一样。

    “你睡这里,我出去。”

    良久,男人沉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他转身就回房间去了,很快他就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元月看着他仍旧冰冷的脸色,放在身侧的小手动了动,最后还是侧身让开了。

    砰的一声,套房的门被关上,男人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