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64章 不甘心独守空房的尉爷
    因为距离元月和尉池的大婚也没有几个星期了,边华就直接跟着他们一起启程回苏黎世的尉家庄园。再此期间,她正好可以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才能追到已经离开了布达佩斯不知所踪的炎珏。

    去布达佩斯的时候坐的火车,回来一行人直接搭的尉夫人的私人飞机。边华和元月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豪华的飞机,比起尉爷的那架还要大一些,机舱里内的设施简直奢华的闪瞎眼。

    边华忍不住咋舌,和元月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地跟她咬耳朵。

    “妞,你这个未来婆婆比她儿子更土豪啊!”

    “你之前自己不也说过尉夫人是隐形富豪吗?”

    “那都是我网上查到的,还有道听途说的,哪里知道这亲眼看到简直是太让人震惊了。”

    元月看着边上那夸张的表情,心里好笑,于是默默地提醒她。

    “那你晚点去到庄园的时候,记得用手托住下巴。”

    “什么意思?”

    “不托住,会掉!”

    “啊?”

    “有这么夸张?”

    元月一点都没有夸张,边华发誓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占地面积这么大的庄园,还是在苏黎世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尉家的财富也实在是太惊人了一点。

    就算是有元月事先提醒过她,边华还是瞪大了眼睛,从车子开进庄园那刻起就东张西望恨不得多生出两双眼睛来,好把眼前这美轮美奂的超级无敌大的庄园给好好地欣赏个遍。

    晚点等边华发了n多个小视频到四个人的群里炫耀的时候,直接把另外两个宝妈给激动的恨不得马上就飞过来。

    然后把边华得瑟的不行,变着法儿的猛发朋友圈。

    为了不打扰尉夫人的作息,伊万诺娃管家刻意安排边华住在庄园的另外一栋楼,那里离尉砚的湖边别墅也更近一些。

    于是,边华刚到的那几天简直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让最有空闲的尉砚陪着一起好好地把整个尉家庄园给逛了个遍,这当然不包括尉夫人住的古堡主楼。

    边华可不敢在那里乱溜达,尉夫人虽然不介意她在这里久住直到元月和尉池的大婚,但是肯定也不会很高兴看到她一直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的。关于这点,边华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家只是看在月亮的面子上所以才对她以礼相待而已。

    **

    这几天尉夫人和元月都早出晚归的,一直都在忙婚礼的大小事情。尉夫人一改之前的态度,直接让元月全程参与,几乎所有的细节都会问她的意见。

    虽然有婚宴公司,但光是确认各种事宜就让元月一个头两个大了。

    原来真的要讲究起来,婚宴时桌上摆什么样式的桌布,菜单上面用什么字体,都要主人家一一确认过目的。

    更不要说新娘的礼服,她当天的发饰装束,还有各种首饰,鞋子的搭配,还有最夸张的是元月刚刚知道,她和尉池要在教堂举行婚礼!

    尉池现在虽然从来不去教堂,但是尉夫人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所以尉爷小时候就早就接受过洗礼了,那他的婚礼就肯定要在教堂举行,还要有牧师来证婚的。

    就算元月不是基督徒,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其实元月从小就是个无神论者,除了小时候跟着父母去过几次庙里拜拜之外,大了之后从来都没有进过任何庙堂或者其他宗教的殿堂了。

    因为她觉得既然不相信,就没有必要临时去抱什么佛脚,不能想着有事了才去求神拜佛。

    幸亏尉夫人也不强求她直接接受洗礼信奉基督教,只是教导她到时在教堂举行婚礼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一些事宜。于是,她这几天还跟着尉夫人在学习怎么样像上帝祷告,念赞美诗,诵主祷文。

    来参加婚礼的大部分都是尉夫人的合作伙伴、朋友私交,还有各路政商名流,最后还有一大帮尉池公司的同事。

    这么大阵仗的婚礼,作为新娘,元月要学要准备的事还有很多,提前演练好每个环节也是必须的,因为她绝对不能给尉家丢脸。

    “元月,婚礼时还有一个环节是需要你和尉池两个人互相宣誓的,你得好好准备一段婚礼誓词。”

    wedding—vow,这个元月知道,很多电影美剧里面都有。这部分其实她还是有点小期待的,不知道尉爷会说什么?

    因为瞬间神游,元月就没有答话,尉夫人一看到准儿媳那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是啊,每个女人应该都会被婚礼时自己丈夫说的那段誓言给感动的痛哭流涕,然后傻乎乎地相信这辈子一定会跟这个男人白头到老,不会因为任何的事情而分开。

    当年,她也是那样相信了卢恩那个混蛋的,结果现在呢?

    一想到那个男人,尉夫人就恨的咬牙切齿,完全忘记涵养是个什么东西。

    “妈?你还好吗?是不是累了?”

    元月看尉夫人脸色忽然不是很好,于是关心的问道。

    “没事,你记得把婚礼誓词提前写好。”

    “好的,妈。”

    **

    这边尉夫人和元月还在教堂的休息室练习,临时出差去了建筑师事务所在德国分部的尉爷却已经早早地赶回到了庄园。

    边华去酒吧买醉的那天半夜,尉池就接到了雷霆的电话,说是柏林那边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情况还挺严重,于是尉池就直接亲自跑了一趟。没想到他这一去,就耽误了好几天的功夫。

    柏林的那个项目是个大工程,事关临城的旧区改造,但是德国分部的设计图纸还没来得及送去竞标,网上就爆出了同样的设计蓝图,那无疑就是公司内部有人泄漏了。尉池一边组织设计团队加班加点的重新修改图纸,另一边还要彻查公司里面的内奸。

    好在有尉池化腐朽为神奇的设计天赋,有了他的意见和指引,设计团队很快就重新做出了一份远胜于之前的改造方案,最后竞标成功,德国分部还是顺利拿下了那个旧区改造的项目。

    至于公司的内奸,尉爷明面上是让分部的负责人和人事在调查,暗地里直接让w团队的一个黑客高手侵入了所有人的工作及私人邮箱,最后循着蛛丝马迹嗅到了泄漏图纸的员工的踪迹,原来就是分部的负责人,舒克。

    这次w&l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一家跨国的设计公司,那家的总监利用舒克小儿子的病情做了交换,因为自己儿子突发意外的车祸需要肾脏移植,舒克才同意了用公司的图纸去换取对方答应的有效肾源。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舒克的儿子也因为及时换肾保住了性命,尉爷最后决定给舒克留了最后的面子,让他主动离职并赔偿了公司的损失,但是并没有把他告上法庭。

    不过关于那个肾源,尉池敏感地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于是他已经让雷霆继续跟进去调查一下。

    如此忙乱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尉池每天和元月只能视频一小会儿,好不容易他人赶回来了,结果小女人居然还不在。

    伊万诺娃管家看着在阳光室里坐立难安,不停走来走去的大少爷,她端着咖啡和点心轻声走了进来。

    “大少爷,夫人和少夫人今天去了教堂,估计不会那么早回来的。”

    尉池哪里会不知道,他前面早就给元月打过电话了,然后就被尉夫人接了过去,说她们今天要吃过晚饭才能回来。

    本来想回房间去补个眠,最近一个星期他都没怎么睡好,设计是个极其费脑力的活,他再有天赋,也需要用心才能有好的想法出来,所以为了那个项目,他几乎天天晚上都在熬夜画草稿。

    另外,尉爷习惯了晚上搂着小女人睡觉,她不在怀里,他居然累的个半死了还失眠。

    只是,前面回到卧室的大床上躺了好一会儿也还是睡不着,他这才下楼到了阳光室,看着奶茶和可乐,逗他们玩一会儿,他好歹还觉得有点安慰。

    **

    华灯初上,元月和尉夫人正在一家装修极为高级的法式餐厅用晚餐。

    看着对面一天下来衣着和妆容仍旧无懈可击的贵妇人,元月内心里是全然的敬佩。

    法餐的礼仪讲究很多,上菜间隔又久,加上元月已经听了一天尉夫人的谆谆教导,这顿饭简直吃的她快奔溃了。相较于她低垂着脑袋和双眸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尉夫人的一举一动无不透着典雅和知性。

    吃到主菜的时候,尉夫人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不看也知道肯定是大儿子打过来的,于是尉池的这通电话就这样直接被忽略了。

    不死心的尉爷接着又打了元月的电话,只是被尉夫人教导过在餐桌上接手机是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后,她的手机也放在包里,还搁了静音,所以想当然的男人的这个电话又白打了。

    好不容易熬到吃完甜点,已经是夜里九点。这个时间,其实真正的法国人吃晚餐经常都到这个点,然后还要继续第二轮的喝酒聊天甚至喝咖啡。只是元月真心不习惯一顿晚饭都快吃成夜宵的节奏,再加上尉夫人的高压存在感,刚才吃下去的东西让她胃里也是各种翻腾难受。

    坐回到车上的时候,元月还要勉强自己端坐着身子,不敢歪来扭去的躺尸。她这努力坚持的样子,尉夫人看了虽然不是最满意,但是也觉得可以接受了,好歹她这个准儿媳除了那天早上的突然“暴走”之外,其他事情做的都还算合她的心意,尤其她无比认真的态度,更是值得加分。

    包里的手机又是一个震动,这次不是来电,而是一条短讯息。

    尉夫人拿出来一看,差点没被气的笑出声来。

    “别人都是老婆独守空闺,尉夫人你却让你儿子独守空房!”

    尉池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看来真的是等不及了,一句话末了那个感叹号最让尉夫人莞尔想笑。

    没错,尉夫人有些时候也是个很会作的老太太,明知道人家小情侣好几日不见了,肯定想念的紧,却偏偏还要拖着人一起在外晚餐,然后还故意吃慢死个人的法餐。

    不能说她见不得儿子这么宠爱他自己的老婆,只是年纪大了,也会偶尔像个小孩子一样要争风吃醋一下的。谁让尉池一回来就知道给元月打电话,她这个母亲早就被遗忘到不知在哪个角落里了。

    **

    元月跟着尉夫人下车时,只有伊万诺娃管家在大门口候着,却不见尉池的身影。

    “大少爷说有点累,已经回房去休息了。”

    尉夫人闻言,撇了撇嘴,这哪里是累了,分明就是懒得跟她这个老太婆周旋,干脆回房间去等人了。

    “夫人,大少爷给您带了一套梅森瓷器回来。”

    “哦?”

    听到管家的话,元月也好奇起来,她喜欢各种餐具,所以对梅森瓷还是听说过的,那是德国最好的瓷器品牌,最早是从中国瓷器的原型开始研发的,现在已经是欧洲皇室,全球名商富豪都喜欢收藏的贵如黄金的艺术品了。

    尉夫人见尉池还想着给她带礼物哄她高兴,心里一个安慰,总算是心情舒爽了些,于是她拍了拍元月的手臂,笑着说道,

    “元月啊,你也累了一天了,赶紧上楼去吧。”

    “尉池回来了,明天你就在家呆着好好陪陪他。”

    元月差点没有直接给尉夫人一个拥抱以示感谢,这几天她真的是累惨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妈,那我先上去了,晚安。”

    “管家,晚安。”

    元月一个兴奋于是迈开小碎步直接往大厅里奔去,奔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看,然后不好意思地放缓了脚步,尽量维持着优雅的姿势继续往楼梯口走去。

    尉夫人看的嘴角上扬,忍不住笑出了声。

    “少夫人其实有时候真的是很可爱。”

    听到管家这样说,尉夫人心里也觉得有些赞同。元月看着是个柔美沉静的性子,却偶尔也是个直肠子的,然后时不时又有点呆萌。该聪明的时候不糊涂,该大智若愚的时候也不会耍小心眼,总之是个简单没什么心机的。

    相处了这么些日子,尉夫人也渐渐可以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大儿子怎么就看上了元月这么个乍看着不起眼的小女人了。

    **

    回到三楼的卧室,元月刚开门进去,就被高大的男人压着肩膀咚在了门板上,然后没来及有任何反应,就又被堵住了嘴唇。

    男人有力的舌尖直窜进她的小嘴里,深入浅出的里里外外吻了个遍。

    良久之后,尉爷才勉强退开了几分,却仍是贴着小女人的嘴角,呼吸灼热的不停厮磨着。

    “怎么现在才回来?”

    元月被男人亲的都快晕了,脑子一片糊,被吻的红肿的水嫩唇瓣动了两下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男人看着惹眼,于是又覆了上去,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没个完。

    最后亲的两个人都火气直往上窜,尉爷一个用力抱起元月就进了浴室。

    分针转了快一圈之后,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小女人才被男人抱着回到了大床上。

    元月本以为已经结束了,累的翻过身就想睡过去,结果饿了几天的尉爷根本还没有吃个半饱呢,怎么可能会就此放过她。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浴巾被扯开了,男人直接一个用力压了上来。

    元月侧着身子疼得娇呼了一声,小手猛地掐上了男人圈在她腰上的手掌。

    “唔……”

    “不要,很痛啦。”

    “这么多天没见,宝贝儿不想我么?”

    耳边低沉的男声引得元月一阵轻颤。

    想归想,但是累也是真的累啊,而且男人刚刚在浴室里都已经折腾了那么久了,元月实在是觉得够了啊!

    于是她拼命往边上挪动身体,试图离紧贴在身后的男人远一些,不过尉爷就跟黏在她身上了似得,任凭她怎么挣扎,最后还是被他深深地压进了柔软的床铺里。

    元月最后咬着自己的手背,不停呜咽出声,眼角沁出的泪珠子都沾湿了丝绸的被褥,身后男人火热的喘息声还迟迟地不肯停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