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65章 绑着缎带的生日礼物 (上)
    清晨六点刚过,尉池因为生物钟自动醒来了,怀里的小女人还睡的正沉,呼吸绵长,小脸睡的红扑扑的,卷翘的长睫毛偶尔会颤抖一下。

    他一般早上都会直接起来去运动,其实像这样躺着仔细端详元月睡颜的机会也不多。

    紧赶慢赶的昨天就回来,是因为尉池今天想要带元月去个地方。

    然后他期待着今天会是个好天气,至少不要下雨。

    苏黎世夏天的雨水挺多的,而且每次都是忽如其来,尉池有时也觉得不是很喜欢这样多雨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几个月在离岛,有元月在的关系,他似乎变得对那里更有依恋了,这才来苏黎世没多久,他就想带着小女人回去。

    这座庄园承载的东西太多,对他来说,不好的回忆远多过于开心的。

    尉池从被子里伸出左手,抬至眼前,中指上那枚银色戒指,自从元月给他带上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离过身了。

    再低头看看小女人窝在自己胸前的那两只小手,却是干干净净的。

    那颗大粉钻,因为价值太过于连城,也太过于夸张,订婚宴后她就没有再戴过了。

    另外一个订婚戒,也是白天的时候她会戴着,晚上肯定会记得摘下来。

    更不用说,他送的那条珍珠项链了,明明是定情信物,却也不见她想着要戴。所有的珠宝首饰、还有手表戒指这些,对于小女人来说,简直就是多余存在的袜子一样。

    之前菲尔医生跟他提到过一句,喜欢光脚踩在地上的人一般都是潜意识里不喜欢束缚的人,常人喜爱的华服首饰,对元月来说,并没有多少吸引力,多了反而只是会带来压力。

    最近尉夫人是不是就给了她太多这方面的压力了?

    如果是其他女人,尉池只会觉得矫情,但是一碰到元月,他知道她只是为了他所以在努力的配合和讨好尉夫人。

    今天他只想要带她出去好好放松一下。

    “月亮,起床了。”

    男人的薄唇从小女人的额头开始吻起,一路向下直到他最爱的粉唇。

    因为睡的暖呼呼的,所以她的唇瓣有点干燥,不复平时的水润。

    尉池开启自己的双唇含着她的,轻捻慢揉,好像在品尝什么美味的早点一样。

    想到早点,他还真的是有点饿了,昨天因为元月不在,他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于是小女人的粉唇和嫩舌成了他此刻最好的慰籍,越吻越用力,甚至吮吸的啧啧有声。

    那暧昧的声音和沉重的力道把原本还在睡梦中的人很快就弄醒了。

    元月半眯着眼,就看到男人放大了的俊脸,她伸出手臂虚虚地揽上他宽阔的肩膀。

    房间内还很暗,就算是窗帘拉着,元月也知道现在还很早。因为男人还在呢,他一般都六点不到就会醒。

    于是她咕哝着轻声抱怨道,

    “我还很困啊。”

    昨天晚上男人翻来覆去的没个完,她现在浑身无力。

    “今天尉夫人放你假,老公带你去个地方。”

    嗯?

    尉池要带她出门?

    但是她已经做了其他安排了呢。

    看到小女人爱困的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尉爷脸色微变。

    “怎么了?”

    元月眼神有点心虚。

    “我不知道你会提前回来,所以我答应了边华要带她去试伴娘礼服的。”

    又是边华,尉爷就没有见过这么喜欢当电灯泡,又会煞风景的女人。

    “让尉砚陪她去。”

    “这样不太好吧。”

    “要不这样,我快去快回。”

    “我保证午饭前就回来?”

    元月刚说完,就觉得床上的温度瞬间降了两度,男人唰的一下拉开被子下了床。

    “尉池,你等一下啦。”

    元月也是无奈了,为什么最近尉爷变得这么小心眼了呢?

    她跑下床跟着追去了浴室,男人却当着她的面嘭一下把门给甩上了。

    尉池他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去德国出差时公司的事情不顺利?

    男人最近这脾气越来越暴躁了,生气的次数也多到元月觉得很不对劲。

    淋浴间里,冰凉的水流冲刷过尉池的颈项和背脊,让他稍微冷静了一些。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还是跟元月尽快坦白吧。

    **

    市区的婚纱店,边华开心的试穿着比很多新娘服都还要漂亮几分的伴娘礼服。

    香槟色长款削肩,非常适合她的身材和气质。

    “月亮,好不好看?”

    “我觉得简直美呆了,自己都快爱上自己了,哈哈哈。”

    边华一边自我陶醉着,一边不停地转圈照镜子。

    但是坐在沙发上的元月已经不知道神游去了哪里,眼神呆呆地看着地板。

    “月亮,元月!”

    边华扬声叫了两遍,元月这才回过神来。

    “嗯?怎么了?”

    边华拎着裙摆从试衣镜那边走下来,然后坐到元月身边,还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没发烧啊,我还以为你最近被尉夫人折磨的太累生病了呢。”

    元月拉下她的手,笑道,

    “瞎说什么呢。”

    “我没事。”

    “刚刚在想点事情而已。”

    “你想什么呢?说来听听。”

    “我看你都出神了。”

    元月顿了一下,口吻颇为严肃的问起边华。

    “你知道男人突然变得很容易生气,会是因为什么原因?”

    听到元月的话,边华眼珠子快速转了一圈。

    “你是说尉爷?”

    “嗯,尉池最近火气有点大。”

    “是嘛?他直接朝你发火了?”

    这个边华倒是没看出来,她一直觉得尉池对其他人都很严肃疏离,但是对着元月的时候温柔的很,简直判若两人。

    “没有。”

    元月不觉得他最近发脾气是冲着自己,但是又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

    “那是不是你最近没有满足他?”

    看着边华八卦的眼神,元月直接白了她一眼。

    “你别不好意思呀,男人床上如果没有得到满足的话,脾气不好也很正常的。”

    都那样了,还不满足吗?

    元月稍微回忆了一下,心里快速的否决了这个原因。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就是他生意上的事情了。”

    “最近尉爷建筑师事务所有什么问题吗?”

    “他之前不是还去柏林出差了吗?是不是因为公司出什么事了?”

    对于这点,元月还真的是一无所知。

    “月亮啊,尉爷身家多少,公司到底有多大?你是不是完全没有概念?”

    “还有啊,他认识你到现在,你是不是从来没去过他公司?”

    被边华这么一问,元月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好像是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些问题。

    从一开始认识尉池开始,他的办公地点就都是不固定的,除了需要他亲自画设计图纸的时候,他手上那台平板电脑好像就是他唯一需要用到的。

    边华看元月好像被她问得有点脸色不安起来,赶紧解释道,

    “不过,像尉爷这样的大老板,大总裁,他也不需要坐班不是么?”

    “他底下那么多做事的人,他只需要远程操控就好了。”

    “本来他跟那些普通的富豪就不一样啊,对不对?”

    “尉爷的段位已经很高啦,就算现在退休,他的钱这辈子也花不完呀。”

    “元月,你别瞎想了。”

    “就跟我们一样,我们女人每个月会来大姨妈,尉爷可能就是来大姨父了。”

    边华的这番解释听起来很无厘头,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逻辑可言。

    元月点点头,站了身来。

    “礼服试好没?”

    “看上很不漂亮呢。”

    “嗯,可以可以,我很满意。”

    “那我们早点回去吧。”

    早上男人说要带她去个地方,不知道是哪里呢?

    结果等元月回去的时候,尉池居然不在,已经自己出门了。

    “少夫人,大少爷是和二少爷一起出去的。”

    “有说去哪里吗?”

    “没有。”

    元月默默地转身就往楼上卧室走去。

    伊万诺娃管家在她身后说道,

    “少夫人,您不用午餐了吗?”

    “我还不饿,先不用了。”

    “少夫人,请稍等一下。”

    元月转过身等管家走到她面前。

    “管家,还有什么事吗?”

    “少夫人,今天其实是大少爷和二少爷的生日。”

    什么?

    尉池和尉砚是双胞胎,理所当然是同一天生日,但是她明明记得问过雷霆,尉池的生日是十月份的呢。

    怎么会是今天?

    看到元月一脸茫然,管家心里叹了口气。

    或许她不该多嘴的。

    “管家,我以为尉池是十月份的生日。”

    而且如果真的是他们俩兄弟过生日的话,尉夫人昨天怎么一句话都没提过呢?

    “少夫人,我只知道今天是尉池和尉砚少爷的生日,以前夫人每年还会亲自帮他们做蛋糕,只是后来两位少爷大了之后就没有了。”

    看着伊万诺娃管家脸上不是很自然的表情,元月觉得关于尉池俩兄弟的生日是不是还有其他隐情。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男人早上说要带她出门,应该就是因为他过生日啊,但是她却因为其他的事情给拒绝了。

    所以,他才会那么生气吗?

    元月心里瞬间纠结的不行,尉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别扭了?为什么不能直接跟她说呢?

    生日礼物,她得先想想要准备什么生日礼物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