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68章 拆礼物(上)
    稍早前,苏黎世市郊的某处公墓。

    尉夫人孤身一人站在一个双人墓碑前,面上虽然没有泪珠,但也满是凄凉的神色。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没错,今天是尉池和尉砚的生日,却也是尉夫人的父母过世的忌日。为此,尉池两兄弟在自己外公外婆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因为这一天对于他们和尉夫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伤心的日子了。

    原本,今天尉池是想要带着元月一起来祭拜自己的外公外婆的,想要跟这对可敬的老人介绍他的未婚妻,告诉他们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

    之后,他还想带她去一个自己小时候常去的秘密基地。

    可是,早上那一场不愉快之后,他一气之下就没有等小女人回来,就跟尉砚来了墓地。

    没办法,每年的今天,他的情绪都不是很好。就算不知情的元月是纯然的无辜,他也止不住地生气。

    “哥,这些年,每年外公外婆的忌日,都是妈自己一个人来祭拜的。”

    尉砚也是时隔这么多年后,第一次来这里。

    不是他不想来,而是尉夫人一直都不许他跟着一起。

    至于尉池,一开始是太伤心那么疼爱自己的两位老人家是因为要赶来参加他们两兄弟的生日宴,结果搭乘的飞机意外失事了,最后连尸骨都石沉大海没有找到。因为自责,所以他自己不敢来。

    那年他和尉砚才刚满十五岁。

    尉夫人为此也是性情大变,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的不待见自己的两个儿子。明知道不应该迁怒于他们,但就是控制不住。

    好不容易等她稍微缓过来没多久,尉砚又出了那么严重的车祸。

    至此,她就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小儿子身上。

    尉砚变成了她最宝贝的阿砚,尉池却还是尉池,很多时候甚至只是和卢恩先生吵架后的发泄脾气的对象。

    经历了这些事后的复杂心境,尉池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吐露过,就算是同胞的尉砚也不知道。

    “哥,我们现在过去吗?”

    “等妈走了之后吧。”

    “既然她不想我们来,还是不要去打扰她的好。”

    尉池想到因为温泉的关系,他昏迷中看到了小女人站在自己母亲碑前那眼泪流干了再也哭不出来的凄凉背影,尉夫人现在也差不多是这个状态,不同的是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可见她内心的伤痛仍就重的别人无法体会。

    良久后,等尉夫人走了,尉池和尉砚才现身上前去祭拜。

    两人献上了外婆生前最喜欢的海棠花,然后各自行了跪拜的大礼。

    “外婆,外公,今天我和尉砚是一起来的。”

    “是啊,外婆,外公,你们看,我的身体都好了。”

    两兄弟难得啰嗦絮叨,跟小朋友似的你一句我一句,站在墓碑前讲了很久。

    末了,尉池扬着嘴角说道,

    “外婆,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未婚妻的名字叫元月,她,是个很好的女人。”

    “是啊,你们二老放心吧,元月不光长得好看,性格也好,对哥更是很好。”

    “搞不好,明年哥就可以带着你们的重孙重孙女来啦。”

    听到尉砚的这番话,尉池也忍不住幻想了一下那个美好的画面。

    今天的天气最终还是挺好的,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

    不像是之前这么多年,每次他独自来祭拜的时候,都是阴沉着的天空,大部分时候都还飘着绵绵不断惹人心伤的细雨。

    回去路上,尉砚看到车后座还有几片海棠花的花瓣。

    “哥,外婆为什么那么喜欢海棠花?”

    尉池沉默了几秒,缓缓说道,

    “海棠花的寓意是游子思乡,离愁别绪。”

    “外婆一辈子都跟着外公漂泊在外,虽然外交官表面看着很风光,但是她内心里其实一直很希望可以落叶归根吧。”

    可惜,最后她和外公都还是被葬在了异乡的土地上。

    “尉砚,你上次和妈在古蒙的时候,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么?”

    尉砚闻言,摇了摇头。

    “没有啊,我在那里的几天只是陪着妈到处走了走,并没有碰到什么尉家旁系的人。”

    尉池点点头也不说话了,专心开车。

    **

    两兄弟回到庄园,尉夫人照例这一天都会在外面呆到很晚,所以还没有回来。没等尉池问及元月,伊万诺娃管家就主动禀报说少夫人回来过但是又出去了。

    “又出去了?”

    看大少爷脸色都变了,管家尽量委婉又含蓄地回道,

    “少夫人应该是出去给您准备生日礼物去了。”

    “什么?”

    “对不起,大少爷。”

    管家立马一个欠身,低垂着头请罪。

    “是我多嘴,跟少夫人说了,今天是您生日。”

    尉池眼神一凛,心里火气直冒。

    管家的确是不应该多这个嘴的。

    “我是看少夫人不知道您今天生日,怕你们因此而有误会不高兴。”

    “管家,你逾矩了。”

    “我知道,真的很抱歉,大少爷。”

    伊万诺娃管家也不知道自己前面是怎么了,可能她只是觉得尉夫人不替两位少爷过生日也就算了,如果连少夫人也不知道今天是自己准老公的生日,真的很说不过去。

    尤其她看到尉池出门的时候,那一副冷着脸非常不高兴,可以说是忧伤的神色,她不由自主地就跟元月说了。

    “哥,伊万诺娃管家也是好心,你别怪她。”

    尉砚忍不住替管家说了句好话。

    这些年,自从宇文管家跟着尉池去了离岛之后,庄园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伊万诺娃在操持打理,她从来也都是尽心尽力的,她对尉家算是付出了真心的在工作。

    更何况,今天她多嘴跟元月说尉池生日的事情,也是出于好心。

    她不知道今天还是尉家两位老人的忌日,所以也是情有可原的。

    尉池抬手揉了一下额角,沉声道,

    “算了,你下去吧。”

    伊万诺娃管家朝尉砚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欠身离开了。

    “哥,虽然今天错过了,但是等婚礼结束后,你再带元月去见外公外婆吧。”

    “嗯,到时候再说吧。”

    此时尉池心里又纠结成了麻花乱成一团,想着一会儿要怎么面对元月。

    **

    元月接到尉池电话的时候,吓得一个手抖差点没把手机给掉了。

    结果边华眼明手快地直接拿了过去,按了接通键。

    “尉爷,我是边华。”

    “月亮去洗手间了,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不要着急。”

    然后没等那边多说一句,边话就直接把电话给切断了,而且还顺手直接按了关机。

    元月瞪大了眼睛看着边华把她的手机放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边华,你这样,万一尉池一个怒起来,他可能会直接把你赶出去的。”

    “我知道啊。”

    “你,你知道,那你刚才干嘛要抢我手机啊?”

    然后现在还直接关机了……

    元月现在脑海里都是尉爷面脸怒气,砸手机的画面。

    “我前面不是跟你说了,男人不能宠!”

    边华却是老神在在,一脸的不在乎。

    “到底什么意思啊?那你现在为什么还要让我买这个绸缎带?”

    元月忍不住举起了自己手心里拿着的那卷粉色的包装带。

    “唉……”

    “月亮啊,你这御男的段数实在是太低了,亏的跟尉爷在一起也大半年了。怎么还这么呆,转不过弯来呢?”

    “男女间的相处之道就是要张弛有度,敌退我进,欲拒还迎,打一巴掌接着给一颗甜枣,懂不懂?”

    见元月咬了咬嘴唇,一副听懂了却还是不理解的样子,边华好想一巴掌呼过去,看能不能把她打聪明一些。

    算了,月亮这只处过一个男人,上来还就是尉爷这种大魔王级别的,她毫无反击之力也是正常的,不能强求太多了。

    “总之,你就听我的,不能一味惯着尉爷大男人的臭毛病。”

    “他前面不是不接你电话吗?那你现在不接他的也算是礼尚往来,回过去而已,明白?”

    “他生气是肯定的,但是没关系,让他去气,而且越气越好。”

    “晚点你回去的时候,务必要配合我,把他气的暴走最好。”

    还气的暴走?

    男人最近基本上就是一点就着的状态了,气的暴走什么的还是不要了吧。

    “但是然后呢?”

    元月没好气地继续问道。

    边华嘿嘿一笑,拿过她手里的那卷缎带。

    “然后啊,大反转呗!”

    “晚上回到卧室,你记得先泡个澡,把自己洗的白嫩嫩香喷喷的,然后在自己头发上绑个蝴蝶结,接着就可以躺床上去等着尉爷来拆生日礼物啦。”

    “哎呀,我们好像还应该去给你买套性感点的内衣。”

    边华忽然想到上次去离岛送给元月的礼物了,于是贼兮兮的凑近轻声问道,

    “上次那两套,你用了没?尉爷喜不喜欢?”

    想起因为那条睡裙,男人居然用领带绑了自己,元月白净的小脸一个炸红。然后她那害羞的神色,边华立即心领神会了。

    “呵呵呵,看来是派上大用场了啊。”

    “走,姐姐陪你再去买一套更劲爆的。”

    更劲爆的?

    上次她差点就被折腾的去了半条命。

    再来一次?元月打死都不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