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69章 拆礼物(下)
    说是要买性感内衣,元月只以为会去内衣店,结果边华却直接把她拖进了一家情趣用品商店。

    店铺不大,青天白日的所有物品都照的那叫一个清楚。元月还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地方,一进门眼睛都快没地方放了。

    店员小哥是个超级白静的年轻男生,看她们两个一个大胆一个羞涩,那又别扭又亲密楼在一起的姿势,眼神了然地上前大方的推荐起来。

    “两位亲爱的,我们最近新进了一款产品,应该很适合你们。”

    边华看着小哥热情地拿出了一个纯白色的包装盒,乍看柔美纯情的要命,但是她一眼就瞄到了里面那爆炸眼球的物品,惹的她一个好奇直接伸手接了过来。

    元月则是低垂着眼眸偷瞄了一眼,然后只一眼,她就再也不敢看第二眼了……

    那是个什么鬼,还有这种操作的?

    “边华,随便你买什么,我先出去了。”

    接受无能的元月,用力挣脱了边华的手臂,牵着两只狗子就出去了。

    边华来不及拉人也只能让她去了。

    小哥暧昧一笑。

    “你家那位甜心真是可爱,这么容易害羞啊?”

    边华其实根本就没有听懂店员小哥说的德语,只是微笑着示意她手里这个物品她买了。

    等边华从店里出来,就看到元月站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等着。

    她走过去直接把手里的粉色袋子往元月怀里一塞。

    “爆款!保证尉爷会喜欢。”

    还爆款……

    元月低头看了一眼里面包装精美的一小包东西,很想把整个袋子直接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看出元月的犹豫,边华又开始跟她咬耳朵。

    “前面在书店,你盯着一张有天使宝宝的卡片看了好几秒钟吧?”

    “趁今天,一举中第啊!”

    一举?中第?

    这个词原来还能这么用的吗?

    元月差点就被边华给逗笑了,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她前面在书店看到那张生日贺卡的时候,的确是被吸引着多看了两眼。

    因为那个宝宝长的超级可爱,蓝色的大眼睛和尉池的很像。

    难道她潜意识里已经很想要跟尉池有宝宝了吗?

    边华看月亮又开始神游太虚,再接再厉地给她催眠。

    “月亮,有了宝宝就可以恃宠而骄,公主变皇后了哇。”

    什么就公主变皇后了?

    “好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太晚了,尉爷的火会烧过头了。”

    元月被边华拖着疾步往前走去。

    **

    司机麦克载着两人回到庄园,车子在主楼门口刚停下,伊万诺娃管家就上前来开了车门。

    “少夫人,边小姐,你们回来了。”

    元月微笑着点头,牵着奶茶和可乐就下了车。

    管家见她手里还拿着一个袋子,就想上前帮她拿,结果被元月匆忙拒绝了。

    “管家,不用了,我自己拿就好。”

    已经从另外一边下车的边华看到月亮那傻呆的小模样,呵呵一笑,走到她身边一把就环住了她的肩膀,然后凑到她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话。

    伊万诺娃管家看着两人这装扮,也不是说哪里出格或者不合适,但总觉得看着有点怪怪地。

    尤其这会儿,边小姐仗着身高优势揽着少夫人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就生出了一点暧昧的感觉来了。

    边小姐搂的好像不是闺蜜好朋友,而是……

    管家闭了一下眼睛,真是罪过,她怎么会想到那里去了。

    元月因为边华凑在耳边说的话,气得红了脸,直接抬腿踩了一下好朋友的脚板。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啊。

    边华这个变态女人,居然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坑自己。

    损友还能这样当的么?真是要让她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节奏啊……

    **

    元月这气的吐血的模样,在三楼阳台的男人看来,却是另外一副光景。

    两人今天这身情侣装的打扮是想要气死谁?

    而且边华身上那套衣服,怎么越看越眼熟?

    尉爷眼神随即瞬间爆冷,后槽牙差点没咬崩掉。

    元月居然把他的衣服给边华那个女人穿?

    在她的心目中,边华是不是真的比他这个准老公还要重要?

    尉爷真的是从没想到,厉荀不算什么,黑龙也排不上号,但是一直潜伏在小女人身边的好闺蜜才是他最大的情敌。

    仗着好朋友的身份,还是个同性,就正大光明的对元月上下其手不算,每次一出现就非要抢夺小女人所有的注意力。

    这个女人才是他的劫数啊,还跟牛皮糖似的黏住就甩不掉了。

    尉爷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绅士风度守不住了,想对女人动手。

    不过他这么一怒,白天那股子忧伤的气氛倒是也直接散了。

    元月在楼下不知道男人把刚才她和边华的互动全都看在了眼里。

    但是故意设计了这个桥段的边华可是前面车子一进庄园的时候就偷摸着注意了尉爷是不是有在三楼的阳台。

    呵呵,不知道自己这一作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啊?

    边华就是想要让元月奋起,知道如何反抗尉爷,不能每次都被压倒了。

    然后母凭子贵么,当然也是为了她更远的着想。

    **

    元月有点腿抖的往楼上走去,一步一步简直像是踏在前往刑场的阶梯。但是就算她走的再慢,三楼还是转眼间就到了。

    她感觉现在手里拿着的那个粉色袋子有千斤重,然而实际上里面就只有一小件衣服还有一卷包装用的缎带。

    这简直就是用来虐自己的刑具啊,元月不知道怎么了就有这种不祥的预感。

    “月亮,尉爷现在就在阳台上哦,你别抬头,他都看到了。”

    他都看到了……

    看到边华偷穿了他的衣服,看到边华跟个痞子似的揽着自己,还是在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里。

    故意挑战男人的底线,故意激怒他,说什么就是为了让她学习怎么反抗男人,边华是傻的吗?

    不,她不傻。

    元月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傻的,交友不慎啊……

    她忽然觉得边华才是她和尉池之间的那个劫难。

    电视剧里,女主的闺蜜要么劈腿前任,要么爱上现任,轮到她这里却是如此的清奇。

    边华是好意,只是她的方法太过于激进了,一点都不适合自己。

    元月终是走到了卧室的门口。

    退无可退了,只能硬着头皮打开了房门。

    卧室内竟然幽暗一片,窗帘被完全拉上了,借着门外的光亮,元月视线扫了一圈,里面空荡荡的没有男人的身影。

    难道在浴室洗澡?但是一点水声都没有呢。

    算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元月鄙视自己这怯懦的姿态,早上是她不对,但是下午的这一场完全就是边华的恶作剧,解释清楚应该就好了吧。

    最多,最多,她真的装扮好自己让男人把她当礼物给拆了。

    有了这样的底气,元月一步跨进卧室把房门给关上了。

    门锁碰上的声音,却硬是惊的元月后颈一阵凉意。

    真是要命,这个卧室好邪门,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

    “尉池?”

    元月直接开口叫了两声,但是都没人回应。

    忽然听到衣帽间里有声音,于是她直接往那边走去,手里的袋子也一直被拎着忘了放下。

    打开衣帽间的拉门,里面灯光大亮,只是放眼望去简直就是一片狼藉。

    尉池那一边的衣架上的东西全部都被扫在了地毯上,衣服裤子外套,一件不剩。这……

    “尉池?”

    衣帽间虽大,但是也很通透,里面还是不见半个人影。

    正当元月想要转身出去找人的时候,却感觉到她身后有熟悉的气息靠近,男人高壮的身躯直接兜头罩了下来,那强烈的压迫感,她甚至被压的下意识就往前弯了一下腰身。

    “回来了?”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没有什么异样,但是手里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把元月手里的袋子给抢了过去。

    “这是什么?我的生日礼物么?”

    然后偶像剧里那粉红色的一幕就出现了,男的高大无比,女的娇小玲珑,她费尽力气却硬是拿不到他高举在手里的袋子。

    但是现在真实的气氛其实一点都不粉红,反而有点暗黑的瘆人。

    随后,尉池单手就搂住了小女人不安分乱蹦跶的身子。

    “让我猜猜这个里面是什么?”

    “情趣内衣?”

    男人这是有透视眼吗?

    元月惊讶的小嘴微张。

    尉爷趁机俯下头,直接就堵上了她半启的唇瓣,舌尖缠绕,一开始的气势汹汹到后来的情意缠绵。

    半响。

    “你中午吃了什么?”

    “嗯?”

    元月半眯着眼,男人的问题入了耳,却因为被吻的意识缺氧来不及处理。

    “小笨蛋,都吻过那么多次了,还不会换气么?”

    这一句亲昵的小笨蛋,男人身上暗黑的气息渐散。

    “下次换我强吻你试试?”

    元月缓过劲来,嘴里嘀咕了一句。

    虽然声音够小,但还是被男人听到了。

    “不用等下次,现在吧。”

    “反正你有经验。”

    有经验……

    元月听得一个脸红,觉得耳朵根都要烧起来了。

    尉爷一根中指拎着那个轻飘飘没什么分量的粉红色袋子,在元月眼前晃了一晃。

    “需不需要老公直接给你换上?”

    这么直接这么猛的问题,元月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拆礼物很开心,但是我更享受包装礼物的乐趣。”

    然后那一个下午的时间,在满地都是男人衣物的松软地毯上,元月被美美地“包装”成了尉爷喜欢的样子,腰间的缎带绑成了他最中意的那种结扣。

    包完再拆,拆完再包,直到那一卷缎带全部都被用完为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