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72章 老公给你讲故事(二)
    苏黎世

    雷霆的飞机刚刚到,尉池下午就是来跟他碰头见面的。

    “爷,尉砚的事情没问题吧?”

    “厉sir也太过了,居然背着我们偷偷调查。”

    关于这个,厉荀已经给尉池打过电话了,通话时虽然不算剑拔弩张,但是气氛也绝对算不上好。

    尉池一向很护自己人,尤其尉砚是他弟弟,他不想别人对他另眼相看,也不能接受厉荀私下里调查他。

    虽然厉荀已经保证那些视频只有他和另外一个亲信看过,等麦卡的这个案子完结就会销毁。

    但是仍旧被尉池直接拒绝了,必须现在就销毁视频,否则这次的合作就中断。

    最后,厉荀同意了。

    “雷霆,你配合马落这边尽快找到麦卡还有他那个制药公司。”

    “黄圃之前躲在那个温泉,如果他和麦卡有关系的话,很有可能他们老早就已经开始了药物的人体实验。”

    “你是说类似jill现在正在研制的再生药水?”

    尉池点点头,那个温泉从一开始就那么神秘莫测,中间他都已经让jill暂停研发那个药物了,只是马落说她不愿意。

    现在既然在黑龙身上也发生了和尉砚差不多的自愈的奇怪现象,那就让她先继续吧。

    只是,他心里总是隐隐地就觉得有点不安的预感。

    等他和雷霆又做了一些具体的安排后,尉池才从酒店房间里出来。

    没想到,他一个转身,居然就看到了久未见面的zoe,还有…他的父亲。

    那一男一女姿势亲密的搂在一起,瞬间就进了走廊那头的一个房间。

    尉池眼神一暗。

    zoe刚才那个眉梢满含风情的样子,还有那两个人之间暧昧的气氛流转。

    他的父亲到底在做什么?

    见过太多他的风流情事的尉池,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有些事情,无需调查取证,只一眼就能看得清楚。

    **

    尉池回到庄园,已是接近晚餐的点,今天是元月掌勺做了一顿久违的中餐。

    餐厅里,尉夫人坐在上座嘴角带笑。

    “元月啊,这个脆皮烧做的真不错。”

    看着已经连续吃了好几块肉的尉夫人,元月给她夹了一筷子的凉拌黄瓜金针菇,她怕一向吃东西比较克制的尉夫人晚点会肚子不舒服。

    “妈,这个不能吃太多了,会油。”

    尉夫人这两天看了一档美食纪录片,突然就欲罢不能了,今天直接说想尝尝脆皮烧。元月之前也做过,于是下午就花了不少时间就做了这么一盘。

    尉池看着那表皮金黄,肥瘦相间得宜的肉片,筷子夹起一片放到尉夫人的碗里。

    尉夫人见状,细致的眉眼一挑。

    “无事献殷勤?”

    “没有,只是看您难得胃口这么好,多吃两口没关系。”

    尉夫人闻言嘴角勾了一勾,把那片肉夹着一小块黄瓜一起送进了嘴里。

    **

    饭后消食遛狗的时候,尉池陪着元月一起在花园里慢慢走着。

    “尉池,你有什么心事吗?”

    “怎么了?我看起来不高兴?”

    他以为自己隐藏的挺好的,连尉夫人都没看出来。

    元月停下脚步顺势用了点力气弯起手肘,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掌就被举了起来。

    顺着小女人的视线,尉池看到了他手上那枚戒指。

    “尉池,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你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跟我说的吗?”

    元月以为那天“拆完礼物”后,尉池会跟她说些什么,至少告诉她那天他原本要带她去哪里,或者解释一下为什么尉夫人忽然就不给他们两兄弟过生日了。结果,男人又什么都没说。

    她不是没问,而且问了不止一次,尉池又说晚些时候再告诉她。

    到底要晚到什么时候?

    原本越是靠近婚礼的日程,她就越紧张,加上尉池这若有似无的“疏离”,她心里的不安感就越来越强。

    “尉池,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不能跟我说的?”

    元月就那样静静地仰头着着面前的男人,这个自己马上就要嫁的男人。

    尉池的表情很平淡,但是看的出来他眼里隐约的挣扎。

    良久,两个人就那样站着没动。

    “元月,你是跟我签了协议的,对吗?”

    协议?

    “你是说…”

    “没错,那份两百年的协议。”

    看到男人无比认真的眼神,元月耳根又开始有充血的迹象。

    “嗯。”

    “所以,接下来,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必须要履行那份协议。”

    这么严重吗?

    元月下意识的多眨了两下眼睛。

    “听到了吗?是必须。”

    男人握着自己的掌心有点用力,她觉得有点疼。

    元月嘴角弯出一抹弧度。

    “听到了。”

    **

    “为什么还非要回房才能说?”

    把奶茶和可乐送回阳光房之后,男人直拉着她往楼上走,元月脚步突然有点虚。

    “怕你跑了。”

    男人不说还好,这似是玩笑的话真的有点吓到了她。

    尉池到底要跟她说什么,之前一直想知道,但是现在这个情形,她又觉得是不是不知道更好?

    很快男人已经拉着她走到了三楼,两个人的脚步声被走廊里昂贵的地毯全部吸净了。

    “尉池,等下。”

    元月忽然拽紧了男人的手掌,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尉池转过身看过来。

    “我…要不你还是不要告诉我了。”

    “万一,万一,我要是真的跑了怎么办?”

    看着小女人担忧的小眼神,眼睫毛不停的颤动。

    尉池倏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可能都是多余的。

    “呵呵。”

    “你笑什么?”

    男人脸上的笑容来的有点意外,甚至还这么难得一见的笑出声来。

    “走吧,回房。”

    “老公讲故事给你听。”

    尉池直接弯下腰一个公主抱,把元月搂紧了大步往房间走了回去。

    男人的这句话为什么听着这么瘆的慌?

    元月想到了她第一天到苏黎世的时候,尉池忽悠她说要讲古堡里面的传说给她听。

    她背脊一凉,瞬间觉得这个走廊里阴风阵阵的……

    **

    尉池把人抱回房间,直接放到了大床上。

    元月顾不得自己衣服没换,拉开被子就爬到了床头那里窝好。

    看的尉池又是闷声一笑。

    元月把房间的大灯都打开,室内瞬间灯光大亮。

    “好了,你可以说了。”

    尉池没有靠过去,直接坐在了床沿上。

    “我今天心情是不好,因为我看到了我父亲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那个卢恩先生?

    元月想到了那天晚上在阳台上的一瞥。

    “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没错,在酒店,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

    “那个女人我认识。”

    “你也认识。”

    元月听到尉池这样说,她居然脑子里马上就闪现了一个金发碧眸的小女生的脸。

    “你是不是猜到了?”

    元月点点头,拽在手里的被子被揪出了褶皱的印子。

    “是不是zoe?”

    尉池垂下眸子,握紧了拳头。

    他之前也以为那个男人已经用完了所有的下限,没想到。

    元月这个时候非常的痛恨自己的直觉为什么这么准,看着男人绷紧了的下颚骨,还有手臂和手背上明显暴起的青筋。她动了动嘴,但是一下子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zoe是尉家的养女,也是卢恩前妻的女儿,他们两个居然……

    怎么会有这样夸张的事情?

    “所谓的豪门密辛就是这样让人恶心。”

    说完,尉池抬起眼定定的看向小女人的眼睛,她的眼里只有惊讶和不解,却没有任何的厌恶和愤怒。

    “月亮,如果不是怕你会害怕,我今天可能就已经把那个男人给杀了。”

    “就算不用任何的武器,我也可以轻易的就把他的脖子给扭断,不,光是扭断脖子太便宜他了,那样的死是瞬间的,一点都不会感到痛苦。”

    “我应该用刀凌迟他,看着他的血流光。”

    “用他的血来祭奠我母亲这些年为他流过的眼泪。”

    尉池在说这些的时候,面无表情,眼里更是一片凉薄,好像弄死一个人对他来说完全就像是菜场里的鱼贩宰了一条鱼那样轻松。

    “听到我这样说,你是不是怕了?”

    元月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尉池前面没有上床搂着她,如果她现在是窝在男人怀里听到他说这些话,她身体下意识的反应就会直接出卖了自己。

    看着男人冷血的表情,说那些话时毫不在意的语气,她真的是吓到了。

    “月亮,这双手。”

    “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的手?”

    元月看着男人朝她伸出的那一双大手,指节修长,十个指甲修剪的圆润干净,配着手指上那枚戒指,大片广告里男模的手都没有他的好看。

    元月忽然呼吸有点重,她不想再听男人继续讲下去了。

    “尉池,尉池,你别说了。”

    她从被子里爬出来,直接凑到他的面前,搂住了他宽阔的肩膀。

    “这么怕听到我后面要说什么吗?”

    “不用怕,你早晚都要知道的。”

    “对不起,瞒了你那么久。”

    “你喜欢的这双手,其实沾满了血腥。”

    男人说的很慢,一字一句的很清楚。

    “我在离岛有一个私人军事公司。”

    “你知道那是做什么的吗?”

    “就是雇佣兵,在成立w&l之前,我做了很多的坏事,很多……”

    想起那段不堪的日子,尉池忍不住闭起了眼,那残忍的记忆里只剩大片大片的猩红色。

    元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听完尉池说他当雇佣兵的那段事的,只能说这个故事实在太长太可怕,男人说完的时候,她跪在床沿上的双腿已经麻木到动不了。

    偌大的卧室内,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安静的让人觉得有点窒息。

    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怔愣,尉池起身离开。

    只是元月还没任何动作之前,男人就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的信封。

    尉池小心翼翼地抽出里面的一张纸。

    “这是你自己写的同居协议,有效期两百年。”

    “这个上面有你的签名,还有我的。”

    “所以,你不能反悔。”

    元月耳朵里来回的撞击着男人的声音,腿上酸麻的抽筋似的痛意让她紧皱了眉头。

    “尉池,除了刚才你说的那些,你是不是没有其他事瞒着我了?”

    元月低着头,用小手揉着自己的腿,所以尉池暂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是的,没有了。”

    “那你和雷霆他们现在接的都是协助警方破案的任务?”

    “是的,有不少都是厉荀那边的案子。”

    “当初你去堇州也是因为追捕嫌犯?”

    “是的,然后被人偷袭,所以才会晕倒在你院子门口。”

    “那黑龙,就是炎珏,他现在也是你的手下?”

    “不算手下,他通过考核加入了w团队,我们都是合作雇佣的关系,为期两年。”

    “在布达佩斯,我们一起去酒吧接边华的那天晚上。”

    “你为什么还要回酒吧里面去?你的钱包明明就在你口袋里。”

    听到这个问题,尉池愣了一下,他都已经快不记得还有这么回事了。

    “因为里面有两个人渣,我要去教训一下。”

    “教训一下?”

    “放心,只是每人给了一拳。”

    元月看着男人的手掌,又眯了一下眼睛。

    “我答应过你了,不会再动不动就挥拳头。”

    “所以今天下午,我忍住了。”

    “没有直接冲过去,把卢恩给打死。”

    虽然他真的很想,差点就没有控制住。

    “好。”

    “好是什么意思?”

    尉池心里鼓声如雷,小女人现在这太过于平静的反应只是让他更加没有确定的把握,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抱我起来。”

    “我腿麻了。”

    元月抬起头,朝男人伸出了双手。

    这,就是她的答案。

    尉池上前抱起床上的小女人,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元月顺势搂住了他的腰,把脑袋靠在他的胸口。

    “老公,你刚才的故事太血腥了,我不喜欢。”

    “以后千万别再讲给其他人听了,你自己也最好都忘光光。”

    “听到没?”

    “嗯,我尽量。”

    “不能尽量,必须忘记。”

    “好。”

    “关于卢恩先生和zoe…”

    “我们,就先假装不知道吧。”

    “嗯。”

    “你要是实在气的慌,就去找尉砚练练手。”

    元月知道这种时候真的只有暴力发泄一顿,尉池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等我们回去离岛,你要不也教我打拳?”

    元月忽然仰起头,眼神灿烂的看向男人。

    “你?”

    “就你这小身板。”

    看到男人眼里的笑意,元月觉得自己这是被小看了,于是故意小嘴一扁。

    “我力气很大的。”

    尉池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元月扁起的嘴角。

    “月亮,谢谢你。”

    “尉先生,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