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65章 他的念念不忘
    陆景辞看着苏浅白的神情,勾了勾唇,显然也敏锐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在回想起那一夜的事情。

    看来,她也记得很清楚。

    只可惜,那一夜两人只是普通的同床共枕,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不然的话,他应该会更加回味的。

    实在是有点可惜。

    陆景辞给苏浅白拿了钥匙,苏浅白也再三的叮嘱小宝,让他不能像上次那样继续做坏事了,不然的话,就打他的屁屁。

    “放心吧妈咪,我不会的。”小宝吐了吐舌头,调皮的说道。

    说完,小宝又来到了窗台边,拉开了窗帘,看到了外面黑漆漆的一片,他的小脸瞬间的就皱巴巴的。

    “怎么没有星星呢。”小宝想要看星星,结果此时的天色阴沉沉,根本没有星星的踪迹。

    苏浅白看了一下,说道,“估计是要下大雨了。”

    果然,她话落的时候,天空就劈过了一道闪电。

    “好了,下次有机会再看星星吧。”苏浅白安慰了自己的儿子。

    紧接着,她打算要去洗漱一下,今天折腾了一天,浑身的都是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苏浅白来到了房间,突然想到她好像没有换洗的衣服。

    就在这时候,她的房间门被敲响了。

    门外面站着得是陆景辞,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袋子。

    “上次你来住了一晚之后,李妈就给你准备好了,以防你下次来的时候没有换洗的衣服。”

    苏浅白惊讶的接过了袋子,“替我和李妈说一声谢谢。”

    “嗯。”陆景辞点了点头。

    苏浅白伸出手接袋子的时候,不小心的碰到了陆景辞的手,他的大掌微凉,可是苏浅白的指尖却觉得莫名的一烫。

    迅速的接了过来之后,苏浅白猛地将门给关上了。

    苏浅白看了一下,发现是一套还未拆开包装袋的睡裙,还有一次性的内衣裤。

    也不知道陆景辞拿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

    苏浅白红着脸将袋子拿到了的浴室里,浴室很大,所以苏浅白也不需要担心会弄湿。

    褪下了身上的衣服,苏浅白不太习惯在陌生的地方洗澡,所以只是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就结束了。

    她开始准备换上新的衣服,将睡裙从袋子里面拿出来,摊开之后,苏浅白瞬间的就愣住了。

    她原本以为就是普通的睡裙,只是……

    这个红色的睡裙,似乎太过于性感了吧,裙子是吊带设计的,胸前有点镂空设计,布料比较薄,裙摆也很低……

    为什么李妈会准备这样的裙子?

    苏浅白顿时觉得有些崩溃,她根本不想要穿这样的衣服!!

    可是,她换下的旧衣服已经弄湿了,如果不穿这个睡裙的话,只能裸奔了。

    无奈之下,苏浅白只好穿上了这一套不太合适的睡裙。

    推开门走出浴室,苏浅白觉得的四肢都有些凉凉的,让她觉得十分的别扭。

    苏浅白想要问一下陆景辞还有没有别的,她刚刚推开门,却觉得穿成这样去问那个男人会很别扭,所以打算用的薄毛毯披一下。

    结果还未等她去拿毛毯,小宝的房间就传来了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

    母亲的本能让苏浅白还未来得及思考,就猛地跑向了小宝的房间。

    果然看到小宝摔倒在地下,旁边还有一张歪在一边的小凳子,还有一些散落下来的书籍。

    看样子应该是小宝在拿书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

    “小宝,没事吧,疼不疼。”苏浅白瞬间心疼的捧住了小宝的脸,想要查看一下小宝身上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陆景辞也连忙的走了进来。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苏浅白光洁的后背以及乌黑的长发,莹白的肌肤和黑发形成了极致的对比,有种极致的诱惑。

    “妈咪,我没事。”小宝奶声奶气的说。

    苏浅白没有看到小宝哪里有磕伤,这才猛地松了口气。

    下一刻,苏浅白的头顶直接的落下来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

    她一把拿了下来,这才发现,陆景辞站在自己的身后。

    “披上。”陆景辞霸道的吩咐。

    “我不冷。”苏浅白觉得莫名其妙的,为什么她要穿她的外套。

    “小宝,去那边坐着。”陆景辞转头对小宝说。

    小宝点了点头,屁颠屁颠的从地下捡起自己想要的一本书,然后走到了远处的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陆景辞的目光这才重新的落在了苏浅白的身上,他声音低沉兴味道,“你这身模样,比较适合给我看,不适合在小宝面前出现。”

    苏浅白的话这才猛地想起来,她的身上还穿着那件睡衣呢。

    苏浅白的脸色猛地一红,这个混蛋在说什么呢。

    什么叫做比较适合给他看?

    她羞愤的将西装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陆景辞的西装很大,下摆到了她大腿的地方,遮住了她身上大部分的肌肤。

    看着苏浅白这个模样,陆景辞瞬间就后悔了。

    这女人这个模样,更加的诱人,她身上披着自己的西装,仿佛被盖上了属于他的痕迹,让他想要现在就完完全全的占有她。

    就好像是五年前的那一夜,女孩又甜又诱人,仿佛是盛开到极致的罂粟……

    难怪让他那么多年都念念不忘。

    陆景辞炙热的眼神让苏浅白微微的有些不适应,“你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睡衣?”

    “没了。”陆景辞喑哑的开口,“李妈那时候就给了我一个袋子。”

    什么?

    没有了?

    苏浅白又羞又愤的。

    陆景辞含着占有欲的目光从苏浅白的身上收了回来,紧接着叫了小宝过来,拉着他来到了书架边,告诉他有个按钮可以直接让上面的书架移下来,这样就不需要用椅子去拿,免得发生好像今天这样的危险。

    陆景辞都为儿子考虑周全了,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小宝而已。

    小宝也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

    苏浅白也松了口气,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刚迈脚准备离开,这时候,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庄园突然一片的漆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