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73章 夜里突然肚疼
    陆景辞来到了老师那层的房间。

    高大帅气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陆景辞一来,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你好陆先生,有什么事情吗?”老师连忙问道。

    “你有没有……”陆景辞回想了一下苏浅白刚刚说的话,开口,“卫生巾?”

    “卫生巾?”老师诧异了一下,回过神来,有些红着脸说,“是天佑妈妈要的吧。”

    “嗯。”陆景辞点了点头。

    老师立即在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包东西,递给了陆景辞。

    陆景辞接过,看着躺在自己手心的粉色的小包,微微蹙眉。

    这到底是什么用的?

    不过那个女人现在需要,就先给带过去吧。

    陆景辞直接递给了老师一百块之后,转身离开。

    老师握着一百块,看着陆景辞的背影有些崇拜的说,“太帅了吧,而且那么体贴大方,好羡慕天佑妈妈呀,为什么不是我呢。”

    “你得有天佑妈妈的长相才可以呀。”旁边的女老师笑着打击。

    老师叹了口气。

    陆景辞回到了三楼,敲了敲门。

    这时候,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隙,一只光洁白皙的手伸了出来。

    陆景辞将东西递给她,苏浅白又迅速的缩了回去。

    过了片刻,苏浅白穿好衣服之后,打开门,看着门外面站着得陆景辞,含糊的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陆景辞扬眉。

    接下来,就是陆景辞和小宝洗澡了。

    洗完之后,就是睡觉时间。

    房间里没有沙发,只有一床被子,所以都只能睡在床上。

    即使苏浅白有点不愿意,也只能妥协了。

    小宝睡在中间的位置,苏浅白和陆景辞睡在两边。

    夜晚,悄悄的降临了。

    陆景辞的睡眠一直比较浅,隐隐约约的听到什么声音,他睁开黑曜石般的眸子,隐约的看到苏浅白蜷缩成一团,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你怎么了?”陆景辞直起了身子,为了不吵醒小宝,轻声的说。

    苏浅白那边传来有些虚弱的颤音,“没,没事。”

    看这样子,可不像是没事。

    陆景辞不放心的下了床,打开了苏浅白旁边的台灯,却发现苏浅白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小脸苍白无比,冷汗连连。

    “怎么了?”陆景辞蹙眉,大掌直接握住了苏浅白的手,却发现她的手掌冰凉可怕。

    肚子的绞痛让苏浅白根本不想说话,只能发出微弱痛苦的呻吟。

    陆景辞察觉到情况不对,直接将苏浅白横抱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来到了一楼,老师也发现了动静披着衣服走了出来,看到了眼前的一幕,有些惊讶的问,“这是怎么了?”

    “她身体有点不舒服,有医生在吗?”陆景辞问道。

    老师连忙说,“隔壁有个村子,村子里有小诊所。”

    “帮我看着小宝。”陆景辞说完之后,直接抱着苏浅白朝外面走去,他步伐沉稳的,很快的就找到了小诊所。

    小诊所的医生是一对中年夫妇,大概四五十岁的模样。

    看到了苏浅白这个痛苦的样子,妇人连忙让陆景辞将苏浅白放在床上,仔细的问了一下之后,才从苏浅白断断续续的话中弄明白了。

    妇人松了口气,让自己的丈夫给苏浅白打了开一剂输液止痛针。

    终于,过了十几分钟后,苏浅白这才觉得肚子没有那么痛了,她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她怎么了?”陆景辞看到了苏浅白这个模样,不由得问道。

    “痛经。”妇人解释说道,“就是来例假的时候不舒服,不过她比较严重,现在打点止痛针化瘀就好了。”

    陆景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你妻子很快就没事的。”妇人笑了笑说道,“你可以进去陪着她先。”

    “好。”陆景辞勾了勾唇,朝着病房的房间走了过去。

    苏浅白躺在床上睡着过去,脸色因为肚子痛的原因变得有些苍白,好像是易碎的琉璃娃娃。

    例假陆景辞还是知道的,生物学有说,只是他没有想到,女人来例假居然会那么痛,她之前让他去要的东西,应该也是例假里用的吧。

    陆景辞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苏浅白醒过来。

    终于,大概到了两点多的时候,苏浅白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有些陌生的天花板,她愣了一下,猛地起身,发现自己在一个类似于小诊所的地方,旁边是……陆景辞。

    她就记得,自己突然肚子痛,然后后面的意识,她就有些迷迷糊糊,记不清楚了。

    “醒了?”陆景辞声音有些沙哑,“现在肚子还难受吗?”

    在陆景辞面前自己居然露出虚弱的一面,这让苏浅白有些难为情,她摇了摇头,“现在不疼了。”

    她本来是不会肚子痛的,这一次大概是因为烧烤的时候喝了冰的饮料吧。

    “那就回去吧。”陆景辞伸出手。

    苏浅白想要自己起身,结果却发现双腿绵软无力,无奈之下,只能撑着陆景辞的手站起来,下一刻又被陆景辞横抱起来。

    苏浅白惊呼一声,“你干嘛。”

    “你确定你现在能走?”陆景辞挑眉。

    苏浅白还真的……不确定。

    见她的反应,陆景辞低笑一声,苏浅白则是偏过头,有些不好意思。

    离开了病房之后,妇人又给苏浅白开了一点止痛药,“如果还痛的话,就吃点止痛药吧。”

    “谢谢。”苏浅白感谢的说。

    陆景辞抱着苏浅白回到了住宿的旅店。

    老师看到了两人,说道,“天佑没有醒来,现在天佑妈妈还好吗?”

    “谢谢老师关心,我现在没事了。”苏浅白没想到老师居然也在,早知道自己刚刚就坚持要走路了,现在被别人看到自己在陆景辞的怀中,实在是有点难为情。

    “没事就好。”老师松了口气,点头。

    陆景辞抱着苏浅白回到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大床上,低声说道,“如果有哪里不舒服的,第一时间告诉我。”

    “嗯……”苏浅白声音浅浅的说。

    夜晚很快过去,到了早上的时候,苏浅白的肚子已经彻底的不痛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