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75章 正式入住庄园
    回到了a市之后,陆景辞打电话叫赵启过来接送。

    小宝看着路程的方向是去庄园那边的,于是好奇的问,“妈咪,今天我们是住在爹地那边吗?”

    苏浅白还没有说话,陆景辞已经先开口了,“对,而且从今天开始,你和妈咪一直都住在爹地的庄园里。”

    “真的吗?”小家伙瞬间有些激动的看向了苏浅白,想要知道苏浅白的回答。

    什么一直!

    明明只是一个学期好不好。

    苏浅白很想要反驳,只是看着小宝那么期待的眼神,只好点了点头。

    小宝果然开心的欢呼起来,“太棒了,我可以和爹地妈咪在一起了。”

    “先放我下车,我要去收拾衣服。”苏浅白说道。

    “不用,晚点让李妈给你准备一些新的衣服。”陆景辞说道。

    苏浅白想起了上次李妈准备的睡裙,瞬间的红了脸,更加的抗议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拿。”

    陆景辞见苏浅白那么坚持,就让赵启在路边将苏浅白放下。

    苏浅白自己打了车回去收拾了东西,离开之前,她将自己的房子东西都摆放好,然后套上了防尘布。

    毕竟苏浅白觉得,自己的到时候还要回来的,所以这些东西可千万不能给弄脏呀。

    确定无误之后,苏浅白这才拖着自己和小宝的一些东西下了楼。

    本来想打车的,结果却发现陆景辞开着豪车停在了楼下。

    “你不是和小宝回去了吗?”苏浅白疑惑的问。

    “刚好路过公司,我让赵启先带小宝回学校,然后来找你。”陆景辞说。

    苏浅白点了点头。

    陆景辞下了车,帮苏浅白将东西放在了车厢后面。

    苏浅白上了车,这时候,陆景辞又说,“周叔说你的驾车考试已经过关了,这个星期应该就可以拿到驾驶证了。”

    其实按照周叔的人脉,可以直接给苏浅白办理驾驶证的。

    只不过,周叔也算是比较负责,自己亲自查看了苏浅白确实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去弄了驾驶证。

    “是吗?”苏浅白瞬间有些开心起来了。

    本来以为还需要一段时间呢,没想到居然那么快。

    陆景辞点了点头。

    车子来到了庄园,苏浅白还是住在她之前住的那一间,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李妈已经叫他们下来吃饭了。

    陆景辞从来没有带过女人回来过庄园,现在按照他对苏浅白的态度,李妈已经可以确定了,这一位肯定就是未来的陆少夫人了。

    所以,李妈对苏浅白的态度,也变得更加的热情。

    小宝这孩子大概是想到了以后自己和爹地妈咪都可以住在一起了,所以变得更加的开心。

    吃过饭之后,苏浅白陪小宝玩了一下游戏,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漱休息。

    第二天。

    因为现在苏浅白还没有拿到驾驶座,所以陆景辞让赵启送苏浅白去上班。

    苏浅白下了车,回到了办公室,刚刚进去,助理潘雨欣就已经端过来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了。

    “浅白,这几天和小宝玩的开心吗?”潘雨欣笑着问。

    潘雨欣也知道,苏浅白请假是和小宝一起去亲子游了。

    “还挺有趣的。”苏浅白笑了笑。

    潘雨欣眼珠子转了转,又打算侧面悄悄然的打探,“那你和陆少相处得怎么样?”

    亲子游嘛,肯定是父母都有去的。

    “你就那么好奇?”苏浅白无奈的看向了潘雨欣。

    潘雨欣一把的坐在了苏浅白的面前,眨眼说道,“毕竟那可是陆少呀,高高在上的人物,结果我现在居然发现我和陆少孩子他妈认识,我,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八卦洪荒之力呀。”

    “我看你就是太闲了。”苏浅白笑着说,“看来我应该多布置几个任务给你。”

    潘雨欣立马做出了一个哀求的动作,“浅白,别别别,我就是八卦嘛,之前还一直传言陆景辞喜欢男人,结果没想到他居然有个那么大的儿子了,你说,我能不好奇吗?”

    “陆景辞喜欢男人?”苏浅白噗呲一下笑了出来,居然也好奇的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言呀。”

    八卦小能手潘雨欣瞬间的就和陆景辞分享自己所知道的八卦,“因为陆少的殷俊多金,是富豪榜的第一位,那么厉害那么有钱,但是他的身边却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女人,无论是名媛小姐,还是当红明星,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那么有钱的男人,应该多多少少都有点绯闻吧,就好像富豪榜第二位的唐少,他的绯闻就很多。”

    “应该,不可能喜欢男人吧……”苏浅白低喃了一声,但是自己心里面还是有一点不确定的。

    毕竟,自己住在庄园的这段时间,确实没有看到任何女人的踪迹。

    难道只是刚好巧合?

    也不太像呀。

    难道陆景辞真的喜欢男人?

    苏浅白不由得想起陆景辞身边的赵启了,按照陆景辞这样殷俊多金的身份,身边的秘书不都应该配置成美女吗?

    可是陆景辞身边的秘书赵启就是一个男人。

    难道陆景辞真的喜欢男人?

    脑洞这种东西,一开了就收不住了。

    这时候,外面突然又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潘雨欣看了过去,立即不耐烦的说,“又来了。”

    “什么又来了?”苏浅白疑惑的问。

    “浅白,你请假了两天所以你不太清楚了,你之前负责的那个客人,就是那个叫做苏连鱼的,非要说你做的礼裙不好看,要你出来道歉赔偿,结果你正好不在,隔了第二天,她又来了。”潘雨欣解释说。

    苏浅白微微蹙眉,“礼服最后定稿的时候她不是已经签了同意书了吗?怎么现在又说不好看要赔偿?”

    “所以才说是无理取闹呀。”潘雨欣也是非常鄙夷的说。

    “去看看。”苏浅白朝着外面走去。

    刚刚走了出去,就听到苏连鱼扯着大嗓门再说,“我不管,这件事情,你们必须要给我一个道歉赔偿,我穿上你们设计的衣服,结果被人嘲笑说穿成一个圣诞树一样?你们难道不解释一下吗?”

    一想到了洗手间外那两个女人讽刺自己,苏连鱼就特别生气。

    “苏连鱼,这个设计稿最后定稿的时候,你已经看过了吧,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改的,而且我们出品的礼裙和设计稿上的没有任何的差别,所以和我们公司没有关系。”苏浅白走出来,缓缓的说,“既然礼裙没有问题,那么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穿出的效果和评价,主要还是看穿衣服的人。”

    “苏浅白,你可算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继续当缩头乌龟呢。”苏连鱼双手怀胸站了起来,听着苏浅白的话让她非常的不悦,“你的意思是说,我长得丑?”

    “这可不是我说的,而是你自己认为的。”苏浅白微微一笑。

    苏连鱼瞬间的就更加生气了,“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样对你的客人吗?”

    “在礼裙到你手上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束合作关系了。”苏浅白微微抬起下巴,“而且,我也不觉得,我的态度有什么问题,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苏浅白到底是苏父养了十八年的富家千金,和苏连鱼这个半路出来的千金是不一样的。

    单单是气势上的问题,就直接的压了苏连鱼一头。

    “好呀。”苏连鱼气得胸口起伏,“如果你不给我道歉的话,我就到处宣传你们公司,说你们公司不负责任,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办。”

    “随便你。”苏浅白无所谓,反正这也不是他们公司的错,是苏连鱼自己的原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