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77章 庄园外吃蛋糕
    苏浅白愣了一下。

    紧接着,陆景辞低头凑在了苏浅白的耳边,温热的气息暧昧的喷洒在她的脖颈处,“如果你还要坚持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回味一下五年前的那一夜,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陆景辞的话,让苏浅白的双颊猛地羞红,好像两个红红的苹果,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那么的无耻。

    看着害羞得定住的苏浅白,陆景辞满意的勾了勾薄唇,直接将自己的卡给递过去,成功的付款。

    付款成功之后,柜台的收银员将所有的东西都装在袋子里。

    苏浅白刚想要去提,结果陆景辞已经单手将全部的东西提走了。

    他手臂强劲有力,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

    将东西放在了车上,陆景辞开着车将她们带回了庄园。

    李妈果然是回去了,冰箱里面空荡荡的,苏浅白将做蛋糕的材料拿了出来,然后将其他的菜给放了进去,空荡的冰箱多了点东西,仿佛多了一丝烟火气,这才是有家的味道。

    苏浅白满意的勾了勾唇,这才开始做巧克力蛋糕。

    而小宝则是连忙的将那套护肤品给拿到了苏浅白的房间里,丝毫不给苏浅白拒绝的机会。

    苏浅白在厨房里面做蛋糕,而厨房是开放式的,所以她可以看到客厅的情景。

    客厅里,陆景辞和小宝坐在了波斯地毯上在玩魔方。

    陆景辞平时上班的时候,身上的西装衬衫都穿得极为的端正,但大概因为刚刚抱着小宝的缘故,衬衫抽出了一点显得有些凌乱,他还解开了领口的两颗纽扣,露出了男人性感的锁骨,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是神颜。

    小宝玩的是六阶魔方,是属于魔方里面比较有难度的一种,不过小家伙玩的非常的专注,在他有些疑惑的时候,旁边的陆景辞就会指点一下,小家伙极为的聪明,只需要随意的指点一句,顿时就茅塞顿开。

    看着小宝开心的笑脸,苏浅白笑了笑,再次专心的打发奶油。

    就在苏浅白低头的一瞬间,陆景辞的目光就看了过去。

    小女人专心打发奶油的模样,十分的贤妻良母,的厨房灯光打在了她的身上,仿佛在她身上渡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说不出的温柔漂亮,她身上穿着小宝挑选的维尼熊围裙,还透着一丝可爱。

    这个女人能够驾驭各种风格,是他见过的,最特别的女人。

    她的唇瓣是标准的花瓣唇,让人有想要接吻的冲动,即使过了五年,陆景辞都记得那甜美的滋味,让不近女色的他也难以忘怀。

    终于,蛋糕做好了。

    小宝提出了意见,要到外面去吃。

    庄园非常的大,除了陆景辞平日里住的那栋别墅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别墅,高尔夫球场游泳池之类的应有尽有。

    还有很大的院子,里面绿化非常的好,景色宜人,晚上在外面吃东西,看着夜空,吹着夜风也是一种享受呀。

    陆景辞将桌子搬到了院子里,苏浅白也将蛋糕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准备好碗筷。

    小宝已经迫不及待的坐在了椅子上了,他的小脚一晃一晃的,抬起小脑袋看着夜空,今天的夜空也格外的给面子,遍布了漫天的星星,小家伙可开心的了,一边吃着蛋糕,一边看着天空,小嘴边上都糊了一圈奶油,像个小老头似的。

    苏浅白无奈的笑着,帮小宝擦去了嘴边的奶油。

    “妈咪,爹地家里真的好大好好呀。”小家伙发自内心的感慨。

    旁边的陆景辞纠正了一下,“这是我们的家。”

    小家伙的眼睛大大的,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晶晶,“嗯嗯,爹地说的是的,这就是我们的家,妈咪你说是吧。”

    苏浅白哪里舍得的打断小宝开心的心情,自然是附和的说,“你说的对。”

    苏浅白说完,陆景辞的目光瞬间的就看了过来,眸子含笑,他眼中的情绪突然让苏浅白莫名的脸红,下意识的移偏开了小脸。

    晚餐的时光非常的惬意。

    苏浅白本来还以为那么大的一个蛋糕三人应该是吃不完的。

    毕竟她吃了一小块就觉得很饱了。

    结果没有想到,父子两人居然将剩下的全部都给干掉的了,食量简直是大得有些惊人呀。

    苏浅白准备收拾桌子的,被小宝要求坐在椅子上不动,让他和爹地来收拾。

    苏浅白有些欣慰的开着自己的儿子。

    这时候,她突然觉得脚上有点痒,低下头一看,却发现她白皙的小腿上拜被咬了三四个包,而且都不小,这蚊子也太毒了吧。

    庄园到处都是绿化,即使再勤与打扫,也免不了招来一点蚊子,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

    再加上苏浅白今天穿着的裙子正好露出了小腿,蚊子不多咬几口都觉得不好意思。

    被咬起来的包有点发痒,苏浅白不由得伸手去挠了一下。

    苏浅白的这个动作被陆景辞给察觉到了,他侧目低沉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苏浅白低着头,将散落下来的黑发撩到了耳后,有些不开心的说,“被蚊子咬了几个包。”

    陆景辞顺势看了过去,果然看到苏浅白的小腿上面多了几个红包,衬着她白皙的肤色,显得格外的明显。

    “之前李妈好像说药箱里面有风油精,你进来,我给你拿。”陆景辞说。

    苏浅白点了点头。

    三人一起走了进去,很快,陆景辞拿着药箱走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打开,拿出了里面的风油精。

    苏浅白刚想要接过,结果陆景辞直接蹲了下来。

    这动作吓得苏浅白猛地就要往后一缩,结果白皙光洁的双腿直接被陆景辞的大掌抓住。

    “我自己能来。”苏浅白有些拒绝的说。

    结果陆景辞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将风油精滴在红包上面,轻轻的揉开。

    苏浅白咬着唇,莫名的酥麻感从脚上传遍了全身,脸颊不由自主的发红了。

    她侧目,想要转移一下这种莫名的情绪,于是询问了小宝,“小宝,你身上有没有被蚊子咬到。”

    “没有。”小宝摇了摇头,侧目问了陆景辞,“爹地,你有吗?”

    陆景辞也摇头。

    小家伙此时就疑惑了,“为什么蚊子就咬妈咪呀。”

    陆景辞抬头看了一眼苏浅白,勾了勾唇,声音低沉的说,“你妈咪那么甜,别说是蚊子了,爹地也想多咬几口?”

    “爹地,你怎么知道妈咪是甜的?你吃过吗?”小家伙歪着脑袋,十分好奇的问。

    “当然。”五年前的那一夜,可是吃的干干净净,那甜美的滋味,至今无法忘怀。

    “真的吗?小宝为什么没有看到?”

    “那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

    ……

    “好了你们两个。”苏浅白听着这个对话的发展越来越诡异,连忙红着脸出声阻止,“还有你陆景辞,小宝还那么小,不要和他说这些。”

    “怕什么,他长大也是要知道的。”陆景辞不以为然。

    “那也等他长大先,现在小宝还小呢。”苏浅白真的一点都不放心将小宝交给这个男人,他一定会把小宝给带坏的,“你抹好了没有呀。”

    就那几个蚊子包,居然抹到现在,苏浅白都怀疑陆景辞是真的在帮自己抹药还是在占自己的便宜了。

    “快了快了。”终于,陆景辞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你的脚被咬成这样,肿得厉害,要多抹一点。”

    “爹地,肿得厉害就要多抹一点吗?”小宝化身好奇宝宝。

    “是呀。”陆景辞点了点头,将风油精放在一边,“走小宝,爹地跟你一起去洗澡。”

    小宝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将那风油精也一起拿着,这才和爹地去了浴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