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80章 陆景辞受伤了
    陆景辞挂断电话之后,想了想,将车子开到了附近的一个儿童公园。

    “知秋,你先带小宝在这里玩,我晚点来接你们。”陆景辞对陆知秋说。

    陆知秋了然的点了点头,还凑在小宝耳边说,“你爹地是想要单独去接你妈咪,不想要我们这些电灯泡在打扰。”

    小宝听到陆知秋的这句话之后,迅速的就下了车,站在人行道上挥着小胖手,声音清脆道,“爹地,你去接妈咪吧,不用管我们的,我和小姑姑在这里玩就好。”

    陆景辞顿时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自己这个儿子,还真的鬼灵精一个。

    和两人告别后,陆景辞就开车朝着苏浅白公司方向行驶而去。

    此时。

    咖啡厅里。

    两个女孩扭打了在一起,因为身材差不多,战斗力也差不多,所以颇有两败俱伤的意味。

    一个员工想要来将两份分开,结果直接被拿着高跟鞋的苏连鱼给误伤了,痛得捂住了下巴躲到了一边。

    没办法,只好连忙召集来三四个员工,一起合力的将两人给分开。

    “放开我,让我打死这个贱女人,居然敢欺负我。”苏连鱼刁蛮又粗暴的大喊,那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泼妇。

    苏浅白微微的喘着气,看着苏连鱼。

    旁边的员工连忙说,“两位小姐如果有什么不合的意见,可以静下心来讨论,没必要出手。”

    “闭嘴,本小姐说话做事,轮得到你来教训吗?”苏连鱼直接瞪了一眼那个员工。

    员工突然被怼,一脸莫名其妙。

    苏连鱼目光落在了那花墙架上,又看了一眼苏浅白站着的位置,眼中闪过一道阴冷。

    “不好意思。”苏浅白看了撒一地的咖啡还有摔落的椅子,有些歉意的说,“需要赔偿多少——啊——”

    苏浅白本来想要赔偿咖啡店的,结果这时候,她看到了那眼前那一面巨大的花墙架直直的朝着她砸了下来。

    那架子十分的大,每个格子都摆着花瓶装着鲜花,直接砸在苏浅白身上的话,她肯定的要破相的。

    苏浅白想要跑,只是,已经来不及了,花架子已经猛地落到了她的面前了,苏浅白下意识的害怕的闭上了眼睛,缩了缩身子。

    一秒,两秒,三秒——

    瓷器落地的声音接连的传了过来。

    只是,预想之中的疼痛,却没有传来。

    苏浅白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她疑惑的一看,却发现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抬起一只手,硬生生的抵住要滑落的花墙架。

    男人的侧脸极为的殷俊,几乎让人移不开眼,仿佛神邸一般。

    “怎么还站在这里?快点躲开,笨。”陆景辞冲还在发呆的小女人大喊。

    苏浅白回过神来,连忙的推开了几步,陆景辞也松开了手,砰的一大声,花墙架彻底的落地。

    如果,这个花墙架刚刚是砸在她身上的……

    苏浅白脸色猛地白了几分,简直是不敢仔细的想象那个画面。

    好端端的,这个架子怎么会倒下来呢?

    苏浅白猛地就看向了架子原来的位置,果然看到苏连鱼就站在那里,眼中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可惜呢。

    本来以为可以直接把苏浅白给砸毁容的,结果突然跑出来一个男人护着苏浅白。

    苏浅白倒是毫发无损,损失了一个好机会呀。

    “苏连鱼,你疯了吗?”苏浅白紧紧的盯着苏连鱼。

    苏连鱼疑惑的挑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浅白正想要和苏连鱼理论,结果眼角却看到陆景辞黑色的西装颜色有些奇怪,手臂那一块,颜色分明深很多。

    苏浅白眉目猛地一跳,迅速的握住陆景辞的手臂,她鼻尖闻到一股血腥味,“你受伤了?”

    “没事,你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陆景辞担心苏浅白。

    苏浅白摇了摇头,让陆景辞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果然,连带着外套,衬衫袖子的地方滑落了几块碎片。

    估计就是刚刚陆景辞抬着花墙架的时候,碎片划落他的手臂,直接带出了几道深深的血痕,看起来极为的吓人。

    “痛不痛?”苏浅白蹙眉问,她非常的内疚。

    “怎么,心疼我了?”陆景辞勾唇笑道,那些伤口,他并不在意。

    “你不要开玩笑了。”苏浅白水盈盈的眸子看了一眼陆景辞,紧张着急的说,“肯定很疼,必须要去医院。”

    不然那么大的伤口,很有可能感染的。

    “确实有点疼,不过,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止痛。”陆景辞眸子含着兴味,盯着苏浅白着急的小脸,想到她这是在关心自己,陆景辞的心里就说不出的愉快。

    “什么办法?”苏浅白此时非常的着急紧张,并没有发现陆景辞眼底里的异样。

    陆景辞弯下腰,凑在了苏浅白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亲我一下,我就不觉得痛了。”

    苏浅白起初微愣,反应过来之后,不由得娇嗔的瞪了陆景辞一眼,“痛死你算了。”

    现在这个样子了,居然还在想着耍流氓。

    陆景辞哈哈大笑。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陆景辞毕竟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的,苏浅白可不能真的不负责任。

    “现在先去医院消毒吧。”

    这时候,旁边的店员也传来惊呼的声音,“怎么碎了一地了?这可怎么办吧,这里好几百万呢。”

    看着地下的一片狼藉,苏浅白看向了苏连鱼。

    苏连鱼立即举起手说,“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要赔的话,就找那个女人和她的小白脸赔吧。”

    说完,苏连鱼就迅速的离开。

    虽然苏家现在也算是富裕的家庭,但是几百万可不是随意就拿出来的,所以苏连鱼自然是不背这个锅的,而且还要甩在苏浅白的身上。

    想到了苏浅白还要背上一大堆的债务,苏连鱼心情非常的愉悦。

    苏连鱼迅速的走了,那么接下来,店员只能将目光落在了陆景辞和苏浅白的身上。

    苏浅白还没有说话,陆景辞开口说,“你们老板,是不是唐归璨?”

    店员们闻言,纷纷点了点头,他们这家店,确实是唐二少名下的,唐家富可敌国,作为二少爷的唐归璨开了家咖啡厅玩玩,还特意从国外寻来了价值连城的花瓶瓷器和鲜花,结果现在倒好了,粉碎一地。

    “打一下他的电话,我来听。”陆景辞说。

    看起来像店长的人拿来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过了很久,那边终于接通了。

    唐归璨低沉性感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事?”

    陆景辞说了一下,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一次。

    那边唐归璨听完之后,哈哈大笑,无所谓的说,“不过是一面小小的花墙而已,陆少居然亲自给我打电话,实在是我的荣幸。”

    “二少说笑了,花墙的赔偿我会暂时给你,不过,毕竟不是我们弄倒的,所以我需要二少将店里的监控授权调给我,我才能证据找到真凶。”

    “陆少想这么做,就怎么做,我会交代下去的。”唐归璨知道陆景辞不缺那点钱,看样子是要教训真正的推倒花墙架的人。

    挂断了电话之后,陆景辞对店员说,“等一下我的助理会过来,具体的补偿你和他说。”

    “好,好的……”店长看着陆景辞的俊脸,有些脸红的说。

    眼前这一位,居然就是鼎鼎大名的陆少。

    “好了,快点去医院吧。”苏浅白看着陆景辞的手臂如此严重,这男人却好像没有痛觉一样,眉头都不皱一下。

    “好,先去医院。”陆景辞含笑的点了点头。

    附近就有一家社区医院,看到陆景辞这个情况之后,迅速的帮陆景辞处理伤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