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84章 苏连鱼的抱怨
    说完之后,陆景辞就将视频发送给赵启。

    赵启那边收到视频之后迅速的就去调查,很快,就将苏连鱼的身份调查出来了。

    “先生,这个苏连鱼是浅白小姐的表妹,但是和浅白小姐关系并不好,现在他们家的苏氏集团其实原本应该属于浅白小姐父亲的,但是在浅白小姐父亲去世之后,他们就抢占了过去,还有,当年浅白小姐怀孕之后,也是被他们赶出国外。”

    赵启将自己查到的资料全部告诉了陆景辞。

    陆景辞听着赵启的汇报,眸子一寸一寸的变得冰冷。

    没想到当初苏浅白怀孕之后,居然还被赶出国,当年她怀孕的时候也才十八岁吧,那么柔弱的一个女人,在异国生下了他的孩子,还独自抚养长大,她那么坚强,小宝对于她来说,肯定非常重要。

    难怪一开始的时候他想要带走小宝,这个女人那么抗议。

    “给这个苏连鱼寄一份催款单。”陆景辞说道,“咖啡厅里推倒的花架墙价值三百万,如果她十天之内没有还完的话,就让她准备好去法院。”

    “是,先生。”赵启说。

    三百万对于陆景辞来说自然不算是什么,不过呀,对于苏氏集团这个中型企业来说,是一笔不少的流动资金。

    苏连鱼想要单独拿出这一笔钱,只怕是会有点困难。

    **

    苏连鱼回到了家中,她的情况也非常的不好,这一次和苏浅白打架,脸肿的高高的,而且额头都是紫青色的,手臂还有些抓伤,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苏豪和周霞本来在吃饭。

    结果周霞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个样子,瞬间惊呼的站起身子,“连鱼,你这怎么了?”

    “妈,你别碰我,疼疼疼。”苏连鱼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好好好。”周霞吓得连忙的松开了手,对旁边的佣人吩咐,“还不快点去把药箱给拿过来?”

    佣人连忙点了点头,然后赶紧的去拿药箱。

    苏连鱼一屁股的坐在了沙发上,眼底里还是愤怒和不甘。

    “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苏豪也微微蹙眉。

    “还不都是的苏浅白!”苏连鱼气愤的说,“她肯定是嫉妒我的美貌,给我设计了一件不好看的礼裙,就是想要我被嘲笑,我回去找苏浅白算账,结果没想到和她打起来了。”

    想到这里,苏连鱼突然又笑了笑,“不过还好,苏浅白也没有占到便宜。”

    那个花架墙苏浅白肯定也要赔偿的,起码要几百万吧。

    这样一想,苏浅白就觉得十分的解气。

    “浅白回来了?”苏豪微微挑眉,显然的变得有些紧张,“她回来做什么?不是让她好好的在国外呆着吗?”

    “谁知道呢。”苏连鱼耸了耸肩,“不过爸,你怕什么,她回来又如何,反正现在苏氏集团已经在你的手中了,就算是她回来了,她也抢不走。”

    “你说得对。”苏豪听到了自己女儿的话,瞬间的松了口气。

    这时候,佣人拿来了药箱,周霞连忙的给苏连鱼上药,“你这傻孩子,就算是要去找苏浅白的麻烦,也不能自己一个人去呀,下次记得找一个帮手去,那苏浅白是一个烂泥,你可是我们家的宝贝呀,怎么可能亲自上阵去对付苏浅白呢。”

    苏豪也赞成的点了点头,“你妈说的对。”

    苏豪对于苏浅白这个侄女,可一点亲情都没有,反而一直担心防备着苏浅白会回来抢走苏氏集团。

    毕竟苏浅白只是一个年轻姑娘,他如果出手的话,可能会被人取笑和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但是这不妨碍他在暗中支持自己的女儿对付苏浅白。

    “嘶——妈,你轻点,对了,祛疤膏也要涂一下,不然以后留疤了陆少可能会不喜欢的。”虽然还没有见过陆景辞,但这不妨碍苏连鱼继续做着要嫁给陆景辞的美梦。

    “好好好。”周霞下手也轻了点,“只要你做的事情,爸妈都支持你的,更何况是对付苏浅白那个小贱人。”

    “我知道了。”父母都支持自己,苏连鱼就更加的得意了。

    吃完饭后,苏豪回到了书房处理生意上的事情,这时候,秘书打来了一个电话,“苏董,之前我们公司和李氏集团谈的那个案子,现在被陆氏抢了过去。”

    “陆氏集团?”苏豪微微一愣,“哪个陆氏集团?”

    “苏董,还能有哪个陆氏集团?自然是全球首富陆景辞名下的公司。”秘书说道。

    苏豪的脸色顿时一变,“居然是陆少的公司?陆少怎么会好端端的和我们抢生意?”

    毕竟陆氏集团那可是大公司,而这一次的案子对于苏氏集团来说利益很大,但是对于陆氏集团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的存在,为什么好端端的,陆氏集团会抢了这个合作案呢?

    “我也不清楚,不过这一次和我们抢合作案的公司只是陆氏集团一个小小分支公司,应该和陆少没有关系。”秘书说。

    苏豪松了口气,只是分支公司还好,不然是陆少亲自出手的话,那苏氏集团可就糟糕了。

    “想办法看看对方能不能通融一下。”苏豪吩咐说道。

    “好的苏董。”

    ……

    第二天,早上。

    苏浅白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这才来到了陆景辞的病房。

    “医生有说什么时候出结果吗?”苏浅白问道。

    “应该下午的时候。”陆景辞说。

    因为陆景辞将全身都检查了一边,所以结果出来需要一点时间。

    苏浅白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时间,“我现在要去上班了。”

    “去吧。”这时候,陆景辞的目光看向了桌子,说道,“刚刚赵启已经将你的驾驶证送过来了,在柜子里,车子钥匙也在里面。”

    “好。”苏浅白因为快要迟到了,连忙的拿了驾驶座和钥匙就离开。

    苏浅白来到了楼下,发现居然是之前陆景辞买给她的那辆玛莎拉蒂。

    开着这个去上班的话,实在是太张扬了一点吧。

    不过现在苏浅白也快要迟到了,所以来不及考虑这个问题了,启动了车子就上路,很快的来到了公司。

    回到公司后,苏浅白开始处理今天的事情,中间的时候觉得有点渴了,准备拿着杯子去倒一杯水。

    结果走到外面,却发现几个同事对着自己窃窃私语的。

    苏浅白朝着她们看过去的时候,又移开了眼神不继续说了。

    那很明显的就是在讨论她呀。

    苏浅白微微蹙眉,有些疑惑的端着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时候,潘雨欣神神秘秘的走了过来,说道,“浅白,有人说今天看到你开着一辆玛莎拉蒂来公司,真的吗?”

    “是呀,陆景辞的车,他让我暂时开来上班。”苏浅白听到这个,顿时就有些了然了,“原来她们在讨论这个呀。”

    “嗯嗯,他们都说,你是被老男人给包养了。”潘雨欣捏着拳头说道,“这可是你孩子他爹的车,怎么能说是包养呢,而且陆少那么英俊帅气的,怎么能说是老男人呢,不过,陆少还真的很豪呀。”

    苏浅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对了,昨天你和苏连鱼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我都很担心呢。”潘雨欣一脸担心的说道。

    苏浅白的语气有些淡然,“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不讲道理的想要我们赔偿,还将咖啡厅的花墙架往我身上推。”

    “那么过分?你没有受伤吧?”潘雨欣惊呼,连忙担忧的看了一眼苏浅白。

    “我没事,昨天……陆景辞帮我抵住花架墙,所以没有砸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