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87章 礼裙被剪粉碎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吃你的醋。”苏浅白故意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

    她在心中也告诉自己,绝对,不可能吃这个男人醋。

    不可能,也不可以。

    “是吗?”陆景辞揶揄的笑了笑,看着苏浅白。

    苏浅白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故意的转移了话题,问,“你到底吃不吃?不吃的话,我就走了。”

    “喂我。”陆景辞坐在了病床上。

    苏浅白有些气,但还是不得不拿起了勺子,舀起了一口塞到了陆景辞的口中。

    陆景辞一边张口,一边似笑非笑得看着苏浅白。

    这个小女人在吃醋,估计她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吧。

    不得不说,她这个样子,还真的说不出的可爱,因为吃醋生气的模样,漂亮的脸蛋透着一丝生气,明媚又动人。

    本来想要告诉苏浅白,那个听电话的女人是自己的妹妹,只是不知为何,看到苏浅白这个吃醋的模样,陆景辞顿时的就起了坏心思,暂时不打算告诉苏浅白了。

    喂完了小米粥之后,医生正好也走了进来,将一份资料递了过来,说,“陆少,你身体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没有什么问题,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好。”陆少颔首点头。

    苏浅白接过了检查资料。

    这时候,陆景辞又问,“开车来了吗?”

    苏浅白点了点头,“开了。”

    “送我回去吧。”陆景辞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为了不让这个小女人担心,这才在医院里住了一天多。

    “好。”

    于是两人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陆景辞的其他东西晚点的时候赵启会过来收拾的,陆景辞只需要将自己的人带离开就好。

    他们乘坐了电梯来到了地下车库。

    走出了电梯之后,还要走一节三阶梯的楼梯。

    结果,苏浅白在看着资料,所以没有注意,直接踩空,身体踉跄了一下,眼瞧着就要摔倒下去。

    “小心点。”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传过来,陆景辞没有受伤的手一捞,苏浅白整个人跌在他的的怀中,鼻尖瞬间充斥着男人的气息和味道。

    陆景辞的身上,有一股很特别的气息,不是任何的香味,而是一种莫名的稳重威严的气息。

    这个男人,骨子里都弥漫着王者威严。

    “谢谢。”苏浅白耸了耸鼻翼,声音蚊子一般。

    “走路不看路,是不是要我抱着你走?”男人低沉性感的说。

    苏浅白撇了一眼陆景辞受伤的手臂,不以为然,“你抱得动吗?”

    陆景辞猛地低头一寸,他的俊脸离着苏浅白的脸近在咫尺,声音暧昧撩人,“就算是一只手,我也可以抱得动你,而且还可以做一些更激烈的运动,你要不要试一下?”

    更激烈的运动?

    苏浅白的心猛地跳快了一下,看着男人蕴含着暗欲的眸子,她可不觉得,他口中的运动会是单纯的运动。

    “流氓。”苏浅白耳根子都是红的,这个男人,就算现在受伤了,脑子里想的还是这些龌蹉的事情。

    苏浅白羞愤的推开了陆景辞,朝着车上走了过去。

    陆景辞低笑一声,跟在苏浅白的身后。

    苏浅白负责开车。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庄园。

    小宝原本是在院子里玩耍的,远远地看到了爹地妈咪的身影,迅速的就朝着两人飞扑了跑了过去。

    别看他小短腿的,跑的很挺快的,很快的就来到了苏浅白的面前,伸出手要抱抱。

    苏浅白将小宝抱了起来,笑道,“小宝这两天有乖乖的吗?”

    小宝连忙的点头,“有呀,妈咪,我好想你呀。”

    “你就想你妈咪?不想我?”陆景辞走了过来,有些吃味的问。

    小宝连忙乖乖的说,“也有很想爹地,你们过了两天的两人世界,我是不是很快就有妹妹了?”

    苏浅白瞬间窘了。

    陆景辞哈哈大笑,“没有,关键的一步没有做,等有机会先。”

    小宝深沉的点了点头,好吧,其实他也不懂。

    “陆景辞!”苏浅白有些气的看向了陆景辞。

    在孩子面前说这个干吗?

    也不怕带坏小孩。

    “妈咪,小宝的肚子好饿呀。”小宝担心爹地妈咪又吵架了,于是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

    “肚子饿了?”果然,苏浅白的关注力瞬间的转移到小宝身上,“妈咪去给你做饭。”

    苏浅白简单的炒了几个菜,接着大家就开始入座吃饭了。

    本来苏浅白还在担心陆景辞右手受伤,左手会不会不方便。

    结果却发现,陆景辞左手用的十分的流畅,该死的,这个男人在医院装模作样的骗她说不方便吃饭!

    真的坏透了。

    吃完饭之后,苏浅白回到房间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东西,陆景辞陪着小宝玩。

    陆景辞看了一下时间,来到了苏浅白的房间,敲了门。

    “干嘛?”苏浅白拉开门,有些不悦的问。

    “我要洗澡了。”陆景辞说。

    很明显,就是在暗示苏浅白快点来帮他洗澡。

    苏浅白说,“你不能自己洗吗?抬起右手,别给冲到右手就行了,反正你左手也很方便。”

    之前是担心陆景辞身体因为撞击会有其他的毛病,现在知道原来只是划伤,苏浅白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擦后背不太方便。”陆景辞继续找理由。

    苏浅白眼珠子狡黠的转了转,“你就是想要找个人帮你擦后背?”

    “对。”

    苏浅白听完,朝着外面走去。

    “你去干嘛?”陆景辞疑惑追问。

    苏浅白清甜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去找儿子给你洗。”

    “……”陆景辞顿时有些后悔了,自己干嘛说只要擦后背呀。

    儿子擦后背的感觉,能和她擦后背的感觉一样吗?

    此时。

    另一处。

    苏连鱼待在了自己的公主房了,看着镜子里面被打成猪头一样的自己,她就有点气。

    不行,必须要给苏浅白一个好看,不然的话自己吞不下这口恶气。

    于是,苏连鱼戴着口罩和墨镜悄悄的就来到了苏浅白的公司。

    趁着保安不注意的时候,苏连鱼来到了苏浅白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了,苏连鱼本来打算毁掉苏浅白的一些文件,结果却意外的看到了摆放在办公室的定制礼裙。

    她将防尘罩给打开,看见了礼裙的样子,顿时有些惊艳。

    这个礼裙也太好了吧。

    那么漂亮的礼裙的和材料,肯定很贵……

    苏连鱼的脑海里顿时得浮现了一个计划。

    她飞速的找来了一把剪刀,然后恶狠狠的将礼裙全部给剪碎。

    “苏浅白,让你居然敢打我,看我不给你一个教训!”苏连鱼将那礼裙当成苏浅白来剪碎,狠狠的发泄了一番。

    看着漂亮的礼裙在她的手下变得碎巴巴的,苏连鱼顿时有种解气的感觉。

    她看了一下时间,又连忙的戴上了口罩和墨镜,趁着保安关门之前迅速的离开了。

    第二天。

    苏浅白开车来上班,回到了公司,就发现自己的办公室外面围着一群人。

    她顿时浮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连忙的走了进来。

    “浅白,你来了,我今天上班本来想要帮你打开窗的,结果一进来就看到这礼裙变成这个样子了。”潘雨欣看到了苏浅白,连忙着急的说道。

    苏浅白看着那珍妮夫人的礼裙,此时被剪得粉碎,碎布掉了一地,看起来极为的狼藉。

    苏浅白眼瞳猛地震了一下,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连呼吸都变得有些不顺畅了。

    为什么好端端的,这礼裙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要如何向珍妮夫人交代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