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89章 请陆景辞出手
    “放心吧连鱼,我和你可是朋友,这个女人是你的仇人,我一定会帮你结局的,不过,你爷爷生日宴的事情……”

    “只要你帮我办好这件事情,我爷爷生日宴那天,我会给你一张邀请函的。”苏连鱼非常大方的说。

    “好的连鱼,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好了。”刘月月连忙答应。

    要知道,刘月月只是一个总经理的女儿,很多豪门宴会她都不能参加,苏家虽然不是什么大豪门,但也算是小有名气,过段时间就是苏老爷子的七十五大寿,肯定会有不少同等阶级的人来参加,到时候她说不定能掉个金龟婿。

    两人达成了交易。

    刘月月下午的时候直接来到了和苏浅白见面的地方。

    刘月月走了进去,很快就对上了苏浅白发过来的信息。

    坐在窗边的年轻女人,漂亮得不像话。

    刘月月看到苏浅白这张脸,瞬间的就有些嫉妒。

    “你好,你是良布公司的负责人吗?”看到了刘月月走过来,苏浅白起身礼貌的问。

    “你就是苏浅白?”刘月月拉开了椅子坐在了苏浅白的对面,语气显然的十分不客气,“你是不是想要我们公司的那个面料。”

    “额,是的,我们需要进购一批。”苏浅白觉得对方好像不是很专业的样子,不过应该没有错,对方就是良布公司的负责人吧。

    “你要知道,现在全市里面,只有我们公司有这个布料。”刘月月轻咳了一声,十分傲居的样子,“这价格肯定是不能少的。”

    “这个我也清楚,合理的提价,我们公司也愿意承担。”苏浅白点头。

    刘月月撇了苏浅白一眼接着说道,“这个面料,五十万。”

    “五十万?”苏浅白瞬间瞪大了眼睛,“这位小姐,你没有搞错吧。”

    面料再昂贵,做一件礼裙,最多只需要十万以下,总之绝对不可能超过十万,即使因为断货起价,也绝对不可能是这个价钱。

    “你看我像是在说笑的样子吗?”能够让苏浅白诧异,刘悦悦非常的得意。

    “这位小姐,你真的是良布公司的负责人吗?”苏浅白有些狐疑的看向了刘月月。

    是她的错觉吗?

    怎么觉得这个女人一点都不专业的样子。

    “你居然还怀疑的我的身份,反正就五十万,你要的话就来购买,不要的话拉倒。”刘月月被揭穿之后有些羞怒,冷哼一声说道。

    苏浅白冷着小脸站起来,她说,“不好意思,这无理取闹的价格,我是不会同意的。”

    “不要拉倒,你可要想清楚了,现在不要,下次价格就是六十万了,再晚一点,你就算跪着求我,我也不给你了。”刘月月就见不得苏浅白长得那么好看,奚落的说。

    苏浅白懒得理会刘月月,直接拿着自己的包包离开。

    苏浅白回到了公司,潘雨欣连忙走出来问,“浅白浅白,结果怎么样了,面料拿到手了吗?”

    “没有。”苏浅白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表情是说不出的凝重,“对方开价说要五十万。”

    “五十万?那还不如去抢!”潘雨欣也惊呆了。

    这不是坐地起价那么简单了,这分明就是在抢劫呀。

    “那现在怎么办呀,良布公司不愿意将布料卖给我们,我们就没有办法去制作珍妮夫人的礼裙。”潘雨欣急得腾腾转。

    “……”苏浅白也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难道说,真的要去求陆景辞吗?

    才不要呢。

    她不想要去求那个臭男人。

    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苏浅白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重新的打起精神来。

    她再次的联系了邻市的一些面料公司,结果都没有这个面料的货。

    “浅白,我觉得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求陆少了,我知道你可能不愿意,但这真的是唯一的办法了,不然的话我们到时候没办法将礼裙做出来,不但要赔偿高额的赔偿金,而且我们公司的信誉也会大打折扣的。”潘雨欣叹了口气。

    苏浅白也知道这件事情的轻重。

    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她的工作。

    苏浅白在心里无比挣扎了一番,最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我打电话给陆景辞看看吧,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苏浅白有些无奈的说。

    那个男人,她让小宝帮着他搓背之后,就一直黑沉着脸,两人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好好好。”潘雨欣瞬间的看到了希望。

    苏浅白拿出了手机,打开了通讯录练习人,看着陆景辞的名字,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拨了出去。

    那边响了两下,接通了。

    男人低沉的呼吸声传了过来。

    苏浅白的心脏似乎被人猛地提起来一般,她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声音清甜缓缓的说道,“陆景辞,你现在在干嘛?”

    求人办事,不能直接进入主题,而是要慢慢的酝酿,从一些小时候的谈论中开始切入。

    然后再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是苏浅白的计划。

    结果,对方顿了一下,紧接着直接的就问,“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苏浅白的计划瞬间的崩塌,“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要找你帮忙?”

    “如果没事的话,我可不觉得你会打电话给我。”陆景辞嗤笑了一声。

    这个女人,看似温柔,其实呀,无情得有些厉害。

    不过现在会开口要帮助了,也算是一种进步。

    “我……”被陆景辞直接的戳破,苏浅白顿时变得有些难为情和难以启齿,她只想要拒绝说没什么事情,结果就看到潘雨欣期待的小脸,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确实有事情要找你,不过电话里可能说的不是很清楚,要不我们出来说?”

    “最近觉得后背有点不舒服,不太想出去。”男人低笑一声,带着兴意的说。

    苏浅白顿时就知道,这个男人现在还在记仇呢。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苏浅白气鼓鼓的说。

    “出来谈可以,不过苏浅白,你得知道,我不是做慈善的,我可以帮你的忙,但是你也要报答我。”陆景辞声音幽幽的说。

    “可以,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苏浅白痛快的说。

    “应该不会太过分。”男人低笑一声,声音磁性暧昧。

    苏浅白的脸莫名的红了一下,这男人……

    应该不太过分是什么意思?

    还是会过分吗?

    还未等苏浅白回复,陆景辞就挂断了电话,下一刻,苏浅白就收到了短信,短信里面显示着地址。

    挂断电话之后,潘雨欣连忙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了?”

    “陆景辞同意了出来谈一下。”苏浅白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如实的说道。

    潘雨欣顿时欢呼起来了,“太好了,有了陆少出马,就不相信良布公司的人还敢这样过分的提价,到时候他们有的是后悔的。”

    “哪有那么夸张,而且陆景辞也没有说同意呀。”苏浅白倒是没有潘雨欣那么乐观。

    潘雨欣星星眼的说,“我觉得你提的要求陆少应该不会不同意的。”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苏浅白再次扫看了一下地址,紧接着就拿着自己的包包朝着外面走去,“我先出去一趟了。”

    “去吧去吧。”潘雨欣站在办公室门口,挥着手,目送苏浅白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上战场的大将。

    寄予厚望呀!

    倒是苏浅白自己心跳得七上八下的,有些紧张。

    也不知道陆景辞会提出怎么样的要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