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93章 法院的催款单
    “找个机会我和她说一下看看。”陆景辞没有那么着急许诺陆知秋。

    毕竟现在苏浅白对于陆家的其他人,还是挺敏感的,担心对方会抢走小宝,所以也不知道会不会愿意和陆知秋见面。

    “好吧,我这段时间都有空的。”陆知秋也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说完起身,“哥,我就先回去了。”

    “我让赵启送你回去。”陆景辞说。

    陆知秋没有拒绝。

    赵启送了她离开。

    陆景辞喝完汤之后,就开始准备处理一下工作。

    只是,眼睛落在文件上,脑海却已经不直觉的想着明天苏浅白会给他带什么的午餐。

    此时,苏家别墅。

    苏连鱼将去疤药直接的抹在了脸上,抹了厚厚的一层,而且还不只抹了一样,各种各样的药膏全部都涂在了脸上,就担心留疤。

    于是,各种药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

    涂完药膏之后,苏连鱼拿出了手机给刘月月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还未等苏连鱼说话,刘月月就已经非常愤怒的说,“苏连鱼,你这一次还真的差点害死我了,以后你不要联系我了,还有,你爷爷的生日宴,我也不去了。”

    说完,未等苏连鱼反应过来,那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连鱼顿了顿,一脸的都是迷茫,正想要打电话回去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却发现对方关机了,毫无疑问的,是把她拉入黑名单了。

    “搞什么。”苏连鱼蹙眉。

    难道说这一次又让苏浅白那个小贱人逃过一劫?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小姐,有你的快递。”

    “我的快递?这是什么东西?”苏连鱼扭着腰走了出去,打开了门发现佣人手上拿着一份文件。

    佣人的脸上有些尴尬,将文件递给了苏连鱼,说,“小姐,你还是自己看一下吧。”

    “什么玩意?”苏连鱼接了过去,却发现那文件袋上面写着法院催款律师函几个字。

    仔细一看,大概就是说她毁坏了礼裙的事情,必须要她赔偿裙子的价格,一百万,不然的话,就将苏连鱼告上法庭。

    苏连鱼本来是微微一愣的,回过神来顿时就有些不屑。

    她当时是戴着口罩和墨镜去的,她就不相信,监控里面会拍到自己的样子,没有拍到,就代表没有证据,她才不怕呢。

    苏浅白搞出这个什么法院传单,还不知道真假呢,居然就敢吓唬她,做梦。

    苏连鱼直接将文件袋扔到了一边。

    这时候,佣人再次的敲门,她小心翼翼的说,“小姐,又来一份文件袋。”

    外表和刚刚一模一样的。

    苏连鱼这一次看也不看的就丢到了一边。

    苏浅白还真的想钱想疯了。

    一份不够,居然还给她发来了两份。

    苏连鱼不知道的是,刚刚的第一份,是苏浅白的礼裙一百万催款,而这一次的则是陆景辞那边花架墙的三百万催款。

    现在的苏连鱼可以说是负债累累,但她自己居然还没有发现。

    ***

    帝豪会所。

    几个老总开始谈生意。

    其中,苏豪也在这里面。

    苏豪这一次亲自来这个宴会就是想要拿下一个合同的。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本来所有和苏氏集团都谈好的合作案,通通都反悔了。

    现在苏氏集团里面一个单子都没有,再这样下去的话,不出一个月,苏氏集团就会直接倒闭。

    这还真的是太过于邪门了。

    男人谈生意聚会,少不了香烟美酒佳人,包厢里面好几个美人帮这些老总们倒酒,烟雾环绕的话,如果没有吸过烟的人来这里估计会被呛死。

    “李总呀。”苏豪看着气氛终于来到最嗨的时候,他朝着旁边的一个地中海老总开口,“关于西北木材的那个单子。”

    “哎,苏总呀,今天出来玩的,谈什么生意呀。”李总不知不觉的想要转移开这个话题。

    如果是以前的话,苏豪自然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可是现在他的公司快没有单子做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李总,不瞒你说,我们公司最近交易十分的萧条,再这样的下去,只怕是要破产呀。”

    “不至于那么严重吧。”

    “哪里不至于,原本和朱总周总谈好的案子也是突然被反悔了,还有之前和你谈的西北木材的案子……”苏豪苦笑一声。

    到底两人也算是合作过很多次了,李总看了一眼苏豪,最终还是提点了一下,说道,“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公司在法院那边已经被挂上了失信的名号吗?”

    “什么?”苏豪还真的是没有想到。

    李总想了想,继续说道,“其实准确来说不是你,是你的女儿,欠了人家的钱加起来四百万吧,而且还不还,虽然不是你欠的,但是到底是你的女儿,所以法院就这样执行了,我们公司也不好和法院作对,继续和你合作。”

    “四百万?”苏豪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苏豪郑重的和李总说了声,“李总,多谢你的提醒,苏某还有些事情,就不陪大家了。”

    “去吧去吧。”

    苏豪离开之后,迅速的就让自己的助理查询了有关的资料。

    此时才知道,苏连鱼居然被人发了两份催债律师函,一份是陆氏集团发出来的,一份是一个服装设计公司发出来的。

    难怪没有人敢和苏氏合作,这被法院挂了欠债名号不说,其中一个欠的还是陆氏集团呀。

    谁要和他们合作,那就是在和陆氏集团作对呀,谁敢和商业巨鳄公司作对?那是不想要混了是吧。

    苏豪调查清楚结果之后,气冲冲的就拿着这些资料回到了家里。

    周霞看到了苏豪,连忙的笑了笑,说,“豪哥,你回来啦。”

    “连鱼呢?立即把她给我叫下来!”苏豪怒气腾腾的说。

    周霞心猛地一跳,顿时觉得事情不太对劲,来到了苏连鱼的房间找到了她,低声说,“你爸找你,他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你是不是又惹祸了?”

    “谁惹祸了。”苏连鱼不以为然的下了楼,“爸,干嘛?”

    “看你做的好事,你居然欠了别人那么多钱!”苏豪指着苏连鱼呵斥。

    苏连鱼微微一惊,难道苏浅白还将律师函发到了苏氏集团的公司里?

    “爸,就那么点钱,你生气做什么,再说了,我做这个事情,也不是得到你的允许了吗?”苏连鱼撇着嘴说道。

    当初说要针对苏浅白的时候,苏豪可没有阻拦的。

    “就那么点钱?四百万你说就那么点钱?”苏豪没想到这个女儿居然还那么不知悔改,“还有,我什么时候让你去针对陆氏集团了?你好大的胆子呀,你是不是嫌命长呀!”

    “陆氏集团?什么陆氏集团?”现在苏连鱼听的是一脸懵逼。

    “你自己好好看看。”说完,苏豪直接将那一叠的资料扔到了苏连鱼的面前。

    苏连鱼连忙的拿起来一看,这才发现,不但是那礼服的一百万,还有陆氏集团的花墙架,三百万!

    这和陆氏集团有什么关系?

    难道那家咖啡厅是陆氏集团的?

    “爸。我不知道这个是什么,还有,那花墙架,是苏浅白弄倒的,应该让苏浅白去赔!”苏连鱼尖叫喊道。

    她可不想要背负这个罪名,不然的话要赔整整三百万呢。

    “法院都说了,看了监控,就是你推下来的。”苏豪怒声说道。

    苏连鱼愣了一下,扑到了周霞的怀中,“妈,不是我,肯定的苏浅白陷害我!”

    “好好好,妈相信你,肯定是苏浅白那个小贱人。”

    “行了,别哭了,现在应该想着怎么把钱给赔上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