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108章 唐韵去找君泽
    这个苏浅白,居然敢让自己这样出丑,不行,自己也绝对要给她一个教训才可以。

    苏浅白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出丑的。

    不然的话,苏连鱼难以平息自己的怒火。

    此时,另外一处。

    唐韵来到了君泽的公司。

    君泽公司的前台知道唐韵是君泽未婚妻的身份,所以根本没有拦着唐韵,直接就让她上去了。

    唐韵来到了君泽的办公室。

    此时,君泽在和送花的人通话。

    “对,那一位小姐已经收下了,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送花的人说道。

    君泽听到苏浅白很开心,这才勾了勾唇,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君泽不由得在想,苏浅白会明白自己的心意吗?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唐韵的身影走了进来。

    君泽嘴角的笑意瞬间的就消失了,微微蹙眉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家的绿豆糕很好吃的,我买了很久才买到,你来尝试一下。”唐韵笑着说道。

    君泽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淡然的说道,“放在一边就好。”

    唐韵看着君泽一副冷淡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还装,都给她准备惊喜了,居然还装出这个样子。

    唐韵也不生气,将绿豆糕放在了一边。

    想着这也过了几天了,为什么君泽还没有将那个首饰送给她呢?

    唐韵确实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于是想要从侧面问道,“君泽,你有没有什么惊喜想要给我的呀?”

    “惊喜?”君泽疑惑的挑眉,显然不知道唐韵在说什么。

    “比如一些首饰什么的。”唐韵以为过了这几天君泽有点忘记了,于是提醒的说道。

    而君泽则是以为唐韵是要买首饰了,于是说,“你是想要买东西吗?需要多少钱直接和我的助理说,我会给你报销的,你想要买什么,我都会答应你的,就当做是那一个晚上的补偿。”

    君泽话瞬间的让唐韵觉得非常的委屈。

    她要的是君泽给她的首饰,自己买的,能够和君泽送的一样吗?

    还有,君泽这话到底的是什么意思?

    买点首饰给她,就已经当做是补偿了,那么结婚呢?

    他不打算和自己结婚了吗?

    不打算以结婚的作为自己的补偿了吗?

    唐韵瞬间的觉得十分委屈,再次的问道,“你难道真的没有什么要给我的吗?”

    君泽疑惑的摇了摇头。

    唐韵觉得自己的心脏瞬间的仿佛被一只大手给撕碎一般,十分的疼痛,她咬着牙,红着眼眶离开了君泽的办公室。

    她觉得非常的难堪和失望。

    没想到,君泽居然真的没有给自己准备礼物。

    那么那天,君泽为什么会出现在首饰店里面,他买的首饰是要给哪个女人的?

    一个不安瞬间的就涌现上了唐韵的心头。

    唐韵在心里面立即的就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去到那个首饰店亲自的问一下。

    唐韵用君泽的身份证号码查询到了君泽在这里下订单。

    其中订单上面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在那个栀子花项链上面刻着两个字母。

    qb……

    浅白……

    苏浅白……

    也就是说,这个项链,根本不是买给她的,是买给苏浅白的……

    君泽居然为了苏浅白买了项链……

    他们现在已经旧情复燃了吗?

    苏浅白这个未婚先孕的贱女人,到底有什么资格再次得到君泽爱情。

    唐韵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

    她在君泽身边那么多年了,结果都没有得到君泽的感情,而苏浅白才刚刚回来,就再次的将君泽的魂魄给勾走了!

    苏浅白!

    唐韵在心里面咬牙切齿的默念着这个名字,对苏浅白十分的嫉妒。

    一定要让苏浅白好看!

    …………

    唐韵的心态,苏浅白根本不知道。

    苏浅白也不知道,自己当做是闺蜜的人,居然是抢走自己男友的人,也不知道,原来在她的心里,那么的怨恨自己。

    苏浅白下班之后,就去接了小宝。

    她昨天买菜的时候就顺便和陆景辞约定好了。

    星期一星期二是苏浅白去接,星期三和星期四是陆景辞去接,然后星期五的时候,就两人一起去接小宝。

    这样,对于小宝的身心健康发展也有很大的帮助,毕竟,家庭的温馨氛围是非常重要的。

    苏浅白和小宝一起回了家。

    小宝看着座位上面的栀子花,顿时有些惊讶的说道,“妈咪收到了花朵耶。”

    “是呀。”苏浅白笑着说道。

    “是谁送的呀。”小宝瞬间的连忙的问道。

    女孩子之间应该不会送花朵的,那么应该就是男人送给妈咪的。

    偶买噶呀!

    是其他叔叔送给妈咪的花朵吗?

    完蛋了完蛋了,那自己的爹地要怎么办呀?

    小宝瞬间觉得非常的担忧。

    难道自己要有一个后爹了吗?

    那不行那不行。

    于是小宝连忙的为自己的亲爹刺探军情。

    苏浅白想了想,笑着说道,“暂时先不告诉你。”

    小宝刺探军情失败,包子脸瞬间的就纠结起来了。

    车子回到了庄园,苏浅白将装着项链的盒子放在了一边,然后从花里面拿出了巧克力递给了小宝,说道,“小宝,你先在这里吃巧克力,妈咪继续去工作了。”

    最近的工作有点多,再加上她还要帮陆景辞设计西装,所以在工作时间里面根本没有办法完成,只能堆积到回家的时候继续工作。

    小宝点了点头,但是看着手上的巧克力,瞬间的有些纠结了。

    他是很想要吃巧克力的没错,但是这个爹地情敌买的巧克力,不能吃,不能吃。

    于是,陆景辞回来之后,就看到自己儿子坐在椅子上,小短腿的乖巧的放着,两只小胖手拿着巧克力,一脸的纠结。

    这个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陆景辞不由得笑了笑,过去问道,“儿子,怎么了?”

    “爹地你回来啦。”小宝瞬间开心的说道。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陆景辞有些担心的问。

    “不是……”小宝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有点纠结要不要吃妈咪给我的这颗巧克力。”

    “既然是你妈咪给你的,那就吃吧。”陆景辞伸手想要帮小宝打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