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109章 吃醋的陆景辞
    结果这时候,小宝奶声奶气的说,“可这是其他叔叔给妈咪的。”

    听到了小宝的话,陆景辞的动作猛地一顿,“儿子,你说什么?”

    “妈咪说这个是别的叔叔给她送到巧克力,还有这个花朵,还有这个项链。”小宝告状的说。

    陆景辞瞬间觉得手上的巧克力极为的碍眼,他直接将巧克力扔到了垃圾桶,说道,“小宝,咱们不吃这个,爹地明天给你买更好吃的。”

    “好的。”小宝眉毛浓浓竖起来,严肃的点了点头。

    陆景辞看了一眼那栀子花,觉得非常的碍眼,自己今天几乎一整天都跑在鲜花里面,亲自挑选出认为最漂亮的花朵想要给苏浅白一个惊喜,结果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收到了别的男人的花。

    收下也就算了,居然还将这个栀子花给带回家里面。

    难道她是要昭告全部的人,她要给小宝找一个后爹吗?

    再看看那个项链,项链上面还刻着苏浅白名字的字母。

    今天去挑选鲜花的时候,其中一个负责人也说了,说栀子花是代表一生的守候。

    谁要一生守候她?

    呵,苏浅白是他的女人,他可不想要其他男人来什么一生守候。

    陆景辞的脑海里面瞬间的就冒出了最有可能给苏浅白送这花的人选了。

    君泽。

    没错,就是这个男人。

    还有那个什么巧克力……

    想到了苏浅白上一次在商场里面看着巧克力看到失神的模样,陆景辞就更加的铁定了。

    陆景辞拿着项链来到了苏浅白的房间。

    他没有敲门,直接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苏浅白被吓了一跳,顿时瞪大了眼睛问,“陆景辞,你进我的房间,为什么不敲门。”

    “这是你的房间吗?这是在我的庄园。”男人非常霸道的说。

    苏浅白愣了一下,听到了陆景辞的话,嘴角瞬间的就勾起了一抹自嘲,“对,没错,这是你的庄园,我是一个外人,既然这样的话,我现在离开,你满意了吧。”

    苏浅白的心脏在听到陆景辞这句话之后,瞬间的就好像被刀子割了一刀一般的。

    莫名的觉得有些疼痛。

    没错,这是他的家里。

    而苏浅白,是一个外人的存在。

    如果不是因为小宝的缘故,她不可能住进这个人人羡慕的庄园里。

    当然了,如果不是因为小宝的话,苏浅白也不稀罕来这个地方。

    苏浅白直接将笔记本合上,塞到了自己的包包里面,紧接着就打算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纤细的手腕却被陆景辞给一把的抓住了,“你要去哪里?”

    “和你没有的关系,反正这里只是你的庄园和我没有关系,我留在这里,只怕是碍了你的眼睛吧。”苏浅白冷笑的说。

    陆景辞却觉得非常的愤怒,握住苏浅白的大手也不由得用力了一点。

    今天收到别的男人送的花,她现在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去找那个男人了吗?

    是不是她就等着自己的这句话,好离开庄园,离开他。

    想到了这种可能性,陆景辞顿时额头青筋突突的,霸道的说道,“不许走。”

    苏浅白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陆景辞,“你是不是有毛病呀,不是要赶我走吗?现在又要我留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可以一次性的说个痛快吗?”

    “让你走?让你去找那个奸夫吗?”陆景辞言辞不悦的说。

    苏浅白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陆景辞,你说什么奸夫,你解释清楚!”

    “这个栀子花,这个巧克力,还有这个项链,不都是你的奸夫送给你的吗?”陆景辞显然也是被苏浅白这个态度给激怒了,变得有些口不择言了,“这点东西,一点都不值钱,你要的话,我给你一千倍,一万倍,只要你待在我身边。”

    那个东西……不是陆景辞送的?

    她以为陆景辞说的惊喜……

    也就是说,今天陆景辞根本没有给他任何的惊喜,哦不对,中午的时候突然没有让她去做饭,这应该就是陆景辞口中说的惊喜吧。

    苏浅白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犯贱。

    陆景辞不叫自己去,她居然有些很失落不习惯!

    不,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苏浅白竖起了身上的刺,保护自己,“不可能,就算你送我一千倍一万倍的东西,我也不会留在你身边的,等约定的时间到了,我就走!”

    绝对不可能留恋这个男人的!

    苏浅白在心里面告诫着自己。

    苏浅白这番话,无疑是大大的激怒了男人。

    她的下巴被攫住了,陆景辞的眸子弥漫着愤怒,他盯着苏浅白愤怒的唇瓣,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带着怒意的宣泄。

    苏浅白拼命的挣扎着,“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我!”

    苏浅白抡起了拳头,拼命的捶打着陆景辞,只是这点力道对于陆景辞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

    这样粗暴的陆景辞,让她想起了那一夜,从少女蜕变的那一夜……

    苏浅白害怕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的,陆景辞的动作顿住了,他感觉了一点湿润,睁开眼一看,是女孩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陆景辞这才愣住了,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多么的荒唐。

    他连忙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苏浅白察觉到陆景辞终于离开自己,她睁开眼,一把的将陆景辞给推出去。

    陆景辞心虚的得厉害,根本没有反抗。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陆景辞有些发愣,想到了自己刚刚的行为,莫名的觉得心虚。

    其实,他不是故意那样的,只是刚刚那一瞬间,听到了苏浅白要离开,所以太过于激动愤怒。

    这时候,小宝走了过来,看着自己满脸内疚的爹地,小胖手背在了身后,叹了口气说道,“爹地,你实在是太不成熟了,老是让妈咪生气,你不要去打扰妈咪了,让她好好静静。”

    “……”陆景辞。

    房间内。

    苏浅白抹去了眼泪,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莫名的觉得有些委屈。

    她走了出来,想到了刚刚陆景辞说的话,捡起了地下摔落出来的项链。

    这些东西不是陆景辞送的,那么会是谁送的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