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115章 我的钱随便花
    陆景辞双目沉沉的看着她,“苏浅白,是不是只要是一个男人送给你的花,你都会收下?昨天的栀子花,今天的玫瑰花,明天的什么花?”

    陆景辞的话让苏浅白有些不悦,“你胡说什么?难道在你的心目中,我是这样的人?”

    陆景辞的目光重重的扫看了她全身。

    苏浅白叹了口气,说道,“那个栀子花,我以为是你送的。”

    “你说什么?”陆景辞拧着的眉头微微一松。

    苏浅白豁出去了,“昨天的栀子花,我以为是你送的,没想到是君泽送的……”

    苏浅白的话,让陆景辞心中堆积的怒意微微的消散了一点。

    “那我今天送给你的紫色风铃草,为什么拒绝?”

    苏浅白解释,“那是因为,我以为风铃草是君泽送的。”

    陆景辞的深邃的眸子仿佛要将苏浅白给看穿,“那你中午的时候,为什么会和君泽出现在酒店?”

    “我后来才知道,项链是他送给我的,所以我只是想要还给他而已。”

    陆景辞探究的看向了苏浅白,看她这个样子,不像是在撒谎,他紧皱的眉宇完全舒张开来了。

    原来,这个女人是要把项链还回去,和那个初恋一刀两断。

    “那你那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说?”陆景辞又问。

    “我还在生你的气呀,后来听到赵启说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我误会你了。”苏浅白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陆景辞看着女人害羞的模样,嘴角勾了勾说道,“我的花你就收下,其他男人的花,你就不收,是不是?”

    男人炙热的目光让苏浅白觉得心惊肉跳的。

    苏浅白想要反驳说不是,只是却怎么样也说不出来。

    因为这个就是事实。

    陆景辞看着她双颊粉红的模样,不由得低笑一声。

    苏浅白红着脸,问,“你笑什么?”

    “我觉得你真可爱。”陆景辞深深的凝视着苏浅白的眸子,心中说不出的愉悦。

    这个臭男人又在调戏自己了。

    苏浅白羞愤的将手上的其他食材塞到了陆景辞的手上,“拿进去。”

    “拿进去可以,不过你误会我那么久,我是不是要收个补偿呢?”陆景辞挑眉说道。

    “什么补偿?”

    下一刻,高大的男人俯下了身子,温柔的堵上了苏浅白的唇。

    他细细的品尝女人的美味。

    苏浅白的眼睫毛蝴蝶翅般颤了颤,居然忘记了反抗,任由着陆景辞品尝深入。

    这是一个浓烈的亲吻,带着怜惜和疼爱,阳光淡淡的散落下来,为两人身上渡上了一抹光晕,美得好像是电影里面才会出现的画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浅白觉得自己肺里面的空气都要被吸干净了,小脸涨红的。

    陆景辞无奈的松开了她。

    苏浅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陆景辞黑眸含戏谑道,“亲了那么多次还没有学会换气,看来以后还是要多练习一下。”

    以后还要多练习一下?

    这个男人倒是想得美!

    苏浅白秋眸含水瞪了陆景辞一眼,紧接着将玫瑰花抱着走进了别墅。

    陆景辞低笑了一声,跟在了苏浅白的身后。

    苏浅白直接来到了厨房,玫瑰花则是放在了大厅。

    小宝看着那玫瑰花,包子脸纠成一团,紧接着屁颠屁颠的来到了爹地的身边,说,“爹地,你说这个玫瑰花是哪个野男人送给妈咪的?”

    小宝昨天看了一部婆媳剧,里面女主的婆婆就叫男二野男人,所以小宝就学到了这个词汇。

    “什么野男人,那是你亲爹送的。”陆景辞揉了揉小宝的大脑袋,“以后少看点电视剧。”

    小宝吐了吐舌头,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爹地和妈咪是终于和好了吗?

    太棒了!

    果然,今天晚餐的时候,妈咪和爹地终于有说话了。

    而且妈咪还做了满满一大桌子的美食。

    吃完饭之后,小宝准备和陆景辞一起洗碗。

    苏浅白来到了房间里面,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张类似邀请函的东西递到了陆景辞的手中。

    “这是什么?”陆景辞挑眉问。

    “这个是我作品个人展的邀请函。”苏浅白漂亮的眼珠子转了转,有些紧张的说。

    苏浅白本来就是公司高价挖过来的设计师,所以想要在国内给她开一个作品个人展,这样的话可以提高她在国内的知名度。

    苏浅白手上有几张邀请函,其中的一张给想给陆景辞去看看。

    不过送出去的一瞬间,苏浅白就有些后悔了。

    陆景辞那么忙碌,很多国内高档的宴会想要邀请陆景辞过去,他都不一定答应,自己这个只不过是一小小的个人展而已,他应该也不会去吧。

    于是,苏浅白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没时间去的话,就无视吧。”

    “我会去的。”陆景辞低沉的说,他打开了邀请函,看到了上面的地址,“皇家剧院。”

    “嗯,在皇家剧院的第三层。”苏浅白点了点头,有些诧异陆景辞居然会同意,顿时觉得心里面暖暖的。

    皇家剧院有三层,苏浅白举办的地点正好就是在第三层。

    陆景辞郑重的将邀请函给收起来,突然发问,“我的西装呢。”

    苏浅白说,“还在制作的过程中,至少需要一个星期吧。”

    毕竟制作衣服,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过程需要认真。

    “确定尺寸没有错吧。”陆景辞长腿交叠看着苏浅白。

    苏浅白本来是很确定应该没错的,但是听到陆景辞的问话之后,反而变得有些不确定了。

    男人高大的身子微微前倾,“要不再量一下?”

    他的突然靠近让苏浅白脸红心跳的,“不要,这里又没有软尺。”

    不料这男人果然是脸皮厚到了极致,他居然恶劣的笑了笑,凑到了苏浅白的耳边说,“那就用手摸,我让你随意摸,我绝对不反抗。”

    苏浅白的脸腾的一下爆红。

    “流氓!”这个男人实在是要不要脸了,谁稀罕摸他呀。

    “这不能坏我流氓,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太诱人了。”陆景辞声音充满了磁性,“我再给你送一朵花要不要?”

    “什么花?”苏浅白有些好奇。

    陆景辞勾了勾唇,“做我的女人,我的钱,你随便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