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娇妻有喜了 第122章 陆知秋的异样
    “噗!”唐归璨本来端着一杯红酒抿了一口的,听到了陆景辞的话之后,差点直接给喷出来,见鬼的眼神看向了陆景辞,“你说什么?你儿子?亲生的?”

    “当然。”陆景辞有些得意的说,牵着苏浅白的手解释说道,“这一位,我儿子的妈咪。”

    苏浅白突然被陆景辞拉住,愣了一下,她总觉得陆景辞这番话很容易让人误会。

    她想要解释一下,却发现陆景辞说得也没有错。

    唐归璨打量了苏浅白一眼,漂亮纤细,难怪陆景辞看得上,居然儿子都有了。

    唐归璨朝着陆景辞竖起了大拇指。

    紧接着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对苏浅白说,“鄙人唐归璨。”

    “我是苏浅白。”苏浅白也落落大方的打招呼,眼角看到了潘雨欣对着自己摆了摆手,她说,“你们继续聊,我去处理一点东西。”

    说着,就离开。

    陆景辞这才将目光从苏浅白的背影移开,说,“怎么样,我有没有资格谈论你的感情?”

    “有有有。”唐归璨输得心甘情愿。

    儿子都有了,能没有资格吗?必须要有资格。

    此时,陆知秋离开之后,找了一个角落躲了起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她的脑海里想到了唐归璨和自己哥哥的对话,不由得想,唐归璨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能让唐归璨看入眼的女孩子,肯定很漂亮,会是性感的大美人吗?

    当年才十七八岁的唐归璨住在他们陆家的时候,陆知秋就偷偷听他说过,他喜欢身材好的性感女郎。

    自己这款的,在他的眼中,永远只是一个小妹妹吧。

    陆知秋想着想着,委屈得想哭。

    这时候,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关切的问,“小姑姑,你怎么了?”

    陆知秋低头一看,是小宝。

    她连忙笑着说,“小宝,姑姑没事。”

    “没事为什么哭了?”小宝显然是不相信。

    “这里灰尘有点大,所以进了眼睛。”陆知秋撒谎说。

    小宝似乎接受了这个理由,于是拉着陆知秋的手走了出来,说道,“那姑姑,你就不要呆在里面了。”

    听着小宝奶声奶气的关心,陆知秋觉得心里面暖暖的,仿佛是棉花糖一样。

    她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小宝的脑袋,看着小宝粉雕玉琢的脸蛋。

    她突然想到,是不是所有的小孩子都那么可爱?

    她和唐归璨的那一夜,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她的肚子里面会孕育一个小生命吗?

    陆知秋的手不由自主的搭上了自己的小腹。

    如果有的话,她应该怎么办,她会像小嫂子那么勇敢将孩子给生下来吗?

    此时,走廊外。

    苏连鱼怒气冲冲的来到了三楼。

    看着苏浅白的展示会居然那么多的客人,气得差点晕过去了。

    那些客人本来是因为陆知秋或者唐归璨来的,不过来到之后看到了苏浅白的作品,确实非常的有创新理念,很快的喜欢上了,都在心里面决定到时候就找苏浅白来设计作品。

    “苏浅白!”苏连鱼一眼就看到门外和潘雨欣在讨论东西的苏浅白。

    潘雨欣下意识的站在了苏浅白的面前,“你这个女人怎么又在这里?你不是生日吗?赶紧回你的宴会,我们这里,狗和你不能进入。”

    狗……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说自己和狗一样!

    苏连鱼真的气得可以,“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人,抢了我那么多的客人,居然还好意思说!”

    “谁抢了你的客人?那你现在抢回去吧。”苏浅白语气淡淡然的说。

    苏连鱼气得要翻白眼。

    她怎么抢回去呀,这些客人都是因为陆知秋和唐归璨的缘故才来的,她拿什么和这两个人相比较。

    “我们从来不做强买强卖的事情,来参观的人都是自己主动来的。”苏浅白双手怀胸,“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问一下。”

    “好,好,苏浅白你给我等着。”苏连鱼伸出手指着苏浅白,恨不得把苏浅白给千刀万剐。

    可就算是她再生气又如何,她确实是没有办法让客人回来。

    她的生日宴,成了一个偌大的笑话。

    那么大的一个场会,结果根本没有人陪她过生日,她大概也只能和鬼过生日了吧。

    苏连鱼回到了自己的宴会厅,趴在了桌子上嗷嗷大哭,脸上的妆容全部都花掉了。

    旁边的苏豪和周霞看到了这个样子,也是瞬间的懵逼。

    周霞连忙问,“连鱼,你的小姐妹都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一个人都看不见。”

    “连鱼,你没有把她们给叫回来吗?”苏豪也大声的质问。

    他愿意花费那么多钱给苏连鱼举办生日宴,完全就是因为想要借着这个生日宴拉拢人脉,结果现在一个人都没有的,还拉个鬼呀。

    “都去三楼了。”苏连鱼看着自己父亲愤怒的眼神,不由得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他们都不回来了。”

    “什么?都不回来了?”那他的钱岂不是全部打水漂?

    “一天到晚给我惹这些事情,没有一件正事办得起来的,真的废物,我要你这个女儿有什么用。”苏豪在心痛自己的钱呀,气头正大,直接一个耳光挥了过去,把苏连鱼打得晕头转向的。

    苏连鱼捂住自己高高肿起的半边脸,显然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苏豪给打了。

    还是在生日这一天!

    “废物!”苏豪怒气冲冲的看了苏连鱼一眼,紧接着猛地转身离开。

    “豪哥,连鱼……”周霞看着自己生气的丈夫,再看看哭得厉害的女儿,不由得有些头晕,不知道应该先劝哪一个。

    不过,这个场所的定金还没有给呢,不行,她还是要去找苏豪,让他把钱给付完才行呀,不然的话可真的丢大脸了。

    于是,瞬间的,装修豪华的生日宴会里面只剩下了苏连鱼一个人。

    她哭得更加了厉害了,仿佛鬼哄鬼叫一样。

    这时候,外面突然缓缓的走进来了一个人。

    “你是不是很讨厌苏浅白。”那人正是唐韵,缓缓的说道。

    听到了苏浅白的名字,苏连鱼缓缓的抬起头,结果的看到了唐韵,她眯眼,“是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对于这个唐韵。

    苏连鱼记得,以前和苏浅白玩的挺好的,不过后来吧,就和君泽在一起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来告诉你一件事情。”唐韵坐到了苏连鱼的身边,“你难道不想想看,为什么陆知秋和唐归璨这样的大人物会去参加苏浅白一个小小的展览会吗?”

    其实,这一点是唐韵疑惑的地方,她也想要从苏连鱼的口中探话。

    苏连鱼果然直接的说道,“苏浅白被包养了,金主是陆景辞身边的助理,赵启。”

    听到了苏连鱼的话,唐韵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陆小姐都来了,不过,陆景辞身边的助理真的有那么大的权限,能让陆小姐和唐二少都来?

    不过,除了这个,也没有其他的可能呢,难不成苏浅白的金主还能够是陆景辞?

    别做梦了!

    她最多也只能够攀附上陆景辞的助理。

    “她现在那么风光,无非就是因为有赵启这个金大腿,但如果赵启知道,她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你觉得赵启会不会厌恶她?”唐韵笑眯眯的说道。

    苏连鱼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苏浅白有孩子了?”

    “对,我亲眼所见。”唐韵非常铁定的说。

    “你为什么要帮助我?”苏连鱼觉得很怀疑,“你之前可是和苏浅白玩得很好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