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2
    晋太宗宣武帝袁熙是晋朝的第一个皇帝,也是继“秦皇汉武”之后,中华帝国史上又一个堪称“千古一帝”“卓越”的君王。

    在中华帝国建立四百多年之后,历史进入晋朝,晋太宗宣武帝袁熙将这个古老的大帝国推向了辉煌的巅峰。

    中国历代皇帝中,晋太宗宣武帝是极少数上马善打天下、下马能治天下的英主。

    他在位期间,居安思危,任用贤良,虚怀纳谏,实行轻徭薄赋、疏缓刑罚的政策,并且进行了一系列政治、军事改革,终于促成了社会安定、生产发展的升平景象,对周边少数民族,他实行开明政策,安抚首领,鼓励民间交流,被尊为“像天一样伟大的领袖”,敬若神明。

    洛阳,袁家府邸,刘氏无比疲惫的望着怀中的这个刚刚出世的孩儿,这是个男孩,他出生后只是大声地啼哭几声,然后便lu出mi茫呆滞的神se,他的那双眼睛浑不似孩童那般天真无邪。

    刘氏那风韵犹存的脸上含着一丝慈祥的微笑,她似乎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儿子的异常,只是亲昵的抱着儿子,而小袁熙似乎感受到了母亲的爱,他眼中的不安渐渐消去,然后却像思考过多,消耗了仅有的一点体力,居然酣睡在了母亲的怀中。

    刘氏不知道她怀中幼子的身体之中却多了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她还在企盼着自己最爱的夫君从外回归。

    袁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古风浓郁的世界,他的脑中拥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记忆,或许前世不过是南柯一梦,刚出生时那种母子之间血脉相连的亲情却令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庄周梦蝶,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呢?

    袁熙是晋太祖武帝袁绍的次子,袁熙4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自称会相面的书生,对其父袁绍说:“您是贵人,而且您有贵子。”

    当见到袁熙时,书生竟说:“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等到十八岁时,必能定乱安民。”

    凭着袁熙的博闻强记,和聪明好学,在五岁的时候,已经可以背诵整篇论语。可比孔融小时候和杨修了。就算在这个四世三公,显赫无比的家族里,也算一个人见人爱的孩子。

    一天袁绍考察袁熙功课,“熙儿,爹爹叫你了,快点过来,把昨天学的孙子兵法,给父亲背诵一遍。”自从那个神秘书生说了一堆奇怪的话后,袁绍对袁熙寄予厚望。

    三国演义里面把父亲袁绍说成是什么,‘志大才疏,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政治上短见、军事上弱智,只是外表英俊威武。

    可袁熙这几年发现袁绍可并不是一个草包还是有一定才能的。袁绍就是帅哥一个,偶像派的世家子弟。挺拔俊逸的朝廷武将,任谁看了,都会从心底里赞一声;“袁公子果然有儒将之风。”

    “九地篇。孙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重地,有围地,有死地。诸侯战之地为散地.........。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袁熙用稚嫩的声音说道。

    袁绍大笑道,“哈哈,真乃我袁家麒麟儿。”

    又望了不远处亭中的叔父与曹操一眼,只是惬意道:“熙儿,你听好了,看到池中的白鹅了没有,你可不可以用鹅来做一首诗?”

    袁绍的声音故意说得很大,显然他是故意这样做的,自己当然知道这个儿子的妖孽之处,今天就让叔父和曹操见识一下自己宝贝儿子真正的聪颖。

    小袁熙依旧一副慵懒的样子,他无聊道:“又是作诗,父亲,可不可以别这么无聊。”

    袁绍不怀好意的捏捏小袁熙rou嘟嘟的小脸,对他低声道:“快点,下次偷偷带你出去玩,如何?”

    袁熙慵懒道:“父亲大人,ting好了,咏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mao浮绿水,红掌拨青bo。”

    袁绍听到这几句,眼睛都亮了,虽然在他看来,这诗还是非常幼稚,但儿子这才六岁啊,还没meng学呢,能作出这样的诗,那可真是天生奇才!

    小袁熙那稚嫩清脆的声音让袁隗与曹操两人听得清清楚楚,原本还悠闲的躺在那儿的袁隗不淡定的从躺椅上起身,脸上带着一抹惊奇之se,曹操的脸上也颇为惊讶。对不过六七岁的袁熙好奇心更重。

    走过来的袁隗mo着小袁熙的头,略微思考了一下,既然熙儿不愿学习书院里那些经史子集,圣人经典,那还不如早点让他学自己喜欢的东西。

    袁隗虽然严于律己,但在教育子nv这个方面却显得非常开明,于是他对小袁熙道:“熙儿,如今你也颇通事理了,你以后有怎样的打算呢?”

    在越是战luan的年代,孩子就显得越早熟,若是nv子是袁熙这个年纪的话,说不定都已经定下婚约了,袁熙虽然平时看起来无比跳脱,有点顽劣不堪的意思,但却是个极有想法的孩子,这与袁绍的教育方式是分不开的。

    小袁熙脸se慢慢变得肃然,他向爷爷袁傀深深作揖,漆黑如墨的长发垂下,俊美的脸上有一双灵动的双眼,他只是简洁道:“愿学为官之道,保我袁家三世荣耀!”

    一旁的曹操略微吃惊的望着这个小自己儿子曹昂一岁的小家伙儿,惊叹一声。

    袁隗那永远古井不bo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因为他感受到了自己的这个孙子的野心,这让袁隗在暗自高兴的同时,又在忧虑这以后袁家的家主之位会不会出现变故,袁隗轻轻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直觉太不可思议了,熙儿可还小着呢。

    一旁的袁绍看火候差不多了于是淡淡道:“既如此,那么今日为父赐你字为显奕,希望你将来能定乱安民,声势赫奕,光大门阀。”

    小袁熙那乌黑闪亮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似乎对这个名字挺满意的样子。

    其实袁绍今天此举和清朝的雍正在父亲康熙面前推出自己儿子乾隆一样的道理,都是世家内部的权力斗争的体现。

    袁隗也开怀大笑,欣慰道:“此吾家本初二世也!”说起来,袁隗对自己这个过继来的儿子袁绍还是非常欣赏,如今看到自己的孙子有袁绍那样心机,他显得很高兴,但内心深处却有一种隐忧,袁家作为放在天下都排得上号的老牌世家,之中的权力斗争也很剧烈,袁隗不希望自己家中出现兄弟阋墙的景象。

    公元182年的夏天酷热难当,比往年温度要高的多了,有人说,是兵戈之祸的征兆,果然被他说中了,这个人就是曹操。曹操是父亲的好友,自然是袁府的常客,小袁熙经常在门缝里偷偷的看他,曹操沉稳老练,眼神中还有狠辣流露出来,和父亲袁绍的儒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汉灵帝光合七年183年,张角一声高呼,黄巾之乱爆发,以燎原之势瞬间席卷天下。

    黄巾势大,朝廷无力镇压,灵帝被逼无奈,只好接受太常刘焉的建议,将各州刺史改为州牧,下放权力与各地官府,让他们自行募兵,自行剿贼。

    此举虽有效剿灭了黄巾残部,却也正式拉开了东汉末年诸侯割据的序幕,敲响了大汉王朝的丧钟。

    汉中平元年公元183年,黄巾四起,天下大乱。至此,那个喊出“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的大汉王朝……那个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大汉王朝……那个打的匈奴西迁北逃,如同大山一样,压的西域诸国不敢抬头喘气的大汉王朝……崩塌了!此后数百年间,诸侯乱战,三国鼎立,司马篡魏,五胡乱华,衣冠南渡。

    再之后,灵帝驾崩,董卓废帝乱政,耗尽大汉最后一丝底蕴。

    此时已经七岁的袁熙却在高郎中高靖家中,随袁绍探望姑母一起被捎带来了,留在后院的小袁熙独自一人练字,此时已是阳chun三月末,抬起头,望向窗外,却是一片青梅林,树梢上的青梅已经隐约成熟,想起这又酸又甜的青梅,小袁熙的口中不由生出了津/液,倒是有点望梅止渴的意思。

    袁熙不过是个七岁孩童,虽然身体中有着成熟的灵魂,但前世的记忆支离破碎,而身体本能对袁熙的影响很大,他耐心苦练了这么久的字,现在却陷入了瓶颈,这可真让他有点心浮气躁,写字最忌一个“躁”字,于是他决定去采些青梅吃吃。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饮料之类的东西,所以水果就成了小袁熙的最爱了,荀粲走出屋子,来到这片梅林之中,闻着青梅的香味,浮躁的心情不由平静下来。

    小袁熙站在梅林中,有些悲催的发现,自己的身高根本够不到青梅,看来这下子真的成为传说中的“望梅止渴”了……

    正在此时,小袁熙却听到树梢上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原本以为是树梢上的鸟儿,再定睛一看,一个异常灵活的nv孩在树上顺手采摘青梅,这让小袁熙大为惊讶。

    小袁熙下意识叉了叉自己的小手,这是他思考时惯用动作,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se,用那稚嫩的声音喊道:“抓贼啊!”声音不算很大,却很突然,毕竟此时梅林中空无一人,就只有小袁熙与那个在树梢上灵动的身影。

    nv孩果然吓了一跳,一下子踩空了,从树上坠下,而下方正是捉nong她的小袁熙,小袁熙此时真是觉得作茧自缚,这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nv孩直接摔到了他的身体上,还好这树不算太高,要不然两人都得受伤。

    小袁熙直接被nv孩压在了地上,鼻尖被nv孩身上那清新的味道萦绕着,让小袁熙心里微微dang漾,但是身体上传来的痛感却让袁熙微微皱眉,小脸上一副痛苦的模样。

    nv孩rou了rou自己的头,撑起身子,略带mi茫的看着自己身下的男孩,眼中的mi茫渐渐消失,继而又产生了一种错愕的神se,小袁熙无辜的看着这个nv孩,长得倒是十分清秀,看衣着打扮也不是什么飞贼一般的人物,看来这nv孩应该算是高家的人。

    而nv孩看着自己身下这个粉雕yu琢的男孩,眼中的错愕之se渐渐消失,男孩那乌黑幽深的眸子让nv孩有种莫名心慌的感觉,不过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一丝恼怒的神se,对小袁熙道:“喂,刚刚是不是你吓我的?不对,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是什么人?”

    小袁熙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了大霉,怎么刚刚就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呢,这样能在树上采摘东西的nv孩,肯定是那种比较活泼的nv孩,小袁熙继续装出一番可怜的模样,他弱弱道:“小姐姐,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

    nv孩听到这一声“小姐姐”,怒se稍减,但却依旧趴在小袁熙身上,nv孩很无良的捏了捏小袁熙那粉雕yu琢的小脸,轻笑道:“你先说你是什么人,你刚刚喊捉贼,我看你才是小贼,我可不是贼,我叫高月。”

    小袁熙都快悔死了,他只能回答道:“小姐姐,我叫袁熙,是来和父亲大人看望姑母的,我在后院写字写得不耐烦了就到林子里来透透气,哪想正见到小姐姐在,……在摘青梅……于是便将你当成了飞贼……”

    高月听到“袁熙”二字,眼中出现一丝异se,此时她的脸颊与袁熙距离不过两三寸,两人可以互相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高月回过神来,不由脸颊微红,而后扭捏的从袁熙身上起来,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轻柔的将袁熙扶起,帮他整理衣服,一举一动就变得无比娴静……

    要不是刚刚nv孩那彪悍的样子还印在脑中,他还真的会怀疑这nv孩是不是变了一个人,怎么就这么不正常呢……

    高月充满兴趣的望着这个男孩,虽然年纪小,但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一股墨香,书卷气很浓,但看起来总是慵懒的模样,这也难怪,袁熙到这个世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读书、写字、修身养xing了,又时时刻刻被袁隗这样拥有家学的家伙教导,没有出众的气质是不可能的,高月面带矜持的微笑,仿佛已经化身成为名men贵nv,她对小袁熙温柔道:“熙弟弟,想吃青梅吗,姐姐帮你采怎么样?”

    小袁熙警惕的看着高月,脑中急转,几乎瞬间已经知道高月的想法,便点了点头,同样伪装的很欢快道:“好啊,小姐姐,我今天什么都没看到。”

    高月听完后一阵心安,若是让父亲知道自己的这些举动,那肯定要挨骂了,如今这袁熙倒是ting有眼力,不过可惜呐……在那个真实的噩梦中,他却是个英年早逝的痴情男子呢……

    真不愧是命运吗?谁有说的准呢。高月颇为怜惜的捏了捏袁熙的小脸。

    他一边吃着梅子,一边慵懒的坐在地上,全身都散发出一种闲适从容的感觉,高月不由问道:“熙弟弟,你不奇怪我为什么会在树上luan窜?”

    小袁熙的小脸沐浴在晨曦之中,他微微眯起眼,神情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他好似一点也不在意道:“为什么?”

    突然四目相对,却是相顾无言,亦无声。

    ……………………

    许久后,高月微笑着问道:“熙弟弟,那你以后的理想是什么呢?”

    小袁熙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见高月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小袁熙觉得自己装有些过头,于是又理了理自己的长发,来了个大转折:“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要做的呢,很简单,随bo逐流、悠闲安逸过这一辈子就好了……”

    高月很宠溺的敲了敲他的额头,轻嗔道:“弟弟真是xiong无大志,前面那句说得倒是气势磅礴,后面说得却有些不负责任,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拥有自己的抱负与担当。”

    小袁熙慵懒的打了个呵欠,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向高月作揖道:“谨遵小姐姐教导,小子明白啦。不对,从现在起,你是我妹妹。”

    高月无奈的微笑,清秀可人的模样在晨曦下显得更加圣洁,让袁熙看得有些小心动,还真有点青梅竹马的意思。

    袁家作为大汉首屈一指的书香世家,祖宅自然不差,看起来虽然非常古朴,但却有一番典雅之处,在祖宅之后有一片茂密的桃树林,每当chun天到来时,漫山遍野的桃hua是一大胜景,林中还有一个小湖,湖边有袁家特意建造的水榭亭台,袁隗闲暇时便喜爱带一根鱼竿、一本书,在亭中摆上躺椅,便可悠闲的消磨一下午。

    而小袁熙除了每五日都要去皇宫太学听讲以外,还要到袁家族学之中接受那所谓的启meng教育,这启meng教育就是一些儒家经典的简略版,毕竟这时代似乎还没出现三字经之类的东西。

    当然,这族学就好比后世的小学一般,自然不会只有袁氏族人在里面学习,还有不少其他世家大族的孩子以及一些寒men子弟,而颍川书院就好比后世的中学与大学,能进入颍川书院学习的,以后必会有一番成就,像荀彧、荀攸、郭嘉等都曾在颍川书院学习过。

    转眼已是中平二年(184)年,袁熙已经八岁了,两年来他接受了袁隗的亲自教导,当然还有苦练书法,已经略有小成,虽然依旧没有达到开山立派的地步,此时他正在上袁家族学。

    明晃晃的书堂内,手拿戒尺的先生正在有声有se的讲解简略版的《chun秋》,而袁熙则是将自己的脑袋埋着,贪婪的睡觉,梦中却在咀嚼从父亲袁绍那里顺来的孙子兵法集注,这注释自然是已故的老将军皇甫规亲自所注,也就是如今皇甫嵩的叔父,可以深深体现这位将军谋略的jing髓,怕也只有袁家这样家世的人才能借到。

    而袁熙的旁边坐着的自然是那高靖的nv儿高月,在袁熙向高靖这个便宜姑父不断卖萌的情况下,终于同意高月也来上这袁氏族学,而袁熙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先生点他回答问题时将他喊醒……这个理由让原本感ji无比的高月直翻白眼。

    教室中的先生眼睛不经意的瞥向袁熙那个角落,脸上出现一丝愠怒之se,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袁绍之子居然这么懒惰,不过令先生奇怪的是,每次叫这小子起来回答问题,都可谓对答如流,让一心想要惩戒一下袁熙的meng学先生很不爽,这次他还真的不信邪了,于是他将戒尺往手上一拍,而后中气十足的说道:“袁熙,你给我站起来!”

    袁熙身旁的高月赶快用小手掐了掐袁熙的腰间,袁熙如同弹簧一样瞬间竖了起来,周围传来一阵善意的轻笑声,只有不远处一个不过六七岁的小nv孩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袁熙,她是第一次来到这袁家族学,早就注意到了这个自上课以来就一直睡觉的“坏孩子”。

    袁熙一脸慵懒的模样,丝毫不见任何慌luan,只是颇为有礼道:“不知先生有何指教?”

    这个教书先生自然知道这课本上的东西怕是难不住这个拥有妖孽天资的小家伙,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yin下脸训斥道:“你平日里只爱睡觉,lang费时间,空有天资又能如何,如今天子圣明,采纳明经取士,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通过考试吗?”

    袁熙心道这老师还真有点后世中国老师的风范,于是他很任xing的说道:“功名于我如浮云,再说,我就算每日睡觉,不是照样掌握你所教的内容吗?”笑话,凭借袁家这显赫背景,需要袁熙和一般学子一样明经取士?那是给寒门子弟的路子。

    这教书先生被袁熙这嚣张的话呛得满脸通红,他强压xiong中的怒火,道:“你既然视功名为浮云,那你在乎什么?”

    袁熙微笑着,俊美无双的小脸上带着潇洒不羁的神情,他随和道:“我独爱美se,fu人者,才智不足论,自宜以se为主。”

    一边的高月在旁边狂翻白眼,狠狠掐了袁熙一下,这个小子居然在这个年纪就想着美se了,还大大方方说自己是好se之徒,真是……好吧,无法用语言形容他的离经叛道了……

    那个六七岁的小nv孩的脸上出现一抹惊诧之se,而后脸上的表情更加不屑,她是议郎蔡邕的nv儿,名叫蔡琰,三岁能yin诗,举止优雅得体,深得蔡邕喜爱,被其视为掌上明珠,不过蔡邕与袁熙的父亲袁绍政见不和,连带着似乎蔡琰也看袁熙很不爽,仿佛天生八字不合。不过后来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袁熙的这番话让整个书堂都起哄了,教书先生再也压抑不住愤怒,吼道:“袁熙!你给我滚出去!”

    袁熙一拱手,举止依旧有一股天然的贵气,淡定的答道:“谨遵先生之命,我不过是说出自己的想法罢了,却并无过错。”

    而后袁熙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走出书堂,这教书先生气得青经暴突,却又不敢将愤怒撒在袁熙身上,谁让袁熙身份高贵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