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9
    189年四月,洛阳东郊

    洛阳城里的钟鼓声组成的警报响起,一般只有外敌入侵到京城,还有就是出了天大的危机才会有的事情。

    一帮民众以为有外敌杀到洛阳城郊、或是其他一些灾祸来临,他们都纷纷亡命似得往洛阳奔去。

    本来就拥挤的人流变得更加混乱了,因为是逛集市袁熙许褚也没有骑马,坐的是马车,不得已袁熙带着偷跑出来的高月只好向洛阳城走去。

    袁熙倒不抱怨,因为难得跟高月独处,当然可以忽略掉许褚这个保镖。

    他也不想雇佣马车,打发许褚跑回城里牵马来,自己就在马市外等着。

    在他出神时,高月有些忧虑道:“显奕,近日我总是心神不安,似是有什事情要发生。”

    袁熙暗道,女人的直觉却实是准,这个两个月内灵帝就要归天了吧,高月看他面有忧色,也不禁心思复杂起来。

    袁熙没有再说什么,牵着她的手在旁边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高月也缓缓的偎依到他身上。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许褚终于回来了,并且还带来了个惊天的消息:灵帝驾崩!

    袁熙没有惊奇,这毕竟是预料中的事了,他抱着高月骑上马,与许褚纵马缓步回洛阳。

    原本明媚的天也不知不觉地蒙上道道阴晦,一道闪电直指天际,之后响雷轰鸣而来。

    洛阳城中已经一片素裹,天色灰蒙,在这四月罕见地下起绵延不绝的阴雨,仿佛为即将到来的乱世鸣泣一般。

    北宫大殿上,

    十四岁的皇子刘辨在一众身穿孝服的武大臣簇拥下,坐上了那天下人梦寐以求的龙椅。

    何皇后,也就是现在的何太后这位年且三十出头的美妇人,就坐在龙椅不远的帘幕后面。

    看着儿子荣登帝位,她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一半,在经过那么多年后宫生活的磨砺后,她也越发痴迷于这种权利的追求了。

    大将军何进面色戚然,心里却是兴奋异常,自己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伺候在刘辨与何太后身后的众中常侍,也是各怀心思看着这一切。

    蹇硕看着何进,不自觉想起贴身收藏的那道诏书,看向何进的眼神越发阴冷了。

    袁熙回到袁府时,家中上下忙着做国丧的一些事物。将高月送往高柔处再解释一番后他匆匆回到自己庭院中。

    差仆人袁和去书铺送一些对商铺活动的指示,然后对许褚道:“仲康,将来这几个月洛阳怕是要处大乱子了,等会就让你媳妇孩子收拾细软,我再让人去库房取些钱帛给你,明天就安排他们回谯县去。”

    许褚没有多说什么答应后就出了去。

    袁熙再来到张纮处,对他说道:“陛下驾崩了先生可知道?”

    “以听府上家将说了。”张纮神情有些沉重道。虽然张纮虽然辞官了,但毕竟君臣一场,也算是有过君臣名分的。

    袁熙沉吟了会说道:“如我所料不差的话,近来父亲他们就要对阉党动手了,因为诸多掣肘情势实在难料,洛阳会有大变动,子纲先生您还是先回南阳暫避一下吧,您是我的范增不能有所闪失。”

    张纮严肃道:“公子好意子纲明白,我虽是一介布衣,却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断然不该在这时候离开袁公和公子。再者、为国除奸是每个大汉子民理应做的,如用得着张某只管吩咐一声。”大汉四百年的儒家思想忠义之道不是白给的。

    袁熙称赞了他一番,心想终于将你拉上这条船了。自己是彻底放心了。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自己可不能放弃张纮。

    之后两天里袁绍都没有回家,颜良丑等人也被他带去。

    袁熙在这两天里,差人送走许褚等人家眷,也在家中差家将仆人去打探一些消息。

    雨继续下着天丝毫没有放晴的迹象,洛阳北宫现在四处蒙上一层素裹和阴晦。灵帝的灵柩就停放在一偏殿。

    蹇硕身穿素白丧服,对表情有些阴沉的张让道:“由你们去传召何进袁绍一伙进宫,商议先帝丧事,我派心腹埋伏附近待机斩杀他,然后再领中军收编京中兵马。”

    “你有几分把握?”

    “只要你们能将何进诓骗进来,一定能成功。”

    张让思量了会点头答应。

    涉及机密,两人让旁的太监宫女都远离偏殿,却不料还是被在偏殿角落一少女听到了,她正是万年公主刘妍。

    刘妍听到这惊天阴谋后,心里起伏不定没有惊动张让蹇硕,悄悄回到自己殿中。

    趁着宫里忙乱,她带着心腹婢女来到宫门前,买通守门郎卫后让贴身婢女出了宫。

    洛阳,袁府

    吴匡、郑泰、何进之弟何苗还有一个叫荀攸的书生。今日来袁府议事,何苗首先开口,担心的说;“太后下诏,传家兄夜晚入宫见驾。”我总觉得心神不安,恐怕是十常侍的阴谋。”

    这一次袁绍倒是和曹操不谋而合,袁绍愤然说道;“不能去,这一定是十常侍知道了大将军要招外兵入京诛杀此类,所以想要先下手为强。谋害将军。”

    吴匡眼中射出冷电,沉声说;“我们不如给他来个先下手为强,立即发兵,斩杀这群狗贼。

    荀攸摆手说;“不可以,没有天子明诏这种举动就是逼宫。不如劝大将军不要出门。”

    何苗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这只怕是办不到的,在下的嘴皮子已经磨破了,只是说不动兄长。

    袁绍说;“我们带兵,保护大将军入宫。”郑泰说;“这也是个办法。”

    荀攸突然冷笑了一声,却没有说话,冷笑声很刺耳,所有人都望着他。荀攸一言不发,转身走出门外。

    这些人里吴匡对袁绍是衷心景仰,外加敬服的,他不高兴的说;“荀攸恃才傲物不可一世,将军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们还是商量正经事要紧。

    何苗站起来,冷冷的说;“没什么好说的,我们不如各自回府,整顿兵马,以策万全。”

    袁绍点了点头说;“好吧,你们回去准备一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十常侍这些阉宦牵着鼻子走。”

    何苗、吴匡、郑泰转身离去。袁绍看着他们的背影,只是冷笑,眼中闪过狡黠的光。

    何进的结局是注定了的。可是袁绍的笑却有几分让人不寒而栗,袁熙隐隐的感到,他绝对不是世人口中那么简单。

    好谋无断,志大才疏也许只是他的表象罢了。

    在袁府万年公主的婢女见到了袁熙,于是从贴身出取出一份帛书交给他,“公主殿下吩咐亲自交给公子。”

    袁熙拿来一看,只见上面隶书字迹有些潦草,写道:蹇硕密谋诛杀大将军袁中军于宫中。

    袁熙心里有些震惊,他知道历史的大方向但这些细节他怎么知道。

    本以为过两三个月,外藩豪强进京,袁绍他们就领兵杀进宫中了事。谁料中间会有这么个变故,万一袁绍被骗进宫身死那就事大了。

    他打赏了宫女一些东西,让她待自己向万年公主道谢。袁熙自己带着许褚骑马直奔大将军府去。

    大将军府里,

    何进与一众幕僚商议传召他们进宫商议灵帝丧事的事情。

    他们担心被十常侍把持的皇宫不安全,但身为辅政大臣,不去处理灵帝丧事于情理上说不过去。

    就在众人争相辩驳之时,一名小吏进来禀报说袁中军公子袁熙有要事求见。

    不仅何进猜不着,连袁绍也不知道为什么儿子在这个时候求见,还以为家中出了什么变故。

    何进马上传袁熙进到议事厅中。

    袁熙向何进与诸人行了礼,直接说道:“有机密要呈上与大将军。”于是拿着帛书传了上去。

    何进也见过这个很受袁绍器重的二儿子,好奇他有什么机密,而当他看到帛书后立马变色拍案怒道:“阉贼欺吾太甚!”

    说罢他让小吏将帛书传给众人看。

    在众人一片惊呼声中,他又有一丝袜疑惑,他稳了稳情绪对袁熙道:“多亏了袁显奕的密报啊,但不知从何而来?”何进也不傻,不然也不可能做这个位子上。

    袁熙早料到他会问,答道:“昔日在宫中伴随诸皇子读书时,认得的一名小宦,正好在停放先帝灵柩处听的阉贼密议。”

    何进抚手道:“天不亡我也,却有贵人相助,袁本初果真有个麒麟儿呐。

    他接着问:“如今该如何是好?”

    袁绍面有得色道:“何须担忧,只需差一人领兵将蹇硕拿下处决即可。”

    何进点头,下令部将吴臣带着他号令进宫,连同黄门令一起捕杀蹇硕。

    袁绍趁机进言道:“从前窦武准备诛杀内宠,而反受其害,原因是事机不密,言语漏泄。五营兵士都听命于宦官,窦武却信用他们,结果自取灭亡。如今将军居帝舅大位,兄弟并领强兵,军队将吏都是英俊名士,乐于为将军尽力效命。一切在将军掌握之中,这是苍天赐予的良机,将军应该一举为天下除掉祸害,以名垂后世!”

    曹操等人也觉得该趁此机会一并除去十常侍,于是纷纷附言。

    何进却有些犹豫道:“待诛杀蹇硕后我进宫与太后商议后再做决断。”

    他这句话引来下面一众武暗暗叹息,袁绍脸上没有表现什么,心里却坚定了要抓住机会扩张势力的想法。

    何进知道也该给袁绍等人一些好处了,于是说:“我会跟陛下商议提拔诸位到黄门、尚书等要职上以辅助社稷。”

    又对袁绍道:“本初,等会你就领人去收编了蹇硕的上军。”袁绍领命后带着袁熙出了去。

    是日,上军校尉蹇硕与宦官联合谋划捕杀大将军何进,不料机密再一次泄漏,何进命黄门令将其逮捕并处死。

    第二日朝议上,何进以辅政大臣身份,任命袁绍为司隶校尉、何颙为北军中候、许攸为黄门侍郎、郑泰为尚书,同时受到提拔的心腹有二十多人。

    票骑将军董重与何进互争权力,宦官们依靠董重做为党援。董太后每次想要干预国家政事,何太后都加以阻止。

    董太后感到愤恨,骂道:“你现在气焰嚣张,是依仗你的哥哥何进!我如命令票骑将军董重砍下何进的人头,只是举手之劳!”何太后听到后,告诉给何进。

    何进与三公共同上奏:“董太后派前中常侍夏恽等与州、郡官府相互勾结,搜刮财物,都存在她所住永乐宫。按照过去的贯例,藩国的王后不能留住在京城,请把她迁回本国。”

    何太后批准了这一奏章。

    辛巳,何进举兵包围了票骑将军府,逮捕董重,免除他的职务,董重自杀。

    董太后又忧又怕,突然死去。从此以后,何进一家失去民心。

    189年五月,何进报告何太后,但何太后却不同意,何进也就不敢违背太后意旨。事后他想:“或者只杀几个罪恶昭彰的?”

    袁绍再次进言诛除宦官,“宦官亲近至尊,传达诏令,如果不一网打尽,必将贻患无穷。况且如今计划已经外露,将军为何不早下决断?事久生变,下手晚了会遭祸殃的。”

    但是由于何太后的母亲舞阳君,与何进的弟弟何苗多次受到宦官贿赂,因此从中作梗,多方阻挠最后不了了之。

    也由于何进素无决断,犹犹豫豫,所以仍然没有结果。

    袁绍看见这种情况,心里十分焦灼,再一次献策说:“可以调集四方猛将豪杰,领兵开往京城,对太后近行兵谏。”

    何进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下令召并州牧董卓带领军队到京,又派部下王匡、骑都尉鲍信回家乡募兵。

    四方兵起,京师震动,何太后才感到事态严重。她匆匆把中常侍、小黄门等宦官放回家。宦官们着慌了,惶惶然若丧家之犬,一起去叩求何进恕罪。

    袁绍在旁再三劝何进乘此机会杀掉他们,但何进还是把他们放走了。袁绍很不甘心,写信通知州郡,诈称是何进的意思命令逮捕宦官的亲属入狱。

    何进应许,下令召四方兵马兵进驻洛阳。大将军何进捕杀上军校尉蹇硕,传令四方豪强进京兵谏。

    袁熙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的发生,现在他人单力孤根本不能来个“指点沉浮”。

    灵帝驾崩的消息传到陈留一代,在那避祸的王允急忙赶赴洛阳吊丧。

    此时,朝廷局势极度混乱,以何进为首的外戚势力大增,阉党张让失去了对中央政权的控制权,面临覆灭的危险。

    大将军何进利用各地方官吏奔丧的机会,大肆结交和拉拢亲己势力。

    王允一到洛阳,就被何进紧急召见,并说明意图。王允很感激何进对他的救命之恩,便满口答应,并担任从事从郎一职。

    几天后高靖亲自来袁家,向袁绍刘夫人道明来意,气冲冲地接高柔和高月回府。

    袁熙看着临上马车前高月幽怨的神情,心也不禁沉闷起来。

    国丧期间禁止歌舞声乐和饮酒美食,虽然局势紧张却没有袁熙什么事,他闲来就和许褚走马洛阳城。

    因为他知道再过不了多久,他就要离开这个生活多年的地方了,而且这里也将变成一片白地。

    之后几日,高月央求哥哥高柔给袁熙送信,两人又在高家后门隔间里私会了一次。两人你情我浓依依不舍,看的高柔好笑又是好气,女生外向啊。

    这天他又带着许褚在洛阳闲逛,虽然这时很多活动都取消了,街上也有些冷清,但他却十分享受这种闲暇时走马古城的感觉。

    来到城东北“永和里”附近时恰好迎面有辆装货的马车行驶来,马车无蓬用麻绳子揽住好几大包货物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突然间车轮子一个打滑,一车货物眼看就要打翻砸到旁边行人处。

    就在这时,一个牵着马的军士快步上前,双手发力硬生生将要倾倒的货车挡住。

    袁熙看的清楚,那人身手端的了得,他吩咐许褚也上前帮忙。结果合两人之力马上就将马车扶正,车主千恩万谢自是不提。

    马车走后,袁熙大量起那名青年军士来,见他面貌朗俊,肤色微黑,身材也很是匀称健硕。

    青年军士对袁熙许褚两人拱了拱手,就要离开,突然他想道了什么,停下向袁熙问道:“这位公子可知道西园驻军的营地该往何处走?”

    袁熙好奇道:“你不是本地军士么?怎么不知西园。”那人道:“在下并州丁州牧属下,初来京城方才在大将军府却忘了问。”

    袁熙心里微微一动,微笑道:“这西园驻地我倒是熟得很,在下袁熙袁显奕,家父司隶袁校尉。”

    “呀,原来是袁公子,在下失敬了。”青年军士惊讶道。

    袁熙摆摆手说要领他去西园驻地。青年军士也不推辞,于是三人骑马向城西走去。

    袁熙在马上问:“还不知道兄台大名呢?”

    “不敢,在下雁门马邑张辽张远。”

    这回轮到袁熙吃惊了,想不到竟然是五子良将之一威震逍遥津的张辽。他脸色不动声色继续跟他聊着话。

    即便放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张辽也是一个出色的将才,征辽东,斩蹋顿,守合肥,拒东吴,独当一面,逍遥津一战,大破孙权十万大军,威震天下,杀的东吴小儿不敢夜啼,何其威风?

    曹艹麾下将列千员,带甲百万。而能够以异姓降将的身份获得最高将勋的也是他张远,在曹魏集团的地位仅次于曹仁、夏侯惇和夏侯渊,因此后世的人对于张辽特别推崇。

    在很多三国游戏中,张辽都是以曹艹手下头号武将存在,而且各项数值华丽,人气旺盛。

    乃是三国游戏中的超一流武将,袁买穿越前也是非常喜欢张辽,对他的典故和历史不敢说了若指掌,但却能知道个大概。

    来到西园驻地后,张辽递上牌令求见领军的司隶校尉袁绍。

    待得到传令后,就和袁熙一同进了营地,袁熙时常来西园营的校场操习骑射,兵丁军士都认得他所以也没有阻拦。

    现在袁绍是司隶校尉,兼领中军节制西园诸校尉兵马,在洛阳可算颇有兵权了。

    虽然奇怪袁熙也在,但还是在西园驻的大堂上接见了张辽。原来并州牧丁原响应何进号令,准备进京兵谏,所以派部将张辽带少数兵马先行来洛阳,向何进汇报情况,并归何进统领。

    何进又遣张辽往河北募兵,当然募兵回京虽直接听令于大将军,但却是属于司隶一部辖下,所以有必要来办理一些书。

    袁熙在一旁就向袁绍说,方才张辽怎么的身手矫健勇力过人。袁绍也是想扩张自己势力,对袁熙的暗示心领神会,言语中对张辽也是极力拉拢。

    在袁绍再三挽留下,张辽留下跟袁绍父子用了餐饭食。席间,袁熙不住叹息当今阉党为祸朝野,怎么骄横跋扈,还有那么些买卖官爵、打压诸如皇甫嵩、王允之类的忠贤等等。

    身为一名边关军人,张辽也是听过皇甫嵩被排挤陷害的事的。张辽有些忿忿道:“辽不明白,十常侍倒行逆施使得天下人神共愤,诸位大人只需提一旅精兵,即可清除君侧诛杀奸佞,为何迟迟不动手?”

    袁绍也忿忿道:“吾何尝不想诛杀阉贼,只是大将军犹豫未决,大将军母亲舞阳君以及何苗与十常侍有诸多牵连,我等一心匡扶社稷,却有心无力呐。”

    张辽不想这其中牵涉之广,听袁绍如此说来也觉得他是忠心为国之士,对他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末了袁绍牵着张辽的手道:“此去河北多加谨慎,我这有封书信可交予冀州牧韩节,如有需求尽管差人前来,当今正值国家危难之际,正需要汝等忠君贤才辅助社稷呐。”

    袁绍本意拉拢张辽一番,以期再获得一些精锐兵员,所以表现得很是折节下士。他倒不清楚张辽的才能,不想张辽给他这番表现很是触动。再三道谢后方才离开西园驻地。

    张辽走后,袁绍拉起袁熙的手赞道:“熙儿这次做的好,现在正是我袁家再续名望、光大门楣之际,能多结交些英杰对我们是很有益处的。”

    袁熙答应道“父亲说的是,孩儿平日里也听说过一些贤才,今后如有机会定当举荐与父亲。”

    太宗皇帝李世民在李渊起兵前夕也是如此暗中布局的。

    “恩,现在正值多事之秋,你不要随便走动,不然为父恐怕照料不来,我已差丑带领精锐暗中守护住了家里,所以在家里还是很安全的,如果有什么风声,他会护送你们母子先行离开洛阳的。”袁绍说道。

    “难道父亲近日想诛除十常侍?”

    “恩,你不可声扬,近来陆续会有外地兵马进驻洛阳,所以也是为了防止意外罢了。”袁熙心里一动,觉得不可失去了时机,现在就要开始尝试着建立自己的声望和势力了,于是跪在袁绍面前说道:“孩儿有一事相求,望父亲应允。”

    袁绍惊奇道:“是什么事需你如此。”

    “我想来父亲帐下任职,以助父亲一臂之力。”

    袁绍笑道:“我当什么大事,难得你一片孝心,可是军中不是儿戏你还小了些,待你再长几岁定要你来军中历练。”

    “孩儿年已十四行了冠礼,而且弓马娴熟非一般军士能比,在宫中也随太傅习过兵法战阵,再者孩儿也并非去阵前冲杀,一些书机密孩儿是能胜任的。”袁熙回道。

    太宗皇帝李世民也是十五六随父从军的。

    袁绍拍掌道:“好,不愧是我袁本初的儿子呐,比你大哥强多了,明日你就来西园驻地,做我辖下一个行军主簿,掌管书机密,这就算入了军籍了。”

    “父亲也知道孩儿随从许褚颇有勇力,也让他们一并来效力吧。”

    袁绍想了想后道:“让许褚领都伯的职位和俸禄,继续做你的护卫吧,不过这军中毕竟是凶险之地,许褚再让他领百人将之职,统领一队中军亲卫吧。”

    袁熙允诺后赶回了袁家。

    刘钰得知袁熙从军,又吵又闹十分不舍,在袁熙百般劝说下才放了行。

    第二天二人就去中军报了号,成为了大汉正式编制的军吏。袁熙随军主簿,其实就是军职,兼做主将参谋,官位不大却是主将亲信,这也是袁绍一贯用人特点:任人唯亲。

    许褚倒没有什么意见,继续吃喝,而在军中打架的机会也多了起来自是不亦乐乎。袁熙在中军两千多号人里,挑选了百来精锐作为自己一支心腹亲兵由许褚统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