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16
    袁熙这么做实属无奈,为了留下赵云的心,他不得不为赵云树立一个忠君爱国的英雄袁绍形象。

    唉老爹你得争气不是。

    最后他让赵云做了个别部司马,做了自己的副手,把先前许褚照顾不过来的两千多军士分给赵云统领。

    赵云自是颇为感激,有点千里马遇到伯乐的感觉。而最高兴的就是许褚这货,终于不用带那么多人了,太累了。乐得清闲。

    而袁熙想着手里掌握虽然为数不多,却是自己首支武装的兵马,他又有些豪气干云,既然来到这汉末乱世一着,不像自己仰慕的唐太宗那样与群雄逐鹿天下,指点江山,建立一番盖世功业那还是什么热血男儿。

    曹操刘备董卓都尽管来吧,看谁的手段更黑谁的手段更狠。

    次日宽阔的场地,三层筑台上遍列五方旗帜,上建白旄黄钺,兵符将印。

    袁熙跟在威风凛凛的袁绍后面,看着自己的父亲,虽然受了气氛影响,也有些热血沸腾,但他知道也就这个时候可以看看,其它的都不过是一个笑话,因此每当想到这儿,又多少有点意兴阑珊。

    “有请盟主登台!”台上一人唱喏道。

    袁绍整衣佩剑,踏着大步,缓缓走了上去。

    先是上了一炷高香,拜了两拜,才抬起头,豁然挺胸,大声道:“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绍等惧社稷沦丧,纠合义兵,并赴国难。

    凡我同盟,齐心戮力,以致臣节,必无二志。有渝此盟,俾坠其命,无克遗育。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

    看着袁绍说完歃血盟誓,众人感动的涕泗交加的模样,袁熙浑身却是冷冰冰的,这个毒誓也够狠的,日后大汉也就是毁在你们这些人手里,这誓一发,不仅坑自己还坑后世。

    想着记忆中的点点滴滴,袁熙心道,要不是自己,现在有点先知先觉,还真就得给全部应验了。思及如此,袁熙嘴角扯出一丝苦笑。

    二叔袁术正在他身边,见他一副阴沉的表情,轻声哼道:“你父亲当了盟主,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袁熙看着自己这个糊涂二叔,心里也是抽|搐一番,这也是个狠人啊,将来可是敢第一个称皇称帝的存在。

    不过现在袁熙觉得,还是要和这个二叔打理好关系,到时候劝劝他不要那么寻死的称帝,袁家这么两手好牌,只要合作在一起,真是分分钟钟的,能把天下给定了,届时你兄弟二人再争夺也不迟。

    可惜他也只能这样想了,自己父亲和二叔的关系,看来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劝劝二叔不要称帝,以至于败亡的那么快。

    “二叔,侄儿觉得你应该高兴才对。”袁熙头也不转,笑说道。

    “混账东西,老子要是能高兴出来,还和你站在一起。”袁术以为袁熙嘲笑与他,当下咬牙切齿的就把袁熙一顿好骂,要不是场合不容许,他都准备指着他的鼻子骂了。

    袁熙也不在意,悠悠道:“这洛阳董卓有二十万雄兵,手下又有吕布、华雄、徐荣等猛将,二叔真的以为咱们能把洛阳打下来啊?”

    袁术愣了下,见他似乎话中有话,不由低声道:“你什么意思?”

    “我是在说二叔因祸得福啊,”袁熙好整以暇,低声道:“咱们随便凑起来的杂牌军,如何能与洛阳的正规军对抗?到时候失败,众人还不是怪我父亲领导不力,换做是你,这罪名还不得你背?”

    袁术想了想,似乎也对吗,但他还是不解道:“我们可是有几十万军队,真的会败?”

    “人心不齐,一盘散沙而已,试问二叔,让你带着本部人马去前线拼命,你愿意吗?”

    袁术哑然,诧异的看着自己似乎有些不认识的侄儿,嘀咕道:“小子你在洛阳厮混这么长时间,莫非这些都是跟张子纲学的?”

    袁熙嘴角动了动,也没有其它好的回答,唯有应道:“差不多吧。”

    “呵呵,本初倒是有你这个好儿子。”袁术阴阳怪气的嘲讽一句,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袁术怎么样,袁熙也管不了,他厚着脸皮道:“无论二叔如何看待侄儿,但是侄儿却是真心把你当成我的二叔。”不待袁术说话,袁熙又接着道:“侄儿这里有一小小计策,可保二叔此次无论战况如何,都无损伤。”

    袁术本来还是想嘲讽他两句,听他这一说,心里寻思一番,还是忍不住道:“说来听听。”

    “二叔可管理后方,总督粮草。这样胜了,你也有功,败了,却是一点没有损失。二叔觉得如何。”

    其实洛阳城内这么多大军,袁术还真是心里嘀咕,刚才袁熙那么一分析,他也觉得多少有些难以打败董卓。

    董卓何人?雍凉边关之地,生生打仗打上来的,手下皆是虎狼之将,如果派自己去,恐怕自己真的不够人家吃的。说实话,安史之乱的安禄山绝对比不上董卓,董卓讨伐外族,败少胜多,而安禄山带着装备优良,国力强盛的大唐军队,却是胜少败多。

    他想了一会,看了看台上还在慷慨陈词的大哥袁绍,那唾沫横飞的模样,越看越不顺眼,最终觉得还是败了的好。

    只是自己这个便宜侄儿到底是袁绍儿子,真的能为自己着想吗?

    “此法好是好,可你也知道我和你父亲向来不和,他如何给我总督粮草的机会?”

    “二叔,侄儿可以代劳劝说父亲。”袁熙脸皮丝毫不变颜色的说道。

    袁绍多疑,其实袁术更是多疑,见侄儿三番两次的给自己想办法,袁术疑惑道:“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袁熙佯装伤感道:“二叔你可是我的二叔,假如这天下真的乱了,我还是希望你和我父亲和好如初,共谋袁家发展,二叔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人都是感性的,虽然袁术仍旧不满袁绍,但是听了侄儿一席话,不由轻叹道:“真没想到短短几年没见,你变化如此之大,只是可惜你不是吾儿。”

    袁熙深情道:“可在显奕心里,二叔就是和我父亲一样的存在,将来无论怎么样,二叔,你永远是我袁熙的二叔。”

    还好是两人私下里嘀咕,不然袁熙觉得自己都快要吐了,饶是如此,他也觉得面颊一阵发烫。

    古人无疑更加感性,袁术拍了拍他的后背,慨然道:“你不错,这次事成,二叔承你的情!”

    “二叔,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你是我的二叔,日后无论和父亲如何,只要有事需要吩咐我,显奕一定照办。”以袁术的性格,肯定不会让自己办啥事。这点袁熙还是非常了解的,所以有些话,即使脸颊发烫,他还是给不要脸说了......

    袁熙不知道的是,许多年后袁术兵败还真投靠了袁熙,而且还把自己看中的女人也送给了袁熙,当然这是后话。

    袁绍下坛后,众人围着,袁熙给袁术递了个眼神,也跟了上去。

    袁术看着有些陌生的侄儿,在原地待立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大帐内,经过一段时间的喧嚣,慢慢各司其位都重新坐了下来。

    桌案上都放着酒水,可惜这些东西都是各路将军诸侯吃的。袁熙站在父亲不远处,看着帐下各路诸侯,只听袁绍不时的招呼众人饮酒。

    他的目光则不时的在一个个诸侯身上扫过,最后果然在略显末端的位置,看见了一个白袍将军身后站着的三人。

    看其模样不是刘关张,还能是谁?

    自己这记忆,袁熙摇摇头,是没啥好怀疑的了,虽然有些小小的差错,但是总体都是真实的。

    曹操毕竟是设宴款待大家的,酒过三巡之后,曹操站起来大声道:“今天既然已经立了盟主,我等自然都应该听从,一起齐心共赴国难,诸位切不可强弱计较!”

    众人自然点头称是。

    袁绍听罢,从案前站立起身,沉声道:“我袁本初虽然不才,但是既然蒙承各位刺史太守看的起,推选为盟主,自然得有功比赏,有罪必罚。国有常刑,军有纪律,大家都应该遵守,不得违反。”

    堂下各路诸侯齐齐起身,同声道:“盟主放心,我等唯命是从!”

    袁绍点点头,看着不远处的袁术道:“我弟袁术,我差你总督粮草调配,管理后方,应付诸营,不得有失!”

    袁术眼角瞥了眼袁绍后面的袁熙,出列道:“袁术听令!”

    等他退下,袁绍又道:“前方乃洛阳前沿汜水关,诸位谁敢为先锋,攻下此关,接应我等,立这头功?”

    袁绍话音刚落,一个银袍将领出列道:“长沙太守孙坚原为先锋,为袁盟主攻下此关!”

    袁绍大喜:“台勇武,天下无出汝右,可当此任。若是攻下汜水关,我定当你头功!”

    袁熙看着满脸坚毅的孙坚兴冲冲的走大帐,转头看了眼二叔袁术,不由微微摇头。

    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孙坚去了一阵,晌午时分,孙坚很快差人前来报功,说已击败敌将胡轸,众人均是大喜。就等着晚上便可入关庆贺,却没想到戌时初,就有探子来报,说孙坚败了。

    “什么?孙台败了?”袁绍大惊,几欲站立不稳。袁熙一直跟在大帐中没有回去,见状赶紧上去搀扶住他。

    “孙台何其勇烈,怎会败于华雄之手?”袁绍呐呐几声,朝着帐外大叫道:“来人,快去请诸位将军过来!”

    很快众人陆续走了进来。

    袁绍见众人入帐列座,沉声道:“诸位刚才探子来报,孙台败于华雄之手,且是惨败,锐气已挫,这该如何是好?”

    众人皆是沉默。

    袁熙直接把目光看向了公孙瓒处,果然熟悉的一幕上演了,刘关张三人全都立在那里冷笑。

    他心思一动,本想来个温酒斩华雄的,可是想了想,也不知道这个华雄武功到底怎么样,要是自己人有了折损,或者胜的不漂亮,那就没有意思了,最终决定还是把这个出风头的机会给让了。

    不出意外,袁绍也很快发现了公孙瓒身后三人。

    “公孙太守,你背后立于何人?”

    公孙瓒忙站起来,把刘备请了出来,介绍道:“这是我自幼的兄弟,平原令刘备是也!”

    他旁边的曹操“哦”了一声,自语道:“莫非是那个击败黄巾贼军的刘玄德?”

    公孙瓒面带微笑道:“曹校尉,好眼力,正是此人!”

    说着公孙瓒又把刘备的功劳以及身份顺带着说了一遍。

    袁绍道:“既是汉室宗亲,理应有座,来啊,取座位来。”

    外面的士兵搬个座位走了进来,刘备忙道不敢。

    袁绍道:“我不是敬你声明爵位,你既然是汉室宗亲就当有座位。”

    刘备这才点头坐了下来,不过自己很识相的把座位搬到了末位,袁熙看去,那张飞关羽二人,正立其后。

    “报!”众人还没商讨给之之所以然来,外面又传来探子的急报:“报盟主,敌将华雄亲领铁骑,用长杆挑着孙太守的头盔,正在前方寨前大骂挑战。”

    袁绍明显感觉到自己老爹微微往后退了一步,“诸位,谁敢应战?”

    袁术背后走出来一员小将道:“俞涉愿往!”

    袁绍眉头皱了下,但还是点头道:“那便有劳将军了。”

    袁熙哀叹一声,这个二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让他潜伏着了,怎么就不跟手下说说?

    没过多久,“报!俞将军与华雄战不三回合,被华雄杀于马下。”

    袁熙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和二叔袁术,却见两人一点表情都没有,不由为这个俞涉感到可惜,拖到后期,也是廖化级别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袁家兄弟没有表情,在座的众人可都是面面相觑,一脸的惊慌。

    这时候冀州太守韩馥出列道:“我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也!”袁绍忙令令那手持大斧的黑脸将军出战。

    袁熙差点没把眼睛捂住,不过他很好奇,这个时候麴义、张颌可也是都在韩馥手下,这个潘凤能为上将,再差也不会片刻败给华雄吧?可惜他现在没办法出去,不然真想看一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着来来往往的探子声音,虽然刺激,可哪有亲临过瘾。

    “报!”没过多久,探子又来报:“潘上将被砍于马下!”

    袁熙马上把目光移向了韩馥,只见他满脸铁青,气的胡子都竖了起来。

    这个时候袁绍也有些皱眉头了,一个华雄都这么厉害,那董贼手下第一猛将,又是何等厉害?

    “哎,可惜我有上将颜良、丑押运粮草未至。若得一人再此,何惧这区区华雄?”

    袁绍话音未落,台阶下一人出列道:“小将愿往,斩华雄头颅,献于盟主帐下!”

    众人看去,只见此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声如巨钟,立于帐前。

    袁绍不动声色道:“你是何人?”。

    公孙瓒忙再度站起身,拱手回道:“此刘玄德之弟,关羽关云长是也。”

    袁绍看了眼刘备,又问道:“现居什么职位?”

    公孙瓒犹豫了下,低声道:“跟随刘玄德,现担任军中马弓手。”

    袁术因为俞涉被斩之事正生闷气呢,闻言脸色一变,大怒曰:“好你个公孙瓒,他一弓箭手,怎敢乱言!小觑我军中无大将?来人,给我轰出去!”

    曹操急忙站起来劝道:“公路息怒。此人既敢说这样的话,想来也有一定的本事;咱就让他出马战它一阵,如其不胜,再与责罚,如何?”

    袁绍摇头道:“让一弓箭手出战,必被华雄所笑。”

    曹操不以为然,轻声辩解道:“此人仪表不俗,华雄如何知道他是弓箭手?”

    后面的袁熙心里叹了一声,后来关羽华容道义释曹操,看来可不是一时半会积累的恩情。

    关羽看了曹操一眼,拱手淡淡道:“如我不胜,敢请盟主斩我。”、

    只此一句,饶是袁熙也暗暗折服,一时帐中众人看他的眼色都不一样了。

    曹操让下人打了热酒一杯,端着上前道:“英雄请干了这杯,再斩那华雄!”

    关羽一摆长袖,走出营帐,帐外马声响起,众人正愕然间,就听外面传来关羽的声音:“酒且放着,我去去便来。”

    曹操看着帐外,喟叹道:“真乃豪杰也!”

    袁术出言讥讽道:“量一马弓手尔,能出什么幺蛾子?”

    袁熙嘴角抽|搐,这个二叔为什么就喜欢给自己加戏呢?

    就在这时,一众人等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嘈杂大起,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帐中众人正面面相觑间,想要派人去看看什么情况,就听到外面马蹄声响了起来。

    只见关羽单手提着提华雄的头颅,掷于地上,一言不发取过曹操手中的酒杯,敬了一敬,仰头饮尽。转身走回了刘备的身后。

    曹操呆呆的看着摔在地下的酒杯,上面还冒着微微的热气呢,可想而知其酒尚余温。

    帐中众人皆是呆楞过后,纷纷开始夸赞关羽。如此英雄,帐中之人,谁能不服?

    袁熙微微感慨道:“威镇乾坤第一功,辕门画鼓响冬冬。云长停盏施英勇,酒尚温时斩华雄。”

    他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足够众人听着,其他人夸奖也就英雄豪杰之类的肤浅之词,袁熙这么一来,立即把众人比了下去。

    此诗若是能流传下去,关羽之名定会流传千古。今天之事恐怕也能成为关羽的封神一站,一时大家看关羽的目光不是恭维,而是热切了。

    关羽抬头看了前方那年轻的公子一眼,微微颔首示意。

    袁熙有些受宠若惊,但举止还算得当,也微微点头回应。

    自己只是盗诗一首,就引来关羽的关注,只怕现在在关羽心中,自己比曹操还有深刻的印象。

    只是可惜关羽毕竟是刘备的人,这样的猛将要是能跟着自己,袁熙觉得就算父亲败了,他也有崛起的资本。

    可惜,可惜了。除了有点讨厌日后要与袁绍争雄,把袁家给灭了的曹操,袁熙对于脑海中的其它大部分英雄人物,还是都很尊敬的。

    就在众人恭维关羽,贺喜刘备的时候,刘备身后一个黑脸大汉道:“俺哥哥斩了华雄,不如咱们直接杀进去,活捉董卓如何?”

    袁术一听心里又是怒火燃气,喝道:“我等大臣尚自谦让,你一县令手下小卒,怎敢在此耀武扬威!来人都给我赶出去。”

    曹操上前一步道:“袁盟主之前也说了,有罪罚,有功赏,你何必在乎别人的身份?”

    袁术哼道:“既然你等只重视一县令,我当告退。”

    曹操忙劝道:“公路大事为重,岂能以一件小事坏了大事?”

    看着袁术犹不满意,袁绍只能让命公孙瓒暂时带着刘备三兄弟回寨。其余等人也慢慢都散了。

    关东联军主帅大营,各领兵诸侯都汇聚一堂商议讨伐大计。袁熙跟在袁绍后面,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一时呼吸都有点凝滞。

    这里面全都是日后的风云人物啊,自己居然也有幸能认识,要是能结实一二,也不枉前来一次了。

    洛阳。相国府。

    西凉将领陆续到来。李儒、吕布、张济、李榷等皆至。

    还不等众人到齐,坐下,董卓就咆哮不已。

    “袁绍真是找死,老夫好心绕他一命,现在竟然敢对抗朝廷,谁愿意提兵灭了这厮”

    众人还没反映过来,就见吕布起身请命“如义父不弃,布愿提一万兵马,剿灭袁绍,将他首级献于厅下”。

    “哈哈哈,我儿英雄,老夫甚慰”董卓大笑,就想答应。

    李儒赶紧起身,阻止“不可,主公。袁绍只是疥癣之疾,关东诸侯才是心腹大患,不可舍本逐末呀”。

    “那以你意见,此事应当如何?”董卓虽然心中不满,但是自己手下第一谋士的话,还是要听的,虚心请教一下。

    李儒献计道,“主公首先要加强对朝廷的控制,遇到可疑投敌的,宁杀错,莫放过。”

    “对对,特别是袁隗那几个老家伙,一定要先干掉”,董卓表示赞同,一脸期待的等着下。

    李儒也没上他失望“其次,要拉拢一些诸侯,比如刘表、刘虞等汉室宗亲,让他们不帮助诸侯,就成功了一半”。

    “对,好,好”,董卓表示完全赞同。

    “最后,主公可一边加强虎牢关的防务,一边集结西凉大军,坐等诸侯到来,一战定天下,剿灭诸侯,如此天下大定也”说道这里李儒一脸兴奋,很是期待。

    李儒确实是这个时代顶尖的谋士之一。

    “老夫有优,可高枕无忧呀”,听了李儒的计策之后,董卓心中大定。

    李儒,随意的笑道,不过还是有些担心。

    “西凉是我军的老家,不可不防,当有重兵防守”,一将领插话道。

    董卓抬眼看去原来是西凉骁将张济,这建议提的很好呀。

    “张将军,所言甚是。就令你率飞熊军三万驻防长安,保守西凉”

    “是,相国”,张济大喜,领命。

    李儒刚想出声拒绝,怎么还没开打就先想到退路了,不想董卓嘴快,已经同意了。

    还是用西凉最精锐的飞熊军,看来主公已经有点丧失以前的志气了。李儒虽有点失望,但也没阻拦,还对董卓抱有幻想的。

    “其余将领,率麾下兵马,集结洛阳待命,准备大战”

    “领命”

    “是”

    “诺”

    众人领命,鱼贯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