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17
    太傅府

    袁隗正与司徒王允在喝茶聊天,说道朝廷俱是叹息不已,但也无可奈何。

    又聊了一会,王允忽然询问道“不知现在本初情况如何?”

    王允之前于袁绍他们交往一段时间,关系不错,所以发问。

    袁隗平静道,“现在渤海,添为一郡之首,还算可以吧”。

    “哦,不错,不想本初干了如此大事,实在可喜可贺,不像我们,哎。”

    听到袁绍担任太守了,王允发自内心的欣喜陈赞。

    袁隗故作神秘,“呵呵,这都是小事,有一件才是大事的”。

    什么,王允表示不解,这是当然了。消息在古代传的很慢,没有固定渠道的,可能会一直不知道的,就像王允这样的。

    不知道袁绍已经发檄,号令讨伐董卓了,现在已经集结开战了。

    正说着之间,忽见一下人,急冲冲而来,在袁隗耳旁小声的禀告。

    袁隗听完,面不改色道“我今死期到了”。

    啊,王允大惊,很好奇的问道。“老大人何出此晦气之言呀?”

    袁隗淡定的将前面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王允,又把刚刚得到的消息也说了:袁绍为盟主,带领诸侯联军正在攻打汜水关。

    这些消息把王允冲击的一愣一愣的,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喜忧参半。

    凭他的智慧也想到了,董卓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劝道。“太傅大人,还是早些离开洛阳了,以免殃及池鱼呀”。

    “不必了,老夫风烛残年,固有一死。今为汉室尽忠,死得其所”。这句话说得王允钦佩不已,心中恨不得能自己代替太傅,很是佩服。后来王允自杀以谢天下,未必不是袁隗启发,虽然两人初衷不同,但是方式却是相似。

    “你还是快快离去吧,以免伤及无辜”,袁隗有些自己的事情要安排就打发王允离开。

    王允再三劝阻,袁隗不从,才不得不离开。

    等王允离开了,袁隗打了一下暗号,就见一个影子窜了出来。

    袁隗淡淡道“袁方,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家主,按照你的吩咐都安排妥当了”,这个影子答道。

    “恩,很好,我这里有两封信你到酸枣送到本初、公路的手上吧”

    袁方接过信函,贴身放好,劝道“家主你还是跟我一起从地道走吧,凭着我们侍卫的实力,还是可以走出洛阳的”。

    “袁方呀,你不懂呀。现在老夫不但不能走,还要等着董卓来,这是我们袁家更进一步崛起的代价,也是家族长必须承受的责任”。

    袁隗,催促袁方,“你赶紧离开吧,以免夜长梦多”。

    袁方又苦苦哀求了一番,见家主无动于衷,只得无奈,从地道逃离洛阳,直奔酸枣而去。

    王允,刚走出太傅府,还没多久,就见李催、郭汜领着西凉兵马围住太傅府。

    李榷领着一半人马,直奔正厅而入。而郭汜带着其他人马杀奔后门,从后院而入。一路上,也不答话,不分男女老幼,直接一刀了事,将董卓的命令执行的很彻底。

    联军大营。

    曹操看众人皆对董卓心存畏惧,不敢进一步发兵,他气愤之余有些懊恼自己的实力不足,但不管如何还是要试一试的。

    于是他出列说道:“我等兴起义兵来诛除暴乱,大军已经集结,诸位还有什么迟疑!假如董卓倚仗陛下的权威,据守洛阳,向东进军,尽管他凶残无道,也会成为我们的大患。诸位如能听从我的计划,请袁车骑率领河内诸军进逼孟津,而驻扎酸枣的各位则据守成,占领敖仓,封锁辕、太谷,控制全部险要地区;请袁公路将军率领南阳军阴进驻丹水、析县,攻入武关,以威胁三辅地区。各部全都高筑营垒,坚守不战,多布置疑兵,显示出天下大军汇集的声势,然后名正言顺地讨征叛逆,可以很快平定局势。如今我们号称义兵,但一直迟疑不前,使天下人失望,我为大家感到羞耻。”

    袁绍何尝不想攻进洛阳去,只是现在自己兵力有限,各方兵马又各具私心不肯尽全力,自己没有立足的根据地,万一兵败就一无所有了。何况联军也不只有袁绍有此想法吧。

    那时他在京中带出了二万多人,中途逃散了些又去掉些老弱就只剩下两万人了。

    在渤海募兵得五千,所以他现在只有两万五千多兵马,所幸比起其他人来,虽然兵力不占优势,却也装备精良兵员优秀。

    就在众人或羞愧或思量时,传令官万分紧急地进来说有京中急报。

    传令官喘了口气后道:“禀袁车骑与诸位将军,京中传出来消息说,说袁太尉一家皆被董卓处斩。”

    啊!众人都是一片惊呼,袁绍听完也是大叫一声随即晕倒。

    袁熙穿戴整齐急匆匆的走出营帐,就看见,一身素裹的袁绍正在营帐中大哭,在他另一边二叔袁术也是身着白纱,低着头不时的抹泪。

    哎,袁熙轻叹一声,走到一件营帐里拿起一套白纱,穿在了身上。

    袁隗死了,被董卓部将李榷给砍了。

    这事袁熙早就知道会发生,但是他没办法说什么,因为袁绍和袁术不可能不知道,可二人均没有半点反应,你让他怎么说?

    他的亲卫和淳于琼等人赶忙上前扶住他,又传来军医进行救治。

    不说亲疏远近,眼睁睁的看着明明可以营救,却白白送死的袁隗,袁熙心里多少有些悲戚。这就是世家大族的凉薄吗?

    但是即便袁熙想救,也没办法,袁家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地步,看似光鲜的袁家已经腐朽了,必须有人流血。

    半响袁绍转醒,他推开众人抽出佩刀斩断案几,怒道:“我与董贼势不两立!诸位听令,依孟德计策各自回去整顿兵马即日打进洛阳诛除东贼。”

    袁绍是动了真怒了,袁绍本是庶出,要不是叔父袁隗提拔栽培,他袁绍到不了今天。

    等一众诸侯过来,悼念过后,袁绍枭雄本色尽显,擦干眼泪,就开始调兵遣将。

    袁绍道:“董卓屯兵虎牢,想截断我们诸侯中路,今可勒兵一半迎敌。”

    于是袁绍派遣王匡、乔瑁、鲍信、袁遗、孙融、张杨、陶谦、公孙瓚等八路诸侯,往虎牢关迎敌。曹操引军往来救应。

    曹操第一个站出来道:“尊盟主令。”有了第一个余下袁术孙坚等人也纷纷领命。

    当晚,袁绍帐内。

    袁绍召集来了一众心腹,有田丰、逢记、郭图、许攸,武将有淳于琼、颜良、丑,还包括了袁熙和他带来的赵云,投靠不久的张辽也是袁熙建言袁绍让他参议的。

    袁绍、袁熙都身着丧服,其余诸人也是身穿素白。

    袁绍脸色惨白道:“我与董贼真有不共戴天之仇,恨不能即刻杀进洛阳手刃此贼,但又一番思量后觉得进兵之事不能草率,还是要从长计议,务求得个稳妥的计策。”

    “董贼倒行逆施,而袁氏门生遍布天下,现在天下英杰都会思量为袁公复仇,正可谓人心士气可用。曹孟德的计策可谓是万全上策了,只是我军不该兵进河内而是坐镇中军,着王匡部从河内威胁洛阳即可。再让袁公路将军进军武关,我军就统领其余兵马进军荥阳、汜水、虎牢,袁公可令人多征召工匠打造攻城器械。”田丰说道。

    袁绍心想,这攻打要塞关卡尽管让其他人去,自己做做样子就可,不仅保全自己力量还可以消耗他人兵力和西凉军,可谓一举三得。

    当下心里平衡了些,见众人再没能提什么建议就散了议会。

    众人走后不久,袁熙早就收拾好了悲戚的心情,见袁绍在那里发呆,想了下上前道:“父亲。”

    袁绍深深吸了一口凉气,转过头道:“我儿有何事情?”

    “父亲,显奕想前往虎牢关,跟着诸侯身后看看。”袁熙本想着袁绍要是不同意,他再说借口,没想到袁绍想都没有想就应答下来。

    “去长长见识也好。”袁绍道:“你让许褚带五百人马和你的本部兵马跟着你,切记只是看看,别跟着乱冲。”

    “显奕谨遵父亲之令。”

    既然来了,那三英战吕布,这场戏要是不看,岂不可惜?

    而袁绍的大将颜良丑也于前几日押送最后一批粮草到达联军大营,并向袁绍交差,不过袁熙估计颜良丑押送粮草肯定大有章,不然何必大材小用,派颜良丑呢。

    出了营帐袁熙故意和张辽走在一起,到僻静处时他问道:“远兄,你看这次进军虎牢我军胜算大否?”

    张辽没有说话,而是将袁熙带到了营门前的空地上说:“此事我不敢声张,但因与公子交情匪浅又得公子举荐才敢对公子说实话,依辽看联军胜算不大,胜也将是惨胜。”

    “说说你的见解。”

    袁熙当然知道结果,只是想和张辽加深牵绊而已故有此问。一回生两回熟,次数多了,张辽潜意识中也就更加去亲近自己。

    “虽然联军的策略十分正确,但忽视了两方兵士实力的较量,若说西凉军据险而守,就能大量杀伤联军生力,当两方疲惫之时,西凉铁骑再杀出的话那我军难以抵挡。”

    “难道西凉骑兵当真如此强悍?”袁熙倒吸一口凉气又问道。

    “是,辽在并州领兵时所部并州骑,已是强于关东骑军不少,同在边关与胡人交战的西凉铁骑实力只在并州骑军之上,况且西凉骑军现有飞将之称的吕布统领,此人极其擅长骑军作战,辽不如也,其才十倍于辽,天下无出其右者。”

    “难道真的不行吗。”袁熙喃喃道。自己还是小看东汉边军了,东汉边军可是常年和鲜卑打仗的。

    他本想如果关东联军能攻破虎牢,他可以率骑兵奔袭洛阳,拦截住会向长安逃走的武百官,还有她们。

    “公子放心,我等也并非没有机会,所谓沙场瞬息万变,懂战机者尚且能反败为胜,张辽会倾尽全力为公子一家复仇。”张辽说道。

    袁熙倒不是想复仇,因为他知道现在己方的实力完全不能诛灭西凉军,即使攻破洛阳董卓大可逃往长安,再占据函谷关阻挡关东联军。

    他也隐隐料到袁隗一家的下场,奈何袁隗不听袁绍提醒执意要留在洛阳。袁熙其实错怪老爷子了,就如同助军校尉冯方一样,明知死也要为了忠义而死。

    而袁隗则是为了袁家大业而死,只有袁家重量级人物死去,袁家腐朽的部分才能死去,袁家才能浴火重生。这便是家族的荣耀,可惜老爷子看不到那一天了。

    这时,候营门处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

    袁熙张辽闻声也过去查看。近了他们看到营门外聚集约莫有百多人。

    张辽喝问驻守营门的兵丁发生了什么事。

    一名什长忙答道:“大人,他们说是得到车骑将军征召从河东来投奔的,但现今入夜没有校尉以上大人的亲令是不能开营门的,所以小人让他们在营外等到明日天亮。”

    袁熙内心有些期待,问道:“可说了姓名?”

    “似乎姓徐。”

    果然是,先前袁绍征召天下豪杰,在袁熙的干预下也加上了河东徐晃的名字,他记得“周亚夫”徐晃跟关羽祖籍是同乡所以并不难找。

    当下他对那什长说:“你可知道我。”

    “小人见过,知道您是袁二公子。”

    “好,我所任也是校尉的职衔了,你且开门放他们进来。”

    什长即可吩咐下属开了营门。

    百多精壮有神的汉子并不杂乱而是很有秩序地进了营里。

    袁熙看到当前一人格外精壮,面貌粗犷刚毅,暗想这就是徐晃了吧。

    于是他和张辽上前拱手道,“来者可是河东徐晃徐公明?”

    徐晃拱手用中气十足的声音答道:“正是,河东徐晃,应袁车骑征召,率本地两百壮丁前来投奔。”

    本来徐晃见天下大乱本来想投靠就近的军阀杨奉或者董卓来着,可是此时董卓废立皇帝,然后牛辅进攻河东杨奉,就耽搁了。

    此时有一人说来自袁家听说徐晃武艺精练特来相招,思索几天后,徐晃决定呆着两百乡里弟兄来袁绍这里看看,然后就有此前一幕了。

    袁熙说了些赞许感激的话,让张辽带徐晃兵丁去安顿,自己就带徐晃去统帅营帐见袁绍。

    袁绍看起来很是虚弱,但还是打起精神安慰勉励了徐晃一番。

    他看徐晃长的倒是威严,于是让他领别部司马的职,但安置上却一时想不出去处。

    转念想人是袁熙举荐的,也才两百多人,就让徐晃跟袁熙所部。

    袁熙脸上没有表现什么,心里却真的狂喜,不想才将五虎上将的赵云弄到麾下,现在又来了个五子良将徐晃。

    要知道徐晃所带族上壮丁可都是豪侠之士,都参加过镇压黄巾起义的精兵,各种本领自是不差。当然如果没有袁熙的话,说不准徐晃有可能明珠暗投去当贼了。

    现在袁熙已经打着主意让徐晃也和赵云都独领一军,毕竟赵云徐晃统帅能力都挺高,于是给徐晃兵士加了一千人。

    现在三国赵云,徐晃,许褚都在麾下,张辽目前算半个毕竟还没有完全调过来,虽然许褚没有太大的将才,但冲锋陷阵却是一流。

    而且自己的性命安全当真是提高了不少,再加上赵云徐晃张辽哪怕遇上吕布也不悚了。

    这边徐晃对于在一个少年,哪怕是颇有名气的少年手下任职,有些不以为然,但初来乍到也只好随他去了。

    回到自己营中,帮徐晃壮丁安置好后,袁熙给他们送去了酒食。连夜招来张纮、赵云、许褚、张辽为徐晃设宴接风。

    席上,因为袁熙戴孝,所以是不能饮酒的,张纮当然也不饮。

    许褚肚里虽馋看到主人如此,只好作罢。

    徐晃也是颇懂礼数,让袁熙撤去了酒水,他赶了一天的路,本就饥肠辘辘,道了谢后,自顾自取来熟肉吞嚼起来。

    张辽自也不甘示弱,两人颇有比赛吃食的味道,只是忙坏了切肉端肉的仆役杂兵。

    而剩下的人也都只是看着两人狼吞虎咽,倒觉有趣。

    张辽和徐晃都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武艺高强,统兵一流,于是有了一较高下的心思。

    吃得差不多了,张辽大呼一声痛快,再次谢过袁熙设宴款待,然后对着徐晃道:“公明,看你饭量不小,不知武艺如何。”

    原来他看到身材同样魁梧精壮,也同样凶悍义勇的张辽就有种同类的感觉,所以也不跟他分生。

    张辽笑道:“你何不亲自试试。”

    看到张辽的做法,袁熙内心窃喜,这说明张辽潜意识已经把自己融入了这个小集体了,这是好事。

    袁熙知道对这些身负武艺的高手,想要降服他就要打消他的傲气,一味礼遇是不行的,也要让他知道这里并不是只他一个高手。

    而且,蛇去齿而后柔,狗系绳而后顺,不是吗。

    当然这种事他干不来,本来打算让赵云试一试,不过张辽如此上道,只能让张辽代劳了。

    “这里可禁不起比划,还是到外面吧。”袁熙作势邀请道。

    徐晃不以为然道:“也不占多大地,我们看看谁倒地就行。”

    于是众人都出来帐篷外,袁熙吩咐亲卫取来火把,在空地划了个圈让他们较量军中盛行的“角抵”。

    “角抵”有些像后世的相扑,在汉代就有并不是日本人的发明,是军中士卒所喜欢的一项竞技活动。

    两人活动开筋骨后,裸着上身跳进圈里,双手互相抓住对方胳臂,脚底发力灌及腰再到肩。

    不一会两人怒喝声阵阵,极尽一身蛮力抵撞在一起。

    你来我往,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三十回合不分胜负。

    两刻钟下来两人互有胜负,一身泥汗,却也觉得痛快。

    袁熙吩咐仆从去取钱帛来赏赐两人,两人称谢后收了下来。

    这以后,张辽徐晃两人倒更是有惺惺相惜的感觉了。毕竟历史上同属五子良将中的上流。

    第二天,袁绍就传令给诸人让王匡、袁术各自领兵前去。中军一部也开始向荥阳进发。

    其中有江东猛虎之称的孙坚归属袁术,一同攻打武关,王匡也领兵奔河内以作牵制。

    剩下的中军包括韩馥的部将统领的三万人、曹操五千人,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乔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广陵太守张超、北平太守公孙瓒、上党太守张杨都有一万到三万不等,这样共计达到了二十五万人之众。

    袁熙知道虽然联军人数众多,却缺乏统一的指挥协调,情形并不乐观。

    他在老师张纮的指点下加强了自己部属的协同训练,又将许褚的虎卫和赵云张辽徐晃的军士合同配合。

    看着烟尘滚滚,长龙蠕动,他还真有些期待,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虎牢关前的群雄战吕布。

    洛阳,相国府。

    董卓召集来了李儒、李肃、吕布、华雄、郭汜、李催、张济、徐荣等一众武心腹议事。

    “不想关东逆贼人多势众,我等该如何应付?”董卓问道。

    吕布出列,有些不以为然道:“义父何须担心,待布提一旅凉州铁骑,即可将关东鼠辈踏平碾碎。”

    李儒有些无奈道:“温侯武勇自是不在话下但我西凉军占据司隶时日尚浅人心未定,收编的兵卒不能堪当大用,所恃者我等西凉嫡系,如跟关东逆贼消耗殆尽我等有何立足之地?”

    董卓觉得这话说道他心坎里去了,他可不愿意拿自己的嫡系去消耗,逐问:“那有何退敌之策?”

    李儒很是严肃地道:“退守长安。”啊!众人不想他说出这计策。

    “未战就退这算什么计策。”华雄有些恼火道。

    李儒继续道:“联军内部各怀鬼胎不肯齐心协力,这从他们驻守酸枣迟迟没有行动可以看出一二,再者我等退守长安,还有函谷关天堑可为依恃,但关东联军占据洛阳,内部必定心生龌龊不肯齐心再进与我军消耗,如此我军可不战而胜。”

    董卓点头称许,毕竟形势所逼,他虽怨恨关东联军,但也觉得不是诛灭他们的时候。

    李肃有些担忧道:“迁都的话,那些大臣恐怕反对,而且不是一时半会能办完的事。”

    董卓冷哼道:“他们想试董某的宝刀吗?”

    李儒怕他真的对大开杀戒,劝道:“我等可说,高祖建都关中,共历十一世。光武帝建都洛阳,到今也是十一世。按照《石包谶》的说法,应该迁都长安,以上应天意,下顺民心。再于街市散布童谣曰: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此言‘西头一个汉’,乃应高祖旺于西都长安,传一十二帝;‘东头一个汉’,乃应光武旺于东都洛阳,今亦传一十二帝。天运合回,皇帝迁回长安,方可无虞。”

    “如此甚好。”董卓拍手道。

    李儒又说:“但我等还是要先战一战的,一来可挫败关东联军锐气,教他们不敢继续紧逼,二来为迁都争取时机。”

    “那你有何部署?”董卓问道。

    “其一,着吕奉先将军领一旅铁骑,出虎牢奔袭阻扰关东联军的大营,使其不能做攻城准备,待迁都完毕再退回关内。再让徐荣将军领一部兵马在京城、洛水一带设伏,策应吕将军和伏击追击的关东联军。其三,着胡珍将军据守武关,不教袁术大军叩关。”

    众人再商议了细节后各自散去。

    虎牢关前。

    十八路诸侯,各自起兵。河内太守王匡,引兵先到。

    吕布威风凛凛的带着手下铁骑三千,飞奔来迎。

    王匡将军马列成阵势,勒马门旗下看时,见吕布出阵在前: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果然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