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18
    联军在距关隘八里外,一片开阔地驻扎下来,纷纷扎起营帐埋下鹿角拒马等物。

    另一边征召附近工匠收集材料,打造攻城器械。一时间联军军营一片忙乱。

    就在袁绍翻看书处理军务时,听到远远地一阵阵雷鸣般的声响传来,他的手也有些发颤,知道是有大量骑兵朝营地奔来。

    不需吩咐号角声起,联军各兵卒将领就急忙披挂整齐,组织兵马布阵设防。

    袁绍在颜良丑的簇拥下,登上高台查看情形,只见一大片黑压压的骑兵,正在攻打践踏联军最左边豫州刺史孔伷部的营地。

    孔伷部措不及防,阵势还没有摆起来就被西凉铁骑冲进了营地。

    西凉骑兵撕开一道口子后,迅速迂回切割,孔伷营地一片哀嚎混乱,被铁骑和自己人践踏而死的不可计数。

    西凉骑兵如失去理性的野兽,红着眼用手中长矛和环首刀追杀孔伷部士兵,在他们眼里天地都一片血红。

    孔伷惊慌中被亲随护卫着,从营垒后面逃到了陈留太守张邈的营垒里。

    看着身后被西凉铁骑淹没的军营,孔伷哀呼连连。

    袁绍等人料到西凉铁骑可能会出来踹营,但没有想到如此快和猛烈。

    联军还没有修筑多大的工事防御,只能出营列阵对抗西凉铁骑。

    在冷兵器时代,步卒对付骑兵也只能是利用地形,或以步卒军阵抗衡。

    袁绍吩咐打出旗号,让联军出营列阵,不一会联军就都开出营地。

    这时西凉铁骑也基本歼灭、击溃了孔伷部一万多人,他们也需要收拢队伍整顿阵型队列。

    等双方列好阵势,联军呈半包围扇面对西凉铁骑。

    这时关东联军才看清楚,西凉铁骑约莫有一万多到两万,而联军出营迎战的有半数,约十五万人,排成军阵就是黑压压一大片。

    西凉铁骑一个个静不做声,只有马匹的响鼻和指挥的号角声。

    虽然人数处于绝对劣势,西凉骑兵却毫无惧意,反而战意倍增,不愧是边关厮杀出来的大汉精锐。

    这边西凉军中纵出一骑,那人大声喝道:“关东鼠辈,吾乃五原吕奉先可有人敢与我一战否!”

    联军这边,一众豪强远远看去,见那人骑着一匹犹如赤火般的神驹骏马,身着鱼鳞甲披着条大红披风,手持一杆大戟,往面上看眉毛外张眼神冷冽如野兽,整个人看起来凶悍无比,真个威风凛凛。

    如果这边没有人敢迎战的话,那对军队的士气是很打击的,当下不少将领蠢蠢欲动想借机扬名。

    曹操阵中,夏侯惇对曹操说道:“早听说过吕布骁勇我倒想去试试。”

    曹操赶紧制止道:“且看看在说,不可妄动。”他怕折损了为数不多的大将。曹操的心理和袁绍并没有本质区别,倘若后来袁绍胜利了,史学家会说袁绍睿智而曹操自私对吗。

    袁绍阵中,护在袁绍身旁的丑看不惯吕布的嚣张请求出战。

    但是颜良却说:“贤弟不可,我等首要保护车骑将军安危。”

    袁绍也怕两人有所闪失,毕竟吕布名声摆在那里,丑这得作罢。

    袁熙只带了所统领的一千兵士和几百虎卫出来,袁绍让他在中军大旗右边列阵,好照应他们,中军也是防御最强的地方了。

    近来,袁熙向赵云等人学了不少骑战功夫,他骑在一匹白马上,身着鱼鳞甲,佩剑挎弓,俊美儒雅中也带三分英气。

    在他身边是许褚,还有身后虎卫。

    张辽徐晃两人也是披挂铠甲,一人持镰钩刀,一人跨握把长斧。

    护在外围两侧。

    在袁熙外围前侧还有白马的赵云,老师张纮在大营约束其他众兵士。

    虽然初次面临这样波澜壮阔的阵势,但有这么多顶级保镖在袁熙的心也定了不少,太宗皇帝李世民有尉迟恭,自己也有许褚,还思量这要否在这里将吕布解决掉。

    毕竟四人合力肯定能打赢吕布,但吕布有赤菟宝马取他性命还是有点难度的,并且没有了吕布谁去诛杀董卓,于是他压下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但也有不开眼的人在,张杨部将穆顺提刀纵马上前喊道:“某穆顺是也,取你狗头。”

    吕布骑在赤菟上冷笑一声,眼神里满是残酷,一拉缰绳赤菟跑上前去。

    穆顺见眼前有一团红光烈火扑来,片刻冷冽的杀气已经牢牢锁定了他。

    穆顺在吕布的气势压迫下,行动也仿佛迟缓了许多,他提刀砍向烈火,不想刚刚举刀赤菟已到面前。

    戟身弹开穆顺的长刀,戟刀不停留挥向了穆顺,就那么一招动作后,众人只见一团血花扬起,然后穆顺倒飞出去跌倒地上一动不动。

    吕布把穆顺挑在戟上,大笑道:“如此无能之辈,尔等莫不是瞧不起我吕奉先?”

    袁熙咽了口唾沫,他完全相信,如果是武力值90多一点的武将要是上去,估计也就是最多能打个五六十回合,然后像那穆顺一样,被挑死。

    那边西凉骑兵振臂高呼,声势逼人,关东联军这边则是倒吸一口凉气,不想吕布厉害如斯。

    王匡回头喝问道:“诸将,谁敢出战?”

    后面一将,纵马挺枪而出。王匡看了一眼,是自己的心腹爱将方悦。

    袁熙赶来的时候,正巧看着一名年轻的小将,威风凛凛的冲着前方那不动如山的吕布冲去。

    吕布太好认了,方悦一眼便认了出来。

    “砰!”

    两马相交,不到五回合,那名小将被吕布一戟刺于马下,吕布杀得起兴,挺戟直接朝着王匡军中冲过来。

    王匡兵马大败,四散奔走。

    看着吕布似战神一般,东西冲杀,如入无人之境。后面观战的八路诸侯尽皆失色。居然打马便欲走人。

    一群废物!

    袁熙骂了一声,由后面飞马上前,对着乔瑁、袁遗大声道:“乔太守,袁太守,还请你们出兵前去救援王太守。”

    看见少盟主,众人面有愧色,也不敢逃了。乔瑁、袁遗也不多说,领着各自的兵马,飞奔着前去救援王匡。

    那追击的吕布,拼杀一阵,见对方兵马众多,这才退去。

    三路诸侯,各自损失了些人马,神色仓皇的领兵退到三十里处,才敢下寨。

    袁熙一马当先领着五百兵马上前汇合,随后五路军马见状,也都赶了上来。

    偌大的营帐中,袁熙和一众太守将军分坐两侧,虽然他刚才救了王匡,可也只是得了王匡点头谢谢,谈话的时候,大家还是自动把他忽略在外。

    王匡脸色苍白,不住的摇头道:“这吕布实在太过勇猛,据说之前的华雄也只不是他十合之敌,我等如何能击败他?”

    众人皆是默然,虽然知道王匡有给自己找台阶下的意思,但是刚才吕布单枪匹马的如入无人之境,也可知道他有多厉害,一时都怕自己损兵折将,不敢出声。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外面有探子来报,说:“报告大人,外面吕布前来叫阵。”

    自己本来是挑关的,现在反倒被人家追上门来叫阵。众人无奈,只能各路领兵马列队出阵。

    八路诸侯,一齐上马。军分八队,布在高冈,人数众多,放眼看去倒也是像那么回事。

    袁熙跟在一侧,摇摇头,知道这些人都是群众,真正的主角还得过一会才能上场,想到这里他不由有些羡慕刘关张三兄弟,风云际会,一朝名声,还真被人家就给牢牢抓|住了,不得不说刘备确实是历史的幸运儿。

    袁熙抬头看去,对面吕布骑马带着一众将校,绣旗招飐,直接冲到阵前,先是一阵哈哈猖狂大笑,接着哼道:“一群乌合之众,吕奉先在此,尔等谁敢来战!”

    “让我来会会你!”

    众人失色间,北海太守孔融部将武安国大叫一声,双手拿着铁锤飞马而出。

    吕布挥戟掷掉方悦等人的尸体,拍马来迎。

    两人一阵乒乒乓乓,十来回合后,吕布看准机会,一戟由上而下,砍伤安国手腕,只听武安国痛呼一声,弃锤于地,骑着马往后逃。后面吕布不依不饶,纵马追赶。

    袁熙见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拍马道:“将军莫慌,我来救你。”许褚赵云等人也应声而随。

    众人皆是大惊,以为少盟主要去单挑,这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

    哪知袁熙下一句已道:“众军士随我上前,击退吕布!”许褚护着袁熙,赵云、张辽随后,徐晃统军跟上。

    看着一马当先的袁熙等人,一众诸侯哪里还敢耽搁,一时八路军兵齐出,把昏了过去的武安国给救了回来。

    吕布见对方又是人海战术,气急败坏之余,却也只能退了回去。

    众人把武安国救到回寨,袁熙看着被抬下去的武安国,叹了一口气,此人虽然救回性命,但是一生也是毁了,古人最重形容,可没有那么多怜悯之心给你。

    坐在营帐里,大家又是一片愁云惨淡,吕布给人的冲击太过强烈,谁人能抵?

    “曹校尉来了。”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侍卫的通报声。

    大步流星走进来的曹操,进来询问一番,思索着道:“既然吕布英勇无敌,那我们可召集十八路诸侯,共议良策。到时若是擒杀吕布,那董贼还不是瓮中之鳖?”

    袁熙冷笑,这个时候的曹操也是愣头青一个,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手下猛将不少,倒是让去上啊?

    对了,也不知道典韦曹操收了没有。想到这里,袁熙有幸幸的,幸亏许褚、赵云已经归属自己,这些都是超级保镖,得到他们人身就安全多了。

    众人正在讨论的时候,外面探子又来汇报,说吕布再次领兵前来挑战。

    众人虽然知道不敌,但是也不能怯了阵,只能硬着头皮再度领军前往。

    吕布单枪匹马来到阵前,叫道:“有没有能和我吕布斗上一斗的,次次仗着人多,难道尔等都是孬熊?”

    于是吕布在联军大营之前不远,也不说话,直接就拿出大弓,而后挽弓搭箭,朝大营前十八路诸侯的大旗射去,每次弓弦一响,就有一支大旗倒下,整整十八声弦响,插在大营前的十八路诸侯大旗数被吕布射了下来。

    此事自然有人报给众诸侯知道。袁绍本来还在与众诸侯商议此事,听得吕布如此嚣张,当即大怒道:“竖子竟敢视我众诸侯如无物乎?”

    曹操听得却是出言说道:“吾等众诸侯正好引兵出营,以敌吕布。”

    袁绍听得,喜道:“大善。”说完当即下令各路诸侯引兵出营以敌吕布。

    就在就在刚才,吕布用方天画戟砍落弓箭之后数息功夫,吕布就听到自己阵中传来一声惨叫,然后就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吕布回头一看却正是自己三千铁骑中心的掌旗手中箭身亡,而那支书写着“温侯吕”字的大旗也被人一箭射断旗杆,掉落到地上,如此就有吕布方才听到的惨叫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吕布乃是善射之人,单从这三箭所花费的时间就可以猜出,这三箭一定不是先后射出的,而是同时射出的。

    吕布为自己这么一个推断感到惊讶。一弓三箭,联军之中有善射之人可以做到一弓三箭。一弓三箭有多难,吕布所认识的人里面也就是他自己可以做到,就是原来丁原手下号称善射的曹性,也就是只能做到一弓双箭。

    草原胡人吕布接触了不少,一弓双箭的他也见过,但一弓三箭的据吕布所知也就仅自己一家,别无分号。

    吕布有理由相信,整个大汉能射出一弓三箭的不出三人,但今日却是在与关东联军交手之下现有一人能射出一弓三箭。

    吕布原本平静异常的双目中爆出兴奋的神采,双目朝联军处不停打量,最终却是将目标锁定在“渤海太守袁”字大旗下的一员手持大弓,马上挂着长枪,骑着白马的年轻小将。

    只见吕布用手中方天画戟遥指那员年轻小将,大声问道:“且通姓名。”

    那员小将一夹马腹,策马出营,同时口中大喝道:“某常山赵子龙也。”说完就在胯下战马奔跑的过程中挽弓搭箭,朝着吕布就是一箭。

    吕布将赵云射来的一箭用方天画戟打落,然后挂起方天画戟,取出大弓朝着赵云就是一箭,口中还喊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且接某一箭。”

    只见这三箭如同重弩连射一般,三支羽箭排列成一条直射射了出去。

    只见这三箭先与吕布射出的一箭在空中相遇,第一支箭与吕布所射出的一箭相撞之后却是一同掉到落地上,剩余两支箭却是直射吕布。

    吕布见得,惊讶道:“竟然是连珠箭,好。”

    边说边从箭壶之中取了一箭搭在大弓上,继而大力将弓拉成满月,然后轻吐了一口气,一松手,羽箭直射赵云射来剩余的两支连珠箭。

    吕布射出的一箭度快若闪电,而且单看方才将大弓挽成满月就可知,这一箭劲力十足。

    果然,只见吕布射出的一箭当先遇上赵云第二支连珠箭,这一箭将直接就将连珠箭的第二箭击落继而继续前冲,但很快就遇上赵云射出的第三箭,两支羽箭在空中相撞之后一同掉落到地上,很显然吕布以劲力十足的一箭击落赵云剩余的两支连珠箭。

    两人这一连串快若闪电的交手,虽然不似近身使用兵器相斗那般激烈好看,但惊险程度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赵云一弓三箭还有连珠箭的表演让众诸侯大开眼界,吕布的劲力十足的一箭亦让众诸侯知道吕布不单止弓箭之术了得,而且力气甚大。

    联军之中算是善射之人的夏侯渊和徐晃二人却是看得暗暗心服,他们弓箭之术虽然亦算了得,但与场中二人相比还是稍微逊色一筹,故此都是瞪大眼睛凝神观看。

    虎牢关上董卓和众将离远观看吕布与赵云的弓箭对决,见到竟然有人可在弓箭上与一向善射的吕布斗了个平手,董卓心中亦很是惊讶。

    他久历战场,虽然如今养尊处优之下身手已经不复当年,但眼力还在,他可是清楚知道,关下比斗这两人,可以说是现在大汉弓术的巅峰对决,故此董卓虽然对吕布有信心,但手心亦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

    而董卓身后的众将,除了曹性、高顺、徐荣等有限的几人看出不少门道外,其余众将却是将关下的比斗当成了弓术表演一般。

    虽然如此,但其实他们内心亦清楚,以后遇上这两人,当要尤其小心他们的弓箭,很可能一不小心就被其弓箭夺命了。

    再说回场中的两人,只见赵云一夹马腹,载着赵云往旁边奔走,一边奔走赵云一边挽弓搭箭,先后五箭射向吕布,其一连串取箭、挽弓、射箭、再取箭、再射的手法看得众人眼花缭乱,度之快却是只能捕其影而不能见其形。

    赵云这五箭射得很是巧妙,三箭在前,两箭交错在后,五箭将吕布所能退走的路线部封死。

    吕布见得,取出三箭搭在大弓上,然后快若闪电地将大弓拉成满月,若是有人在吕布旁边就可以看出,吕布这三箭搭在大弓之上很是巧妙的,非一般人能学到,就如同赵云的连珠箭一般,这招也是吕布弓箭之术中压箱底的绝技了。

    只见吕布一松弓弦,三箭快如闪电地射出,众人却是清晰地见到吕布射出的三箭左右两边的羽箭竟然成一曲线射出,这种手法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只见吕布三箭射出,其中两箭成弧线将赵云射来的前三箭中外面两箭的中部击断,使得赵云射来的五箭中有两箭被击断跌落地上。

    但这时吕布这两箭被没有完,只见这两箭击断赵云所射的头三箭中外面两箭之后,却是直接射向赵云射来的后面两箭,并且仿如精心计算过一般,亦是将后面两箭从中间击断,当吕布的两支羽箭击落赵云的四支羽箭之后才力尽堕地。

    而吕布射出那中间的一箭却是击破赵云剩余的一箭之后去势不减,直射赵云本人。

    赵云见得却是不慌不忙地从箭壶中取出两支羽箭,搭在大弓之上,然后将弓拉成满月,直接射出。

    这两箭射出却甚是奇怪,其中一箭直直朝吕布所射出的那箭射去并无太过出乎众人的意料,但另外一箭却是朝半空射去,众人亦不太懂得赵云的用意。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赵云为何要这样做了。只见不知何时,赵云射向半空的那一箭却是在半空中划了一条优美的弧线之后向地上坠落,这一下显然又是弧线射击了。

    不过众人不知道的是在弧线射击上赵云却是不如吕布,吕布可以平射三箭有两箭呈左右弧线,赵云只能同射两箭有一箭是呈弧线,而且用的还是抛射。

    不过吕布却是不懂得连珠箭的技艺,显然在弓箭之术上两人算是平分秋色,各有千秋。

    再说回赵云这两箭,只见半空那羽箭快坠落,却是赶在平射的那一箭之前击在吕布那一箭的中部,使得羽箭从中被击断,与吕布方才破赵云的四箭有异曲同工之妙。

    抛射的那箭将吕布羽箭击落之后却是斜斜地插落在地上,另外平射的一箭没有了吕布羽箭的阻挡,却是直直地射向吕布本人。

    吕布见得,手却是向箭壶摸去,一摸之下却是没有摸到箭支,心中一惊,方才记起之前用十八箭将联军众诸侯的大旗射了下来,箭壶中的箭已经所剩不多。而之后又与赵云斗箭,却是将箭壶的箭都用尽了。

    然而当吕布反应过来的时候,赵云的那一箭已经射到。吕布眼明手快,直接拿大弓一磕,将赵云射来的一箭磕了下来,然后右手一捞,将磕落的那一箭捞住。之后快地挽起大弓,搭上羽箭回射赵云。

    吕布箭壶没箭,拿大弓将赵云的羽箭磕下的一幕众人却是都见到了,公孙瓒见得吕布手中还拿着大弓,旁边又有赵云持弓在牵制,知道有机可乘,立即挥槊纵马,出阵亲战吕布。

    “贼子敢尔?待我公孙瓒来会会你。”

    诸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白马银袍的公孙瓒挥槊亲战吕布。

    公孙瓒也不恐惧,冲上前去边呼喊“北平太守公孙瓒前来讨教”边挥槊上前刺向吕布。汉末重视名望,公孙瓒也不能免俗。

    吕布见得公孙瓒持槊而来,心下冷笑一声,收起大弓,取上方天画戟纵马直奔公孙瓒。吕布赤兔马快,眨眼间就来到公孙瓒跟前,两马相交,吕布一戟就将公孙瓒扫来的一击拨开,继而用方天画戟的小刃直劈公孙瓒。吕布也不提马加速,等公孙瓒的槊刺来时单手拿住戟身划一个大圈砍向后者。

    公孙瓒不想对方后发先至,公孙瓒连年与外族交手,也算是久经战场,面对吕布劈来这一戟,立即就回槊防御。

    “当”一下大响,公孙瓒只感到双手剧震,手上的长槊差点拿捏不住掉落到地上。槊尖被对方大力弹开,双手也有些发麻,但他经验老道,赶紧贴在马侧边躲开了吕布的画戟。

    吕布这一击抢得先机,自然不会含糊,“刷刷刷”地三下连续打向公孙瓒

    刚稳住战马,吕布又杀了上来,公孙瓒奋力格挡画戟,但几下过后已是十分吃力,冷汗也冒出来了。

    这公孙瓒可是堂堂北平太守,居然亲自上前杀敌,可把大家都给唬了一跳,这是吃饱了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