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22
    半夜,刘岱、乔瑁营中泛起火光,喊杀声一片。诸侯纷争就于此展开了。

    袁绍差人查探后才知道,兖州太守刘岱向东郡太守乔瑁借粮。

    乔瑁推辞不与,刘岱于是引军突入瑁营,杀死乔瑁,尽降其众。

    袁绍气不打一处出,联军根本就不听他的调度,白天刚走了孙坚现在居然发生自己人火拼的事情来。

    对此他也无可奈何,总不能以盟主的名号和刘岱开战吧?况且自己跟刘岱私交很好。

    且说董卓行至荥阳地方,张济领着飞雄军接应到了,吕布、徐荣带着大军后至。

    李儒道,“丞相新弃洛阳,防有追兵。可教徐荣伏军荥阳城外山坞之旁,若有兵追来,可竟放过。待我这里杀败,然后截住掩杀。令后来者不敢复追。”

    董卓从其计,又令吕布引精兵遏后。布正行间,曹操一军赶上。

    且说曹操率军连夜追赶,到得天明时已经过了弘农,隐约间见到前面有部队护着车驾前进。曹操见得,大喜道:“前面就是天子车驾,诸位奋力向前,迎回天子,如此立下大功后,人人重赏。”

    其实曹操本人也不是太清楚前方的是否天子车驾,不过大军经过一夜行军,可谓人困马乏,如今也只有诈称前方乃是天子车驾,才能激起大军的士气。

    只不过就在曹操刚要赶到车驾之前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前方忽然大队士卒掉转头来,凝神戒备。当先冲出一人,手持画戟,坐下一匹红如赤炭一般的绝世宝马,却正是吕布。

    吕布大笑道,“哈哈,果然不出李儒所料也!曹操,汝中吾家军师李儒妙计矣。”随即将军马摆开。

    曹操见得吕布出现,大惊,知道是中计,但还是大喝道:“诸位,天子车驾就在前方,董卓令吕布断后,以为无忧,吾等只需杀败吕布,就能救出天子,大功之后一并赏赐。”

    被曹操这么一喊,后边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李典、乐进一并了一声喊,继而各领一支人马冲了过去,曹操见得,亦不甘示弱,和护在身边的曹洪一起奋力向前。

    曹操出马,大叫,“逆贼!劫迁天子,流徙百姓,将欲何往?”吕布骂道,“背主懦夫,何得妄言!”。

    说着纵马飞奔,直取曹操首级,吕布的骁勇曹操麾下众将于虎牢关前已经见识过,夏侯、夏侯渊那肯让他如意。

    只见夏侯惇和夏侯渊二人一挺武器立即上前截住吕布,二人一同双战吕布。

    斗了几个回合,却是见得吕布的副将用长枪撩开那车驾的帷幄,里面转出一名普通的士卒。曹操见得,知道已经不能再以天子车驾骗一众士卒了。

    战不数合,正在曹操踌躇不知如何的时候,只听见左面密林一通鼓响,张济引一军,从左边杀来,曹操急令李典迎敌。

    正当曹操惊魂未定之时,突然右边喊声又起,樊稠引军杀到,曹操急令曹仁迎敌。三路军马,势不可当。

    曹操见得董卓军中三员大将杀出,心知自家将领就是齐上也不敌董卓军,况且如今中了埋伏,军心散乱,于是当机立断,令曹仁指挥兵马敌住董卓军,自己则是掉转马头向洛阳方向逃跑。

    曹操身材生得矮小,于人海之中并不显眼,其逃跑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士卒们注意,毕竟曹操的大旗还在,还有曹仁在指挥作战。

    曹操逃跑暂且不说,只见夏侯兄弟与吕布交战了十数个回合,夏侯惇、夏侯渊抵敌吕布不住,已经渐渐不敌,两人知道再不逃走恐怕今日就要将性命交代于此处。

    于是当机立断,两人力齐攻吕布几招之后撇下吕布掉转马头,飞马回阵。吕布见得夏侯兄弟逃跑,却是不追,立即领着兵卒朝曹操大军杀去。

    吕布一骑当先如入无人之境,有吕布为箭头,其后面的军队可谓虎入羊群。高顺等并州将领引着铁骑掩杀,操军大败,回望荥阳而走。

    另外两边张济和樊绸已经杀入曹操军中,曹仁见到不敌,不敢久留,立即领些残兵退走,一边的李典、乐进见得自然亦有样学样,率些士卒退走。

    这边吕布杀到曹军中军之中,方天画戟一挥,将曹操大旗斩下,后边副将见得立即会意,大喝道:“曹军已败,曹军已败。”这么一喊,曹军士卒见到大旗已倒,又见不到指挥的主将,心中就更加慌乱了。

    这时吕布见得前方有一名身穿儒服的人纵马逃走,虽然不知其是何人,但见到其衣着华美,知道定是曹军重要人物,于是一策赤兔马,追了上去。

    这名身穿儒服的人马术并不好,而且吕布骑的乃是赤兔马,怎是他那劣马可比。只见吕布不一会儿就追上此人,借马力方天画戟直接朝那人扫去。

    那人闻得风声扭头一看,却只见到画戟的戟头扫来,还未有所反应就感觉到腰部一疼,却是直接被吕布一戟砍为两段。

    这时有副将认得,这名身穿儒服的人乃是曹操好友富商卫兹,就是他出资让曹操招兵买马,纠集诸侯联军讨伐董卓的。

    吕布见杀得此人,亦算功劳一件,再次张望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曹军将领,知道徐荣那边另有埋伏,亦不追赶,只是慢慢收拢士卒。

    再说回曹操这边,领着曹洪和一些士卒走得一段路之后,现吕布、张济和樊绸三人并没有追来,走至一荒山脚下,时约二更,月明如昼。

    于是放缓了一下脚步,方才聚集残兵,众将都走散了,走了一会之后现士卒连夜赶路,又经历大战,疲累至极,于是便让士卒原地休息。正欲埋锅造饭,只听得四围喊声,徐荣伏兵尽出。

    曹操见得霍然而起,几步跳上马匹,夺路而逃,只有曹洪和少数兵卒跟定了曹操,其余士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徐荣的伏兵一一射杀了。

    曹操逃得一阵,见到前面有董卓将领拦路,定睛一看,曹操心知乃是徐荣,立即朝另一边走去。

    曹操慌忙策马,夺路奔逃,正遇徐荣,转身便走。徐荣见得,立即张弓搭箭,朝曹操射去,正好射中操肩膊。曹操顾不得许多,带箭而逃。

    曹操带箭逃命,踅过山坡。两个军士伏于草中,见曹操马来,二枪齐发,曹操战马中枪而倒。曹操翻身落马,被二卒擒住。

    两员士卒没有理会那马,正准备押着曹操去徐荣处请功,正危急时刻,只见一将飞马而来,挥刀砍死两个步军,下马救起曹操。曹操定睛一看,乃曹洪也。

    见后面追兵甚急,曹操道,“吾死于此矣,贤弟可速去!”。

    曹洪道,“大兄且上马,洪愿步行。”,说着就把自己的战马让给曹操骑着。

    曹操说道:“贼兵若是赶上,汝将如何?”

    曹洪说道:“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公。”

    曹操叹道:“吾若再生,汝之力也。”于是再三推辞不过,曹操上了曹洪马匹夺路而奔,曹洪又脱去衣甲,拖刀跟马而走。

    约走至四更余,只见前面一条大河,阻住去路,后面喊杀声渐近。曹操见得,叹道:“莫非天要亡我曹操乎?”

    曹洪见事态紧急,急扶曹操下马,脱去袍铠,背负曹操渡水。才过彼岸,追兵已杀到,隔水放箭。曹操和曹洪二人顾不得身上湿漉漉的,立即飞窜逃走。

    曹操带水而走,比及天明,又走三十余里,土冈下少歇。坐下不久,忽然喊杀声从远处传来,只见徐荣等人领着一些人马杀来。

    原来徐荣领着大军从河流渡水,之后再杀来,虽然慢了一些,但亦追到曹操。

    正在曹操绝望,曹洪准备拼命之际,只见夏侯惇和夏侯渊忽然引十数骑飞至,张济之侄张绣见得,立即说道:“二将骁勇,将军且退后,容绣来战。”徐荣见得,点了点头。

    张绣单骑飞出,挡住夏侯渊和夏侯惇二人,打了几个回合就见得曹仁、李典、乐进各引一队军马寻到。

    徐荣见得,知道由于方才要从上游追来,领兵不多,如今曹操部下已至,恐怕已经难以取其性命,不甘地狠狠瞪了曹操一眼,说道:“伯威,曹操援军已到,退。”

    这边张绣会意,几招逼退打了一天体力消耗甚巨的夏侯兄弟,而后和徐荣率军退走。夏侯兄弟要追之时。

    曹操却是说道:“莫要追了,现在且退回洛阳要紧。”夏侯兄弟听得,便过去帮手收拢兵卒,几将又寻了一马与曹操,几人领着些残兵败将退回洛阳。

    初平元年(190)初,曹操率军参加关dong军讨董卓,驻军于酸枣(今河南延津西南)。曹操见诸军皆畏敌逗遛不进,于是率领五千余人和鲍信、鲍韬以及张邈部将卫兹等部大约一万人进兵,准备进据成皋(今河南荥阳汜水镇)。

    至荥阳汴水(今河南荥阳西南),与董卓部将徐荣遭遇。双方激战一天,曹操等人大败,曹操身中流矢,乘马被伤。

    曹操从弟曹洪将战马让与曹操,乘夜逃回酸枣,鲍信负伤,鲍韬、卫兹等人战死,部众损失大半撤兵离去。(参见汴水之战)。

    曹操见关东诸军十余万人,日置酒高会,不思进取,便建议诸军占据要隘,然后分兵袭扰关中。诸将不听,仍旧日酒高会。

    这就是曹操这段时间的经历,而这段经历让热血青年曹操彻底蜕变了。

    曹操营中,曹操冷眼看着远处的火光和喊杀声,他已经看透了这群联军,无奈自己实力有限不足成大事。

    想着想着他不得不承认,汉室真的衰微了,天下群雄即将互相攻伐争霸。

    “孟德,我等该何去何从?”夏侯渊问道。

    曹操沉默了半响后道:“南方,募兵。”

    “可是孟德你想过没有,招募兵马后我等又该去何处安身。”曹氏同族兄弟曹仁问道。

    曹操沉思了许久,一众将领也都低头思量不敢打扰他,“前些日在酸枣袁本初问过我,大事如果不顺,什么地方可以据守呢?”曹操瞄了一眼众位将领。

    “看来袁车骑早就没有下决心与董卓决一死战,可怜我等拼死追击董卓,不知主公是如何回答”李典有些急切地问道。

    曹操摇了摇头,“我并未回答,而是问袁本初有什么打算。”接着他又说道:“袁本初当时说,南据黄河,北守燕、代,兼有乌丸、鲜卑之众,然后南向争夺天下,这样也许可以成功吧!”

    乐进恼怒道:“原来他早打算占据地盘壮大自己,心思根本没有放到讨伐董卓上来,不过是个以大义之名行私利之实的虚名之徒。”

    “乐将军且莫声张,不可让袁车骑听去了。”曹仁劝道。

    曹操颇不以为意,“我想北方诸多豪强占据,但中原大地各方势力较为弱小,且又有黄巾余党作乱,我等正可图谋。”

    几人商量定各自散去准备离去。

    第二天,曹操来袁绍这个盟主这里辞别,袁绍心里不悦却也跟这个曹操这个发小客套了一番。袁绍笑了笑,就不再刺激曹操,端着酒杯,一起喝了起来。

    又喝了一会酒,曹操好像想到了什么,要找回场子的。

    明知故问道,“今天下诸侯,大多聚集如此,本初以为谁才能称为英雄呀?”。袁绍故意反问道“孟德以为谁是英雄呀?”。

    曹操心中嘀咕了一下,我问你你怎么反问起来我来,也罢我就顺便说几个,于是,曹操故意道“西凉董卓,兵强将勇,可为英雄也?”。

    袁绍轻蔑道“董卓残暴寡恩,久后必乱,何足道哉”。

    曹操又道,“南阳袁术,兵粮足备,可为英雄也?”袁绍笑道,“冢中枯骨,何足介意,非英雄也”。曹操道,“有一人名称八俊,威镇荆州:刘景升可为英雄?”

    袁绍对道,“刘表不过徒有虚名,无真才实学,非英雄也。”还不赞同嘛,曹操只得继续道,“有一人血气方刚,江东领袖——孙台乃英雄也?”

    袁绍好笑道:“孙坚但凭匹夫之勇,久后必伤于乱箭之下,何必说他呀。”其实就在不久前因为传国玉玺问题,袁绍已经派人说服刘表截击孙坚。曹操转移话题道“益州刘幽州,可为英雄乎?”

    袁绍摇摇头道,“刘焉虽系宗室,但在我看来不过是守户之犬也。虽说心机很深,率先占领益州的,何足为英雄!”。

    对于这些,袁绍都否认了,答案呼之欲出了,曹操不死心道,“如韩遂、公孙瓒等辈皆何如?”

    袁绍鼓掌大笑道“此等碌碌小人,何足挂齿!”。曹操见都说完了,也没找回场子,丧气道,“舍此之外,操实不知。”

    袁绍故意试探道,“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曹操吃了一惊道,“谁能当之?”

    袁绍以手指曹操,后自指,道:“今天下英雄,不过孟德与我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