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23
    曹操闻言,吃了一惊,看来自己小看这个发小了,心中对袁绍的忌惮又加了三分。突然见两个人撞入后园,手提宝剑,突至营前,颜良丑挡住他们。

    曹操视之,乃夏侯兄弟二人也。原来二人在大营左等右等不见曹操回来,就让曹仁等看好大营,他们过来接应。

    后听到,被袁绍请来喝酒,虽然很感激他派人救了大家性命的,但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是这多事之秋的,更要注意的,死去的乔瑁就是教训的。

    慌忙来营外打听,闻说在后面,只恐有失,故冲突而入,却被颜良丑挡住了。

    袁绍让颜良丑放他们进来,问二人来意。

    夏侯渊反应很快到,“听知盟主和兄饮酒,特来舞剑,以助一笑。”

    袁绍笑道,“此非鸿门会,安用项庄、项伯乎?”,曹操亦笑。

    让二人这一打扰,酒自然喝不下去了,于是就散席,曹操告辞而去。袁绍目视了曹操背影良久,才转身离开,

    袁熙也去送了曹操曹昂父子。

    曹操对他说了些勉励的话。

    曹昂拍着他肩膀说道:“显奕,相信我们还有一同讨伐奸佞的一日,到时我们并肩作战。”

    看着曹操等人远去的背影,袁熙心想,再见之时你我恐怕就是对立阵营了。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多年之后了,那时候就不是美酒相伴了,而是金戈铁马了。或许也意识到了吧,这谁又说的准呢。

    看来,不仅曹操小看袁绍,连自己这个儿子同样也小看父亲袁绍了。果然能在历史上留名的有几个善于之辈。

    没有几日,众将军郡守都称治所有事,而各自分散,联军军营一片凄凉。

    长安,司徒府。

    王允虽然被拜为了三公之一的司徒一职荣耀无比,但他却高兴不起来。

    自从董卓进驻洛阳后,多次赤裸裸地表现出对权力的贪婪********他废旧立新,毒杀太后,广植党羽,培养亲信,统收兵权,控制朝廷。

    从董卓的种种暴行中,一众老臣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他已成为威胁汉室社稷的最大隐患。

    可是,董卓手中掌握兵权,党羽众多,而且董卓本人凶残毒辣。

    于是,王允毅然地担当起司徒这重任,他表面上顺从董卓,为的是使其放松对自己的戒备。

    而董卓见王允不但具有才识,而且对自己忠心耿耿,毫无二心,于是便把王允当作自己的心腹亲信,对王允不生丝毫疑心,无论朝政大小,都托付给王允处理。

    王允现在等待的就是一个时机,诛灭董卓的时机。

    王允边想着对策边来到了后堂,软榻上正坐着二名美貌妩媚的少女,正是万年公主刘妍和貂蝉。

    只见此女生得面若桃花、皓齿星眸,浑身肌肤雪白无比,仿如玉骨冰肌一般,纤纤素手移动间,带起飘飘衣袂,月宫之神女嫦娥见得,恐怕亦黯然失色。果然不负闭月之名,此等相貌,就算是皎洁的月亮,恐怕亦黯然失色。

    貂蝉站起身向王允行礼,王允点头后又对刘妍拱了拱手道:“殿下,情形不容乐观呐,有消息说关东联军大部已解散了。”

    刘妍神色有些凄楚:“难道天亡我大汉不成,袁本初将军处可有消息?”

    “暂时没有,但公主殿下放心,老臣就是拼上这条性命也会保住汉室社稷,现在忠直的大臣已经联络了不少,等待的就是一个时机。”

    王允又说了其他一些事后吩咐貂蝉好好照顾万年公主后就离开了。

    刘妍幽幽叹道对貂蝉说:“妹妹,你看他们会打过来诛除逆贼么?”

    “殿下放心天下还是有护国的豪杰的。”貂蝉闻言安慰道。

    刘妍有些激动,“对,本宫也听说了,袁本初将军起兵伐董,还有他,还有他那讨伐奸佞的檄都传到这边来了,终有一日他会领兵打过来的,因为他是天下少有的才智英勇之人。”

    “哪个他呀,袁将军?还是袁熙袁显奕呢”貂蝉一旁打趣道,心中想到,唉袁显奕真是多情人,公主也对其倾心。

    刘妍拉过她的手道:“自然是有大汉才子之称的袁显奕。”

    激动中的万年公主没有注意貂蝉略显尴尬局促的脸色,四年前的貂蝉可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袁熙第一次看见她时,也只是个脸色甚至有些蜡黄的黄毛丫头,刚刚被慧眼识人的王允,买回去当着义女抚养。

    袁熙还记得自己冒冒失失的进入王府,他们一家的惊讶的反应。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为何值得袁家二公子这大的反应?

    三年后,王允每次看见他都说他比自己更会识人面向,赞口不绝。

    说来也巧,如果袁熙早一步,说不定貂蝉就属于袁熙了。这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上天安排吧。续说了些当初与袁熙在宫中的事情。脸上一抹潮红,甚是娇艳。

    最后貂蝉有些羡慕问道:“这么说袁公子是殿下的心上人了?”

    万年公主面颊染上了粉色,却没有回答,毕竟是羞人的事情。

    袁军大营。这十几日里因见事不可成,袁绍军已经撤出了司隶,回到渤海附近驻扎。

    袁绍这些天很是气恼,关东联军就那么瞬间瓦解了,谁也不买他这个盟主的账,最严重的是韩馥暗地里减少对他的军粮供应。

    这时他招来了一众心腹,连同袁熙和新近来投奔的外甥高干。

    将情况说给一众武听后众人都感到危急严重。

    逢纪建言道:“将军倡导大事,却要依靠别人供应粮草,如果不能占据一个州作为根据地,就不能保全自己。”

    袁绍有些犹豫,“冀州兵强,而我部却粮饷又饥又乏,假如不能成功,就没有立足之处了,况且韩馥对我军有恩义无故讨伐不合情理。”

    袁绍表现出的所谓犹豫和唐高祖李渊所为并无二致,都是虚伪之词,唉政客啊。

    郭图劝说:“韩馥一个庸才尔,占据高位实乃尸位素餐,主公德高望重冀州豪杰归附取而代之有何不可?”

    袁绍见最后的道德底线也放的下来了,急问:“那诸位可有稳妥的法子谋取冀州?”

    田丰觉得这样做有违自己的原则,所以就没有谋划,其余如许攸等人一时半会也想不出稳妥的方法,于是都沉默了下来。

    袁熙觉得是个机会,在来议事前老师张纮已经教导自己怎样才能让袁绍放权给自己,于是出列说:“父亲,孩儿倒有个兵不血刃的法子。”

    此言一出在座众人皆惊奇,袁绍也是半信半疑道:“你且说说看。”

    袁熙整理了会思路,按照老师张纮之前的推测,沉声说道:“其一,听闻韩馥部下大将麹义反叛,并击败其追兵先正无处可去,父亲可结交或收服麹义以为助力。其二,父亲可秘密联络公孙瓒,让其跟我军攻打平分冀州。其三,元才表兄(高干)在冀州有旧识,拥护父亲的荀谌荀友若也是韩馥亲信,届时韩馥必然惊慌恐惧可让两位去游说于他,为他分析祸福,韩馥迫于突然发生的危机,必然肯把冀州出让给您。”

    袁绍听完觉得眼前一亮,十分心动。自己这个二儿子确实不同常人。

    田丰也是惊异于他的谋略,真可谓滴水不漏,而且奇正相间深合兵法之道,试问自己也不能想出更好的谋划来了。田丰新来不久,还不知道大多策略都是张纮暗中教导的,张纮可是有范增姚广孝之才。

    至于田丰他长于大势战略上的谋划,所用都是阳谋,自然想不出这种勾当来了。

    袁绍询问过众谋士后见都没有意见也就听从了袁熙的建议。吩咐众人着手做各项准备。但正是袁熙这种和太宗皇帝李世民一样的起家首谋让袁熙势力开始超过了长子袁谭势力,成为后来袁家兄弟夺嫡的祸根。

    所谓非嫡非爱,而身具大功者,在周易上叫做不当位,为以下克上之象,就像安史之乱时唐代宗的儿子建宁王一样,非适非长而有大功,所以在李林甫和太子等人的暗中操作下,被皇帝所杀。

    唯一不同的是,袁熙和太宗皇帝李世民的实力和势力太庞大,向动他们不好下手罢了,往远处说也就朱棣和他们一样成功了,其他人都是死在这样的卦象之上。

    濮阳,袁家暂时住所。

    袁熙看着有些阴沉的天气,眉头深深皱起,其实他很不希望董卓进京,他心里总认为,曹操的崛起很大一定程度上,就是有赖于董卓进京的乱行。

    如果洛阳不是毁于董卓之手,说不定历史还很的会有很大改变。

    刘备,曹操会不会出现?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无论如何都会崛起。所以如果没有曹操的话,父亲又能走到哪一步呢?

    脑中记忆很乱,可袁熙真的希望父亲能跨过曹操,跨过官渡那个坎。或许一切真的有不一样的结局。

    “夫君,想什么呢?”高月手里拿着一件厚厚的披风给袁熙披上,:“外面天寒,还是进屋吧,可莫冻坏了身子。”

    袁熙凝视着高月那双细眉下深情的眼睛,眼里忽然有些发酸。那一霎时,他突然知道在这个茫茫世界里除了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外,还有一颗细腻的心在时刻关爱着自己,不论离得有多远,哪怕远在天边。

    袁熙回过头,紧紧抓住高月的手臂将她揽在怀中,一时无语,只默默地感受她那颤抖的身体。

    绿珠见状,抿嘴一笑,乖觉地蹑手蹑脚走出门外。袁熙柔声道:“无垢,你想你的父亲吗?”

    高月勉强微笑,抬头道:“想,可是回不去了,京城那么乱,父亲肯定不希望我身处危险之中。”

    后来高月父亲还是被发配到蜀地做官,在旅途中得病客死他乡。但老爷子仍旧默默上路了,他在为这个时代最后的忠义践行。

    袁熙温柔的亲了下高月有些冰凉的手背,叹息道:“这天下,如果能一直和平就好了,可惜它终该是要乱了。”

    高月目光仰望洛阳的方向,轻声道:“天下本来就是分分合合,一直这样,百姓也不用活了。乱自然有乱的道理。夫君,无垢能问你一个大逆不道的问题吗?”

    袁熙愣了下,而后道:“你说,你我是夫妻,什么话但说无妨。”

    高月抿嘴轻笑:“无垢想问夫君,刘协这个新任皇帝能当多久?”

    袁熙心里极度错愕,看着高月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他以前只是知道高月有学才能,多读了些经史,没想到对于政治也这么敏感,居然连刘协能不能久留帝位都能问得出。

    “夫君?”高月脸色微微泛红,轻声道:“是不是高月不该问这个问题?”确实汉朝吕后干政这样的事还是挺忌讳的。

    “自然不是。”袁熙紧紧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只是惊讶,居然能看出大汉不能长久。”

    高月缩了缩雪白的粉颈,偷笑道:“夫君你说什么啊?无垢只是问问而已,可没有看出来什么。”高月还是有些后悔自己有此一问的,她怕给袁熙留下一个后宫干政的印象。

    袁熙倒是不虞有他,在她粉颈上亲了一口,笑道:“看出就看出,有什么好隐瞒,你这么厉害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可不会对于我有这么个厉害的夫人,感到害怕。”高月也不争辩,轻轻拉着他往书房里走去。

    “夫君你可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当今皇帝可还年幼,他能当多少年?”

    “多少年?”袁熙推开书房门,又把房门关上,笑道:“可能几年,也可能几十年,不过都成了一个傀儡罢了!”

    书房里的火盆烧的噼里啪啦的,整间房子里都暖烘烘的。

    两人面对面坐在椅子上,高月给袁熙添置茶水,嘴里奇道:“这样吗?他不是还很年幼吗?是不是咱们大汉,几个月就要亡了?”

    “不是。”袁熙接过高月递过来的茶水,语气轻和:“他坐的这个位置不在于大汉还能存在多久,而在于辅臣的身份,辅臣和诸侯的支持与否。”

    “世家和地方军阀?”高月蕙质兰心,冰雪聪明,一下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看着他道:“夫君是说即使董卓被铲除,世家大族也不会容许权臣完全当道,还会使绊子。”

    袁熙佯装翻着白眼道:“无垢你可别忘了,我也是属于世家,那董卓权倾朝野,能有咱们好日子过么?”

    “所以说,董卓这个权臣,绝对是不能长久的,甚至连一年的时间都不能当下来。”

    “完全正确。”袁熙放下茶杯,温笑道:“想不到我袁熙的夫人这么聪明,真是很多世间男儿都大为汗颜呢。”

    “别唬我。”高月似喜似羞的轻笑道:“看你整天一副什么都不想,沉迷女儿香中的样子,我要是不明悟一些,还真被你给骗过去了。”

    袁熙摊手道:“这样的见识天下间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我这能算什么,不瞒夫人,有些事情,我甚至连你都不如。”

    高月白他一眼,才不信呢,她知道袁熙就喜欢装模作样,其实厉害的紧呢。“不过夫君啊,”高月担心道:“这大汉天下还能存在多久,董卓下一位辅臣,谁会继承?”

    “从刘协开始大汉就等于名存实亡了,而董卓下一位可能是王允,也可能是杨彪,毕竟都是世家领头人,其他我也不能揣测,而我们现在就在河北静观其变就好。暂时无碍。”

    “那我们袁家何去何从?”高月问出了心里想问的问题。高月能有此问,袁熙还是挺欣慰的。

    袁熙看她一眼,低声道:“袁家不会没落,即使他暂时没落了,我也会让他在我手里重新发光发热。无垢我会好好保护你一辈子的,乱世不会波及你们。”

    “夫君。”高月感动的看着袁熙,眼眶微微泛红。

    袁熙逗趣道:“暂时别瞎想这些,很多时候你眼前发生的只是眼前发生的,不要惊慌,你要记住还有我呢。”

    取闹过后,高月又问道:“那个唐姬我看其也不像是普通家女儿,你这样带回来,没有事情吗?”

    袁熙很多事情对高月都不瞒着的,因为他知道高月的智商比自己可是一点都不低。

    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袁熙道:“事情就是这样,唐姬是弘农王妃,所以现在她哪都去不了,再加上又是万年公主的闺中密友,就一并带回来呗,反而要是把她送往洛阳,无异于把人家往火堆上推。”

    高月不是不讲理的女人,听完后,对于唐姬的处境,表示深深的同情。

    “夫君。”高月趴在袁熙怀里,腻腻的喊了一下。

    “干啥?”袁熙低着头看着愈发美艳的高月,心里一阵火热,这个妮子才多久没见,媚|态就更胜往昔了,果然不愧是自己的长孙皇后吗。

    袁熙觉得自己真是走狗屎运了,有了高月,还有唐姬,今后还有个蔡琰、洛神甄宓等美人,这样男人的福气,上哪去找?

    “我想问问,你怎么就认了人家弘农王妃当妹妹了?”高月眨着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睛,俏皮的看着他。

    “她身份特殊嘛。”袁熙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把她当妹妹,带在身边要是被人发现怎么办?到时候全天下都得来讨|伐我,我可承受不住。”

    高月狡猾道:“那就这样养着一个王妃妹妹,将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一出,一边的高月就满脸堆笑看向袁熙。

    袁熙神色不变,朝着两人说道:“能怎么办,将来她若是和夫人关系极好,那就收来当妾,若是不好,那就.......”

    “那就什么?”高月笑着问了一句。

    “那也当妾吧,给夫人教训教训。”袁熙想了半天,要是把这个大汉最后少帝王妃让给别的男人,他肯定是办不到的,既然都要便宜男人,为什么不便宜自己呢?

    “哼,算你老实。”高月转了个头,拉着袁熙的大手轻抚着自己的脸颊,轻笑道:“你娶谁都没有关系,但是你要记住你的正牌夫人是谁,可不能因为什么身份,就休妻再娶妻,那样的话,就太对不起无垢了呢。”

    袁熙无声笑了笑,把高月的手臂拉过来,询问道:“无垢,你相信为夫是那样的人吗?”

    高月看了眼无辜样子的袁熙,掩唇娇笑道:“当然信,男人可没有一个好东西,将来等无垢年老色衰,指不定怎么被不待见。”

    随即高月又佯怒道:“袁显奕你可要记清楚咯,以后看上哪家小姐,可千万要先与我看看,不满意的话,一定不能娶。”

    袁熙无语道:“好,谨遵夫人圣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