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31
    冬去春来,时间不知不觉地到了初平三年春(公元一九二年)。

    关东这边袁术听闻袁绍入主冀州而派来使者求马匹,袁绍对这要求自然不加理会。

    袁术大怒之下终于跟袁绍撕破了脸,他派遣使者联络勾结上公孙瓒,袁绍则联合了刘表,四方势力双双都结成了联盟。

    幽州牧刘虞的儿子刘和在宫廷担任侍中,献帝想要东归洛阳,便命刘和假装逃避董卓,秘密地经武关去见刘虞,要刘虞出兵去接献帝。

    刘和走到南阳时,袁术企图利用刘虞为外援,便扣住刘和,应许在刘虞兵到之后一起西行,命刘和给刘虞写信。

    刘虞接到信后,便派数千名骑兵去见刘和。公孙瓒知道袁术素有称帝的野心,就劝阻刘虞,但是刘虞不听。

    公孙瓒害怕袁术知道此事后会怨恨自己,也派堂弟公孙越率领一千名骑兵去见袁术,并暗中挑唆袁术扣留刘和,吞并刘虞派去的队伍。

    从此刘虞与公孙瓒有了仇怨。刘和从袁术处逃走北上,又被猜忌的袁绍留住不放。

    荀彧也终于投靠了曹操,曹操大为高兴,抓住他的手喜道:“这就是我的张良!”于是任命他为奋武司马。此外颍川人戏忠也应征召出任曹操的军师。

    其实曹操这里把荀彧当成自己的张良其实用意自诩自己为高祖也,和袁熙把许褚比作樊哙,贾复一样的道理,抬举别人也捧高自己。

    河北方面公孙瓒派田楷与刘备夺取青州,刘备被任命为平原国相。其实公孙瓒虽然呲牙必报,但是对朋友还是够意思的。

    关中这边董卓做了太师,地位在诸侯王之上。太史观察天象后声称,朝中大臣中将有人被杀死。

    董卓借机派人诬告卫尉张温与袁术秘密联络,于是将张温在闹市中笞打而死,以应天象,董卓完全掌控了关中,已经跟反对他的朝臣翻脸。

    董卓又任命他的弟董旻为左将军,倒子董璜为中军校尉,都执掌兵权。他的宗族及亲戚都一改先前的低调而在朝中担任大官,就连董卓侍妾刚生下的儿子也都被封为侯爵,还把把侯爵用的金印和紫色绶带当作玩物。

    董卓所乘坐的车辆和穿着的各种衣饰,都与皇帝的一样。他对尚书台、御史台、符节台发号施令,尚书以下的官员都要到他的太师府去汇报和请示。

    又在长安郊外修建了一个巨大的堡坞,墙高七丈,厚也有七丈,里面存了足够吃三十年的粮食。他对亲信说:“大事告成,可以雄据天下;如果不成,守住这里也足以终老。”

    乱天下的毒士李儒最终还是错付了董卓,董卓的熊心自从见到帝京的繁华后,就不断开始消磨了,失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就在天下豪杰各自勾心斗角发展势力时袁熙也做了些筹谋。但当务之急是增长威望抢夺地盘,还有就是解决长安的事情。但是急不来,还得一步步稳进。

    郭嘉在袁熙派“虎卫”不分昼夜地监视下在军中做了主簿,兼理一些军中日常事物,袁熙帮他购置了一套宅院赏赐了郭嘉一些钱帛。

    这天是照例的议事,袁绍让长子袁谭也到开参议,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而袁谭因为之前跟辛家联姻,娶了辛评一个侄女。这些日子他和辛评郭图关系渐渐密切起来。

    袁绍看着下面一众武说道:“当今天下大乱,汉室衰微,贼臣作乱,朝廷西迁,我袁家世代受宠,我也决心竭尽全力兴复汉室,冀州正是成大业之地,我等下一步该如何行进?”

    众人互相观望都因为各自的打算而不愿第一个建言,毕竟袁绍手下党派众多,相互拆台,相互攻讦也是常有的日常操作。

    沉默了一会田丰起身分析道:“主公近期所患不过有四,其一关中董卓,其二幽州公孙瓒,其三冀州南面孙瓒任命的青州刺史田楷,其四黑山贼张燕,其中又以公孙瓒对我冀州威胁最大,但董卓也不可小窥,他与主公既有家仇又有国恨,不报此仇将军不能立威于天下,所以我军面临两大劲敌。”

    沮授思量清楚后出列道:“主公年少入朝就扬名海内。废立之际,能发扬忠义出走京城,使董卓惊恐。渡河北上,则渤海从命;拥一郡之卒,而聚冀州之众。威声越过河朔,名望重于天下!如今主公如首先兴军东讨,可以定青州;还讨黑山,可以消灭张燕。然后回师北征平公孙瓒;震慑戎狄,降服匈奴。您就可拥有黄河以北的四州之地,因之收揽英雄之才,集合百万大军,迎皇上于西京,复宗庙于洛阳。以此号令天下,诛讨未服,谁抵御得了?”

    沮授确实有武干略。才能不下隋帝的宰相高颖之下,后来沮授辅佐袁家两代君王,忠心耿耿。

    通过这些时日的观察沮授可谓渐渐摸清了袁绍的脾性,知道他十分重声名和追捧,所以沮授提出的谋划也不得不带上奉承的味道。

    果然,袁绍听完后高兴地笑道:“此吾之心愿也。然而,齐桓公如果没有管仲就不能成为霸主,勾践没有范蠡也不能保住越国。我想与诸卿同心戮力,共安社稷,不知诸位有什么具体的妙策平定此四忧患?”

    “这要步步稳进,先剪除首要祸害,但这恐不是一日之功,当今宜积蓄我冀州实力,以防御为主。”田丰道。

    袁绍有些不高兴了,刚刚为沮授描绘的一番宏伟蓝图而兴致盎然,踌躇满志,现在就被田丰泼冷水。而且只有他袁本初欺负别人,怎么能被别人欺负的道理。

    袁熙心里已经有了个大胆的策划,于是出了列对袁绍说:“孩儿不才愿为父亲剪除两个忧患。”袁熙和太宗皇帝李世民一样喜欢大胆用奇,不过也锋芒太盛,容易拉仇恨。

    “显奕你有什么谋划,可除去哪两忧患?”袁绍好奇问道,这个儿子向来都能给自己不小的惊喜。

    袁熙充满信心地说:“如父亲用孩儿之计担保三月之内让董卓身首异处,然后孩儿愿提以一旅精兵平定青州,好让父亲专心对付公孙瓒与张燕。”

    袁绍不由好奇急问道:“是何计策可诛杀董卓?显奕速速说来。”

    “现在人多如说出即不灵验,待会孩儿请私下禀报。”袁熙故意卖关子道。

    袁绍点点头,袁谭跟辛评对视一眼均不以为意地冷哼了一声。

    州牧府书房里,袁绍急切地拉着袁熙的手问:“到底是何计策,我儿快快说来。”董卓进京一事是袁绍心里的疙瘩,如果能杀掉董卓那就真的除去了他心中的芥蒂了。

    袁熙不答反问他说:“父亲可是一直跟朝中老臣有联络?”

    “是也,一众老臣也想诛除董卓可是一直无机下手。”

    “父亲您想,以我军目前实力和四面受敌的处境恐难以杀进关中,但要除去西凉军并不是非要出兵才行,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下攻城,西凉军内派系林立勾心斗角如能诛除贼酋西凉军自当瓦解。”

    “是这道理,但董卓仇家众多,他日常防范严密可不是那么好杀的。”袁绍抚着短须犹豫道。

    “不然,孩儿请求秘密潜往长安联络老臣诛杀董卓。”袁熙施礼道。

    “不行,太过凶险,胜算不大。”袁绍摇头道。他可不想自己最器重的儿子有闪失。

    袁熙却知道不论他去与否董卓都将有很大可能被王允设计杀死,自己前去只是能做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在其中有自己不得不去的理由和平白领取刺杀董卓的功劳名声。

    没有无上的声望和功劳如何在这纷争之世立下脚跟,如何吸引人才投效,如何给未来夺嫡之争铺路。

    袁熙接着耐心地分析说:“西凉军内不齐心,特别是西凉军嫡系跟董卓兼并的京师禁军间。只要让那些老臣出面收买些董卓亲随和领军将领待时机一到刺杀董卓于殿前易如反掌,孩儿计策如果失败也可查探一番关中情形好让父亲今后用兵关中司隶有所准备。”

    袁绍有些心动,却没有答应,只吩咐他退下去。袁绍不傻,他能算清楚这笔账,不过他还是一位父亲对吗。

    袁熙宅院。

    “府里的房子备好了吗?”

    “夫人说早就备好了。”袁和低声说道。

    “把马车找个地方销毁,”袁熙指示了一句,人已经进了大院。

    袁熙的内宅院是从不容许男人进去的,即使如心腹袁和也是如此。

    袁二目光疑惑的看着袁熙抱在怀里的女人,小声问道:“袁和,你说咱们公子抓这个小姐来干嘛的?”

    袁和摇摇头,轻声道:“不该管的事情,不要多管,也别多说。。”

    “哎,头脑要炸了。”袁二摇摇头,朝着马车走去:“我去把马车销毁。”

    袁和忙追了出去,阻拦道:“你好好看家,这种细致活还是我去做的比较好。”乘着马车,在夜色中,往别处慢慢行去......

    袁熙抱着唐姬左转右转,很快到了自己隔壁角落里房间。

    用唐姬的背部把门挤开,袁熙走过去,把唐姬放在床上。这才松了口气。

    “好了,以后你就住这里。”袁熙伸了个懒腰,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了,现在心里说不出的轻松,许久没有享用此女,袁熙觉得心里已经迫不及待了。

    “不过千万记住了,没有我的吩咐不许把门打开,不然后果你们知道的。”其实住在这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方便的,可住在外边,袁熙又不放心,只能再委屈委屈唐姬了!

    这日一大早,高月早早的起床,收拾整齐后,这才来到袁熙的房门外面。

    “还没有醒吗?”高月随口问着伺候在外面的丫鬟。

    丫鬟摇摇头,轻声道:“昨晚二公子睡得极晚,是以这才起迟了吧。”

    昨晚袁熙先是宠幸了唐姬,又去了老师张纮的那里和张纮交代了自己打算刺董的计划,于是遭到了张纮的强烈反对,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什么的。

    不过袁熙很坚决,无奈张纮只能妥协,于是帮助袁熙完善和修正计划,并于最近派出暗卫配合袁熙等人的行动。

    若是平日高月肯定会让袁熙多睡一会,可今天是年初,还得去袁府拜会刘夫人。于是高月一时也顾不了那么多。

    “夫君。”高月敲了敲门,轻轻唤道。

    “无垢啊,唔,我马上起来。”里面的袁熙嘀咕了一声。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片刻衣衫不整的袁熙从屋子里打开房门,问道:“怎么今天起这么早?”

    “一会还得去给母亲大人请安,夫君别忘了今天可是新春呢。”

    袁熙迷糊的脑袋一震,猛地清醒过来,一九二年终于要展开了。彻底乱了。

    “夫君?”见他一出门就神色恍惚,高月又轻轻唤了一句。

    “哦。”袁熙转头在丫鬟早已经准备好的铜盆里,快速的洗完脸,又刷了牙,这才淡淡道:“走吧,给母亲请安去。”

    高月虽然觉得袁熙今天显得有些怪异,却也没有多想,跟了上去。

    坐在马车上,晃晃悠悠间,袁熙忽然问道:“无垢,你说这天下何时会乱?”

    高月轻声道:“之前我细细想过夫君说的每一句话,发现夫君说的都很有道理,如果当今...那恐怕天下真的要乱了。”

    袁熙抚掌笑道:“无垢真乃我知己也,若是当初真的让了那病秧子,只怕我也要跳那泪罗江了。”

    高月白了他一眼,“我也只是顺着你的思路去细细想了一番,然后发现有理附和而已,可算不得我的想法。”

    “可比某人强多了。”袁熙目光移向一边无精打采的丫鬟绿珠,“某人我就是道理说的再明白,也不会认为这天下会怎么样。”

    绿珠哼了一声,不服气道:“你们这是反动,好好的日子不过,就会胡思乱想,我看是瞎操心。”

    袁熙和高月相视一笑,转移了话题,他们说的话确实反动,也就是在坐的都是自家人,两人才能畅所欲言。

    高月掀开布帘,望着外面的萧瑟的景色,扭头对袁熙道:“显奕,你不是说你家三弟也来了吗?怎么上次就看见大哥一个?”

    “三弟上次有事去了外面,这几天才回来,所以没有见到。”想起袁尚,袁熙摇摇头,作为三弟,回来没有见到自己,袁尚应该主动上门拜访才是,可他在家这么多天,别说袁尚,就是袁尚府中的家丁都没有见到一个。

    这个三弟越来越不像话了,袁熙叹了口气,袁尚生的一副好皮囊,加上又会溜须拍马,在父母面前又是孝子形象。

    不过袁尚比起隋炀帝杨广可是差远了,何况袁熙自己也不是杨勇不是,还能被你啄了眼?

    不过袁尚也的确让很多人赞赏。虽然哥俩关系还凑合,也有赠甲之谊,但别忘了袁家可是侯门啊,一入侯门深似海啊,人是会变的,即使三弟不想,也会有人帮他想的。

    可袁熙却是对他知根知底,话说袁尚他还觉得疑惑,感觉也许能拯救一下吧。

    善恶其实都是与生俱来的,虽然用某种方式能感化,甚至掩饰一些人的本性,到头来被反噬的肯定是自己。

    他知道自己与袁尚的兄弟感情,已经渐去渐远了......

    袁家四世三公,威望自不用多说,即使是大过年的,门前前来拜会的人也不少。

    袁熙带着高月进府时,就还看见人进人出,一副好不热闹的场景。

    绿珠很不舒服的踏着小碎步,挽着高月的手臂,嘀咕道:“这些人不去拜会袁大人,来这里做什么?”

    高月柔柔一笑,身姿款款的跟在袁熙后面,轻声解释道:“来这里拜会的,大部分的应该都是本地人士,他们不方便跑那么远,但是又不能不来,所以即使只有咱们母亲在家,他们也回来,还有一部分嚒,”

    高月声音越发低了下去:“那就是身份卑微,又想升官发财的,父亲他们见不到,就只好退而求其次,来这里咯。如果日后父亲知道这些,说不定还有些许情谊可讲。”

    “这样啊。”绿珠心里想了想,真的很有道理。她抬头看了眼高出自己一头的高月,见她满脸温笑,目光平易近人,不时在前面袁熙拜会别人时,也微微欠着身子拜会。

    “哎,看来真的没几个比得过无垢姐姐呢。即便那位王妃。。”绿珠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心里有些羡慕。

    袁熙其实挺不喜欢和别人寒暄的,他觉得特虚伪,好在目前的身份,他也不用做到尽善尽美,连续拜会几个人后,他马上带着身后高月和绿珠,往另一条道路走去。

    自己在外面的名声如此,就算有人看到也不会说些什么,因此袁熙走的丝毫不拖泥带水。

    转到另一边道路,袁熙擦擦额角的细汗,扭头对挤在一起的二女道:“新春,这些人简直....丧心病狂!”

    高月捂住小嘴直乐,娇笑道:“我想也是啊,比我们来的还勤快,假惺惺。”

    袁熙马上走过去,揽住高月小细胳膊,应道起来。两人就像找到知己一般,越说越合拍,那眉开眼笑的样子,让绿珠一阵无语。

    “夫君,这里虽然很少有人路过,但也不能不注意,你在前走。”高月叮嘱了一句。

    袁熙撇撇嘴,但还是很听话的把高月的胳膊放了出去。基本礼仪高月还是懂的,袁熙可以大胆妄为,但是她们可不行。

    袁熙望着目光柔和的高月,只得收拾起心思,慢慢的再去前面一板一眼的行走。高月确实有长孙皇后那样母仪天下的气质。

    后来正是高月地委婉规劝,多次平息了袁熙要重惩田丰等大臣的怒火,毕竟大晋宣武帝袁熙的暴脾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治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