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35
    蔡府,书房。

    蔡邕一面在竹简上奋笔疾书一面听着蔡琰叙述嫁到卫家后的经历,半响后他停下笔拉着蔡琰的细嫩纤手充满爱怜道:“琰儿受苦了!是为父对不住你啊,早知道就把你许配给显奕了,唉为父后悔啊。”

    一般来说,是美人就有脾气,可蔡琰却没有,她有的是傲气,她是才貌双全的美人。她出身于门第显赫的书香世家,别的孩子还在读三字经的时候,她已经能够背诵论语中庸了。

    十六岁不到的年纪,她已经名满京都,琴棋书画烹饪女红,三从四德无一不被人称道。蔡琰是个孝顺女儿,父亲蔡邕怎么培养她,她就怎么按照父亲的希望去做。

    唯一后悔的就是嫁给了求亲高月不成的河东卫仲道,并且成亲当天,据说卫仲道不明不白地死去了,也让蔡琰背上克夫的骂名,每天忍受别人的非议。

    蔡琰一腔委屈和哀伤即刻随泪珠涌出,试想一名年轻女子刚对一名才俊有好感,然后被家人突然分开,令许人,而且拜堂后丈夫即身亡,这对她来说打击就难以想象。卫家人自然不会对他有好脸色看,一直像防贼一样盯着她。

    蔡琰是不是白莲婊我不知道,但是她喜欢袁熙却在家人压力下嫁给了卫仲道,并且嫁给卫仲道后还情丝难断,这和倚天屠龙记里的周芷若有何区别。

    要不是顾及蔡邕的声名和袁家的报复指不定卫家会做出什么私下泄愤的事情来。而即使这样卫家对蔡琰的冷嘲热讽是少不了的。

    好在蔡琰自小感染了一些父亲豁达的胸怀,而这时的社会风气也比较开化,幽会私情和寡妇再嫁的事情着实不少。

    许久待她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后,蔡琰正在无限惆怅的时候,蔡邕突然道:“袁显奕不该来长安冒险的啊,他恐怕是来长安接你的吧。”

    蔡琰内心凄苦,陈留一别,蔡琰对袁熙芳心暗许,但是随后的董卓之乱让两人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成为了名动天下的俊杰,而她成为了新丧夫的未亡人。

    蔡琰和袁熙真是恋奸情热,藕断丝连啊,幸亏主角不是卫仲道,不然这老弟非得和宋青书一样气死不可,好一对狗男女,真是天作之合啊,曾几何时袁熙活成了他最讨厌的样子。

    蔡琰突然想起之前袁熙的嘱咐,随即不解地问道:“父亲不是也一贯悲愤董太师所作所为,不知为何又对其百般迎合?”

    蔡邕面有悲色,叹道:“老夫迎合董太师还不是为了汉室社稷,如能保住汉室皇亲血脉老夫就是被后人谩骂也不打紧。”

    蔡琰有些担忧道:“显奕确实有些鲁莽了呢,父亲当差人找到显奕劝其离去。”女生确实外向,这和袁熙八字还没一撇呢。。

    “就让高平(老仆人)带人去吧,你说他见过袁显奕。”蔡邕点点头道。

    蔡琰不再做声看着窗外幽幽明月不自觉地感伤的叹了一口气。自己和袁熙还有缘分吗。

    她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丧夫之人可能配不上袁熙了,想到这不由黯然神伤。

    赌坊,暗室。

    祝奥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翻看账簿的袁熙还有他身后的郭嘉等人,虽然袁熙事先让他做种种准备时他猜想到袁熙会派人来长安干一些大事,但他想不到袁二公子竟会亲自来到长安。

    待袁熙查看完账簿和祝奥搜集来的一些情报后,祝奥才慢慢说道:“这些日子来还多亏了史阿那小子,这些密报和长安的一些筹划很多都是他办的。公子眼光确实毒辣”

    袁熙曾暗中通过暗卫联系过王越,而王越也表示支持,故派徒弟史阿配合祝奥长安的相关事宜。

    袁熙点了点头,“继续查看董卓等人的日常行踪,那些退路后备也做最后的完善,部分人手准备撤出长安。”

    郭嘉想不到袁熙在早前就在长安打下了这些暗哨据点,这样的筹谋不止一日两日了吧,究竟他还有多少后招与谋划令郭嘉很期待,跟着这少年枭雄也许……挺有趣吧。

    “撤离长安?难道近日长安会有大变故!”祝奥惊讶道。

    袁熙嗯了一声就不做回答,这时暗室门响动,其貌不扬的祝奥弟弟祝公道走了进来,他的容貌并没有变化只是神色多了些稳健坚毅。

    祝公道不声不响地跪倒在袁熙面前,哽咽道:“请公子诛除董贼与西凉军,祝公道愿做公子马前卒!”

    “我这次来长安就是为了设计诛除董卓的,你要亲自跟西凉军见刀枪可能也杀不了几人,只要办好我交代的事情董卓我自会斩杀他。”袁熙扶起了他说道。

    一旁祝奥眼圈泛红,“公子放心,一切准备妥当就待公子行事了。”

    袁熙又嘉奖了两人几句后向两人仔细询问了长安里诸多大小事的一些细节始末。

    末了祝奥道:“公子,在下弟弟祝公道您是知道的,他虽然驽钝但也跟王越武师学过一些技击之术和剑术,且天生神力。但在小人这里他也就是个坐等吃饭的闲人,不如让他跟随公子以作护卫。”

    袁熙有些犹豫,因为袁熙突然想起历史上有个义救贾逵的剑客祝公道,但不知道是不是此人。

    祝奥不疑有他,于是解释道:“公子,公道为人只是略显憨厚,而并不痴愚,且其确实神力,拖公子福气跟王师学过一段时间剑术,寻常人根本不是对手,在到长安的途中也全仰仗公道我等才能平安到达。”

    袁熙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他身边有了许褚这个超级保镖已经觉得足够,“等会带上他,但是祝奥你要知道跟在我身边就是要上沙场险地,性命可是不由得自己的。“

    祝奥叹息道:“小人如何不知,但一来公子对我家有大恩,不是公子恩义我全家恐怕早已饿死。再者公道木讷愚钝只知道听我命令,而留在我身边只能浑浑噩噩终其一生,但在公子身边就会尽其所能。”

    其实在汉代有祝奥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这时候的人和社会的风气是开拓进取的,像霍去病、张骞等人正是凭着这种不畏性命安危的进取精神才成就了一番事业。

    而且时人也以攀附权贵而封侯拜将为荣,这就不难理解祝奥会让弟弟冒着性命危险而跟随袁熙了,有汉一代,国人风骨是进取的。

    祝奥将几人带到了院落外,这时祝公道也跟着到了这里,他是个身材胖墩而又不失魁梧的青年。

    “公道,你过来。”祝奥唤道。

    祝奥指了指袁熙道:“这就是先前跟你说的二公子,今后你就跟在二公子身边做事。”

    祝公道看了看袁熙又看了看祝奥,“那大哥你呢,我舍不得大哥啊。”

    祝奥有些动怒。“先前跟你怎么说的,跟着二公子好为娘亲报仇。”

    祝公道听到“娘亲跟报仇”时原本憨憨的他眼中也闪过一道凶狠的厉色。他跪倒在袁熙面前,“大哥让俺听公子的。”

    袁熙赶忙让他起来,心想许褚虽然有虎痴之名但他那是性格沉稳做事严谨,而这个祝公道才真个称得上痴,就是不知道武艺怎么样。

    长安,尚书郑泰府中。

    荀攸还有郑泰、侍中种辑正在商量着行刺董卓后的一些策划。

    “我看王司徒这次信心满满肯定是有了什么完全的计策,我等要密切留意朝中事务,一旦成功立即配合王司徒控制住机要。”种辑说道。

    “就是不知王司徒到底使得是什么计策,我还是不太放心,董卓护卫得那么严密,他又怎么收买得董卓的义子吕布呢?”郑泰担心道。

    荀攸沉默不语,他隐约猜出王允的计谋,也不外乎用钱帛财货跟美色收买吕布,再诱之以利晓之以理。

    荀攸担心的是万一成功杀掉董卓后长安的局势,虽然他先前说得轻巧,但如果没有一个果断睿智且忠心汉室的人执掌朝政的话那社稷依然堪忧。

    就在这时院落外传来阵阵马蹄声跟兵卒叫骂的声音,一个仆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去,“大人,不好了,外面很多兵丁包围了我们。”

    “不好,一定是谋划刺杀董卓的事泄露,我们快些逃走。”荀攸立即反应过来。

    郑泰也知道事情不妙于是带着两人跑到了后门,好在西凉兵没有包抄后面,荀攸三人骑上马各自分散逃命。

    太师府。

    董卓愤怒地将一张密报扯烂,怒吼道:“那些个自命清高的竖子总想用些个卑鄙伎俩谋害老夫,不杀尽他们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太师何须动怒,只需派一军士就可将这些人搜捕进监牢,但值得忧虑的是除了他们中还有哪些人是在暗中算计而没有浮出水面的,背地里的暗箭防不胜防呐。”李儒劝道。

    董卓哼了一声道:“管他什么人,发现一个杀一个。”

    李儒道:“先收监入狱,待供出他们同党再杀不迟。”

    董卓眼里杀机暴涨,“不知道派去的人抓住了几个。”

    就在街市上,荀攸着急地纵马飞驰,他现在要寻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投奔以躲避西凉兵的搜捕。就在他想好去处时后面几个西凉骑兵已经追上了他,“前面的人不要跑了,不然格杀勿论!”

    荀攸不加理会矮着身打马飞奔,西凉骑兵动怒,加速上前抛出了套绳。荀攸只觉得脖子身子一紧就被扯下马来,在地上滚了滚后他觉得全身说不出的痛,骨头似乎全散架了一般。

    几个西凉兵也不客气,不顾荀攸的伤势将他狼狈地五花大绑。

    荀攸心里叹息,他并不怕死,但是他认为死也要死得其所,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严守秘密好让王允等人抓紧时间行刺董卓。想通这点他就再没有别的想法而是一副淡然无谓的表情。

    廷尉衙门里,一名狱卒看着淡定的荀攸心里十分不爽快,来到这里的不管平民布衣还是将相公卿要么惶恐失色要么嘶喊哀嚎,像荀攸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但这样也更激起他的暴虐性。

    “大人,看来您还不知道这廷尉府衙的诸般刑罚吧,不说您这么个人雅士,便是八尺壮汉也熬不过五套刑罚的。”狱卒冷笑道。

    荀攸依然淡定地坐于地上,狱卒继续逼问道:“你就招了还有哪些同伙吧,董太师如果心情好指不定放你一条生路,你没有看到跟太师作对的下场么?抽筋剥皮还是轻的了。”

    过了许久荀攸还是没有动静,狱卒恼怒拿起鞭子就要抽打。

    “且慢动手!”一个桀骜中带着骄横的声音从牢门外传来。

    狱卒看了看来人的服饰立即跪下磕头,“小人不知太师驾临,罪过罪过。”

    董卓不理会狱卒而是径直走到荀攸面前,“荀公达,老夫向来倚重你们荀家的名望还有你的才干,还将黄门等机要职位托付给你,不想你竟然勾结郑泰图谋行刺老夫。”

    荀攸淡笑着道:“太师恐有误解,攸并非他们一党,郑泰等人拉拢攸说有机密相商,然听到他们说是意图行刺太师时攸就果断反对,并说朝廷没有太师则将动荡。”

    董卓冷冷盯着他,“老夫能相信你么?”

    被世家大族认为另类的董卓注定是被孤立的。

    “诚不诚心在荀攸,信与不信在太师。”荀攸淡淡道。

    董卓试图从他眼中看出什么,但半响后他直得放弃。临行前吩咐狱卒道:“不准对荀先生动刑,好生照看。”

    可惜了,出身寒门的董卓注定是被世家大族所抛弃的人,即便雄才大略的曹操不也差点折在世家大族手里吗。

    是日,黄门侍郎荀攸、尚书郑泰、侍中种辑因为密谋诛除董卓被揭发而消息泄露,荀攸被捕入狱,郑泰逃走,投奔袁术。而这一切都有袁家的影子。

    如果还说袁绍是草包,那么我们这些人那就是渣子了,袁术是继承袁家遗产做大,而袁绍则是顶着贵族光环白手创业,切不能小视他。

    荀攸被捕的事情王允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然而荀攸在狱中沉着镇定,言谈和饮食都与平时一样,董卓感到奇异也就没有对他进行迫害。

    董卓还是挺爱惜人才的,不过当时士大夫都看不起他,不和他合作。但是王允觉得刺杀董卓的计划已经迫在眉睫了。

    就在王允为刺杀董卓细节苦思之时一个家仆来到王允身边恭声道:“大人,有三个人说是从山东那边来的,想面见大人。”

    王允有些疑惑地问道:“联络的线人不是半月前才去往关东么,怎会如此快回来。”

    “是三个陌生人,但暗号都对的上,他们说是大人旧识。”

    王允有些警惕但还是接见了关东的使者。

    一进到书房的王允的目光就被站立在书房中的三人吸引住了,他看到一个俊美儒雅的青年公子还有他身后的两个铁塔般的壮汉。

    王允看向那青年公子愣了许久,这时那青年公子施礼道:“阔别两年,伯父别来无恙否?”

    王允呆了一会后认出了青年正是袁家二子袁熙。他有些惊讶随即悲伤道:“你怎么到长安这险地来啦,哎……可怜你伯母半年前病故西去了。”

    袁熙没有想到王允一开口就是说的这个消息,他心里暗暗叹息,随后有挑选地跟王允叙述了离开洛阳后一直到冀州的事情。

    听完袁熙的叙述王允沉吟道:“难得显奕你有这诛除暴虐的勇决,可是当今朝野局势不容乐观呐,我等还需寻一助力。”

    袁熙知道王允要使出美人计,不过为了得到貂蝉就得配合王允,于是赶紧道:“我这次带来一些敢死之士,只要寻找时机将其诓骗出来一定可将董卓斩杀于街市。”

    “如此甚好,正缺行刺董卓的敢死之士,显奕真乃及时雨啊。”王允喜道。

    但是就在接见袁熙这段时间里王允神情有了微妙的变化,开始他有些慌神但经过交谈后王允神色里似乎多了一分难以察觉的狡狯。

    王允老狐狸了,怎么能瞧不出袁熙的心思,不过貂蝉他是打算晋献给皇帝的,自己就可以作外戚了成为权臣了,东汉政治就是外戚宦官大臣交替执政的时代,这也没什么可以避讳的。

    不过王允这家伙利用女人惯了,还要用貂蝉离间董卓吕布,起码袁熙看不惯他这做派。

    王允随后又问了袁熙落脚点,袁熙也鬼着呢,有些犹豫道:“还没寻着隐秘之处,住在东市旁的客肆。”

    “显奕你住进我这来吧,这样方便联络而且董卓现在对老夫还是很信任的,不会有危险。”王允道关切道。

    袁熙赶紧推辞了一番,王允再三挽留下他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住了下来。但是王允还是限制了袁熙在府内的走动,说是为了隐蔽和避免一些麻烦。

    在袁熙出现时王允是有些惊讶的,但随着交谈和回想他渐渐理清了一些思路,觉得袁熙并不只是为了刺杀董卓这么简单,而且王允觉得袁绍勤王不应该只派如此少的人来。

    而且几年前袁熙索要貂蝉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原本貂蝉是他准备进献给皇帝的,是自己成为外戚权臣的筹码。

    不过后来董卓吕布的出现,打破了王允原先的筹划,虽然看不惯董卓,但不代表他王允不想做权臣,所以他自然不会轻易送人。而且貂蝉还是自己如今离间计中最重要的一环所以更不能成全袁熙,成全他就是对不住自己,对不住大汉。

    司徒府后堂,王允招来了貂蝉。他也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道:“袁显奕来到了长安,现正在府上,他们意图行刺董卓。”

    貂蝉如遭雷击,又听到袁熙到来的喜悦和酸楚,但听到他要行刺董卓时立即粉脸煞白娇躯不可抑止地颤抖。

    紧盯着貂蝉一双秋水眸子的王允眼神深邃,半响他叹了一口气道:“罢了,本想让你进宫陪伴陛下,但如今,如今你与袁显奕走吧。”

    貂蝉美眸圆睁有些慌乱和惊讶地看着王允。她有点看不清王允要做什么。

    王允强笑道:“我怎会不知,几年前袁熙讨要你,分明是对你有情意,袁家四世三公倒是个很好的归宿,只是当时老夫不想你在那世家大族做妾房受委屈,故未曾答应。”

    真够虚伪的,我看不出王允比董卓强到哪里去,起码董卓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直来直去,而不是王允这样机关算尽太聪明。

    貂蝉噙着泪珠摇头道:“蝉儿蒙大人与夫人培养方才有今日,我知大人夫人待我如己出,夫人先去后大人便是蝉儿唯一亲人,蝉儿纵粉身碎骨也不能报答大人恩情之万一,蝉儿怎敢因儿女私情而至大人于不顾,蝉儿愿给大人一丝助力。”

    王允也流着泪抚摸着貂蝉的秀发不住道:“委屈你了,委屈你了……”

    想及袁熙就在不远但与她的距离却如隔天涯,貂蝉当真满腹委屈和心酸,最后她也不知道怎么浑浑噩噩地回到了闺房里。

    万年公主恰巧来到了貂蝉的闺房,她惊讶地现神情憔悴噙着泪珠的貂蝉,又看向一旁的丫头以示疑问,丫头摇头不知,于是刘妍问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貂蝉看着眼中模糊的刘妍即刻想起了袁熙,满腔言语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取出丝帕擦拭泪痕。

    刘妍不知道她生了什么事,只是干着急。貂蝉则默默心想,唉眼前这位公主身份高贵,可不理解我们这些人的无奈啊,也许只有高贵的公主才配拥有自己选择的权力吧,也许。

    貂蝉爱袁熙?不见得吧,几年没见仍对袁熙恋恋不忘,如果袁熙不是袁家二公子,只是一个落魄书生,貂蝉会如此?呵呵。

    万年公主刘妍虽然有些调皮浪漫但毕竟是在深宫里出来的,自然看出貂蝉有事情瞒着她,但是她也不好追问只是在安慰貂蝉时暗暗留了心。

    王允对家中奴仆说刘妍是他并州老家的侄女,加上王允对她很是照顾,所以她在王家地位很高,打听一些蛛丝马迹当然不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