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46
    那个梦中,世外仙境般的桃源,芳菲的桃花,醉人的香气,自己在桃树下拥着这绝世美女,嬉笑,拥吻,抚摸……

    这一瞥,少女也是呆住了,刹那间,脸上飞上一抹红晕,百般娇羞,让人无限怜爱。

    在袁熙看来,那少女没有刁秀儿的绝艳,也没有蔡琰的秀雅,但举手投足间无不透出大家闺秀般的华贵优雅,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

    “竟然是姑娘?正如姑娘所说,我们果然又见面了。”袁熙讶然道,原来这少女确实冀州初定时,在邺城大街上所搭救的那位姑娘,没想到如今再次重逢,袁熙说不出的感觉。

    袁熙最先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收了失态,抱腕见礼,怕那少女误会,唐突佳人。

    少女嫣然一笑,嗔道:“是呢,公子,咱们又见面了呢。”少女和袁熙的对白,好像认识许久的人般,是那样的自然和舒服。

    “小姐,这可是留给老夫人的寿礼,这恐怕不合适吧。”店主有些惶恐和尴尬,适时地低声对那少女说道。

    少女不理会店主,她对袁熙蔡琰和刁秀儿微微一福,淡淡一笑说道,“几位只管买去便是,店里其他绸缎罗绮也尽是各地精品,如有看中的请取一匹,算是店里感谢公子小姐的惠顾。”

    少女举止得体,落落大方地向袁熙等人表态,顿时赢得了几人的好感。

    袁熙听少女一说,好像她才是店里的东家一般。看来这少女出身也不一般,看来也是某大家族闺中嫡女,不然也不会有如此气度。

    而此时的刁秀儿蔡琰在听了那少女的话后,反倒是不好意思再要那匹蜀锦了。

    袁熙对少女处事的言谈举止暗暗赞许,少女年纪不大,但人情世故和处事都十分老练睿智,显然家教学识不一般。

    “如此在下却之不恭了,还没请教小姐何人?”袁熙也不客气,既然再次相遇了,所幸打问打问。

    “这店铺是中山无极甄家的产业,家父上蔡令甄逸,小女子家中排行第八。”少女从容不迫看着袁熙说道。

    蔡琰刁秀儿倒没有什么,但袁熙却一激灵,甄洛?甄宓?洛神?

    这可是上一世的正妻啊,如今有了高月也只能作贵人了。他不敢肯定,但少女话语间婉言地报上家门,显然不会说出闺名。这一瞬间,袁熙的心里不知该怎么形容,一直在他心里魂牵梦萦的问题一下子有了答案。

    这就是历史车轮下的惯性?亦或者说是命运使然。

    她就是在后人眼中,和貂蝉比肩,与江东二乔齐名的甄宓,就是让曹氏父子为之心仪,让曹丕、曹植兄弟为之痴狂的甄洛,就是那名垂千古的《洛神赋》里面的洛神。

    袁熙的最后一个意识就是,是宿命让我们相遇吗?我的洛神,我能承受这么美丽的容颜在我的生命中消逝吗。

    不能,我不能,我一定要改变历史,甄宓,你是我的,我不会给曹丕机会来害你。我的洛神。

    蔡琰撇了一眼奇怪的袁熙,转头对着那少女道了声谢后,让人一名仆从拿走了那蜀锦。

    在临出门时袁熙顿了顿,他回身对少女淡淡笑道:“在下袁显奕,多谢小姐好意,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袁熙说的掷地有声。

    那少女愣了愣神,喃喃道:“声名远播的袁二公子啊,我是知道的,人家早就和公子认识了呢。。那个。。梦境。”

    和顺酒肆是邺城最为知名的酒肆和洛阳的醉仙楼有一拼了,路过时袁熙看到了酒肆楼下站着两个佩刀的精壮汉子。

    袁熙顿时眼睛一转,心中打定主意,在刁秀儿蔡琰疑惑的目光中,他淡淡笑道:“秀儿,昭姬,今日有人做东了,本公子带你们去。”

    原来他认出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派给郭嘉的护卫,这样想来郭嘉肯定在酒肆里吃酒,所以作为主公得去关照一下下属对吧。

    见到袁熙等人走来,两名护卫也认出了袁熙,行礼后带着袁熙一众人进到酒肆二楼,找到了正在饮酒的郭嘉。

    “难得公子和蔡小姐王小姐三位贵客,奉孝有失远迎啊。”郭嘉看到袁熙等人后呵呵笑道。

    “记得前日奉孝才发了俸禄的,奉孝你看该不该你做东了呀?”袁熙也玩笑打趣道。

    郭嘉起身施礼,让袁熙和蔡琰刁秀儿入座,这个时候男女同席是很寻常的事情,并没有宋朝后的礼家大防。接着他又让许褚伙同其他虎卫开了另外一席。

    “做东啊,那没问题,只是我那微薄的俸禄用完后,可是要到公子那蹭饭了。”郭嘉风趣说道,顿时引得两女娇笑。

    袁熙也跟着笑了笑后,让跑堂的伙计上酒菜,既然今天郭嘉做东,自己怎么好客气。

    酒菜上齐后,蔡琰刁秀儿两女对于菜肴都是浅尝即止,郭嘉也因为有女眷在,所以收敛了平日吊儿郎当不羁的模样。

    不过仍旧不停地用目光扫射着路过的**。惹得袁熙身边娇俏可人的刁秀儿一个劲的皱眉,生气的道;“郭先生,你不是好人。”

    郭嘉急忙收回本来就不够用的目光,严肃的道;“胡说,我怎么不是好人,在下自幼饱读圣贤之书,怎么会不是好人。”

    刁秀儿小嘴一撇,不屑的道;“饱读诗书就是好人,斯败类。”

    袁熙厉声道;“秀儿你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子跟郭先生说话,什么斯败类——根本就是伪君子吗。”

    惹来了刁秀儿一阵娇笑,和蔡琰一阵白眼,万种风情,袁熙也是一醉。

    “奉孝这些天可过的悠闲。”袁熙问道。

    “公子重担压身和佳人在侧,当然没有嘉来的悠闲。”郭嘉听着袁熙的暗示说道。

    袁熙苦笑着摇了摇头,抬头看着郭嘉问道,“奉孝,你有没有帮我解决苦恼的办法。”

    郭嘉继续打着哑谜道:“在嘉看来,公子能波澜不惊地达成心愿。”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笑。

    袁熙想起了三天前他找郭嘉商量对策的情形。

    那日里,郭嘉只是笑笑说道,“公子恐怕早有定计了吧。”

    袁熙不满他这样一副高深的样子,但也知道与郭嘉磨合还需要时间,“我至今还是有些困惑,不知从何下手,请奉孝教我。”

    “公子当从三方下手,其一臧洪,其二大公子,其三袁州牧。”郭嘉淡定分析道。

    袁熙有些会意,但还是让郭嘉说出具体策略,不然什么都自己想,到底谁是君,谁是臣,凡事事必躬亲可不是为君之道。

    郭嘉叹了一口气说道:“臧子源其实真是一俊杰,但也会因名望而为州牧大人忌惮,公子可加深袁州牧对他的猜忌。”

    其实对于臧洪,郭嘉其实也不想算计这样有名望的俊杰,可是和袁熙君臣名分已定,须尽死力,所以只能对不住臧洪了。

    说着郭嘉紧盯袁熙道:“而大公子猜忌二公子之心不小,能让二公子远离冀州,他恐怕求之不得,而且定有人帮公子促成此事。”

    袁熙会意地点点头让郭嘉继续。

    “州牧大人嘛,呵呵,让刘夫人出面最好不过了,只是夫人未必舍得公子离开,这就看公子的本事了。”郭嘉有些黠促道。

    得到提示的袁熙,即刻让心腹仆人袁和,私下贿赂了许攸一些财帛。

    许攸心领神会,在袁绍身边不断造了些诸如臧洪与田丰私交甚密,臧洪胸怀大志野心不小的流言。

    太宗皇帝李世民也曾经制造杨干事件来和太子李建成交手,就如同袁熙一手炮制的臧洪事件和袁谭等人过招一样。

    刘氏那里袁熙先是说了袁谭的威胁,然后再说自己平定青州的必要性,能掌控一支强力外援的好处。

    刘钰虽然不舍,但为了儿子前程还是在袁绍枕边吹了不少风,为袁熙的大业推波助澜。

    袁熙处

    高月在外面等了好大一会,等里面没了声音,这才让脚步发出哒哒的声音,往着袁熙的房间里走去。

    “夫君?”高月在外面敲了敲房门。

    “无垢啊,门没栓,赶快进来。”里面传来袁熙的声音,接着就是和绿珠咯咯的娇笑。

    高月平复了下心情,刚把门打开,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拦腰抱起,接着腾云驾雾一般,然后身子已经躺在了软和的棉被上。

    闻着让人心神悸动的气息,高月脸色粉红,挣扎着起身:“夫君,无垢还有事跟你说呢,别胡来,哎呀真是的。绿珠你放开我......”

    好一阵嬉闹之后,三人才渐渐停了下来。

    高月红着脸,先是把绿珠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给捏了捏,见她只是说傻笑,浑不在意,这才把纤纤玉手放在袁熙的腰间软肋处,哼道:“每次去哪回来的都是这样,绿珠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被你教坏了。”

    袁熙也不在乎她那点挠痒痒,舒服的直哼哼:“这是绿珠疼惜我,好几年培养的默契感呢。”

    可不是,绿珠和他之所以这么默契,可以说完全是袁熙的功劳。

    高月一阵捂嘴偷乐,最后自己从袁熙的身上移了过去,让袁熙睡在中间。

    绿珠经过那般折腾已经有些困倦了,咂咂舌,抱着袁熙的一边臂膀,闭上眼睛,袁熙亲了一口高月的粉靥,对着高月道:“夫人有什么话要和为夫说的?”

    “哦,”高月道:“夫君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之前见过昭姬妹妹一起的姑娘,那个刁秀儿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袁熙心里瞪了一下,不过还是解释道:“那是董贼手下大将新娶的媳妇,被我给劫过来的,那么漂亮的佳人总不能便宜了别人不是?”

    “夫君你倒是坦诚。”高月嗔道:“不过人家好好的一个清白姑娘,你就这样给**了,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这有啥,”袁熙无所谓道。

    “就这样?”

    “不然怎么样?”

    高月看着袁熙说道:“夫君难道不想着给人家一个名分吗?”

    袁熙搂住高月,淡淡道:“她暂时没有资格,勉强收为一房,也不是不能。”当然袁熙此时只能这样说了,免得高月难做。

    “刁秀儿,貂蝉?”高月念叨了两句,抬头道:“她该不会是王家小姐吧?”

    “你认识?”洛阳肯定没有这么一号人的。不然这么一个大美女,她早该听闻过。

    “有所耳闻,不过的确不是洛阳人氏,听说也是当地一个大美人,后来被王允收作义女,没想到最后让你得了便宜。”

    高月自然没有什么好吃醋的。这个时代的女人,只要自己丈夫不弄一个女人,威胁自己的地位,大部分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呵呵,不过虽然漂亮,但是比起夫人你的,差的不是一点半点。”高月眼角荡着笑意,嗔道:“算你会说话。”

    想了下,高月接着道:“不过凡是夫君你近了的身子的女人,还是娶回家当妾吧,免得有孩儿流出,还弄个没名没分的,观察几天,若是品行可以,就在府中偷偷纳了,反正也不费什么事情。”

    毕竟已经是袁熙的女人了,高月这样想还是挺周到的,长孙皇后也是经常张罗给太宗皇帝李世民选妃。

    一般后宫争宠都是常态,为了获得君王的欢心,恨不能一个掐死另一个才算完,这其实就是小女人的做法了。

    而高月和长孙皇后的做法显然高明的许多,不但得到了君王的信任和宠爱,也得到了新晋宠妾的拥戴,而且她们的地位反而更加稳固。

    和顺酒肆二楼。

    袁熙想到这两日里自己办的这些事,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如果不行自己要再独领青州,恐怕就是几年后袁绍平定整个北方的时候了,他等不起。

    看郭嘉镇定淡然的模样,袁熙似乎受到感染也安心不少。

    就在这时二楼对角处的席位上,传来了阵嘈杂声,不时还夹杂有陶盆器皿落地摔碎的声响,袁熙眉头一皱,暗道扫兴。

    袁熙远远看到了那边几个身穿纨绔的青年在吵闹生事,起初他也没太在意,但后来店伙计和掌柜都招架不住几个青年。

    但随后他看到三楼过道,走下一个二十来岁,穿着华丽的青年。

    但让袁熙在意的不是华服青年,而是三楼走道上站着在布店遇到的甄家少女,袁熙暗道真是有缘,这是第三次相遇了吧。

    华服青年在四个武士打扮汉子簇拥下出面调解,但显然效果不佳。

    袁熙心思急转,他猜想这酒肆也是甄家产业,感到巧合俗套同时,也感叹甄家资产的庞大,怪不得父亲袁绍后来选择和甄家联姻。

    蔡琰顺着袁熙目光看去,也看到那日相遇的甄家少女,她担忧道,“公子你去帮帮那位妹妹吧。”

    袁熙点了点头,于是起身带着许褚过去,郭嘉也是个闲不住的主,也跟了过去。

    三楼过道上的甄宓,气恼地看着那几个生事的纨绔青年,俏脸含怒,胸脯微浮,斥责着他们的无礼。

    原来几个青年,也是冀州豪门子弟,闲来无趣就经常在邺城里闹事,这天他们来到和顺酒肆玩笑,说要作弄店家一番,于是他们在菜肴上做了些手脚刁难店家。

    本来他们想闹事一番就走人,不想来了个少年东家来调解,而且见甄宓如此艳丽,于是起了捉弄之心。

    几人酒气上涌一时放肆起来,言语中也多有侮辱,最后几人动起手来。富家子弟更加得意,一步步的向前凑,逐渐的把甄宓逼到墙角。

    在没有弄清几人底细前,华服青年怕得罪了豪强,于是四名护卫只一味用身体保护华服青年不敢反击。

    几名纨绔青年见状更加放肆,就在局势要失控时,一名骁魁的壮汉打斜旁穿进去。那富家子弟手腕被另一只手捉住,攥的紧紧地,似乎连骨头都要被捏碎,疼得他冷汗直冒,哎呦一声叫出来。

    骁魁壮汉二话不说几拳就将几个纨绔放倒,那壮汉正是许褚。袁熙也来到前边,抬脚就把他踢的滚出去四五步。

    袁熙背对甄宓道;“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敢在这里撒野。”此时甄宓被吓得花容失色,全身一个劲的颤抖,袁熙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冲到被踢得在地上的富家子弟的身边,就又是一顿暴揍。

    甄宓没想到袁熙会出现,并又一次替自己解围,于是心生感激,她快步走到袁熙身边。

    “多谢二公子解围。”甄宓微微一福,向袁熙谢道。

    隔着一步远,袁熙就闻到一股脂香淡淡。甄宓看袁熙向她这边望过来,脸上顿时生气红晕,从耳根开始扩散到脖颈,欣长粉嫩的脖子,忍不住微微的向衣领中缩了一缩。

    她乌发蝉鬓,尖尖的琼鼻、薄薄的嘴唇,高雅淡远的气质,可以直接刺入任何男子的精神深处。

    袁熙摆了摆手,转向几个纨绔问道:“你们哪家子弟竟敢在甄家的酒肆闹事。”

    几个纨绔显然不知道着酒肆是甄家的产业,但他们被袁熙痛打,火气也上来。

    其中一名高瘦的青年冷笑道:“还没问你是哪个,竟敢打我们辛家的人,我族叔可是袁车骑麾下大名鼎鼎的辛仲治。”

    袁熙皱了皱眉,冀州邺城中的辛家就是辛评的宗族了,那个辛评和辛毗确有才干,但辛家和袁谭走得很近,现在算是他的对头。

    “袁熙,袁显奕,尔等奈我何。”袁熙无视他的威胁,淡淡道。

    几人听了皆吃一惊,袁熙的名声现在大得很,他们自然知道敢作敢为的袁二公子,这不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

    “这位兄台,他们为何生事?”袁熙向华服青年问道。

    华服青年对袁熙救助心生好感,于是向袁熙拱手施礼后,将事情始末说了出来。

    袁熙向几个纨绔冷冷道:“你们几个陷害良民,触犯了大汉律法,当送府衙处置。”

    说罢让两名虎卫押送他们去府衙,虽不指望真正给他们治罪,但也要打击一下辛家的嚣张气焰,同时也给美人甄宓留下好印象,也间接交好甄家,以待他日之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