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51出征
    曹操也听荀彧说过,他的同乡好友郭嘉,是如何有经天纬地之才,可比高祖的张良,但是可惜留在了冀州给袁熙做了个小吏。

    荀彧也多次建议曹操,向现在关系还不错的袁绍讨人,相信袁熙迫于压力会放人,不过曹操也没有太过上心。

    荀彧也多次试图通过,在冀州的家人联络郭嘉,他打听到郭嘉在袁绍二公子袁熙军中做了一名吏,但不论哪种方法都联系不上郭嘉。

    其实这是袁熙故意为之,他怕荀彧等人会劝郭嘉归附曹操,所以一开始就让暗卫,监控郭嘉周围一切。并且年初郭嘉被袁熙带去了关中,荀彧更是得不到他的消息了。

    “我有公达先生即可,至于若说的郭先生只要有缘,一定会有前来归附的一日。”曹操宽慰荀彧说道。

    众人又寒暄几句后,提及正事。

    鲍信有些担忧道:“孟德,黄巾余孽还在兖州徘徊,我等该尽早设法除去这一祸害才是。”

    “正是,黄巾余孽祸害青兖两州久已,前任刘刺史就因此身亡,不知诸位有何对策?”曹操眼睛一眯问道。

    吕虔思索了会建议道:“黄巾余孽战力不强但人多势众,没有一定兵力恐怕难以歼灭,为今最佳的办法是,坚壁清野固守城池,其无机可乘也就自然会退去。”

    曹操看了看一众武,武将那边不少人点头赞同的,而程昱陈宫等人却是不见表态。

    接着曹操用眼神询问几个谋臣,希望他们能给出其他见解,荀彧淡笑道:“吕将军的对策当然可以击退黄巾余党,但各位可曾想到,黄巾贼不仅是祸害,同时还是可居的奇货。”

    “黄巾余孽剿杀不尽,烧杀掠夺犹如蝗虫过境,若先生怎么说是奇货可居。”曹仁问道。

    荀彧淡笑着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曹操,等待着曹操的决断,这就是谋士,替主谋而请主断,也是为臣之道。

    曹操闭目思量了半响后,对着荀彧点了点头,表示领悟了他的意思。

    程昱看一众将领不太明白,于是出列解释道:“诸位将军是在军略上考虑剿灭黄巾军,但黄巾党在谋反前也不过山野村民,如能收降不但可补充我军的兵员,还可为主公治下添加不少人口户籍。”

    “黄巾余党战力不强,但人多势众,而我军人少,如何迫降?请先生明示。”曹仁出声问道,曹仁也就是后来曹魏的大司马。

    荀彧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荀攸,示意他能提些谋划来说服众人,从而立功镇抚诸人。

    “公达可有对策,但说无妨,我等愿听先生高见。”曹操也是这个打算,于是鼓励道。

    荀攸思量了会儿,然后给曹操和众人行了个礼,朗声说道,“黄巾军不过一群草寇,战时如蝗虫汇聚,掳掠州郡攻打城池,一旦失利就惶恐远遁,所以只要设下奇兵挫其锐气,当其逃亡时长途追击,待到黄巾部众到困乏的绝境,自然会归降。”

    曹操听着不住点头,众人又补充了一些细节后,曹操就下令让诸将领布置围剿青州黄巾军的相关事宜。

    而于此时,黄巾军给曹操送去了一封信,声称自己和曹操是同道中人。

    因为当时曹操在济南做官时,济南百姓长年祭祀城阳景王刘章祠堂,济南的带动作用,青州地区很快便兴起一股浪潮,官大肆鼓励民间修筑刘章祠堂,其数量已经高达六百余座。

    当地官员纷纷以祭祀刘氏子孙祠堂为理由,搜刮民间财富,压榨当地的百姓。

    济南数任官员都不敢管辖此事,毕竟是刘氏子孙的祠堂,这家伙还是刘邦的孙子,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会挑梁做这等事情?

    这件事情,曹操做了。

    曹操下令禁断淫祀,当地官员多数吓得直接开溜,就连皇帝都赶紧把曹操撤掉,让他做了东郡太守。

    这小子,做事太虎了,毕竟是我刘家的祠堂,好歹给点面子不是。

    曹操因为这件事情,直接辞官回乡,撒丫子不干了。

    老子做好事,还做错了?

    因为这件事情,此番黄巾军觉得曹操可以争取,你既然砸了刘氏祠堂,不就是憎恨汉室江山吗?

    咱一起推翻它不好吗?

    他们都想错了,曹操砸祠堂为的还是百姓,而不是推翻汉室江山。

    不过,黄巾军此举反而让曹操等人脑光一闪,有了新的主意。

    邺城郊外,袁绍带着一众官吏出城为袁熙等人送行。两万多人的兵马已经分批开出了邺城,袁熙等人并亲卫殿后。太宗皇帝李世民出征河西薛举时李渊也是如此吧。

    出征前袁绍大肆加封了袁熙等人的官职。

    袁熙领中郎将职衔,这是袁绍封的,而袁熙的朝廷官爵是司隶校尉。张郃、徐晃两人领校尉职衔。张辽、赵云则为骑都尉。许褚则为别部司马。郝昭郭淮做了部曲督。

    田丰自然领了治中从事、别驾从事这个两个要职。郭嘉经袁熙极力推荐,领了了簿曹从事、兵曹从事两个职务。

    袁绍拍了拍袁熙的肩膀,嘱咐道,“显奕,大事多请教元皓先生,沙场上不要亲身犯险,给将士立功的机会。”

    袁绍言外之意是让袁熙坐镇中军,让将士冲锋陷阵,以免出现意外,在一个父亲的立场上讲,袁绍的确是位好父亲。

    “孩儿知道了,父亲且放心,青州不久就会在父亲的治下。”袁熙傲然道。

    袁绍宽慰地点了点,突然他又有些伤感道:“你母亲,她舍不得你呐,哭了一晚,我怕她闹事,也就不让她来送你,到青州后多来书信好让你母亲宽心。”

    袁熙重重的点了头,这个母亲对他可真的没的说,自小就对他和袁尚宠爱骄纵,正是刘夫人不计对错的支持,他才有今天的根基。

    袁绍又对随行的田丰、张郃等人拱手行礼,吩咐道,“显奕年少,青州军政大事就托付给诸位了,望诸位尽力辅佐于我儿。”

    田丰等人也赶紧回礼,应声称“诺”,表示一定尽力辅佐袁熙,众人知道这是袁绍在给袁熙造势,怕他压不住众人,故有此语。

    这时侍从端上了美酒,送行的官吏和袁熙等人都捧上了一爵饯别酒。

    袁熙拿着酒爵跪下,给袁绍施了个大礼,然后一口饮尽,接着他毅然转身上马。

    其他人也一口饮尽,对袁绍施了礼后,纷纷上马,跟随袁熙前行。

    袁熙出征了,带着袁绍的期待和必胜的决心向青州进发,一切为了袁家大业。

    袁熙帅军走远之后,袁绍又带着一众亲随折返,看着骑在马上远去的次子袁熙,眼中满是复杂和不舍。

    还记得朱自清写过的父亲背影那一篇章,而这里则是父亲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暗暗神伤,父爱是沉重的,是伟大的。

    这是袁熙第一次正式独自领兵出征,面对的又是公孙瓒势力和刘备这些个当世名将,说实话,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看着远去的袁熙一行人等,袁绍好几次都想派人冲上去将他叫回来,最后又生生的忍住了,雏鹰终究是要放飞的。

    做为父亲,他既想让袁熙独当一面,又怕沙场无情,刀剑凶险,痛失爱子,心情别提多矛盾了,袁绍作为霸主确实比曹操多了几分人情味,少了几分冷血。

    出了城郊十余里后的官道上,停了几辆马车,旁边还有几名护卫的骑士。

    袁熙一眼认出了几名骑士是他留下来保护高月、刁秀儿和蔡琰的虎卫,这样马车上的人也就不言而喻了。

    许年来到袁熙面前,拱手说道,“夫人和两位小姐一再恳请前来为公子送行,小人不敢阻挡,故带夫人们来给主公送行。”

    袁熙点了点头,于是吩咐让田丰等人先行,自己带着许褚还有一众虎卫随后赶上去。

    许年许褚等人知趣散开到远处放哨,留给袁熙和他几位女款叙话的空间。

    袁熙来到了马车前,车夫正是袁和以及蔡家老仆人高平。

    高平和袁和对袁熙点了点头后,也知趣地走开了,袁熙揭开了车帘看到艳丽绝美的刁秀儿,和娴静秀丽的蔡琰,以及温婉大方的高月几女,不尽感叹自己好运。

    高月眼眸微红,半响才幽幽道:“夫君,你一切小心,无垢等你回来,家里有我在,我会帮你照顾昭姬妹妹、唐姬妹妹和秀儿妹妹的。”

    高月在几女中算是大姐了,虽然几女年纪相仿,但是以高月为尊。而这次唐姬因为身份敏感,暂时没有来送行。

    “嗯,在青州立足后,我就会派人把你们带来青州安顿。”袁熙笑着对高月说道,然后说着他也深深看了一眼蔡琰和刁秀儿。

    “公子且安心,秀儿晓得。”刁秀儿微微一褔。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而一旁蔡琰被他那么一看脸色微红,却没有表示什么,毕竟她和袁熙的关系还没有捅破,始终在她心里是一道坎。

    袁熙怕再多瞧几眼自己就会舍不得,他拉住高月的手,深深地抱住她的娇躯,感受着她身上的柔软和温情。

    高月羞于蔡琰和刁秀儿在旁,但她也只是俏脸羞红却没有反抗,也不知道袁熙此行,多久后才能见面。

    有高月在家里,袁熙无所牵挂,这就是正妻给丈夫带来的安全感,家和万事兴,太宗皇帝李世民打天下,之所以能一往直前征战四方,和长孙皇后在后方,维护家庭稳定不无关系,家有贤妻则家不亡,国有正臣则国不破。

    一会儿后,袁熙跳下马车,招呼许褚等人继续前进,温柔乡是英雄冢,他怕待久了就舍不得离开了。

    刁秀儿痴痴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樱唇微微张开想要说些什么。

    蔡琰心中没有来由地一阵酸楚,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嫉妒的感觉。

    出身四世三公袁家的二公子,为了袁家大业,为了娇妻美妾,都如此奋斗努力,生死之间同敌人争衡,我们这些斗升小民难道不该羞愧吗。

    袁家如此显赫的背景不是一朝一夕成就了,那是袁家人一百五十年多少代人的呕心沥血,才有了如今袁家的大业。

    当世之人当警醒奋进,袁熙,李世民这样的贵族子弟都如此努力,我们没有他们那样的背景,所以我们更要加倍努力,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美好的未来,跟着他们前进吧。

    几天行军后,袁熙军就来到了,清河国东边的黄河边上驻军。

    袁熙并不急于进军,而是在郭嘉的建议之下,开始征集建造渡船,还有广布斥候,收集打探青州的情报。

    在兖州立足后的祝奥,也通过暗卫陆陆续续传来了,一些曹操军方面的消息。但大都对袁熙来说是坏消息,比如说荀攸、陈宫、程昱等人归附曹操。

    袁熙知道,历史上曹操在这段时间内,会有较大的军事动作,那就是收编青州流窜过去的黄巾军,已壮大势力。

    这些黄巾军就是曹操发家的基础,也是曹操步兵的主力。将曹操定位为首要威胁的袁熙,当然希望能杜绝这一事情的发生。

    所以他觉得有必要跟下属商议今后具体的走向,以及如何给曹操这位世叔制造一些小麻烦,以为见面之礼。

    说起来这是袁熙第一次,以统帅的身份召集下属议事,激动之余又感到了责任的重大。不过这种感觉让人迷醉。太宗皇帝李世民当时也是如此吧。

    田丰、郭嘉、张郃、徐晃、张辽、赵云、许褚,郝昭,郭淮等人,也悉数到场分左右坐下。一时间袁熙帐下也是人才济济。

    “出征前我们就定好了平青州的计划,但沙场瞬息万变,有些事还需要我们随机而动,诸位看如今的情况该如何下手?”袁熙首先出言询问道。

    他知道战争不是儿戏,策略是策略,战场应变更是重要,君不见再好的策略,实施的人不同效果也大相径庭吗。

    郭嘉现在是袁熙军师的身份,他淡笑着观察着众人的表现,谋事先谋人,善之善者。

    田丰则是盯着挂在旁边的行军图思索对策,以谋求最佳方案。

    “正如公子先前说的,当先取一立足点,这样我军进可攻退可守。”徐晃出列说道。

    张郃点头表示赞同,出口问道,“我军可攻击的地方很多,但不知从何处下手为好?”

    田丰指着行军图道:“现今北海国在孔融管辖,东莱郡县官吏各自为政,济南国、乐安郡、齐国在田楷控制下,黄巾余党于济南国和兖州之间流窜,这就是当下的战略态势。”

    介绍完毕后,田丰接着说道:“按先前策略当先取济南、平原两地,而后再做他谋。”

    袁熙出言提醒道:“诸位可知,青州原本富庶,但经过多年黄巾暴乱,民众多有逃亡,现今多有无主之地,一些地方人口萧条。我等如何治理这些地方,也要一并规划到行军策划上来。”

    袁熙他可不仅仅要的是这无主之地,他还要的是劳动力,古代劳动力就是生产力,生产力就是综合国力。

    “公子真想收降黄巾军补充青州人丁?”田丰问道,他看出了袁熙的言外之意。

    “他们不过是受人挑唆的苦难流民罢了,只要安置妥当既是良民。”袁熙大义凛然道,他倒是没有那样伟大,不过也确实需要他们,一是现实需要,其次是政治需要。

    “公子大义,百姓之福也。云也见过一些黄巾流寇,其拖家带口,实乃善良百姓,公子所言实乃乱世良策也。”赵云听了袁熙一番表态后,也颇有感触道。

    “据收到的消息来看,新近入主兖州的曹操军,近期会有大的行动,鉴于青州黄巾就在兖州境内,我怀疑曹操会对他们动手。”袁熙根据张纮的暗卫提供的情报分析道。

    “黄巾贼百万之众,想收降恐怕不是易事,别说曹孟德,就是我等也难以收降啊。”张辽不无担忧道。

    田丰摇头道:“别看青州黄巾有百万之众,其实多为黄巾贼兵卒的家眷亲属,以丰推算,真正为兵卒者不过二三十万。”

    田丰是治政高手,他通过各种线索,客观分析出了黄巾军真正的实力。

    “三十万人,那也够呛啊。”年轻的郝昭倒吸一口气讶然道。

    “不然,在下讨伐过黄巾贼,略知其一二,黄巾贼兵卒虽多,却良莠不齐,多有老弱充数,其军备不整,操习不勤,所以只要我军策略得当,还是有机会击破黄巾军的。”对黄巾军,张郃是不以为意的,所以出列分析道。

    接着张郃颇有心得继续说道:“其如蝗虫,遇到城镇一拥而上,城破必掳掠殆尽。如有失利,则如山崩,顷刻溃逃。”。

    经张郃那么一说,众人也就安下心来。

    “我军想收降黄巾贼,但黄巾贼现今在兖州境内,曹孟德想必也视其为肥肉,我军必须抢在他们之前将黄巾贼收降,诸位可有良策,请教我。”袁熙看着众人说道。

    “我军立足未稳定谈何收降黄巾贼?再者,百万黄巾贼的粮食跟安置耗费,从何而来?为今要尽快取得青州济南,方能做计较。”田丰是从内政角度分析说道。

    袁熙定定地看着郭嘉,希望能发挥他的才智,同时也是给他服众的机会,刘备不也是如此给诸葛亮造势的吗。

    郭嘉会意,指着行军图道:“其实我与公子已经商议过了,引诱田楷主力出来,予以击破,再以此劝降济南、平原两城,济南、平原两地拿下,则以胜利之资威服他地。”

    “郭从事,你且说说,该如何引诱田楷主力出来。”田丰觉得或许可行于是问道。

    郭嘉点点头,继续说道,“当由徐晃、张郃两位将军先率部攻打济南、平原,两位不必全力攻城,只要虚张声势让守军,搬来田楷援军即可。”围点打援不外如是。

    “田楷军并不比我军少,且战力不俗,我军分兵犯了大忌,怎么与其交战?请军师解惑。”徐晃也懂兵法于是出声问道。

    郭嘉笑了笑,解释道,“济南、平原两地守军不多,俊义、公明两位将军只需将声势做足即可,其必不敢轻易出城迎击,然后留下部分兵卒防范,然后两位将军当帅其余大部兵马,前去跟公子的中军迎击田楷。”

    郭嘉的策略和房玄龄给太宗皇帝李世民出的谋划极其相似,派人围困洛阳王世充,李世民帅主力迎击河北窦建德的援军,最终太宗皇帝李世民一役擒两王,威震天下。。

    “按照军师所谋,那我军还是不能保证,全胜田楷援军呐。”张郃继续问道。

    “公子是想伏击田楷援军?”田丰已经看出了郭嘉的谋划于是问道。

    “想击溃数目与我军相当的田楷军,不能硬拼,必定要用计,乃设伏兵之计,才是最佳方案,我可舍不得自己的嫡系主力耗损太多。”袁熙笑着答道,军队可是他袁熙的立基之本。

    “兵法云:以正和,以奇胜。我军可再设一支奇兵,以为侧援。”袁熙接着说道。袁熙这几年跟着老师张纮学习兵道可不是白给的。

    郭嘉点点头,接着袁熙的话说道,“当遣位将军率领一支骑军为奇兵,突袭敌后,扰乱敌军进攻态势。”

    众人默不作声,都在思量行动的可行性,而田丰则暗暗留意郭嘉,他想不到袁熙手下有这么一个不俗的谋士,这让他有些意外。

    袁熙自然想到了这时为平原相的刘备,于是开口告诫道,“平原相刘备的两个结拜兄弟,关羽张飞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在讨伐董卓之战大家也见识了一二,也算熟识,如此围攻平原的重任就交给徐校尉了。”

    徐晃出列抱拳称诺,朗声道,“必不负公子所望。”

    袁熙曾暗中告诉自己的亲信,公共场合,称呼自己为公子或者少将军,不要称呼为主公,毕竟现在袁熙没有要自立门户的意思,以免被政敌抓住把柄。

    “时间不多,希望俊义、公明两位将军,立即率兵围攻济南、平原两地,不得有误。”袁熙下令道。

    “诺!”张郃、徐晃即刻出列领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