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52征伐
    “接下来是设置奇兵了,公子可有人选?”郭嘉朝着袁熙问道,作为谋士他替袁熙谋划完了,但是决断和任免权他交给了袁熙,不越位不专权这是臣子本分。

    袁熙看了看张辽,赵云二人,决断道,“子龙有勇有谋,可当此重任,子龙可敢接令。”

    赵云赶紧出列领命,拱手说道,“子龙定当倾力而为!敢不尽其力。”

    郭嘉又指着行军图给赵云看,示意道,“子龙将军,待我军围困平原,济南两地之时,田楷定会调度兵马粮秣于临淄出发,子龙你就带本部两千骑,由济南与兖州泰山郡的交处,界奔袭至田楷的老巢齐国。”

    “到齐国后该怎样攻击田楷军?请军师示下”赵云谨慎问道。

    “子龙将军,你当沿着田楷军援军的行军路线,尾随包抄,沿途焚烧其囤积兵粮的据点即可,切记不可恋战。”郭嘉嘱咐道。

    郭嘉再嘱咐了几句后,袁熙就让赵云下去准备掌管事宜,兵贵神速,他决策从来不拖泥带水,犹犹豫豫,有太宗皇帝李世民之风。

    其余诸将都领命下去准备,田丰也去分配物资统筹辎重,一切都在紧张有序的筹备进行着,营帐里此时剩下了袁熙和郭嘉。

    “据老师张纮暗卫回报,若现在曹孟德那呢。”袁熙冷不防地对着郭嘉说道。

    郭嘉淡淡笑了笑,随意答道,“若认定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不仅是若,荀公达也归附了曹孟德的话,公子当真要头痛咯。”

    郭嘉以懒散随意的话,化解了袁熙的猜忌之心,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啊。

    “在沙场上与若敌对,确实难为了你,但我想知道,我是否可跟奉孝你推心置腹。”袁熙紧紧盯着郭嘉道。

    郭嘉知道袁熙逼他表态,虽然先前有些抵触袁熙威胁他留下,但经过这么多事情后,郭嘉已经不知不觉融入了袁熙这个小集团。

    他对袁熙的印象还是很可观的,在他看来袁熙果断决绝,甚至有些狠辣的潜质,但同时也有着坦率的一面。这样的枭雄确实值得辅佐,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宿命吧。

    郭嘉叹了口气后,对袁熙跪了下来,肃容道,“郭嘉愿倾尽所学辅佐主公,共就大业。”

    袁熙喜极,之前的阴郁之情一扫而光,于是他赶紧扶起郭嘉。暗道:自己的张良终于算是归位了,确实不容易啊。

    平原县府衙。

    刘备手持一封书信默默念着,半响也无言语,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多事之秋啊。

    “大哥,田楷大人的书信上怎么说,发生战事了?”张飞不耐烦地问道。

    刘备看看张飞,又看看手抚长髯的关羽,抬头说道。“嗯,田青州说袁绍派遣二子袁熙,领军驻扎河水北岸清河华卢一带,恐会进犯青州济南国与平原郡,上我们好生防备。”

    “我平原县连同乡勇只有兵卒千余人、该如何应对袁熙军。”一副士打扮的简雍不无担忧道,何况对手是势大财粗的袁家,心里没底。

    “袁熙军此次带了多少人马,还有田青州可说我等要怎么做?”关羽追问道。

    刘备皱了皱眉,说道,“据信上说,袁熙军约两万余至三万之间,田青州让我们加固城防,伺机袭击袁熙军。”

    “一千多人防守平原县城还成问题,如何有能力去袭击那袁熙小儿,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要不他来试试。”张飞不满道。

    “袁显奕近来声名正盛,其威名远播实乃一时俊杰,恐不是好对付的,雍认为当联合孔北海与田青州一同出兵抗衡之。”简雍建议道。

    “嗯,宪和你去齐国临淄一趟,跟田州牧协商如何对抗袁熙军,再建言田青州联结孔北海。”刘备表情有些沉闷,他不想自己刚刚有了块地盘就来了个大敌,而且界桥之战后,他多少对袁熙有些阴影,挥之不散。

    “三弟,你去征发城里百姓和兵士,加强城防,二弟你加紧兵卒守城的训练。”刘备吩咐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关羽、张飞两人二话不说拱手领命而去,有时老天是公平的,虽然刘备没有袁绍、曹操那样的家世背景,但是他一出道,就有两位忠心耿耿万人敌的结拜兄弟,却也得老天照顾。

    济南城,田楷任命的济南郡尉黄运,站在城墙上观望着,城外的几千张郃军的动向。

    虽然先前青州田楷军,跟冀州军互有小规模的交战,但往往都是田楷军进行的牵制性进攻。他想不到冀州军,会突然大举进攻济南城,仓促之下城外的百姓物资也来不及清理。

    济南城里有两千多守军,兵虽然不多,但对于守方来说,却可以凭借城墙防守个把月了。那时主公公孙瓒的援军也应该来,或许敌军也会撤退了。黄运一开始就打算固守待援。

    这不是游戏,不是说你有几个武力值破九十的武将和谋士就可以横扫一切了,不是这样的。

    这里边较量的是敌我双方的军队数量,质量,武将统帅能力,谋略,淄重数量,士气等等等等,太多因素了,绝对不是电脑数据的单一对比。

    张郃军结营三面呈扇形,围住济南城,围三缺一防止敌人反扑,按照袁熙郭嘉的策略,张郃广置旌旗,擂鼓震天以威慑济南守军。

    果不其然,济南守军不敢轻易出击,其围困拖住济南城的目的初步达到。

    夜间张郃军燃起众多火把,弓弩兵和骑兵出营列阵,配合着新造的几辆投石车向城里射击,以混淆视听,演戏就得逼真一些。

    黄运听着城外阵阵战鼓,不由得心里狂跳,他躲在几个兵卒树起的大盾后面,指挥守军设防,防止张郃军趁夜偷袭。

    不时的一两枚石头,打在城墙上发出嗡鸣声,城上的兵士也明显感到了抖动。

    突然几团火球被抛到城墙上。

    几名守军被烧着,哭嚎滚地。虽然旁边兵卒立即取来沙土灭火,但那几名守军皮肉焦黑均奄奄一息。

    这就是战场,是要死人的,无数人的鲜血为了袁熙等枭雄的争霸梦想而身首异处,有时枭雄们才是时代乱局的创造者。

    张郃军的弓弩兵,也间隔着,向城上漫射,虽然张郃军攻击的效果不大,但守军看着城下燃起的片片火光,听着沉闷的鼓声,都惶恐害怕起来,这便是郭嘉所说的声势之战。

    对于黑夜中数目不明的张郃军,黄运和一众守军是深怀畏惧的,而张郃夜袭的目的也就在此,那就是攻心,瓦解敌军意志。

    清晨,张郃引军退回营寨里。而济南守军则身心疲倦,人人惶恐不安,战争就是如此,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城墙上一名副将担忧道:“大人,你看敌军昨晚似乎只是佯攻,但无奈我军兵少无法出击,当真可恨。”

    黄运摇头道:“不只是佯攻那么简单,如此几次佯攻后,敌军可趁我们疏忽而攻上来,假戏真做那就完了。”

    “那我等处境岂不是很危险,不行,一定要让州牧大人,速速派来援军。”副将道。

    黄运点点头,说道,“我即刻书信派人,请州牧大人派援军来,然后里应外合,击破城外敌军。”

    齐国临淄州牧府。

    田楷烦恼地拍着额头,他在考虑着简雍带来的建议。

    不是他不想联合孔融。先前孔融得到北海郡豪强和百姓的拥戴,而成了北海太守。

    当田楷来到青州占据齐国、济南国、乐安郡三地后,自然想控制北海郡,而打通到东莱郡的通道,这样才能真正占领整个青州。

    但孔融并不买他,这个公孙瓒任命的青州牧的账,几次招揽都被孔融婉言谢绝。

    孔融是儒家那一套的捍卫者,也是典型的保皇派强硬分子,历史上都敢和曹操对刚,更何况小小青州牧田楷呢。

    公孙瓒派给田楷有两万多精兵,田楷在三地又征集了一批兵卒,他的兵力达到了四万多,但是地方多,兵力也就分散。

    所以苦于要分兵防守济南、齐国、乐安三地,特别是对付北面的袁绍,所以没有多余的机动兵力,来侵占北海和东莱。

    田楷恼怒孔融先前的不买账,这时要他低声下气去结盟,这着实让他难堪,毕竟他不是枭雄刘备,做不来他那一套能屈能伸的本事。

    简雍看田楷脸色犹豫,知道他为难,于是帮声道,“大人,如果大人不方便,在下愿意前去北海,说服孔北海共同对抗袁熙军,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田楷被揭到难堪,顿时脸色难看起来,愠怒道,“孔举素来与我军不和,他不会为我军而得罪关东联军盟主袁绍的,此事休要再提。”

    简雍还要说什么,但田楷立即阻止了他,狂言道,“可笑袁本初少智,竟然派来个毛头小儿前来寻死,某只需集中所部兵马,一击即可,将袁家小儿打回河北。”

    简雍暗地叹息,继续规劝道,“恐怕袁熙会先进攻平原,请大人派遣援军,相助刘平原固守,大人恩德,我主必定感激不尽。”

    “不必,现在袁熙分兵攻打济南、平原两地,某正好集中兵马逐个击破,那时平原的威胁迎刃而解,此乃。乃。那个围魏救赵之策,你且回去告诉刘平原,固守城池伺机偷袭冀州军,剩下的交给本州牧就好。”田楷很自负道。

    听着田楷狂言,简雍无奈只好拱手告退。

    兖州,寿张县城郊。

    黄巾军大营内,聚集着青州黄巾军一众大小头领。

    为首一个黑脸短须,只有一边耳朵的中年,就是这群黄巾余部的渠帅管亥。

    管亥坐在一堆杂物上,一手捧着陶碗盛的酒,一手抓着一大块烤肉,猛地往嘴里塞。

    底下一众大小首领,也是一边放浪地狂笑,一边饮酒吃肉,这些都是他们从大户人家那里抢来的,所以吃着也痛快。

    “管帅,那曹孟德名声虽大,却是个不中用的草包啊,初次交战就被俺们打得退回老远了。”一个叫何群的头目笑道。

    “大头领何不让我等乘胜追击,一直打到曹操老巢去。”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问道。

    “你们懂个屁,当年老子跟地公将军杀官放粮时,你们不知道在哪嗑屁。”管亥喝了一碗酒后,抹抹嘴继续道:“知道当年地公将军,人公将军怎么死的么?就是中了曹操,皇甫嵩等鸟人的奸计,他们最会玩这一手了。”

    何群撇撇嘴道:“但是曹操确实被我们打败了啊,管帅太过怯战,肽不丈夫。”

    管亥闻言甩手将陶碗摔碎,骂道,“兔崽子想死么,老子哪怕过官军了。”

    何群看到他发怒,顿时害怕起来,胆怯说道,“大头领莫怪,俺只是想杀尽那些官军而已,并无他意。”

    周仓饮了一口酒,劝道,“管帅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你是跟天公将军一起,起事的大将,说这些他一个老粗哪会懂。”

    听了几人的话后,管亥哼了哼没有说话。

    这时一个黄巾兵卒,跌跌撞撞地跑了进大帐里,禀报道,“大,大事不好了,曹操军又杀回来了,袭击了我们后军的一部家眷营。”

    一众黄巾头领哪容得新败的曹操又来嚣张,都纷纷吆喝着要灭了曹操。

    管亥踢翻了案几,骂道,“曹操小儿来找死,本大爷就成全他。”

    曹操苦恼地看着兵士,押解着的一群群黄巾军的家眷。他没有料到这青州黄巾,不是像几年前的那群乌合之众,那么好啃的。

    战场确实瞬息万变,策略是策略,战场是战场,这需要为将者随机应变,这就是为将者和谋士的区别,因为他们是实施者。

    在接到寿张县被青州黄巾围困的急报后,曹操,他就带领一万多兵马和诸将,领兵迎击即将到来的黄巾军。

    曹操对黄巾军的概念。还停留在当前那群衣衫褴褛的民夫游民上,但是再次的人经历了近十年的征战也成了精兵悍卒了,君不见西晋末年的乞活军吗,战力无比强悍。

    此时青州黄巾军,经过这么些年的四处流窜,苦苦挣扎后,战斗力增长不少,加上青州黄巾兵士颇为彪悍,和人数上的绝对优势,曹操军初战即遭到了挫折。

    在随军的荀攸、戏忠和程昱建议下,曹操佯装败退,在要地设伏。

    但没想到青州黄巾却不追击,最后曹操又采取了荀攸程昱的建议,隐蔽地潜行到黄巾军背后突袭,以激怒黄巾军。

    曹操不想竟误打误撞,袭击了一部黄巾军的家眷,引起了黄巾军的怒火。

    有时战场就是如此,战场走向有时就是如此戏剧性,所以优秀的帅才,像曹操,周瑜,司马懿这样的将军,他们会很好的将战前策略和战场战机有机结合在一起。

    黄巾军外出掠夺,也是拖家带口的,家眷也编成部曲,统一管理,这便给后来袁熙和曹操实行屯田创造了基础条件。

    曹操本想突袭黄巾军的主力大营,但却碰到了一部家眷营地,曹操军一万人,几乎兵不血刃地俘虏了七八万的黄巾流民,但是这些人只是百多万黄巾流民中的一部分。

    在没有击溃黄巾军主力的情况下,这几万流民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历史上后来汉中之战时的口令就是因此而生吧。

    曹操命令诸将收缴了一些财货物资后,就准备撤退,继续实施诱敌策略,其实战场有时不是那样激荡回肠,就是不断的重复繁琐的步骤,平白无奇,然后累积到战机的出现,枯燥乏味而血腥。

    就在曹操苦恼时,鲍信神色惶恐地纵马,来到曹操等人身边,朗声道,“孟德,不好了,黄巾贼主力从四周围了上来。”

    诸将没有做声,而是齐齐看着曹操,等待着他的决断,所以君主也不是那样好当得,这活很烧脑的。

    曹操沉思了半响后,用眼神询问荀攸程昱两人,我为主尔等为臣,也该你们出力了吧。

    “我军当先撤退,再做图谋”程昱会意道。

    荀攸点点头补充道:“南面是我军退回寿张县城的路,但恐黄巾贼重兵从那里围上来,所以我军应当从还没有完全合围的北方突围。”

    曹操握紧了腰间的刀柄,下令道,“曹纯、曹休、曹昂你们三人率领所有骑兵,为前锋向北突击。于禁、乐进两位将军领所部为左军,吕虔、和允诚(鲍信)两位将军领所部为右军,元让、妙才领所部殿后,李通、李典两位将军随我居中策应。”

    曹操一顿安排后,众人纷纷允诺,然后匆匆去布置曹操的将令而去。

    青州黄巾军中,编成兵卒的有三十多万人,战力最强的是管亥亲自统领的三万多老卒,以及几个渠帅带领的精兵。

    虽然他们衣衫褴褛,连完整的铠甲兵器都没有,但贵在人多,在宽阔处,十多万人的集体冲锋,能把像曹操军那样一万人的队伍淹没,而面对十多万敌军,即使伸出脖子给你砍,曹操军也会将手砍累,将刀砍卷刃。

    这就是为何明明曹操麾下能臣猛将众多,仍旧面对百万黄巾屡屡吃瘪的原因了,战争不是儿戏,雄才大略如曹操也不得不屈于势。

    曹操对付黄巾军还是颇有心得的,他知道跟黄巾军正面交锋,除非有一定的兵力,不然很难取胜,所谓兼弱攻晦,善之善者。

    而且迫降就更难了。所以只能设伏出奇,不能力取,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可行,实际情况还得结合战场战机的变化。

    这时曹操军骑兵还不是很多,只有两千余骑,此时曹操还没有称霸北方的虎豹骑。

    曹纯通晓骑战,所以骑兵由他跟曹仁、曹休三人统领,作为曹操的嫡系,他习惯性信任和使用宗族将领,不过历史上的曹魏成为宗族败也宗族,这是后话。

    曹纯让所有骑兵换上了环首刀和长戟,号角发出后,两千骑兵如尖刀一般,撕开了刚刚合围起来的北面黄巾军,古代的骑兵冲击力确实强大,就如同现在的坦克一样。

    位于北面的黄巾军,纷纷张弓戒备,在黄巾渠帅命令下,向曹纯部骑兵漫射,你也别指望黄巾军能有多高的箭术,反而漫射一通才是最有效的办法,虽然笨拙但贵在实用。

    但是黄巾军兵卒毕竟缺乏训练,弓箭手也很少,更别说弩兵了,所以战况对于黄巾军来说,并不是很乐观。

    一会,曹纯所部骑兵,就冲锋到了黄巾军面前,将军遭遇战一触即发。

    面对凶猛的曹纯骑兵,有黄巾兵卒手持长戟,结成小队想阻挡骑兵冲锋,这是无奈之举,就和后来抗战用手雷炸坦克一样。

    但这哪管用,只一瞬间就被曹纯的骑兵冲垮撕开了一道口子。

    相对于前军来说,夏侯兄弟的后军压力最大,好在他们带领的是,曹操步兵中的精锐,虽然身处重围,却还能互相配合地且战且退,几次反击下,在夏侯惇、夏侯渊的奋击下,后面的黄巾军都不敢太接近追击。

    然而右军的吕虔、和鲍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管亥、周仓带着几百骑黄巾精锐从右面追上来,咬着吕虔、和鲍信等人不放。

    管亥他们一窝蜂地攻击右面的鲍信等人,不一会被缠住的右军反而成了后军,眼看就要被分割掉,曹操军右军陷入了危机。

    曹操看着右军危机,唯恐鮑信等人有失,连忙让李典去接应。

    而管亥跟官军有血海深仇,他杀红了眼,一心想斩杀敌方大将,给张角兄弟报仇。他们分不清哪是曹操军中军,所以看到有一部落下了,就蜂拥围上去,见人就杀。

    而周仓也一马当先,他劈开了一名挡在面前的曹操军兵卒,然后继续向里冲杀着。

    吕虔见事态紧急,于是赶紧提枪来取他。周仓见有人朝自己来,道也不惧,周仓抡起大刀,发力跟吕虔对砍了几刀。

    吕虔并不擅长于武艺,加上身处重围,不想恋战,几回合后他策马错过周仓,指挥兵卒边抵挡边撤退。

    周仓也杀红了眼,紧追他不舍,但被持长矛的曹军步卒挡住了。

    待到他砍完那几名兵士后,周仓懊恼之余看到了另一员将领鲍信,于是他又赶紧杀了上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鲍信苦苦地在亲兵保护下撤退,但是他们离曹操中军,越来越远。鲍信感到手臂发酸,但不容他多想,一名满脸络腮胡的黄巾军骑将,顿时朝他劈砍上来。

    周仓挥刀弹开鲍信亲兵的兵刃,接着长刀直取鲍信而来,顿时鮑信陷入危机。

    鲍信所持环首刀比起长刀来,力道上不占优势,对砍一刀后,环首刀即被磕飞出去。

    周仓狞笑着再次劈向了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