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55
    城门尉邓义让兵卒,吊下一个篮子,底下一个骑士放了卷书进去。

    邓义接过了书,让兵卒取来火把照亮,就在他凑近想看时,一支羽箭毫无征兆地射来,洞穿了邓义的咽喉。

    其余兵卒惊惧了半响,才反映过来,他们赶紧发出了警报,但这时十几个黑衣汉子已经杀到城门处。

    为首的一个黑衣汉子手持一杆大铁枪,新沓守军兵卒围了上来,但都没能近的了铁枪攻击范围。能将守军兵卒逼得后退的,自然是持铁枪的赵云了。

    赵云为确保拿下城门,亲自带军中身手最好的十几人,亲自带队攀上城头,进攻城门。

    赵云脚步迅速,移动到城门后,铁枪挑动随意刺出就取一人性命,大枪横扫又格开一众兵卒的兵刃,敌军无一人可以近身。

    就在赵云抵挡住守军围攻时,剩下的几个黑衣汉子也已经打开了城门,并放下了吊桥。

    城外等候的几十骑,立即纵马冲击进城里来,接着城外突然地,又涌现了几百上千骑兵一蜂窝似地冲杀进城里。

    城里还在睡梦中的守军,纷纷从马蹄声,厮杀声中惊醒,不过已经晚了。

    他们不知道进来了多少敌军,在仓惶恐惧下,新沓守军根本来不及,组织起反冲击的力量,局势很明朗了。

    城里街道并不开阔,对骑兵的展开很不利,不过贵在夜袭出其不意。

    赵云等千多骑兵分几队列,从不同方向纵马穿过城中街道,以壮声势。见到守军就一阵冲杀,不留活口。

    当赵云带领兵士,冲击到城中心的府衙时,城中守将还在醉酒昏睡中就被俘虏,这就是东汉末年选拔出来的父母官。他的制度已经不适合当时的发展需求了。

    当后人非议陈群的九品中正制度时,熟不知恰恰是后人非议的制度,却迎合了那个时代的发展需要,你说可不可笑,存在即合理。

    在冀州兵刀锋的逼迫下,守将带赵云等人,来到了囤积物资的仓库,赵云虽然不忍心,但还是让兵士执行焚烧田楷军粮秣物资的命令,没办法他们人少,也无法运出。

    城里就有不少易燃物,不久新沓城内就火光冲天。火势蔓延还殃及了一些民房,你们没有看错,袁熙军烧了民房。

    晋朝史官,为了给大晋太宗宣武帝袁熙遮丑,为了美化袁熙的丰功伟业,采取了春秋笔法的手段,写成了殃及民房。

    待到辎重粮秣烧的差不多时,赵云军千多骑,已经再次冲击着纵马出了城。而残余守军则要忙着灭火,也不能追击。

    汉代,黄河将平原郡一分为二,平原城就在河西,此时的黄河,还不是后代那个多次改道的黄河。

    关羽趁着夜色,带着五百刘备起事时,就跟随的精兵潜出城外。

    这些精兵取名“白耳兵”,大都是在涿郡,就跟随刘备的老兵,中途刘备也补充了一些精锐,白耳兵和后来东吴的车下虎士齐名。

    白耳兵人虽不多,但都是彪悍的燕赵汉子,每个人皆身手了得,武艺不俗,这也是关羽敢带五百人,袭击三四千人的原因之一。

    就在徐晃军拔营后的第二天。

    平原东面不远的黄河渡口上,徐晃军正在用征集来的舟船抢渡。

    徐晃骑在战马上,看着先运过对岸的物资,还有近一半的兵卒。

    此时一员副将也策马来到徐晃身边,说道,“将军,我们太过小心了,平原守军没有尾随而来嘛。”

    军中主薄也着急道:“将军,公子差人送来了两次传令,让我军尽快赶去汇合。”

    徐晃嗯了一声,却没有表示什么,只是让两百骑亲卫加强防范,他的直觉告诉他,还是小心为上,毕竟刘备兄弟也非泛泛之辈。

    关羽带五百多白耳兵,潜伏在徐晃军渡河处上方,他手抚长髯,眯着眼观察远处渡河的冀州军,感叹时机到了。

    “二将军,是不是让他们再过去一些人再进攻?”一个白耳兵头目问道,毕竟对方比起他们人太多了。

    “不必,待会某直取那大将,你等结成小队突杀过去,先围杀敌将的中军。”关羽傲然道。

    关羽骑上战马,挥挥手让白耳兵跟上。

    待到靠近了渡河点,关羽策马加速直取戒备的徐晃而去。

    白耳兵也齐声呼喝以壮声势,他们人手一杆长枪,快步接近徐晃的位置,准备发动突袭。

    此时徐晃派出的斥候,立即发现了关羽等人,于是号角声纷纷响起,战争一触即发。

    见被发现,关羽所幸也不潜伏了,关羽直接挥刀劈开几个徐晃军骑兵后,就直冲到徐晃不远处。

    徐晃冷眼紧盯这个红脸汉子,虎牢关他们见过,于是他战马催动,长斧也劈向关羽。

    “呯呯”两把兵器相磕发出震耳的撞击声,两人也各自分开,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徐晃双手微微发麻,眯眼注视着关羽。关羽倒是不慌不忙,显然关羽略胜一筹,徐晃微微抱拳,大声说道,“来者可是刘玄德的兄弟关羽?”

    他听袁熙强调过多次,说刘备身边这两个兄弟的武勇非常,而且虎牢关一战,他也见识过,所以不敢大意。

    关羽握着偃月刀抱拳道:“不错,正是某家,你待如何。”

    徐晃笑了笑,眯眼说道,“难得你们会出城袭击我军,但恐怕要让刘玄德失望了。”

    就在白耳兵攻杀近时,徐晃军兵卒井然有序地退开了一段距离,旁边高地后迅速跑出了两三百的持弩步卒,臂张弩在前,蹶张弩在后,袁绍给宝贝儿子子配备的武器,又一次发挥作用了,父爱是伟大的。

    “嗖嗖”几百支弩箭瞬间射向白耳兵。

    白耳兵前面的人来不及躲闪,纷纷中箭倒地。后面的人则赶紧伏地躲开箭支。

    关羽想不到,徐晃军还埋伏有弩兵,他原本红色的脸更红润了,只见他神情一冷,策马上前再战徐晃。

    徐晃也不惧他,挥斧跟关羽再劈砍了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负,徐晃略微喘息,关羽依旧冷傲,就在二人再战时。

    徐晃军步卒跟两百徐晃亲卫骑兵这时也组织起来,结队向白耳兵杀去,顿时白耳兵陷入危机中。

    不过白耳兵不愧是燕地豪侠,一个个长枪相互配合着,抵挡几乎两千徐晃军的步卒和骑兵,道也僵持住了局面。

    关羽见这次用兵偷袭不成,心里着急,与徐晃打马一个回合交错开后,策马奔向白耳兵,这些兵可是大哥的家底,不送有失。

    徐晃哪容他轻易离去,得势不饶人,神臂弓取出,弓弦立刻拉满如弯月。

    “嗖”的一声响起直取关羽而去。

    关羽虽退,但时刻留意背后,这一箭堪堪从他身边飞过,好险,也就是关羽厉害,换成其他将领,估计难以全身而退吧。

    关羽不敢停留,吆喝白耳兵且战且退。

    徐晃要赶着奔赴于陵,所以也没有追击。

    袁熙的两千戍卫步卒,跟张辽两千骑兵,在土鼓驻扎进行了休整。

    前方不断有斥候传来于陵的战报,田楷围攻小小的土城于陵已经三天,而徐晃军迟迟还没有赶来汇合。

    袁熙眺望着于陵方向的天际,有些担心和焦躁说道:“不知俊义能不能拖住田楷军。”

    “公子宽心,以张将军之能,守住几日是不成问题的,如今要担忧的是奇兵能否奏效,胜败在此一举呀。”郭嘉淡淡笑道。

    袁熙也是很担心赵云的,虽然他后世听说无双赵子龙的声名很盛,但现在赵云毕竟是初次单独领兵作战不是。

    “据田先生说,兵粮也不多了,仅够五日之用。唉,以前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袁熙现在才体会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意义,于是无奈轻叹道。

    自打袁熙军渡过黄河后,他们只接收过一次从冀州运来的粮秣。

    从冀州运粮来青州济南,首先要渡过黄河,沿途也要经过平原等地,好在平原济南被围,其他地方守军力量不强,也持观望态度,这才使得粮道畅通。

    如果刘备势力和实力在大一点,那就不好玩了,那可是要命的,幸亏刘备弱小,难道老天也觉得刘备太厉害,所以给了他一个恶劣的开局,觉得袁熙一般,所以给了他一个四世三公的背景,来达到所谓的平衡?

    但从冀州运送粮秣来,还是耗费巨大,他已经派郝昭去催粮,但恐怕要跟田楷军会战后,第二批粮秣才能到。

    “现在公子就为粮草发愁,要收降黄巾军增加兵员的话,不知道会加了多少张吃饭的嘴呢。”郭嘉有远见地分析道。

    袁熙心里一沉,心情很不爽,这粮秣问题还真迫在眉睫,如果这是电脑游戏,他早就撂担子不玩了,但是现在身处汉末,他无法躲开,不进则退,一退则身死家亡。

    “报!徐校尉带兵赶来汇合。”一斥候快马来报。

    袁熙郭嘉闻言相视点头,同时也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决战即将要展开了。

    而张郃军在第二天就将羽箭消耗殆尽,接下来的两天,就是短兵相接的白刃战,就没有之前那样从容了,近身战是最惨烈的。

    田楷军不止一次地攻上了不高的土墙,而张郃组织起一支千人的重甲戟兵,将田楷军一次又一次地赶下了土城。

    因为地势空旷,夜间于陵外的田楷军,也能隐隐约约看到新沓方向的红光,不一会田楷军中各种谣言就都传开了。

    赵云的奇兵任务算是完成了,成功地扰乱了田楷军的军心士气,也间接地帮助张郃缓解了守城压力,这就是棋局。

    于是田楷赶紧带着亲兵,巡视安抚各营,防止士兵哗变炸营,他亲手斩了几个兵卒后,就再没有人敢乱说,但是一众兵将的疑心,却是更重了。

    清早,一夜未休的田楷红着眼,注视几个下属,担心道,“你们看新沓那可能出了事,我们该怎么办?大家有什么办法?”

    “分两千骑兵回新沓查看究竟,万一是敌军的疑兵之计呢。”一个校尉道。

    田楷点点头,就在他想下令时,传令兵送来了后方的加急书。田楷立即打开来看,半响后,田楷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一众下属看他表情古怪就询问,田楷沉默了半天后,将书传给众人看。

    “敌,夜袭城,粮烧尽。”那个校尉接过田楷递过来的书,读了出来。

    啊!其余将领都惊呼出声来。

    “冀州军从哪来的,我们可没有放过一个冀州兵过去,新沓那是后方啊。”一名校尉惊疑道。

    “各条小道也派了斥候,他们过去我们肯定知道的啊。”众人纷纷议论,言语嘈杂。

    就在田楷烦恼时,传令兵又进到营帐内,禀报道,“大人,我军后方出现千余冀州骑兵,请大人示下。”

    “报,于陵西面方向,冀州军布阵朝我军围上来了。”又一名传令兵禀告道。

    田楷恼火地看着众人,厉声道,“组织本部兵马迎击啊,还等什么!快!”

    于陵城上,张郃见援军来到,见战机可用,于是让兵士集合,挖开封死的城门,准备配合援军攻击田楷军。

    他可不是那些惜身之辈,战机可为,张郃立马抓住时机开始配合出击,这就是为将之道。

    他本人也登上新搭建的高台,指挥城外军队的行动,希望援军能够配合协调步调一致。

    随着一面旌旗摇动,赵云领的戍卫骑兵,首先向刚刚集结起来的田楷军前进,后军突然发起试探攻击。

    田楷见赵云骑兵杀出,一面让步卒结阵防御,一面派出骑兵迎击,以求拖住袁军攻势。

    一会后张辽的两千骑兵,也从侧面来包抄而来,在张郃远程统帅指挥之下,以策应赵云部戍卫骑兵的进攻。

    田楷军强攻了于陵五天之久,本就疲乏,加上新沓方向的火光,还有谣言,军心涣散开来,上至将官,下至兵卒皆无心应战。

    张辽指挥着所部两千冀州骑兵,张弓搭箭呈纵队,向田楷骑军漫射,以求大乱敌军阵型和进攻节奏,缓解赵云戍卫骑压力。

    田楷军骑兵不愧是幽州精骑,丝毫不比袁军骑兵差,其战力不可小窥。

    不消吩咐,他们就一边纵马撤离,对方攻击范围,一边准备防守反击。

    通过于陵城上,张郃一目了然的指挥,袁熙军占据了很大的主动,果然不亏是名将之资,五子良将之首。

    张郃一面观察敌我双方的阵势,一面让兵士打起各种旌旗,指挥己方军队进退攻防,在他的指挥一下,袁熙军,进退有序,丝毫不乱,配合良好,其战力有效值翻倍提升。

    张辽、赵云的骑兵,跟田楷幽州骑兵许久相持不下,不是说他是曹操,他是袁熙,他是张辽,他是赵云,就无敌了,就碾压对手了,不是这样的,战场是比拼的是人数,士气,士兵素质,后勤,武将,等等好多因素。

    另一面,袁熙、郭嘉、田丰跟徐晃汇合后,也指挥步卒列好阵型,与田楷军主力一万六千余人对峙起来。决战开始了。

    在郭嘉示意下,徐晃的三千步卒为前军,郭淮率领的两千步卒居后军,袁熙两千的戍卫步卒为中军,徐晃、张郃派来的的两千余骑居两边策应。

    在郭嘉建议之下,袁熙军步卒摆出了进攻的锥形阵,中间主进攻,两侧翼主防御。

    张郃也派副将率领两千步卒出城布阵,这样他们与袁熙中军遥相呼应地夹击田楷军。

    田楷军人数虽然略多于袁熙军,但他们士气低落,田楷只好结方形阵防守。

    战鼓响起了一通,徐晃军前面的弓弩兵纷纷齐步前进。

    进到射程后,各自弯弓添箭。

    再一通鼓声后,羽箭飞出漫射向田楷军。

    “威武!”袁熙军一众兵卒整齐喊道。

    田楷军立即竖起盾牌,箭雨过后他们没有多少损失,但士气则低落了一分,显然声势之争上,袁熙军取得胜利。

    “小儿欺我太甚,弓箭手立即还击!”田楷在军阵后面怒喝道。

    田楷军弓箭手立即上前,但他们阵型稍稍混乱,使得弓箭手的集结多费了点时间。

    而正是这点时间,袁熙军弓箭兵的第二轮箭雨开始抛射,箭雨飞向田楷军阵。

    田楷军弓箭手纷纷放弃射击,而是逃到盾牌手的保护下,稍稍慢的即刻被射成刺猬。

    “威武!威武!”袁熙军士气越发高涨起来,不要小看士气,如果军队士气旺盛,那么一个精兵能杀死三名敌军。。

    袁熙跟郭嘉对视一眼,点点头后立即下令发动新一轮进攻。

    战鼓又响了两通,除了弓弩手继续压制性射击外,其余步卒呈锥形向前移动。

    左右两千骑兵也开配合着始伺机进击。

    田楷军弓箭手,在敌方箭雨压制下,始终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

    而当袁熙军到达一定距离后,他们只能组织一两次平射,袁熙军前排兵卒立盾抵挡,但也有不少兵士中箭,战场不可能没有伤亡的。

    田楷军弓箭手都向后撤退,留下位置给近距格斗的枪戟兵。

    待近到田楷军百步时,锥形阵中间的一个五百人方阵的步卒,突然停了下来,他们用脚蹬开弩弦,然后给手中蹶张弩添箭,凌厉的弩箭分三波射向了田楷军中间一部。

    蹶张弩的威力下,连一些木制盾牌也被射穿。弩箭不断,待弩兵停止射击,前军就用手中长戟挑开那部分田楷军的盾。

    骑兵也冲击切开了一道口子,然后继续左冲右突,田楷军本来还算齐备的阵势,渐渐地混乱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张郃部也适时地,对田楷军右翼发起了进攻,这样田楷军更加混乱骚动起来。

    田楷想将骑兵召回来救援,但张辽可是深谙骑战之道,在他的指挥下田楷军骑兵,和赵云两部骑兵一直追尾撕咬。

    见局势不妙,一个田楷军副将急道:“大人,我们还是在骑兵的掩护下,撤退到新沓再做打算吧。”

    田楷的脸色阴沉,他不想承认这不明不白的失败,而且还是败给一个十七八的少年,这是耻辱,但再战下去他确实讨不了好。

    就在田楷犹豫不定时,右军被突破开来,徐晃带着几百骑兵冲杀到了田楷中军外围。

    原来田楷嫡系精兵,都被左侧袁熙派出的许褚戍卫吸引过去,右侧的防备自然相对地松懈了些。

    虽然田楷军已有败迹,但还没到溃败的地步,徐晃略一思索,就纵马靠近田楷中军。

    他一边躲过袭来的箭支,一边取出了神臂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徐晃打算狙击敌方主将,他可不会讲什么西方式骑士精神。

    田楷看到敌方一员将领冲进,并直奔自己而来,顿时慌乱不已,赶忙让长矛手阻截。

    突然徐晃不再上前,战马奔跑下一个起落间,他用神臂弓射出了威力十足的一箭。

    “嗖”一阵破空之声。

    田楷待感到危机时,已然躲避不及,好在这一箭距离远了些,又有铠甲的保护,他只伤了左腹。

    几个副将看他受伤,立即抢上前去,掩护主将,并指挥附近的兵卒有序撤离。

    田楷军本就无心应战,撤退的金钟信号一下,立即溃不成军,杂乱无章,和他们预想的结果大相径庭。

    徐晃、许褚等人抓住时机,立马紧跟着追杀田楷而去,趁他病要他命。

    田楷军骑兵并没有受损,他们与田楷中军汇合后,开始撤离战场。

    虽然张辽、赵云部骑兵紧紧尾追,但双方都没有硬拼消耗的意思,所以所伤不大。

    但田楷军的步卒,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被袁熙军一面倒地追杀,加上张辽赵云部的阻截,一个时辰后战事就宣告结束。

    田楷军除了四千多骑兵全身而退外,步卒阵亡三千多,剩下四千多人被俘。

    袁熙军虽然大获全胜,但也伤亡了一千五百多人马,加上张郃守军也有近千人的损失,不过这些代价都是值得的。

    此时于陵城外,遍地的残肢头颅,一片末日场景,森森阴寒,赤血满地。

    袁熙虽经历过几次生死大战,但也一阵犯恶心,毕竟袁熙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贵公子,这场面也着实难为他了。

    郭嘉才识过人,但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惨烈的情景,比起袁熙他的脸色更加煞白,不比袁熙强哪里去,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奉孝可是觉得难受?可还好?”袁熙挤出个笑容问道。

    郭嘉毕竟非常人,他很快就恢复过来,叹息道,“虽然早有预料,但不想战场如此惨烈,人命当真如蝼蚁啊。”

    “可当今世道不都是这样残酷的么,我军失利的话,那么躺在这的就会是你我了。”袁熙幽幽道。

    “在嘉看来,公子行霸道平天下没有错,在这乱世也正该行王霸之道,可笑我还等残留有妇人之仁。”郭嘉自嘲道。

    袁熙望着似血的残阳,心思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