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56戏忠
    邺城,州牧府。

    此时袁绍正在偏堂,观赏着家中歌舞伎的乐舞。

    袁绍眯着眼,搂过一名姬妾,调笑道,“碧彤,两日不见好像你越发/漂亮了。”

    叫碧彤的姬妾美眸闪现出幽怨的神色,说道,“大人记错了,您有七日没有宠幸碧彤了。”

    袁绍呵呵笑了笑,尴尬道,“政务累身嘛,这不,一有闲空就来找你了。”

    袁绍怎么可能承认妻管严,他可是河北霸主,不要面子的吗。

    “哼哼”姬妾碧彤撒娇地撇撇嘴,不满道,“是被大夫人看着吧,别以为我不知道。”

    袁绍尴尬地笑了笑,掩饰道,“谁说的,怎么会有这事!这家里我最大。”

    就在袁绍难堪时,仆人禀告说沮授、逢纪、许攸等人求见。

    袁绍见有正事,面容一肃,赶紧挥挥手让歌舞伎和姬妾退下去。

    逢纪满脸喜色地进到偏堂,恭喜道,“主公,大捷啊,大捷!青州大捷。”

    “噢,可是显奕那里的捷报?”

    逢纪点点头,赞誉道,“五日前二公子在青州济南国的于陵,大败田楷军主力,二公子算是立了大功,替主公分忧了。”

    “恭喜主公,青州初战告捷啊,二公子部当真英勇,主公好福气啊。”许攸笑着赞许道。

    袁绍也是抚须而笑,假装谦虚道,“小胜而已,小胜而已,我儿哪里值得诸位如此夸奖。”

    沮授趁机进言道:“趁着二公子此次大捷,在清河的韩猛、高览两军可立即联合曹操军夹击屯兵发干的徐州军,还有配合二公子击破高唐、平原。”

    沮授确实有武韬略,可比隋帝之高颖,这见缝插针,审时度势因势利导,战机的把控和驾驭能力,确实不一般。

    许攸出言也赞同道:“如此我冀州南面的威胁可就解了大半,如此当可全力对付公孙瓒。”

    袁绍觉得几位谋士所言有理,于是让几人拟定出详细计划后,就传令下去。

    青州。

    袁熙派出兵士。带着收缴的田楷军旌旗铠甲,前去济南、平原两地招降,张郃、徐晃两部也重新将两地围了起来。

    围点打援,援兵已经被敲掉,那么就得乘着胜利之威势,围城迫降了。

    一天后,济南守军在县尉黄运带领下,开城投降,袁熙带领自己嫡系部队,进驻了济南城,并表彰了县尉黄运,并让他去安抚济南国各县,因其地用其人,善之善者。

    对于这件事,黄运还是十分乐意去干的,人无好坏,就看如何用了,用人所长容人所短,就看君主的驾驭能力了。

    在袁熙军护卫下,他到济南各地劝降,还去联络了硕果仅存的济南国士族豪强,纷纷投靠于袁家麾下。

    战后军队的休整,地方的治理,都是十分繁琐累人的,好在有田丰在主持大局,协调调度。田丰确实有治国之才,怪不得太宗皇帝李世民说打天下我靠房玄龄等人,治天下我得靠魏征等人,所言非虚啊。

    袁熙在与郭嘉、田丰商议后,让张郃率本部两千步卒、一千骑兵驻扎济南附近。剩下三千步卒分守于陵,梁邹,邹平这三个和田楷军接壤的县城。

    张辽部骑兵则被袁熙派去,协助徐晃围困平原,高唐的公孙瓒残余势力。

    整编降兵的事情,袁熙也全权托付给了田丰、张郃,袁熙相信这一一武,会圆满地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接下来五日,袁熙也过的并不轻松,他带着许褚等一众虎卫,在黄运的引荐下,去济南各地安抚民众,笼络豪强。

    就在袁熙身心疲倦地回到济南时,来了两位他意想不到的客人。

    济南城,府衙。

    审配带着一名脸色微黑,留着山羊胡的中年士。

    袁熙和郭嘉抢先出到府衙门外迎接两人。

    袁熙行了个弟子礼,恭敬道,“正南先生有礼了,不知这位先生是?”

    审配也拱手笑道:“公子有礼,这位是曹兖州的军师,戏忠戏志才。”

    袁熙微微惊讶,这可是个举足轻重的人,他可知道,如果戏志才不死,荀彧可没有机会举荐郭嘉,于是说道,“小子也听闻过,颖川志才先生的大名,久仰久仰。”

    戏忠摆摆手,谦虚道,“哪里哪里,曹兖州一小吏尔,哪有公子声名之盛。”

    几人寒暄过后,接着袁熙引两人进到府衙厅堂里,给两人接风洗尘。

    诸人坐定后,审配首先面带微笑道:“恭喜二公子于陵大捷啊,公子可是给主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了,确实不负当代翘楚之名。”

    “全赖将士效力,显奕只是居中筹划,不敢居功。”袁熙谦虚说道,审配可是父亲袁绍的近臣,所以他可不敢托大。

    审配看了看四周,询问道,“公子,怎么不见田元皓?田先生。”

    “济南新定,大小政务依赖元皓先生,他此刻恐怕正在公干,稍后请来于正南先生见面。”袁熙如实说道。

    审配笑着点头,接着说道,“公子,我来此,还有一捷报。”

    袁熙郭嘉对视一眼,都猜出了是什么事,不过依旧等待审配下。

    “昨日,我冀州军与曹兖州合击驻扎在兖州发干的徐州军,大胜啊,打得徐州军落荒而逃。公子南方无碍了。”审配满脸红光兴奋说道。

    袁熙等人早料到此事,但毕竟是自家军胜也高兴,于是拍手称了一声好,同时也感受到了父亲袁绍对他的重视和关怀。

    戏忠也出言道:“二公子放心,现今大军压境,平原高唐也指日可下,公子西南方安全可无虞了。”

    戏忠刚说完,就有传令兵送来军报。

    郭嘉接过书念了出来:“刘备弃平原,亡乐安,我军占平原高唐。”

    几人闻讯互相庆贺了一番。

    戏忠适时站了起来向袁熙拱手行礼,说道,“其实,此次跟随正南先生前来,是我家主公有事求助于二公子,请公子万勿推辞。”

    “先生请坐,不知曹世叔让您来,所为何事?若能帮忙,显奕不敢推辞。”袁熙疑惑说道。

    戏忠淡笑道:“这次来是曹兖州,欲请公子出兵相助,共击黄巾。”

    袁熙跟郭嘉对视了一眼,郭嘉也在仔细观察戏忠的表情,郭嘉可是和戏忠是同乡,郭嘉可不认为戏忠的便宜这么好占。

    “熙也愿诛除黄巾余党,奈何济南新定,军士疲乏,况且还有田楷在旁窥视,恐怕没有多余的兵马相助曹世叔剿灭黄巾了。”袁熙扯皮说道。

    “公子不设想一番,青州黄巾老巢就在青州,只是游走于兖州之间掠夺,不除去对青州也是一大害,现正可联合曹公一起剿灭之。”戏忠继续劝说道。

    顿了顿,戏忠抬高声音道:“且久闻公子智勇双全,品行高义,难道不为青州百姓的安危设想吗?岂不有失袁家声望。”

    “非是我家主公不愿,协助曹兖州剿灭黄巾,只是我军新近才攻下济南国,又要安置一干百姓跟降卒,这济南原本储粮就不多,从冀州运粮来费时费力不是长久之计,因此需要从长计议。”郭嘉会意,出言帮衬道。

    “我军缺粮之故,想相助曹兖州也力不从心啊,请贵军体谅。”见郭嘉推诿,袁熙也跟着叹息道。

    戏忠又看向了审配,意思是提醒两家的盟友关系,还有刚刚才配合击败两家共同的敌人的战友之情。

    “这个,出兵相助剿灭黄巾,二公子当然义无反顾,但粮秣缺乏也是实事,着实难办啊!”审配为难道,袁熙所说道也不全作假,何况袁熙毕竟是自己人啊。

    戏忠心想,正菜上场了,这不就是开条件么,那就还谈谈加码吧。

    “兖州久经战乱也没有多少存粮,但公子放心,只要公子派遣援军,不论多少人马,所耗费的粮秣皆由我们提供。”戏忠打包票说道。

    “我们可是听说曹兖州治下兵精粮足呐,想让曹兖州借来四万石粱米,以接济济南平原的流民百姓。”郭嘉似笑非笑道,郭嘉见戏忠答复如此慷慨断定,戏忠和曹操肯定还有其他谋划,不过一时还猜不透,还需要继续套话。

    戏忠想了想后道:“可借三万石粟米,兖州其实也困难得很。”

    “我等只是借粮,又不是不还,待青州安定后,自然会还与曹世叔,戏先生也忒小气了吧。”袁熙神色有些不悦说道。

    戏忠有些暗恼咬咬牙,说道“那公子说,要多少合适?”

    “不多不多,本公子只要四万石梁米,十万石粟米,十万石黍米,借期两年。”袁熙一脸无辜地说道。

    戏忠气得不轻,这二十多万石粮食够两万多士兵吃半年了,他可做不了主,为难道,“这个在下做不了主,需要请示过曹兖州才行。”

    “请转告曹世叔,冀州要应对公孙瓒的威胁,故不能提供多少粮秣给我们,所以才要向曹世叔借粮,但我袁熙可立字为据,两年后定当如数奉还。”袁熙信誓旦旦地道,虽然袁熙自己也不一定信,饼先画了再说嘛。

    戏忠再推脱,说要回去请示曹操。

    第二天袁熙将戏忠、审配送出济南城。

    戏忠向两人拱手施礼,说道,“劳烦各位远送了,请留步,咱们以后有机会再见的。”

    袁熙看似无意地问道:“听说是先生暗中联络陈公台跟鲍允诚,说服兖州一众官吏迎曹世叔入兖州的?可有此事?”

    “曹兖州乃当世英雄,像袁车骑一样,入主兖州乃众望所归。”戏忠眼神闪烁,一本正经说道。

    袁熙会意,也就是说,刘岱的死和韩馥的死,并无二致,他曹孟德和他父亲袁绍所谓也没什么区别吗,果然胜利才是正义,如果最后袁家胜利,卑鄙可耻的可能就是曹操了吧。

    而且袁熙知道,这时的戏忠对曹操是抱有很大好感的,不过还是想试试看能不能撬动,曹孟德的墙角,于是说道,“如有一日,先生发现所托非人,又该如何?”

    袁熙这可是诛心之言了,毕竟不是一个阵营的人,说这话可就太过了。

    戏忠皱了皱眉,不悦道,“公子哪的话,曹兖州当世之豪杰也,且跟袁家交情匪浅,公子请慎言。”

    “先生莫怪,我家主公的意思是说,久闻志才先生的大名,如果在兖州不如意,那么青州,始终会为志才留有一席之地的。”郭嘉帮衬道。

    他虽然不知道袁熙玩什么名目,公然地挑拨戏忠和曹操的关系,但他对袁熙想拉拢戏忠的想法,还是心领神会的,毕竟这同乡戏忠,戏志才的才能可不在自己之下。

    戏忠没有再说什么,施礼拜谢后,就赶回了兖州复命去了。

    袁熙郭嘉在许褚等虎卫的簇拥下,骑马回到城里。

    “公子想招揽戏志才么?但未免操之过急了。”郭嘉不解问道。

    袁熙摇摇头,说道,“我只是确定一下,是不是在陈宫帮助下,曹操才入主衮州的,而且我觉得那陈公台跟曹操不是一类人,也许将来设计曹操恐怕还要从他入手,所以才套话志才先生的。”

    “公子一向有识人之能,嘉也自愧弗如,让嘉拭目以待,看公子说的可准,但向曹操借粮这一手可当真漂亮。”郭嘉虽然对袁熙对素未蒙面的陈宫了如指掌而惊讶,但也不疑有他,毕竟袁熙的老师,张纮还掌握着,暗卫,这一情报机构。

    “奉孝,你看曹操会不会借我们粮食?”袁熙不怎么确定曹操的决定,所以问道。

    “为什么不借,依我们先前猜测,曹操极可能想收降青州黄巾,以充实兖州,但他兵少,又初战不利,所以得仰仗我们青州军协助,不然以曹操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性格,怎么可能答应的如此慷慨痛快”郭嘉慢慢分析道。

    郭嘉接着淡笑道:“故能得公子相助,才能增加击败青州黄巾的胜算,在兖州确有余粮的前提下,两万兵卒半年口粮,与收降百万人丁相比,孰轻孰重当下立断。”

    “可惜了,这青州黄巾,我也志在必得。”袁熙坚定道。

    “奉孝想怎么谋划?请教我”袁熙施礼道。

    “派遣一部兵马,协助曹操击溃黄巾军,设法将其逼回青州,然后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青州收降他们。”郭嘉说出了大概的思路。

    “那样就跟曹操撕开脸面咯。”袁熙坏笑道。

    “我想不会,毕竟曹操跟我军,是暂时的盟友,即使怨恨我们,也不会立即翻脸,况且那时我有一计,使曹操不得不更加仰仗我军。”郭嘉自信道。

    “曹操军中有戏志才、荀若、荀公达这样的大才,恐怕不会让我们轻易地收编黄巾余党呐。”袁熙随即想到了阔别许久的荀彧,说道。

    “曹操有荀若但我也有郭奉孝,足以相抵。”袁熙不禁莞尔笑道。

    郭嘉叹息着苦笑,说道,“看来我只好随军去一趟兖州了。”

    寿张县南,曹操军大营。

    曹操听完戏忠的汇报后,就沉默不语,他思量着事情的利弊得失。

    “他娘的,袁熙这小儿欺人太甚,竟然趁火打劫,索取我们的粮食,肽不仗义。”夏侯惇恼火道。

    戏忠看着脸色不变的曹操,继续说道,“这袁二公子说是借,还说什么两年后就还。”

    “跟不还不一个样。”夏侯惇怒道。

    程昱摇摇头,说道,“袁家跟袁显奕都是惜名望之人,为了这些军粮违背信誉倒也不会。”

    曹操看向了荀彧荀攸等谋士,希望他们能帮分析利弊和可行性。

    荀彧进言道:“袁显奕跟其父袁本初可不一样,他既礼节下士,珍惜名望,又着重实利,他不趁机索取好处反倒可疑。”

    “那么说是可以向他们借兵了?”曹操问道。

    荀攸接过话茬说道:“兖州库存还算丰足,能以借出这些粮食,换取冀州军的协助倒也可取,只是借出的兵士该归我们指挥,而不能让他们擅自行动。”

    曹操再问了其余下属的意见,见众人都没什么建议,也就答应了袁熙的要求。

    三天后曹操跟袁熙正式达成协议,以借出总共二十四万石粮食为条件,换取袁熙军三千骑兵的援助。

    经过协商后,曹操立即征集船只,从东郡由黄河水路,运送粮食到济南。

    而袁熙的援军,正好沿济南到东平段水路河岸,护送运粮船,然后赶赴寿张与曹操军汇合。

    经过袁熙、田丰、郭嘉等人商议,最后由张辽部两千骑,加上赵云部一千戍卫骑驰援曹操,而郭嘉以袁熙军的代表和监军身份,随军统筹,便宜行事。

    临行前袁熙亲自给三人送行,对于郭嘉随军出征,袁熙是有些担心的,这可是自己的张良,可不能有失,所以让许褚带上两百虎卫保护他的安全。

    “仲康、子龙,你们两人一定要保护好军师的安全。”袁熙吩咐道。

    许褚咧了咧嘴粗声道:“公子放心,俺在军师就在,老许定保军师周全。”

    “云知道,一定护卫军师的周全。”赵云抱拳道。

    袁熙再看向了张辽,嘱咐道,“远,对你就不必多吩咐了,一切小心,见机行事。”

    张辽也抱拳行礼,说道,“公子宽心,辽但有疑问即询问军师。”

    最后袁熙看向了淡笑的郭嘉,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这就是君臣间的默契。

    郭嘉也没有说什么,拱了拱手后,钻进了马车里。不过郭嘉心里很是感动,因为许褚是袁熙的嫡系亲卫统领,袁熙为了自己安全把许褚调给了自己,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唉自己这几斤肉算是卖给袁显奕了。

    青州黄巾大营里。

    周仓一手捧着个陶碗,一手拿着酒坛,叹息道,“大头领,上次不能斩了曹操军中的那个大将当真是可惜。”

    管亥哼了哼,感慨道,“曹操当真厉害,这么点人,竟然从我们的包围中跑了。”

    “大头领,探子打听来消息,说曹操从东郡调集大批粮食,正运往青州的方向,我们为什么不去截了。”何群问道。

    “你们懂个毛,先不说人家是用船只运送,你们怎么下河去抢。”管亥顿了顿后继续说道:“谁又知道那船上的真的是粮食?”

    周仓会意道:“大头领的意思是说,这是曹操使的诡计,让我们前去截取,然后伏击我们?”

    管亥点点头,自信说道,“不就是这个道理吗。老子才不上当呢。”

    “但是俺们没有多少天余粮了,再不打下个城池夺取粮食,咱们就要饿肚子啦。”何群诉苦道。

    管亥何尝不知道,但兖州的郡县都加强了防备,坚壁清野,他们只能打劫一些在城外的地主豪强,但那根本不能解决问题,看来只有拿下一两个县城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