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林阳〕〔从我的团长开始抗〕〔重生狂妻A爆了!〕〔重生开始当首富〕〔叶新〕〔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我有一盏不省油的〕〔希腊的罗马之路〕〔重生长白山下〕〔史上最强炼气期〕〔猛虎教师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57黄巾
    青州乐安官道上,一支千余人的军队,正在徐徐行军。

    为首的一骑是个中年,他留着八字胡,面貌宽厚,双手修长,正是撤离平原的刘备。

    这刘跑跑确实运气逆天,如何绝境,貌似老天都挺照顾他的,难道他真的有天命?可惜了,倘若这个时代没有曹操,没有孙家,没有袁熙的乱入,也许刘备又可能中兴汉室,再创大汉两百年也说不准。

    扛着杆长矛,一双豹子般眼睛圆睁的张飞策马跟着他后面。

    像关羽,张飞这样的绝世猛将,能心甘情愿地臣服于刘备,我不信刘备就只是会哭,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队伍中,一辆独轮车触到块石头,突然翻到一旁,那兵卒顿时一激灵。

    刘备见状立即下马,跟那推车兵卒一齐,将散落地上的物资重新装车,道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就是默默地装着。

    张飞看刘备这样做,自然也动手帮忙,但他嘴上却叫骂道:“兀那小子,也不长眼,累及我大哥帮你整车。”

    那兵卒知道这个“三将军”脾气暴躁,连忙唯唯诺诺地告罪,同时也万分感激刘备。

    刘备瞪了张飞一眼,然后摆摆手,示意那兵卒宽心,说道,“休要听他胡言,下次小心就是了。”

    兵卒感激地点点头,说道,“刘平原才是体恤我们百姓的好官,能跟随大人,小的死了也值。”

    孙子兵法中为将之道,最高境界便是,使士卒为其效死力,而刘备所为恰恰暗合兵法。

    “哪里的话,为官者当仁善当先,听你口气是青州本地人?”刘备微笑着问道,没有一丝作假,十分真诚。

    袁熙绝对不会如刘备这样,做的炉火陈青,感情自然,一点也不做作,感人肺腑。

    那兵卒点点头,回复道,“小的林生,平原人,大人治理平原后被征召做了兵。”

    说到这,那个兵卒突然神情激动起来,怒道,“可恨那冀州兵,强占了平原去,平原的父老要受苦了。”

    刘备也不住叹气:“本想造福平原一方百姓,奈何备势单力孤,连累父老了。”

    “大哥何须说此丧气的话,终有一日我们会打回平原去。”一个沉厚的声音从后边传来道。

    刘备一听就知道是二弟关羽来了,关羽神色泠然,问道:“大哥,我等真的去投奔田青州?不再做他图?”

    “到临淄投奔田青州,之后在做计较。”刘备淡淡说道,他有自己的判断和不得已。

    “为何不回幽州,投奔公孙大人呢?大哥不是和公孙大人有同窗之谊吗?”张飞问道。

    刘备神情复杂,不是他不想回幽州,而是公孙瓒这个师兄对他不冷不热的,在强势诸侯盘踞的幽州,实在没有什么前景,而动荡不安的中原才有他的立足之地。

    所以我们看到,凡是有乱子的地方,大多也有刘备的存在,说他善于在危机中发掘生机呢?还是说他是天生的麻烦制造者。

    青州。袁熙军

    虽然袁熙初步,占据了济南国,大小政务军务也有田丰、张郃负责,但是很多事,袁熙不得不亲自视察,一来为了安心,二来为了增加个人的声望,才能给自己以后的事铺路。

    而且作为君主,必须有开创之功,不然何以服众,为何光武帝刘秀和太宗皇帝李世民的功臣老老实实的,那是因为光武帝和太宗皇帝自己功劳亦不细于诸将,镇的住。

    收编降卒的事情,是袁熙所挂心的,济南的两千守军,还有原来济南各县的兵卒,都被选出精壮,补充进了张郃的一营中去,总共收编得了三千人。

    但要分兵把守于陵、邹平、梁邹三个要地,所以张郃军并没有增多多少。

    徐晃一营也大致如此,主要分兵把守平原、厌次、西平昌三地,其余兵马也撤到,济南附近驻扎。

    袁熙带着祝公道,还有两百虎卫,来到了张郃营中巡查。

    张郃正在编练士卒,听说袁熙到来,赶紧去面见,此时他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轻视,经过这段时间和袁熙的共同征战。

    张郃渐渐地开始重视起这位二公子,而且越来越适应袁熙小团体的节奏和氛围。

    “我来看看兵士们,休整得怎样了,俊义将军你照常就好,不用管我。”袁熙示意张郃不必拘礼,说道。

    张郃不敢托大,于是领着袁熙,来到营地的校场,傲然说道,“公子请看,这七百多持戟军士是我新练的重甲戟兵。”

    袁熙看到校场中间几百个持戟兵卒,在号令下练习击刺动作。而那些兵卒个个都身材匀称魁梧,身手利落矫健,比之袁熙的戍卫步卒,在配合跟身手上更胜一筹。

    “可是于陵守卫战时,将田楷军多次击退的勇士?”袁熙问道,他知道张郃最近组织了一只新军,英勇善战,俱是精锐。

    “正是,先前某就在军中,选出几百勇烈敢死之士,教其一套简洁而实用的戟法,让其身披重甲为攻坚之用。”张郃颇为自得说道。

    “当真是勇士,可要强加练习,作为一支精锐,以后还要倚仗将军呢。”袁熙赞誉说道。

    “如此要靠公子相助了,请公子多发粮饷与铠甲兵刃,好将其编成千人的强军。”张郃趁机索要物资说道。

    袁熙笑了笑,感情是伸手和自己要东西呢,于是说道,“此时我军粮饷吃紧,哪有闲余的东西给你。”

    张郃还想争取,但袁熙抢先道:“所要的兵刃铠甲可优先配给你的这支强兵,粮饷只能按普通的编制配给,到稍稍充裕时会补给你的。”

    张郃也是知道此时袁熙军的困难的,也不强辨,说道,“如此,多谢公子了,某想将其编练成千人的重甲戟兵,还劳烦公子为其取个名字。”

    袁熙想到了历史上冀州军中的那支精锐步卒,于是脱口而出道:“大戟士!”

    五天后,张寿县曹操军大营。

    曹操亲自到营门外,迎接到来的郭嘉张辽等袁军。

    曹操很好奇地打量着郭嘉,因为荀彧不止一次地提到了他,荀彧所举荐之人,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在曹操看来,仅凭外貌,郭嘉还真有俊杰雅士的神韵,在欣赏同时也一阵叹息。而郭嘉身后的张辽、赵云也是神采不凡的俊杰。

    郭嘉也将曹操,跟他一众武粗略地观察一遍,暗暗记在心里。

    荀彧以前推崇的曹操,其言语动作间,确实有英雄之姿,可惜了,自己已经认袁熙为主了,又岂能朝秦暮楚。

    其余士如戏忠、程昱、毛玠、陈宫亦是一时俊杰,夏侯兄弟、曹氏兄弟和李典、李通、乐进、于禁、吕虔等人也都是良将之才。

    郭嘉看得暗暗心惊,怪不得主公袁熙天天念叨,曹操谋臣如云武将如雨呢,虽然夸张,但所谓观其外知其内,从一个人的举止神情中可看出一二,他想不到曹操麾下,聚集了这么多英杰才俊,确实是强大的对手。

    荀彧微笑着走上前,拉起郭嘉的手,关切道,“奉孝,一年不见无恙否?”

    “不比若,你在曹兖州帐下担当重任,可谓仕途得意。”郭嘉淡然笑道。

    荀彧闻言一阵笑骂,但他隐隐觉得,虽然两人言语间依旧亲热,但心中不自觉地有了间隙。

    毕竟各为其主了,君不见诸葛亮和诸葛瑾虽然亲兄弟,但侍奉君主不同,所以不得以保持距离。

    荀彧拉住郭嘉,走到了曹操面前,介绍道,“主公,这就是我与你提及的同乡好友,郭嘉,郭奉孝是也,腹有兵甲良谋。”

    曹操抱拳行礼,赞誉道,“若多次说,颍川郭嘉有经天纬地之才,今日一见果真犹如神仙中人般潇洒风liu。”

    “曹兖州谬赞了,嘉不过一介弱书生,蒙袁二公子不弃,征召为主薄书佐,哪及得上曹兖州麾下的诸多才俊。”郭嘉依然淡笑道。

    曹操听他话中提带上官面言辞,知道现在不是拉交情的时候,于是给郭嘉、赵云、张辽引荐了麾下一众武。

    稍后曹操为郭嘉等人设宴接风。

    席间,赵云的严谨、张辽的坚毅、郭嘉的潇洒,许褚的凶悍,都给曹操下属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毕竟家花不如野花香不是。

    宴席上,双方都尽力避免大小军务,吃喝谈笑间气氛也还热闹融洽。

    宴毕,荀彧亲送郭嘉,回了张辽军营寨。

    他一直苦于没有时机,跟郭嘉私自交谈。

    待安顿好,闲杂人也退去后,荀彧就跟郭嘉有一句没一句地交谈起来。

    许久荀彧才神情严肃道:“奉孝,你说,为什么要归附袁熙,我们不是说好了,一同效力于曹公吗。”

    郭嘉叹息了一声,说道,“若兄,你说曹孟德是明主,但为什么我不能认为,袁显奕才是英主呢?”

    “这是缘由么?”

    “你不也是很赞赏二公子的么?我辅佐于他,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吧。”

    荀彧当真觉得,他们之间的间隙,明显加深了。“先前我们说好共同辅助一个明主,以安定天下的,可是奉孝你……”荀彧神情不悦道。

    “若兄,有些时候你就是太执着了,虽然我们的志向都是安定乱世,但我们的方式可以不一样的。”郭嘉有些歉意道。

    “奉孝你!”荀彧着急道,在他的心里,一直以来都把郭嘉当做志向相同的知己,但仿佛今天,他才知道郭嘉的心思。

    “若,我们并非不能共同完成初时的志向呀,二公子一直都推崇你的才干。”郭嘉心里不忍,但不得不这么说,以便断绝了荀彧的招揽。

    “奉孝你……”荀彧气的说不出话,他挥挥衣袖走出了郭嘉的营帐。

    “对不住了,若,现在我们是各为其主。”郭嘉神情漠然道。也许再见咱们就是敌人了吧,世事无常啊。

    第二天,曹操大营里。

    曹操召集来包括郭嘉等人在内的武将领,议事黄巾。

    曹操先是看了看,英气逼人的赵云,接着将目光移向刚毅的张辽,最后他用复杂的神情看向淡笑颔首的郭嘉。

    曹操知道,荀彧招揽失利,不过毕竟没有跟郭嘉深交,不知道他的才能,加上对方是盟友的麾下重臣,所以曹操只好将这个心思放下。

    何况自己手下一票子谋臣,也不差郭嘉一个。不过真是这个郭嘉后来让他吃了好多亏。

    “郭先生,不知可有剿灭黄巾余孽的妙计?愿听高见。”曹操向郭嘉问道。

    “曹公少时就已经以剿灭黄巾立功,可谓深谙剿贼战法,曹公帐下戏志才、荀公达、程仲德等人,皆才智之士,嘉哪敢乱言,待曹公吩咐尔。”郭嘉推诿说道。

    曹操点点头,看向他人问道,“那诸位都有什么建言?都说说看。”

    “据斥候探听来的消息,黄巾贼已经向鲁郡的南平阳、邹县移动,我猜他们粮食已经不多了,故进犯靠近徐州的鲁郡,这样即便不能掳掠足够的粮秣,也能伺机流窜到富庶的徐州寇略。”程昱分析道。

    曹操麾下众人都有些着急,他们的原意就是收降青州黄巾,让黄巾军逃窜到徐州的话,这一战也没了意义。

    “这黄巾贼人数众多,即便我们将其击溃,也阻挡不住百余万的黄巾贼冲向徐州等地。”吕虔担心道。

    戏忠等人欲言又止,他们不能在郭嘉等人面前,直白地说出收降黄巾军的计划。

    “曹公且听嘉一言。”郭嘉出列说道。

    曹操荀彧荀攸等人都看着郭嘉,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自曹公起兵以来,所做如剿灭反贼、讨伐奸佞,皆是为国为民的大义之举,我家主公发兵相助,也是因为曹公剿灭黄巾保境安民的高义。”郭嘉一改悠然的神情,肃容道。

    缓了口气后,郭嘉接着说:“如若任由黄巾贼逃窜往徐州青州,那两州会惨遭其祸,虽然所在州郡不同,但同是大汉子民,我等不该坐视不理。而且我家主公出兵的目的就是剿灭黄巾贼,阻止其逃窜他处。”

    荀彧等谋士人听着,不住思量他的这番话,不论是从大义出发,还是他们要收降青州黄巾的实际需要,这股掳掠州郡的黄巾贼,都要彻底剪除不可。

    “郭先生说的倒是高义,以我等兖州两三万兵马,对上百余万黄巾,即便他们都是牛羊也阻挡不了。”夏侯惇不以为意道。

    曹操呵斥了夏侯惇一声,微笑道,“先生莫怪,元让就是这耿直的脾气,如有妙计,先生但讲无妨。”

    郭嘉挥挥手,说道,“夏侯将军对事不对人,嘉怎会在意,说到这对付黄巾贼的策略,曹公也知道不过,设伏出奇击溃尔。”

    曹操点点头,接着问道,“诸君有何具体建言,皆可说来,大家参谋参谋。”

    戏忠荀攸对视一眼后,由荀攸说道:“黄巾贼携带有百余万家小妇孺,其行军速度必然不快,我军可绕道急行军至鲁郡周围设伏;再分出一些兵士,征召当地豪杰百姓,多在兖州徐州交界处大张旗鼓地布防,这样只要先前伏击成功,以黄巾贼流寇的行径,必然不敢再强行越过兖州、徐州交界,而是逃亡他处。届时我军和三公子的骑军,再对黄巾贼冲击追杀,相信多次交战后,就能全歼这股叛逆。”

    戏忠点头点头表示赞同。

    接下来一众武补充了具体的谋划,末了曹操下令道:“李典、李通,你们各带领一千兵士赶往邹县、阳平两地协助当地固守县城。吕虔你速回本乡任城郡,征集当地豪杰招募乡勇以为援助。”

    李典、李通、吕虔三人领命而去。

    曹操接着下令道:“曹休、曹昂你们带一千人,并上吕虔招募的乡勇,在鲁郡南通往徐州的要道据险而守,且多做旌旗战鼓,将声势做足了。”

    曹操又看向余下几人,吩咐道,“夏侯惇、夏侯渊、于禁、乐进四位带本部兵马跟随我做中军,赶往鲁郡择地设伏。”

    几人纷纷领命下去整备兵马。

    曹操最后看向郭嘉等人,笑道,“配合击溃黄巾贼,还有后面的追击,就仰仗三位带来的骑军跟曹洪、曹纯部骑兵了。”

    “必定密切配合曹公军令。”郭嘉拱手领命道。

    曹操再嘱咐一众士,“戏志才、荀公达、程仲德随我中军,若、陈公台、毛玠三位统筹防守东郡等地。”

    郭嘉淡笑着,眼中闪过不为人知的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从红月开始〕〔求婚〕〔泛人类联盟〕〔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我在斩妖司除魔三〕〔我的一天有48小时〕〔纯白魔女〕〔我的姐姐是超模〕〔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盛宠嫡女:腹黑王〕〔影后不想演戏〕〔重生八零逆袭成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