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乘龙快婿〕〔蜜爱百分百:校草〕〔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林阳〕〔从我的团长开始抗〕〔重生狂妻A爆了!〕〔重生开始当首富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59狙击
    我们将视线拉回北方,就在周仓感到疲倦的时候,远处奔过来几百骑,黄巾军兵卒立即警惕起来。

    他们松松散散地集成方阵,防备官军骑兵的进攻,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

    当他们看清,来的只有几百骑时,戒备更是下降了不少。

    对于浩浩荡荡近十万的黄巾军来说,几百人实在微不足道,即便十万个馒头给他们砍,区区几百人也坎不完吧。

    那约五百的戍卫骑兵,分成数个纵队,快速接近黄巾军。

    周仓也带着几百人策马上前,待几百骑靠近后,周仓笑道:“你们是不是曹操的手下,这么点人来送死吗?放心,你爷爷周仓我会让你们光着屁股回去见曹操的。”

    面对张狂的周仓,为首的赵云,也不动怒,他仔细地观察着,黄巾军兵卒的动态,和那员络腮胡的将领。

    半响后,只见赵云他徐徐将铁枪抬起,指向周仓,傲然说道,“对面那汉子,可敢与我常山赵子龙一战!”

    周仓看着年轻英俊的赵云,拍马上前笑骂道:“小子,你也敢在你周爷爷面前撒野么。”

    赵云也不恼怒,没等他说完,一夹马肚,策马飞奔,直向周仓冲去。

    在冷冽的寒芒中,枪尖直取周仓喉咙。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是一招,周仓就断定这次踢到铁板了,吃惊于赵云进攻节奏的迅驰,他不敢丝毫懈怠地防备着。

    下一刻,周仓狼狈地躲过枪尖,一身冷汗已经冒出,天天打雁,今朝被雁打了。

    赵云不等他的反应和感慨,密集的枪招就不要钱私地,点向周仓的要害。

    周仓使劲挥动长刀,想格开赵云的铁枪,但十多招后,他的手已割出了道道血丝,赵云那是谁啊,武力值可是破96的猛将。

    周仓感到了,从出道到现在,前所未有的压力,在一流武将面前的那种无力感,这就是为何历史上周仓,在感受到关二爷的神威后,心甘情愿地给他扛刀一辈子的原因了。

    但是他的血性也被激起,周仓呼喝着,想以命搏命的方式与赵云周旋,他要的不是要打赢赵云,而是为何证明自己并不弱小。

    绕是周仓拼死反抗,但赵云每每都能精准地,荡开他的长刀,从而再次趁机,攻向他要害处而周仓只能疲于应付着。

    又过两招,周仓的左手臂上的皮甲,被赵云长枪挑开,顿时血流如注。

    周仓也是范二,明明十万大军,却带着几百人和赵云打,这不是作死吗,这和昆阳之战时,王邑舍弃三十万大军,带着几千士兵在光武帝刘秀面前秀操作,和作死有什么区别。

    更致命的是,此时赵云的枪尖,已经架在他脖子上,要不是赵云不是主角,应当给他一个三国无双的bug。

    “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如你等再寇略州郡,下次定当取你性命。”赵云冷冷说道。

    随后他潇洒地,放开了周仓,带着五百骑兵向泗水方向疾驰。

    周仓羞怒交加,厉声道,“全部,有马的给老子上马,其余人就地不动。”

    周仓让军医匆匆给他,包扎了伤口,然后带着拼凑起来的一千多骑,就前去追击赵云,他咽不下这口气。

    黄巾兵卒的骑术,哪有正规骑兵精练,追击很长一段距离后,反而被射杀了百多人。

    渐渐地,周仓虽然傻乎乎地,但也感觉不对,但是为时已晚,老天可不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

    前面赵云率领的五百骑,远远地已经停下,只见他们调转了马头。

    双方战马奔跑了许久,脚力都消耗到了极限,所以只剩下,狭路相逢勇者胜。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从周仓等人左侧高地后,又杀出了约莫五百多骑兵。

    只见赵云将长枪一抬,接着这两股戍卫骑兵,就将周仓的队伍,进行了迂回分割。

    看到此场景,周仓顿时感到不妙,立即呼喝着撤退,不过晚了。

    赵云则指挥众骑兵,让开道路给他们通过。而自己带着戍卫骑,紧咬在周仓后面。

    周仓等人不顾战马的体力,疯狂地策马奔跑。

    很快就冲到了黄巾军阵中,周仓这千骑也收不住势头,将行军队伍冲击地显得混乱起来。

    说气话,周仓的这一千败军,就不该往大部队这里冲,因为从远处看,他们会以为主将败落,会降低士气并跟着混乱,何况还是黄巾军呢,历史上的淝水之战不就是如此戏剧性吗。

    值此之际,赵云的戍卫骑,哪肯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们握住长戟,不住地进行劈刺。专门黄巾军弱处攻击。

    黄巾军几次仓促合围,也因为没有协调性,而都未能将这千余骑困住,反而使黄巾军行军阵型滞缓混乱。

    千余戍卫骑在赵云的指挥之下,分成五股小队,轮番出击,一击即退。就这样支撑了近两个时辰。

    然而就这小小的混乱,使得周仓所部不得不推迟了半日,也为后方曹操军的修整,提供了宝贵的缓冲时间。

    鲁郡,鲁县南。

    泗谷是鲁县附近一处险要,这个谷地像个瓶罐,两面窄,中间开阔。

    黄巾军不知不觉中,到达这段官道,就停滞不前了,周仓让兵卒在附近,抓了个向导询问一下情况。

    “可有第二条路去泰山郡南城的?给老子如实招来。”周仓厉声问道。

    “没。。没有,这条是必经之路,除非大人您绕道邹县,再从徐州过南城。”被抓来的个当地中年,战战栗栗道。

    “怕个球,咱十多万号弟兄,即使有埋伏,也给他掀翻了这里每寸地皮。”一个小头领喊道。

    其他黄巾军头目也一起呼喊,周仓虽然觉得应该探查一下情况,但不愿在下属面前表现得胆怯了,于是道:“那就派两千弟兄先过去,然后两千人一组轮着过去。”

    高地上,夏侯惇,夏侯渊兄弟眼睁睁地看着,已经有几千多人的黄巾军通过他们的伏击范围。无奈对方人少,他们现在出击效果不大。

    “妙才你看什么时候下手。”夏侯惇问道。

    “不好办呐,早知先前该设计,引诱他们一窝蜂地进来,我看最好等他们过到一半人时出击,然后按原计划,封住进口出口两处险要,将他们分成三段,我料最后面的是辎重,这样我等击溃他们前后两部,其将不战自溃。”夏侯渊估算的很到位。夏侯渊却是比夏侯惇更有将才的潜质。

    “一会打起后,燃上狼烟,让孟德他们追击后面的黄巾贼,这样岂不更好?”夏侯惇道。

    “好,我等仔细估摸了,看黄巾贼中军什么时候进来。”夏侯渊也不回头。

    因为伤势不重,周仓让随军郎中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就带人进了泗谷。

    刚进去不远,他就发觉不对劲,这里地势险要,还真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

    “两边山地可派人去查看过?”周仓对一个头目问道。

    那小头目也不知道,只得摇头,回禀道,“渠帅,前面已经进去了有四万多弟兄,应该不会有事的。”

    他话没有说完,两边山地上突然冒出一个个兖州军的弓箭手。

    随机战鼓响起,顷刻间,箭雨就向周仓等人招呼过来,黄巾军顿时一阵慌乱。

    周仓反应极快,跳下马去,抢了一个步卒的盾挡住羽箭,所幸躲开了。

    而那小头目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下就被射成刺猬,微微呻吟几声后就咽了气。

    接着地面微微颤抖,两面山地不断滚下数大石跟檑木,显然周仓军又被埋伏了。

    周仓顿时一个激灵,呼喝众黄巾兵卒一面以盾做掩护,一面向前面开阔地跑去。

    就在这时,让他们惊恐的是,进口也都被巨石塞满。

    兖州军又从两面投下柴木、桔梗、硫磺、油脂等易燃物堵塞出口。

    几个火把投下后,大火燃起,将没有进谷的黄巾军后军,跟中军彻底切割开。

    三国演义之吞食天地中,诸葛亮就在葫芦口火烧曹操大军,曹操被打的丢盔弃甲,而如今的周仓却被曹操一把火,烧的不要不要的。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泗谷出口处,有两万的黄巾兵卒被隔在外面。

    待到羽箭跟石块,都投掷得差不多了,两面的伏兵就做着冲锋的准备。

    于禁、乐进两个都批好铠甲,吩咐道,“听着,那些个黄巾贼不过乌合之众,我们注意结阵合击,必定能将他们迅速击败。”

    说罢,让鼓手敲响三通战鼓,连同夏侯兄弟所部,六千多兖州军步卒,凭着斜坡,向下面的黄巾军发起了冲击。

    夏侯惇急不可耐地,挥枪冲锋在前,他一柄长枪熟练地挥舞着,切割每个挡在面前的黄巾兵卒,一马当先,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势如破竹,三国演义之吞食天地中,白马之战中,颜良也是如此屠戮曹军的。

    见到将军夏侯惇如此英勇,后面兵士受到鼓舞,也都士气高昂,将是兵的胆。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兖州兵齐声呼喝着,声势弥漫了整个谷地,震慑敌军心神。

    周仓狠狠地吐了口唾沫,骂道,“该死的官军,就会玩这些诡伎俩,真是改不了吃屎。”

    不过他还是马上,让兵卒吹起号角,召集进到谷地来的黄巾军,向他靠拢,避免被各个击破,周仓道也不傻。

    夏侯渊在高处,观察着下面的战况,看到黄巾军各部缓缓地靠拢时,他立即知道不妙,进来的黄巾军少说也有六万人,如果集中在一起,那么己方六千多兵士肯定吃不下。

    让军士挥舞旌旗,打出信号后,夏侯渊放心不下,自己也带着几百亲卫,杀下去阻截黄巾军。

    周仓一边指挥黄巾军结阵防御,一边派军,让人试图打通进口,处境虽然不妙,但是黄巾军毕竟人多,所以他打算拼一把。

    现在黄巾军遭受伏击,但在周仓的指挥下,向谷地中间开阔处集合后,情势反而并不很危急了,这憨货还算有急之智。

    这里是个伏击的地方,但也有不足,就是谷地中间态宽阔,人多而且训练有素的话,完全可以集结人马跟伏兵对恃。

    但黄巾军不同,他们都是临时拿起兵器的农夫流民,并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所以曹军和袁军是幸运的。

    虽然黄巾军损失不大,但士气已经跌落到低谷,不足以支撑他们再战了,即便是五胡乱华时,后秦的姚兴的正规军,被北魏拓跋珪围困在柴壁,尚且丧失斗志,更何况黄巾军呢。

    不过事情出乎意料,正因为夏侯惇、乐进等人疯狂地追杀,黄巾军为了活命,反而更加迅猛地向进口处逃奔,这样反而使黄巾军合拢在一起。

    出现这种情况,夏侯兄弟只能一面进攻,一面让兵卒喊降。

    黄巾军因为惶恐,反而拥挤践踏了己方不少人。

    当时姚兴的军队也是这样自相践踏,最终被拓跋珪所屠杀,不过曹操是要迫降黄巾,到没有和拓跋珪那样残忍。

    周仓见情况危机,也杀红了眼,他紧握住长刀,吩咐道,“你们在两旁立起盾掩护,其余人给我去搬石头,撬开一条路来。”

    一众黄巾虽然惶恐,但为了活命,还是按周仓的吩咐去搬开石头,成功与否那就看天命了,此时谁也说不准。

    经过前后半个时辰的厮杀,火早已熄灭,石头虽然还烫手,但黄巾兵卒使用兵器等工具,还是慢慢搬开了。

    为此,黄巾军也付出了不小代价,两面山地上不断地有石头跟羽箭射下。

    每一刻都有人倒下,而下一刻,其余的人给一众小头领逼着,踏上同伴的尸体,继续顶上前去,这就是战争,哪有什么正义可言。

    还没有进到谷中的两万多黄巾军,为了活命,也在外面配合着搬运石块。

    原本计划攻击这一部分黄巾军的郭嘉,曹操等人,这时遇到了麻烦。

    他们收到谷地里面的狼烟信号,准备发起攻击,但斥候回报说,发现另一支黄巾军正从泗水方向赶来。

    曹操吃惊之余,只得让三千冀州骑兵,跟曹纯曹仁的两千骑出击滞缓,另一支黄巾军的来袭。

    好让谷地里面的夏侯渊等人,歼灭那些黄巾贼,给他们争取时间。

    北魏拓跋珪就是发现姚兴的援军来到后,即可派军狙击阻挡援军,给柴壁围困姚兴军的拓跋军争取时间的。

    看到黄巾贼龟缩成一团,乐进也着急起来,他骑上战马,带着百余私兵,狠命地向黄巾军发起冲击。

    夏侯惇自然不甘落后,也亲自持枪带兵发起冲击,他们想击垮黄巾军的心里和士气。

    夏侯惇、乐进两人也确实有勇烈之名,他们的武艺在一流武将之下却在一般二流武将之上,寻常人根本不是他们对手。士气低落的黄巾军对他们来说像羊群一样任由他们蹂躏。

    周仓远远地看到两人心,里感到恼火,如果给他们这么攻杀下去,黄巾军士气必定崩溃,到时候。。他想起了。。京。。观。。

    于是,周仓随手牵来一匹马,径直杀向了乐进。

    乐进正杀得起劲,突然感到迎面而来的杀气,直冲他本人来。

    抬头看到面目狰狞的周仓,乐进并不害怕,于是长枪抖动,迅速刺向了周仓。

    周仓头脑已经全被怒意、杀气溢满,长刀大开大合地劈向乐进。

    乐进也是武勇之人,他咬牙狠命地与周仓硬碰硬地交锋,两个战了个势均力敌,周仓是拼死一战,不成功便成仁,而乐进则是,拼命三郎,顿时两人战了个平分秋色。

    夏侯渊估摸死战的周仓,是黄巾贼中的重要头目,只要将其斩获,就事半功倍了。于是他纵马上前,呼喊道“乐将军且让开!”

    乐进会意,打马跟周仓交错过去。

    夏侯渊迅速补上,蓄力已久的沉猛一刀狠狠地劈向周仓。

    周仓因为夏侯渊的出现,略略分神,暗骂曹军无耻,不过此时想躲开已来不及,只好硬接夏侯渊一刀。

    “砰砰”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后,周仓血气上涌喉头发痒、但他还是忍住了不使血吐出。

    乐进纵马绕回来,长枪直取周仓胸前。

    周仓用刀柄想格开,但他力道跟不上,反被长枪压着,在胸前划开了一道口子。

    鲜血顿时流出。周仓不敢硬撑,迅速打马跑向中军,夏侯渊毕竟是武力破90的人了,那一击真不是盖的。

    见周仓败退却,趁他病要他命,夏侯渊、乐进哪肯放弃,得势不饶人,于是紧跟着追杀上来。

    不过被周围黄巾兵卒赶上,赶紧抢上前,用长矛格开两人,救了周仓一命。

    夏侯渊无奈,退回两丈距离后,取出弓射杀了几名黄巾军长矛手,但终归取不了周仓性命。

    捡回一条性命的周仓,只觉得天旋地转,他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马上。

    几个黄巾军兵卒赶紧上前护住。

    这时通通清理完,黄巾军拥挤着逃向外面,自然少不了互相践踏的事情。

    而另一支黄巾军也不少于十万之众,张辽、赵云并上曹纯的两千骑,在蝗虫般密集的黄巾军面前微不足道。

    虽然滞缓了这一部分黄巾许久,但最终还是让两股黄巾军汇合了。

    他们虽然可以从容地组织几次进攻,但根本不能击溃或伤着黄巾军的筋骨,这不是三国电脑游戏,一个武将就能改变战局。

    周仓部有两万人出了泗谷,里面厮杀起来后,他们害怕,没有驰援,而是绕道逃向了南武阳。

    在遭受伏击中,周仓部又阵亡了万余,后来还有两万没有来得及撤出,而被兖州军俘虏。

    周仓率领所部残兵,出谷后,跟管亥带的黄巾汇合。

    管亥恼怒周仓的大意,但看他重伤,也就暂时不予追究,如果惩罚他,那其他败退的渠帅呢,都一起杀了?显然不行。

    冀州军营地里,赵云此时正押着两个头邦黄巾的中年汉子,并将他们带到郭嘉面前。

    “云不负军师所托,俘虏来了两个黄巾贼头目。”赵云抱拳道。

    郭嘉点头微笑。笑道,“好,很好,如能破黄巾,子龙当记一大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