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60布子
    冀州军营地主帐。

    同黄巾军交战之前,郭嘉特别吩咐过,要赵云务必俘虏敌方的将领。

    赵云身后几个戍卫兵押解着,两名被五花大绑的黄巾军头领,来到郭嘉面前。

    戍卫兵按住两个黄巾头领肩膀,再往他们脚关节一踢,厉声道,“跪下!”

    “呸!”面貌粗犷的黄巾军头领,狠狠地瞪着郭嘉。

    郭嘉身后的许褚怒极,骂着就要上前打人,自己可以对郭嘉有意见,但是别人不行,真是欠收拾。

    “仲康且慢,待会再动手不迟。”郭嘉急忙阻止了许褚,他还有事要布局。

    郭嘉眯眼观察着,两个黄巾头领,面貌粗犷的那个汉子,自从进到营帐就满脸怒容,显然是个性子刚烈的人。

    另一个也是三十多的年纪,高高瘦瘦,脸色惨白,虽然极力掩饰,但微微抖动的小腿,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紧张。

    郭嘉微笑着问道:“两位壮士尊姓大名呐?”

    粗犷的汉子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很硬气,很有骨气,很好。

    高瘦那个头领,咽了一口唾沫,谦卑道,“济。南人,覃……远。”

    郭嘉心里了然,淡笑道:“我看两位也是人中俊杰,向我军投诚,如何?”

    粗犷汉子又冷哼一声,依然怒视郭嘉。

    高瘦汉子则唯唯诺诺,欲言又止。

    郭嘉脸色一冷,故作厉声道,“既然执迷不悟,那就别怪郭某无情了,来人啊,将这厮,拖下辕门。。斩了!”

    立即,押解的戍卫兵,将两人拉起往外拖去,就要执行郭嘉军令。

    “且慢,且慢,大人,大人,且听我说……听我说。。”黄巾军将领,覃远终于喊出声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拖回来!”许褚喝道。

    在郭嘉示意下,兵士将覃远松绑,然后到旁边兵器架上拿一把环首刀,丢到他面前。

    许褚会意,手按到腰间刀柄戒备,厉声道,“既然投诚,那就得拿出点诚意来。”

    覃远怯弱地,看向粗犷汉子,手伸到一半就停住了,显然在犹豫中,吴用如何设计把一百零八将逼上梁山我不知道,显然这里郭嘉在逼迫覃远投鼠忌器。

    许褚拳头握紧,轻轻挥了一下,向几个戍卫士兵示意。

    几个戍卫兵会意,一齐抽出腰间环首刀,指向覃远,眼看。。。

    覃远惊慌地,拿起地上的刀,颤抖地对着粗犷汉子。

    刹那间,血光飞溅!这就是所谓的投名状了,所以说所谓的梁山好汉本质就是反贼,不用给他们美化或者洗白,汉末这帮诸侯也好不到哪里去,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终于,覃远闭上眼,刀尖直捅同伴的心脏,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就是如此吧。

    郭嘉背对着他,挥了挥手,让兵卒将覃远带到另一个营帐安置。

    覃远胸口起伏不定,脸色愈加惨白,显然处于惊慌和不安之中。

    郭嘉让兵卒端上麦粥还有蒸饼。

    覃远看到食物,咽了一口唾沫后,狼吞虎咽起来,这个时代食物是很珍贵的。

    “在黄巾军中一日可吃几顿?”郭嘉突然有意无意地随口问道。

    “两顿……”覃远一面往嘴里塞蒸饼,一面含糊道。

    待到覃远吃完,郭嘉脸色收紧,说道,“你既然投靠了我冀州军,那么这里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大人且讲来,小人也不想做贼寇,能立功赎罪必定效力。”覃远赶紧表示忠心说道。

    “只要办好,封官赏赐不在话下。”郭嘉循循善诱说道。

    兖州军营地里。

    为了庆祝初战告捷,曹操请一众武参加宴饮,庆祝成功击破黄巾,挽回颓势。

    夏侯惇显然不满意这样战果的,愤慨说道,“要不是另一路黄巾贼突然杀出,早就全灭了那十万黄巾贼。肽可恨。”

    “元让你不需惋惜,这只是初战,稍后还会和黄巾贼交锋的,不要急。”曹操宽慰道。

    接着曹操又勉励了众人一番。

    郭嘉仔细观察着曹操等人神色,许久后他笑道:“曹公似乎有了新的破敌筹谋,可否告知一二。”

    “郭先生怎么知道的。”曹操惊讶道,同时心中一紧。

    “见曹公饮酒间做思索状,眉宇间又松弛,故此,猜您一定想到了什么对付黄巾贼的计策。”郭嘉悠然说道。

    郭嘉稍饮一杯酒,静待曹操下。

    “那先生可猜得到是什么计策?”曹操好奇地问道,曹操可是一个猜忌之人,君不见历史上的杨修的下场,不过可惜,郭嘉已经不是曹操阵营了。

    “嘉猜,曹公想劫营夜袭。”郭嘉眼睛一眯,淡淡说道。

    曹操全身一紧,他仔细端详了郭嘉一阵。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曹操笑道:“哈哈哈,郭先生跟我想到一块去了,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正有劫营的心思。”

    不过心里却对郭嘉重视了几分,同时也对袁军也略微忌惮了。

    “黄巾贼新败,防范必定严密,夜袭恐怕不会成功吧。”夏侯渊出声说道。

    曹操看向了戏忠、荀攸、程昱三人,询问道,“志才、公达、仲德、你们认为如何?”

    戏忠想了会后道:“可行,不管黄巾贼是否有防备,只要我军夜袭,且虚张声势,新败的黄巾贼必定胆寒溃败。”

    “我军只是歼灭了三万余黄巾,比起他们几十万众来微不足道,但也定将影响其士气,采用夜袭,黄巾贼很可能会溃败。”荀攸也附议道。

    这就是为何抗美援朝之战时,我军为何屡屡夜袭美军的原因之一了。

    曹操见几人都是那么说,于是下了决心,说道,“时不我待,今夜我即调集兵马,夜袭黄巾贼大营。”

    “等等,主公,是不是太仓促了,白日才一场大战,兵卒已经疲乏,此时出击。。”于禁道,他的性格一贯是保守稳健。

    “不然,黄巾贼也是疲乏困顿,相比之下我军兵士的身子,比黄巾贼好很多,一定会占优势。”曹操肯定地分析道。

    光武帝刘秀曾经也是,屡屡乘间设奇,夜袭赤眉军,并取得巨大战果。

    “诸位将军回去后,多鼓舞兵卒,许以重赏,如此兵士还能不效命吗?毕竟,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程昱出列说道。

    众人看曹操如此?坚决,也就同意了这个计划,纷纷进行完善和补充,随即众人去分配和执行任务。

    兖州,鲁郡邹县北。

    青州黄巾军的营地,连绵十多里,篝火燃起,在远处看来颇为壮观。

    周仓挣扎着要坐起来,管亥按住周仓的肩膀,示意他躺下。

    周仓两眼通红,愧疚道,“管帅,都怪我……一干兄弟的性命,就这么没了。”

    管亥又怒又气,骂道,“不要给我像娘们一样,哭哭啼啼的,那么多兄弟的性命记在你和曹操的账上,你他娘的给我好好养伤,多杀几个官军报仇!”

    周仓嘴角抽动,他明白管亥这是在维护他,不追究他的失利,但他不能不自责。

    何况近三万兄弟或阵亡或被俘,还有万多人行踪不明,这笔血债鞭笞着周仓的心里。

    何群闷头灌着酒,气恼道:“大头领,怎么给死去的兄弟报仇,你就说一声吧!”

    管亥感到实在头痛,如果不能打击官军报仇,他在黄巾军中的威信必然下降。

    但现在当务之急,却是寇略州郡,掳掠粮食。要去攻击曹操军主力,那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黄巾军营地边。

    几个守夜的黄巾兵卒聚在一堆篝火旁。

    “幸好当初分派人马时,没有跟周头领,不然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另一个兵卒闷声道:“唉,俺兄弟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俺听说,咱家里已经都是吃麦菜熬的粥了,而且还一天一顿。”一个年轻的兵卒道。

    “东子你想死啦,要是给管头领知道你私下传这种事,非宰了你不可。”几人中一个小头目呵斥道。

    叫东子的年青兵卒害怕,赶紧闭嘴不语。

    “吴哥,你说咱啥时候,能跟媳妇见一次啊,俺怪想俺家那婆娘的。”一个中年兵卒道。

    小头目跟余下几人神色也跟着沉闷下来,说道,“咱们可能要去徐州了,那里富庶肯定能抢到粮食,到那里休整就可以跟家里相聚了。”

    中年兵卒嗯了一声,说道,“那时咱弄上一盆稻饭,再搞个肉羹给家里老娘和崽子尝尝。”他想着想着,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就在此时,突然地,破空之声响起。

    中年兵卒还沉醉在温馨中,但一支利箭,嗖的一声,贯穿了他的喉咙。

    一旁的小头目警觉,他抄起身边的长戟,摆出防范的姿势,呵斥道,“东子,驴蛋,抄家伙!敌军夜袭了。”

    不仅他们这里,远近的营地,也渐渐响起呼喝喊杀的声音。

    又几支箭射过,他们只剩下了三个人,而七八个兖州兵,则从暗处窜了出来。

    兖州兵没有言语,用手中长短兵器,配合着围向三人。

    “东子,快跑到后面大营那去!”叫吴哥的小头目,一边挥舞长戟一边喊道。

    叫东子的青年黄巾兵卒握紧了手中长枪,紧贴着小头目,说道,“一起跑去。”

    不容他们多说,兖州兵的长戟格开他们的兵器,另外两个兖州兵挥舞环首刀砍向他们。

    小头目发起狠,松开戟用身体撞向两个兖州兵,哭声道,“东子快跑,给俺照料好家里,我去了。”

    东子知道吴哥是给他争取时间,喊道,“二叔啊!”他含着泪,边呼喊边跑向后面营地,随后他只听到了身后一阵惨叫声传来。

    像这样的战斗,在黄巾军南面的营地里四处发生着,乱世,真的是半点不由人啊,你说曹操和袁绍就是正义?黄巾军就是邪恶?这世道,谁又说的清楚呢,呵呵。

    夏侯兄弟、于禁、乐进等将领,各自率部突袭黄巾军南面营地,这里是黄巾军主力,一旦将其击溃则黄巾军必败。

    兖州军一面攻杀突袭,一面四处放火,营帐在硫磺油脂的辅助下瞬间燃烧,熊熊大火使黄巾军混乱不堪。

    管亥听到喊杀声后,披上铠甲带兵迎敌。

    一出到帐外,就有一队放火的兖州兵行来,管亥怒极,二话不说就斩杀上去。

    但是越来越多的兖州兵围了上来。

    糟糕的是,黄巾军兵卒,一开始就没有战意,火烧起后,在各自的小头目带领下,纷纷向北面营地撤退靠拢。

    这时张辽赵云率领的冀州军骑兵,跟曹纯的两千骑兵,适时地穿插在黄巾军南北两个营地之间,切断黄巾军的队伍。

    管亥见事不可为,让其余黄巾军向北面营地收拢,他则带着千余嫡系断后。

    黄巾军接二连三地,被曹操军伏击突袭,使得管亥恼怒光火,他怒吼着,就挥刀砍杀出现在面前的官军。

    其余黄巾兵士受主将鼓舞,也卖力地对兖州军进行反突袭。

    一时间,兖州军被管亥的千余嫡系挡住。

    李通看管亥勇猛,于是偷偷靠上前去,近了之后,取出弓对着管亥就是一箭。

    管亥毕竟血战很多年了,战场十分警觉,在避开羽箭后,径直杀向了李通。

    李通收弓取枪迎击,但几个回合下来,他就落了下风,管亥力大而且,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加上那不要命的打法,让李通迅速落败。

    管亥哪肯放过,斩杀敌将的机会,拍马一直追杀李通,打算出一口恶气。

    就在管亥以为要得手时,冀州骑兵队里杀出一员白马将军,正是来援的赵云。

    管亥并没有太过注意赵云,但下一刻,迅驰的长枪,当即刺穿他的肩上甲片,要不是管亥及时避开,此刻身子就会被捅穿。

    管亥惊醒,发觉身处敌军中间,他不敢再战,迅速纵马逃向北营。赵云紧跟着追杀,但黄巾军兵卒人多,挡住了他的去路,终究给管亥捡回一条命。

    历史上管亥没挡住关二爷,面对赵云,同样抵挡不住,同样面对人数众多的黄巾军,也不是说他叫赵云,或者他叫关羽,就能一人灭万军,那是动漫和玄幻世界。

    是夜,兖州军奔袭青州黄巾大营,斩首五千多黄巾兵卒,取得了不小的战绩。

    我们在来说一下,青州乱局的原因。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乱成一团,自家各扫门前雪,哪里顾得了别人。

    不过这个乱和乱也是有区别的,有的州郡相对而言没有那么乱,比如较为封闭的益州,或者治理得当的荆州或者豫州陈国;不过大部分州郡还是比较乱的,受到战火的摧残比较大,而且当时的势力更迭也比较复杂。

    而青州就是这样一个地方,青州一直没有产生强有力的统治者,于是也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陷入严重的混战当中。

    青州之所以这么乱,最根本的原因应该是青州刺史焦和的不作为。焦和是在初平元年(即公元190年)成为青州刺史,然后参与讨伐董卓的联军。

    那么从时间上来看,他应该是在董卓外放到地方做长官的那一批人当中,但是《三国志·魏书·董卓传》或者《后汉书·董卓传》中都没有记载。

    初平元年以袁绍为首的各个军阀组成联军讨伐董卓,参与讨董的人物大概有二十多路,也包括焦和这一路。

    但是焦和参与讨董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们看陈王刘宠也参与了讨董,但仅仅是声援而已,没有大老远到前线上去,所以陈王刘宠与陈国相骆俊在世时,陈国一直算是比较安稳的地方。焦和则不然,他是直接率军跑到前线去,把青州放在一边。

    焦和一走不要急,青州就开始乱套了。在中平五年(即公元188年),青州、徐州黄巾复起。这支黄巾军就是后面袁熙收编为“青州兵“的青州黄巾,袁熙收编他们的时候,规模达到了百万以上,这或许与焦和的纵容有关系。焦和带兵讨董,忽视了青州的安全,青州黄巾越来越多,“屠裂城邑,和不能御。“

    即使焦和后面回到青州,但是青州黄巾的发展已经比较大了。而且焦和这个人属实是没有什么军事能力。

    在与黄巾军交战时,他不设置斥候侦查巡逻,遇到黄巾军也不敢剿灭,而是望风而逃。唯一对抗黄巾军的手段就是用“陷冰丸“这个东西把河面的冰融化,让黄巾军不敢渡河,外加一些鬼神巫祝之类的东西。

    这样一来青州的情况可想而知,黄巾军越来越多,作为州刺史的焦和无法控制青州,青州也成为各个军阀眼中的肥肉。

    而就在这种乱局之下,公孙瓒和袁绍都开始了他们的青州攻略,公孙瓒在青州的代理人就是田楷以及刘备。

    而袁绍派出的代理人就是自己的次子袁熙,并以中郎将之职展开了和田楷和刘备的争夺,当然最终袁熙取得了胜利,这正是这乱局才给了袁熙机会,倘若没有这乱局,袁熙再有野心和能力都没用,正所谓时势造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