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65迫降
    营帐中何群亲卫,顿时醒悟,纷纷抽出环首刀来,不过为时已晚。

    只见祝公道暴喝一声,左手闪电般擒住何群持刀的右手。

    何群感到骨头好像,寸寸碎裂般生疼。

    下一刻腥热的血喷洒四周,祝公道左手拿住何群的人头,厉声道,“擅动者,杀无赦!”

    众人被他这一声怒喝,惊得不敢反应。

    突然地,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头目,持刀劈向祝公道,确实有胆量。

    祝公道奋力跟对方劈砍,只一击,那人的刀就被磕飞,人也踉跄着倒地。

    祝公道正要了结他,但看到了那人神色渗出的血迹,显然受伤在先。

    祝公道哼了声,让个虎卫上来将他绑住。

    覃远咬咬牙大声道:“何群已死,周仓,你还要跟随他陪葬吗?大伙不为自己想,也为家小想想,是饿死,还是降了冀州军。”

    一众将领互相观望,显得举棋不定。

    营外喊杀声也响起,两百多虎卫摸上来,砍杀着附近何群的亲兵。

    远处也燃起点点火光,是张郃率骑兵焚烧黄巾营帐,配合覃远的招降,给他壮声势。

    在祝公道怒目下,营帐里的十几个何群亲卫,都纷纷扔下了兵器,宣称听从覃远的号令,其实他们早就想投降了,刚好借着这个台阶,所幸就降了,担惊受怕的日子活够了。

    一个虎卫此时,也将何群人头,拿出去威吓何群的亲兵。

    不一会,中军就被祝公道和一众虎卫控制住。抗战时,日本兵就是以小规模人数,借助声势来控制好多皇协军的。

    十几个黄巾将领,迫于威胁或者说。。在几个人带领下,纷纷表示原意归降冀州军。

    并不是所以黄巾军都归降,当归降冀州军的命令传下去后,立即有几个将领带部逃走。

    袁熙在城墙上,焦急地看着黄巾军营地的火光,田丰也神情紧张地站立一旁,毕竟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策略是策略,实际是实际。

    待到斥候禀报说,黄巾军已经归降,袁熙呆了半响,然后心里亢奋异常,不过还是故作镇静,不然岂不有失袁家体面。

    “元皓先生,这主持收降的事宜,还要劳烦您,眼下还有另一部黄巾主力。”袁熙尽量克制内心的喜悦,颤声说道。

    田丰点点头,正色道,“二公子放心,诸多事宜我们也已经商定好,收降另一部黄巾才是要紧,马虎不得。”

    袁熙面带微笑,从容说道,“其家眷在我手,收降黄巾事半功倍,方才似乎有部分黄巾逃窜东去,如能遇到黄巾主力,正好涣散其军心,正所谓失之桑榆得之东隅。”

    收编百万的黄巾,确实是件繁琐的事,这就是为何像萧何、荀彧、田丰这样的人才更加重要的原因了,在袁熙田丰等人授意下,近十万黄巾军放下兵器,但都还就地驻扎。

    百万的家眷,也调拨了些营帐,让其就地驻扎。

    济南国东,土鼓。

    经过多番阻截,郭嘉、张辽带着一千五百多骑兵终于退到济南的土鼓。

    在兖州到土鼓这段路程里,就有约五百的骑兵阵亡,但他们成功滞缓了黄巾主力的行军速度。

    一旦进驻土鼓,张辽忙着整顿兵士,准备接下来的大战。

    郭嘉就带着许褚和虎卫巡查土鼓的城防。

    让郭嘉想不到的是,土鼓的县尉居然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郭从事可是要巡查城防?”正在城墙上布防的县尉问道。

    “是也,听说你是俊义将军举荐的?”郭嘉不由好奇地问道,他可是知道高傲的张郃,一般不举荐,一但有所举,必定有奇处。

    县尉拱手道:“在下济南人,姓易,名荣,字俊运。承张将军不计我带兵袭击的前嫌,举荐我为土鼓的县尉。”

    “所谓外举不避仇,况且大家现今同为袁青州臣子,哪还有仇恨一说。”郭嘉安抚说道。

    这张郃确实有古之名将风采,也许除战国了李牧大将军,也就只有唐朝中期唐宪宗的大将,李朔可以和张郃睥睨了,李朔也是招降了蕃镇叛将,并委以重任,后来叛将感激其至诚,后来尽其死力,最终平定了平卢节度使。

    易荣赶紧称是。

    郭嘉在易荣的带领下,彻底地视察了土鼓的防务。

    末了,郭嘉赞许地不住点头,说道,“俊运真乃干练之才,这么短短时日,不仅加固了城墙,还将士卒也训练地井然有序。”

    “土鼓城小,然其为济南门户,上面兵少,派千余兵卒,所以只能从城防跟兵卒的训练下手。”

    郭嘉拿出了袁熙新传来的军报,正色说道,“我军在济南城下,收降了黄巾百万家眷,然其安置成了问题,不是一时半日能处理好的,所以不能让尾追而来的黄巾到济南。”

    易荣会意,问道,“就是说,土鼓就是跟黄巾决战的战场了?”

    “黄巾贼离这里只有半日的路程了,我等要将其拖在土鼓,给公子受降黄巾家眷争取时间,再等待济南的公子援军。”郭嘉说到这,也感到了疲倦,这些日子来的随军征战,着实辛苦,何况他身体一直不佳。

    土鼓城下,黄巾军驻地。

    管亥感到了深深的挫折,还有无力感。

    从济南逃来的黄巾,在土鼓附近跟管亥这部黄巾主力汇合,同样的,家眷被俘的消息也传遍军中。

    尽管管亥控制住了,从济南溃败来的黄巾兵卒,但这样更加深了兵卒的怀疑和猜忌,长此以往,可能会有炸营的风险。

    在土鼓的冀州军,也不断地射来招降书,要不是管亥带亲兵的强力镇压,这一部黄巾军就会立时崩溃。

    历史上关羽水淹七军后,曹操八路大军南下和关羽对峙,所用之法也和袁熙一样,传递荆州后方江大本营陵以及家眷,被孙权袭击的信息,以达扰乱军心目的。

    由于手中大将不多,袁熙在紧急收编安顿了黄巾后,亲自跟张郃带兵到土鼓,跟黄巾军主力决战。

    百万黄巾新降,袁熙留下了三千的兵卒,给田丰守济南。这样张郃所率领的就只有两千的步卒、一千骑兵。加上袁熙的两千戍卫步卒也显得人少力单。

    但袁熙不得不加紧跟黄巾军的决战,因为虽然曹操没有动作,但还窥视一旁。深知心理战作用的袁熙,需要借着曹军胜利之势,迫降黄巾,因此还带上了几百黄巾降卒来喊降。

    在离土鼓三里多,张郃就建议袁熙,在此处高地驻扎,以跟土鼓遥相呼应。

    二十多万的黄巾兵卒,遍布土鼓周围,在张郃、祝公道亲自率兵阻截下,袁熙军才能快速建好营寨。

    袁熙、张郃就带着,祝公道和一众虎卫站到,营寨土墙观望敌情。

    在袁熙身后,还有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黄巾降卒。

    “黄东,你带人换上黄巾的服饰,立即去联络有意愿投诚的将领,事成之后赏你百金。”袁熙看着叫黄东的黄巾降卒道。

    黄东听到百金封赏,呼吸也加快了几分,笑道,“大人放心,必定能拉到一半的弟兄,来投诚大人。”

    待到黄东下去后,袁熙来到张郃面前,说道,“俊义将军,我已差人送信进城给郭奉孝,远他们,约定三日后决战,此间营寨的防守就有劳了。”

    张郃抱拳施礼,肃声道,“公子宽心,两千‘大戟士’已练成,任凭他黄巾有百万之众,也无法越雷池半步。”

    袁熙笑着拍了拍张郃肩膀,宽慰说道,“古有大将军李牧,我有张俊义,足以相抵,区区黄巾何足惧哉!哈哈哈。”

    三天的时间不长,但黄巾军对土鼓和袁熙军营地的攻击,却是日日不断,毕竟黄巾虽弱但是人数众多不是。

    土鼓县尉易荣,为了让张辽军休整,亲自率两千守军,日夜不停地守城。在他讲述黄巾破城,则屠城的威吓下,城中也组织了五百的壮丁协助守城。

    袁熙这边,两千的重甲步卒轮番上阵,抵挡了黄巾军,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袁熙这几天也是身心俱疲,打天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们光叫号袁熙和太宗皇帝李世民,有一个好的家世背景,但是他们有谁不是亲自上阵,战场可是刀剑无眼呢,和他们比,我们还在子衿自大,诚不可取。

    好在黄巾军无心恋战,攻势不甚强烈,这三天时间里,袁熙军伤亡也不大。

    第三天清晨,郭嘉亲自登上了土鼓城墙。

    他身后跟着几十名虎卫,许褚则带剩下的两百多虎卫,跟随张辽的骑兵一起出击。

    看着眼里布满血丝,身材矮小,脸色憔悴的县尉易荣,郭嘉心里不禁感慨,说道,“俊运真乃勇杰之士,俊义将军举荐了个贤才啊。”

    易荣笑了笑,就累倒下去,士为知己者死,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身许君,不外如是吧,可敬可叹。

    张辽所部的一千五百多骑,列队到了城外,千多骑行动间井然有序,毫无嘈杂之声,张辽确实乃骑兵大将,不比刘邦的灌婴差。

    许褚和两百虎卫跟在张辽身边,做最后的突击队,也算这个时代的特种部队了。

    另一边,袁熙军也出了营寨布阵。

    在张郃调度下,两千大戟士摆出鱼丽阵,一千骑在阵后做机动。袁熙跟祝公道的虎卫,还有张郃,就居阵中指挥。

    管亥在帐中和衣而睡,听到警报他立即惊醒,披上铠甲后,赶紧召集人马在中军大帐外集合,他一直在防备冀州军的袭击。

    二十多万的黄巾军,除了五万留守营地,约十五万的兵卒按管亥的命令,对着袁熙军阵布下方形大阵,遥遥对恃。

    管亥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冀州崽子们终于肯出那乌龟壳,堂堂正正地对干了么!真以为爷爷怕他们。”

    “管帅不要大意啊,保不准冀州军,还有啥诡计。”一个副将小心提醒道。

    管亥这些日子实在觉得窝囊,恨不能灭了冀州军,吩咐道,“让左军的曾计,右军的李光他们进攻,咱中军防范冀州骑兵,然后给他们狠狠地一击!”

    兵卒摇动旌旗,黄巾军左军右军一齐,缓缓向袁熙军移动,经历了这么多场战斗,猪也长经验了,何况精悍的青州黄巾呢。

    但左军走出管亥中军一段距离后,不再前进,而是向左移动。右军看到左军怪异的行动,前进速度迅速滞缓下来。

    管亥大怒,骂道,“曾计他们搞什么!想死么。”

    冀州军阵中,袁熙张郃都看到了黄巾军左军的行动,证明这一部分黄巾已经归降。

    “是不是跟远他们,配合攻击黄巾中军?”袁熙问道,他可不想做门外汉指挥,所以全权交给了张郃。

    张郃点头赞许,说道,“我军一面防范黄巾右军,一面牵制住黄巾中军,远他们就可伺机,击破他们中军。”

    两千大戟士踏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地前进,虽然人不多,但那种厚重的压迫感,令黄巾军本就涣散的军心更加胆寒。

    管亥亲自持刀,策马带着中军冲锋,右军也缓缓地围上了袁熙军。

    “喝!”随着整齐的口号声,前面一排的大戟士纷纷挥出长戟。

    黄巾军前面的长矛兵也挺矛击刺。

    血花四处飞溅,兵士们可以清楚地感到同伴发出的哀嚎声,还有涌出的血液,这就是战场,血淋淋地凄惨。

    前排的兵士倒下,后面的人赶紧接上,他们反复地使出格挡,挑刺那几个动作,直到对手倒下,或者自己倒下。

    袁熙在军中听着那哀嚎声,厮杀声,闻着那血腥还有扬起的尘土味。这不是他第一次经历战场厮杀,但这样面对面的惨烈对劈,让他不适之余,那股隐藏的暴虐本性,也被激发出来,是的,太宗宣武帝袁熙也在成长着。

    袁熙军大戟士,占据铠甲兵器上的优势,士气上更是不能比,一阵厮杀后,黄巾军节节后退,而变成大戟士进攻,黄巾军防守。

    张辽带着那千多骑,一直游离在黄巾军外围,他们靠近后就弯弓漫射。看到黄巾军中军的停滞跟后退,张辽明白战机已到。

    千余骑呈纵队,在张辽的指挥之下,悍然地直插黄巾中军。

    张郃看到远处有骑兵突击,知道战机到了,赶紧让左后方的一千骑,也配合突袭黄巾中军,来侧援张辽部行动。

    张辽脸色毅然,持刀带着部下,不断劈开挡在前面的黄巾军步卒,一时间敌人人马具碎,真当威武。

    而许褚也是一马当先,一柄大刀挥舞地虎虎生风,如虎入羊群,势如破竹。

    越接近黄巾中军,抵抗就越激烈,这里都是管亥亲卫,战力最强,毕竟是百战精锐了。

    许褚眼尖,看到了中军大旗下的管亥,他径直攻杀过去,所过之将无一人之敌。

    许褚何等勇猛,又有战马的冲击,这些兵卒如何抵挡得住,虎痴许褚可不是白叫的,最后大晋立国后,袁熙感念许褚劳苦功高,准许其被选入凌烟阁功臣之列。

    靠近管亥,十几个黄巾兵卒,立马持矛一齐捅向许褚。

    许褚左手一刀格开几柄矛头,接着右面又有几杆长矛刺到。

    许褚伸手上前,用胳臂夹住了长矛,跟几个长矛兵较起力。这让我们不由得想起,许褚战马超时的场景。

    其余黄巾兵卒,哪会放过这个机会,余下的长矛又刺向许褚,趁他病要他命。

    骑在马上突进的许褚,成为黄巾军长矛手明显的目标,许褚能护住自己,但护不住胯下战马。

    间不容发之间,许褚跳下战马,挥刀逼开长矛,不进反退,直冲向管亥而去。

    真不愧是虎痴儿,神勇无敌,能够位列大晋凌烟阁功臣,岂是泛泛之辈。

    管亥又惊又怒,他恼怒许褚单骑突进,不将他放在眼里,又惊于许褚的武勇。

    许褚踏步靠近管亥,但是一排亲兵将管亥护在了中间,又是一次短兵相接。

    许褚呼喝一声,逼退周围兵卒后,将长刀插地,接着他取来腰间别着的十把手刀。

    在雷霆般的怒吼声中,四把手刀接连飞出,排在管亥前面的几个兵卒应声而倒。

    看到许褚勇猛如厮,其余兵卒无不胆寒地后退,毕竟还是人,还有七情六欲,所以仍旧害怕和惜命。

    剩下六把手刀再次掷出。

    管亥看到迎面飞来团凌厉的黑影,周围不少兵卒阻挡,战马已来不及催动,他只能挥刀格开手戟。

    “铛”的一声,手刀弹开,管亥虎口出血,长刀也震脱手。

    这段时间,后面的张辽跟虎卫,也冲杀上来接应许褚。

    “劈了那厮!”许褚拿刀呼喝道。

    张辽当然不会迟疑,策马径直取向管亥。

    管亥惊怕,哪顾得其他,纵马向左面逃去,一个许褚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又来了一个张辽,这不是开玩笑吗,不跑待何。

    主帅逃亡,其余兵卒哪还有心厮杀,一时间黄巾军兵败如山倒。除了管亥带的两万亲兵逃走外,其余约十三万黄巾兵卒皆投降。

    营寨中的黄巾兵卒看形势不妙,在归降的黄巾头领劝说下也都降了冀州军。

    汉初平四年(193)九月,冀州袁熙军于青州济南、于陵与青州黄巾会战,冀州袁熙军大胜,收降二十余万黄巾兵卒,近百万黄巾军家眷,袁家二公子的名声响彻齐鲁大地。

    而就是袁熙在齐鲁大地的立基之战,导致了齐鲁大地的人心臣服,后来建国后,齐鲁大地的儒家代表人物,纷纷上表,请太宗宣武帝袁熙,封禅泰山,以求国泰民安。

    于此一役,袁熙威震东方,而孙策则威震江东,两个年轻人平分秋色。而袁熙初定青州让袁家侧翼安全得到了保障,同时也斩断了公孙瓒的右手,至此袁家呈现进攻态势,而公孙瓒则进入守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