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66善后
    就在袁熙大破青州黄巾之际,袁熙的父亲袁绍也没闲着,公孙瓒帅步骑三万余人进犯巨马水也就是现在的雄安新区。

    袁绍遣将崔巨业将兵数万攻围故安不下,退军南还。公孙瓒将步骑三万人追击于巨马水,大破其众,死者七八千人。

    随后袁绍在沮授的建议下,重新启用鞠义,随后以弱师诱敌,最终公孙瓒中了埋伏,鞠义率领颜良和高览,出动奇兵对公孙瓒进行了狙击,此战公孙瓒弟弟公孙越被颜良斩杀。

    公孙瓒耻于败给袁绍,又进行了几次小规模进攻,最终都被鞠义所败,自此公孙瓒完全进入守势,袁家和公孙家攻守之势异也。

    公孙瓒率领败军撤离后,就开始加固幽州城防,防止袁军进攻,不再主动和袁军争锋,如果董卓的斗志是自己迷失了的话,那么公孙瓒的斗志则是,被袁绍打怕后就一蹶不振了。

    恰巧此时关中朝廷派了御史大夫赵岐,来河北劝袁绍和公孙瓒罢兵和谈。于是两家各自有默契的退兵修养生息了。

    而公孙瓒因为打不过袁绍,开始和刘虞发生小规模摩擦,这是典型的怒其妻而作色于父,一代白马英雄落的这种境地可不悲哉。

    但公孙瓒也不是吃亏的主,他开始派遣关靖秘密联络黑山军,以期待黑山军给袁绍添麻烦,来缓解袁绍带给自己的战略压力。

    济南城下,袁熙体会到了那种大权在握,主宰生死的感觉。这比罂粟还要上瘾,怪不得历代帝王将相都在夺权倾轧呢。

    也许太宗皇帝李世民当时也是如此吧,没办法收手,你想停也有人推着你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在许褚、祝公道还有一众虎卫簇拥下,袁熙、郭嘉、田丰等人,来到城门正式接受青州黄巾军的投降。

    四千多冀州骑兵,两千大戟士分列排开。旌旗分明、兵甲整齐间,阵列威严冷冽,冀州军军威给一众黄巾将领极大的威慑。

    覃远、黄东两人走在了归降队伍的前面,他们领一众黄巾将领跪下。

    “喝!”冀州兵卒长戟敲击地面,齐声呼喊,这就是为了震慑黄巾军。

    袁熙清了清嗓子,走上前扶起覃远、黄东两人,朗声道,“诸位!诸位都是青州的豪杰,前者有阉贼逆臣作乱朝纲,导致良民百姓流离失所,误入黄巾歧途。”

    袁熙看着默默跪着,甚至肩头颤抖的黄巾将领,明白威压已经有成效。

    接着袁熙抬高声音道:“本公子我才干不足,却领青州,全赖众多英杰归附。诸位弃暗归明,都拜司马,各自赏赐财帛田地。覃远、黄东两位立功最大,拜骑都尉,赏赐百金。”

    一众黄巾将领,听到赏赐封官这才安心,纷纷表示要效忠袁熙,他们倒不是忠诚袁熙,而是忠诚于袁熙所代表的身后势力和军威。

    ■■■

    曹操军终究没有越过青州地界,徐晃,赵云两人也都徐徐引军,回到了济南。

    收编百万黄巾的任务,繁重而紧迫,袁熙立即召集一众下属,在济南府衙议会,除了一干嫡系,还有土鼓县尉易荣、黄巾头目覃远、黄东也在此列。

    待到众人都坐定,袁熙离开席位,到了大堂中间,朗声道,“此次平定黄巾皆赖诸位之功,熙代家父感激诸位。”说罢他深深一揖。

    众人赶紧推说谦逊一番,袁家二公子如此显贵竟然给他们行礼,他们又是惊叹又是感激,所以也不敢托大。

    田丰看袁熙不居胜自喜,也难得地点头,笑道,“公子也确实有居中统筹之功,但强敌还未灭,现今要做的是收编这百万黄巾。”

    袁熙和郭嘉有过,相关预案和自己的计算,但还是谦虚问道:“诸位都各抒己见,说说该如何处置,元皓先生也说说我军的状况。”

    田丰对袁熙军的大小事务,是了如指掌的,他立即说道:“按覃远供给的情况看,青州黄巾共有三十多万主力,我军收降了有二十五万,其余被曹孟德俘获,或者在连番交战中流散。”

    田丰又取来了一份书佐笔录道“收降的黄巾家眷,男女老幼共百万多五千。诸位还要警醒,经过此次出兵,曹操军对我等有了很深的芥蒂,现在我军处在田楷、陶谦的环视之下。”

    郭嘉思索着,待到田丰说完,问道:“先生,我军粮秣还有多少?可支撑多久。”

    田丰脸上立即挂上苦色,说道,“袁车骑计划分四次,供给我军兵士一年粮食。经公子催粮,袁车骑多发了一季粮秣。平原、济南久经战乱,田地多有荒芜,存粮食不多。如此粮秣只够我军兵士和黄巾降卒用两月。”

    袁熙早就考虑到了粮食的紧缺,所以才有前面趁机向曹操借粮出兵的事。不过这一笔军粮不能用到黄巾家眷身上,没有粮食军心不稳,必会生乱。

    看着众人忧虑的神情,袁熙强作镇定笑道:“诸位不必担忧,粮秣我有法子解决。”

    “公子有何法子?”田丰好奇地问道。

    “向父亲陈明收降黄巾的重要,多催冀州发粮。其次,河北甄家多有钱帛余粮,为我姻亲,可向其借粮。再次,冀州多大族豪杰,可以父亲的名义向其多借粮秣。”

    田丰一边听,一边计算可行性,虽然不能确定能否支撑到来年秋收,但总算不是揭锅见底,何况。。袁熙。。是主公袁绍。。。

    张郃适时说道:“公子,二十万黄巾数目不小,要养这么多兵卒,恐非我等能力所及,故择其精锐编练成军,其余当归还田地。”

    “是也,如此可积蓄民力,假以时日青州人口也将殷实起来。”田丰赞同道。

    “不!”袁熙立即反对道,“青州民风彪悍,聚众就可为兵,当此乱世,正该收拢约束。”

    田丰皱眉,劝道,“公子三思,莫说济南平原两郡,即便青州一州也养不起二十万兵卒。”

    袁熙知道田丰会错意,以为他穷兵黩武,于是说道,“黄巾久来习惯部曲编制,可依旧编其为部曲管治,再效仿我朝边地‘屯田’,组织其忙时务农,闲时练兵。”

    郭嘉先是错愕一下然后拍手笑道:“公子是想效仿齐桓公寓兵于民。如此,不但得百万良民,还得藏于民中的数十万兵卒,何乐不为?”

    袁熙再详细说,如何编黄巾为“军户”,如何施行屯田。乱世兵权最大,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都觉得可行。

    田丰也不禁对他的才思敬服,自家主公这二公子确实乃有为之主,不过可惜了,不是嫡长子,自古长幼有序,唉。

    最后经众人商议,黄巾家眷编得十五万多户,都施行部曲编制,分成五千户一部,各设大小头领管治。

    等分到田地后,可实施‘民屯’。办法是好办法,可是若想实施,就得靠田丰这样的理政大才了,有些事不是说你说说就能行了,而是需要很多人手去落实和配合的。

    在二十多万黄巾兵卒中选取五万精锐,称为“青州兵”,加上其一家编为‘军户’,可少交税赋。这五万兵卒施行‘军屯’,闲时时间训练,忙时务农,是常备军。

    另外十五万黄巾兵卒也变成部曲,施行‘军屯’但务农时间多,训练时间少,是为预备军,补充征战中损失的各部兵卒。

    五万青州兵的训练由张郃负责,另外十五万人交给田丰安置,升任为骑都尉的易荣、覃远、黄东三人协助。

    在本次会战中各部损失的兵卒,也都从黄巾精锐中加入补充。

    随着黄巾家眷的收编,袁熙感到了武官的缺乏,郭嘉整一个参谋军师的样子,只是出出主意,这些政务都是田丰在主持,他能力虽强,但这么多大小政务压下来,使得田丰面容憔悴,毕竟田丰在能干也是人对吧。

    不是说他叫田丰,他叫荀彧,他叫诸葛亮,这个州或者这个国家就能治理好了,他需要以他们为首的好多人,组成一个公关班子,共同完成这一件事的。

    说到青州的人才,袁熙通过回忆,还有此时的打听,知道还是有几个不错的大才的,但不在平原、济南地,所以也急不来。

    冀州邺城,州牧府。

    袁绍笑眯眯地,将捷报传给一众武,欣慰道,“元皓、显奕他们,连战连捷啊,看来青州指日可定啊。”

    “此乃主公上应天时,下应人心,豪杰英雄纷纷归附,青州当然指日可定。”逢纪拍手笑道。

    “是极,主公声威浩荡,海内何人能及?”郭图也奉承道。

    袁绍眯着眼,手抚胡须,说道,“那显奕所说供粮一事该当如何?”

    袁谭闻言脸色转冷,他跟郭图、辛评、辛毗三人使了个眼神,希望他们使点绊子,给他亲爱的弟弟袁熙。

    郭图会意,说道:“二公子大捷实在振奋人心,但要那百万之众的黄巾为何?那些人都是反贼,全部杀了也不为过,如此轻易饶过,实在是助长反贼的气焰啊,二公子虽然英勇,但毕竟滥于仁慈。”

    “我军跟公孙瓒交战,需要养十余万的兵卒,冀州富庶,但也不能额外供给百万人的口粮了,否则前方将士吃什么。”辛评也诉苦道。

    “此言不妥,元皓与二公子必定思量再三,才收降黄巾。青州之民多有流亡,现今田地荒芜,人口凋零。只要主公分出一年的口粮,则青州平添百万人丁,不出三年必然恢复往日的殷实富庶,还能返供我军粮秣。”沮授据理力争道,不论是为了朋友,还是为了袁绍的霸业。

    袁绍也为难,要供给百万人口粮,这数目实在巨大,但如沮授所说,这回报也丰厚。

    许攸不自觉地摸向衣袖里,袁熙差人送来的书信,他得暗中相助一把。

    经过半响思考,许攸说道:“公则他们说的不错,这百万人的口粮,实在数额巨大,然公与所说也有理,能平添百万人丁,主公的势力就愈加壮大。现攸有一两全之策。”

    众人都好奇他能想出什么办法,袁绍也迫切想知道,于是问道,“子远,且说来听听!”

    许攸笑了笑,说道,“无他,冀州富庶,民间也殷实,可以主公的名义,向冀州大家豪杰借粮,待青州恢复粮产后,再行归还。”

    “善,如此主公不费钱粮,就可平增百万人丁,数万兵卒。”沮授难得的赞同许攸。

    郭图眼珠转了转,说道,“不妥,以主公名义借粮,让不知情之人,以为我军困顿缺粮,实在有损主公声望,请主公三思。”

    “如今公孙瓒、田楷、陶谦等宵小在旁窥视,能增添我军实力,迅速剿灭这些反叛才是首要,何须在乎他人看法。况且,主公众望所归,天下豪杰知道主公困顿,也只会倾力相助,有谁会讥讽嘲笑!”许攸反驳道。

    袁谭向来看不起许攸说做所为。而拿人手短,许攸拿了袁熙和甄家那么多财帛,帮袁熙做了那么多事,早被袁谭认为是袁熙一党,只能力挺袁熙。

    袁绍心中天平,还是向着袁熙的,毕竟这个儿子让做父亲的脸上有光不是,他又征询荀谌、逢纪等人意见。

    逢纪拱手道:“为了我冀州大业,我原借出十万石粟米。”

    审配听逢纪这么说,自然不会落后。“我审家也借出十五万石粟米”

    逢纪冷冷看了审配一眼,他们两人向来有小过节,自然不甘落后于人。

    荀谌揣摩着袁绍心思,适时道:“我荀家仰仗主公大恩,为主公大业,捐出十万石粟米。”

    袁绍闻言高兴非常,笑道,“友若高义啊,真乃德高无私之人。”

    其余众人看袁绍表态,自然知道他已经决定,也就不在争辩。

    甄家大院。

    甄夫人在三子甄尧陪同下,接见了自称袁熙下属的华胥。

    华胥拱手施礼,然后递上袁熙的书信,说道,“夫人、三公子有礼了,这是我家公子的亲笔信函。”

    甄尧接过书信给甄夫人看了。

    甄夫人仔细大量着华胥,不由问道,“还不知道先生大名。”

    “在下洛阳人华胥。”

    “噢,看先生的打扮是商贾吧,二公子手下还有像先生这样的人。”甄夫人好奇道。

    “在下本就是洛阳商贾,蒙受二公子大恩,为公子打理一些产业。”

    甄夫人点点头,对那个女婿更加好奇了,于是说道,“请回复二公子,只要袁州牧发出借粮政令,我甄家自然不会比他人少。”

    华胥点头带笑,说道,“这个自然,那以二公子名义借的那些钱粮?”

    袁熙除了让甄家响应借粮的号令外,还以自己名义向甄家借大笔的钱粮。

    袁熙要私下借的钱粮,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这使得甄夫人难以决断,于是说道,“数目过大,要二公子以青州长官的名义借,并且要分四次供给。”

    华胥搓了搓手,笑道:“这个没问题,那二公子说,跟甄家所属商铺的合作?”

    甄夫人立时变得神情严肃起来,袁熙提出借甄家下属各地商铺,为自己提供情报和据点。一旦答应,甄家所属各地商铺就有被袁熙渗透的的危险,这也宣告甄家跟袁熙彻底绑在一起。

    华胥也知道甄夫人难以决定,于是说道:“两家还要商议钱粮的详情,在下难免在府上打扰几日,夫人可慢慢思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