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袁阀 68攻城
    初平四年(193)十月,冀州袁熙军攻略青州齐国,主帅袁熙纵兵出击昌国、般阳、西安等地,掠夺了大笔正在收割的粮麦。

    袁熙的中军,有徐晃统帅的两万五的青州兵、三千的弓弩射声兵,本部两千戍卫骑兵、两千戍卫步卒。

    田楷军除了驰援乐安的两千骑兵,在临淄的守军就有两万多的步卒,三千骑兵。

    由于张郃、张辽两部未到,袁熙军与田楷军相当,所以袁熙在郭嘉授意下,一临近临淄就一面派兵戒备,一面结好营寨。

    临淄的城墙上,刘备三兄弟跟着田楷观察底下的袁熙军。

    “田大人,冀州军并不比我等多,可趁其新到领兵突击他们。”关羽朗声道,自从平原丢失后,他对冀州军满怀芥蒂。

    田楷“嗯”了声,显然有些意动,不过还是犹豫道,“难不保冀州军趁机攻进城来,还是坚守为好。”

    “大人何须怕那冀州鸟人,俺只需两千骑就可使得他们扎不下营寨。”张飞大着嗓门粗声道。

    田楷对鲁莽直白的张飞没有什么好感,不悦说道,“冀州军才刚收降了黄巾,其粮秣必定不足,我军只需坚守几日,其必不战自退,何须冒险出击!”

    田楷刚说完,一个浑身带血的斥候,就被带上了城墙。

    “大人,我西安被冀州军袭击,城外的诸多粮食全被抢了……”

    田楷怒气冲天地揪住那斥候,怒道,“为何没有提早发现冀州军!”

    斥候本就疲惫不堪,被他这么一抓晕了过去。田楷放下斥候,心里隐隐有不详的预感,既然离临淄不远的西安被袭击掠夺了粮秣,那其他地方也同样面临危险。

    刘备扶住了有些站立不稳的田楷,劝说道,“冀州军想必正分兵各地掠我粮秣,我军当先击破眼前这一支兵马。”

    田楷摆摆手,轻叹道,“冀州军中不乏能人,岂能轻易袭击成功,还是坚守为好,冀州军抢粮正说明他们缺粮啊。”

    张飞受不了田楷这瞻前顾后,龟缩窝守的样子,怒道,“冀州兵有何可怕,既然不战,俺去睡觉去。”他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任凭刘备怎么叫唤都不管用。

    青州军大营,袁熙迎来了个客人。

    姜威四十出头,宽大的蜀锦包裹着,他雍胖的身躯,他一双圆

    眼正打量着袁熙还有郭嘉。幸幸道,“公子大名在下仰慕久已,今日能一睹尊容,当真三生有幸呐,哈哈。”

    青州士族在这几年战乱中多有迁移,只有少数的家族,坚持留在青州的一些城镇中。

    姜家就是齐国临淄仅存的士族代表。袁家、袁绍的声望,在这时的北方是很有召唤力的,前段时间袁熙就派人,联系上了青州的仅存的一些门阀士族。姜家就是表示原意归附的家族之一。

    袁熙也细细观察着姜威,客气说道,“先生不必多礼,能得姜家等青州豪杰支持,实在是袁家的大幸,显奕之幸。”

    姜威脸上变得肃然,说道,“想那公孙瓒与田楷不过卑贱莽夫,其纵兵为害青州,百姓多有怨言,只是苦于势单力孤,如今公子领义兵前来,当真救我青州士民与水火悬壶之中呐。”

    袁熙招呼姜威坐下,跟他客套一番后,问道:“先生所说引我军进城一事如何?”

    “公子放心,北门尉乃我族中侄儿,其下属兵士多为几大家族兵,只要公子一声吩咐,定能开门引大军进城。”

    “如此感激先生了。”袁熙拱手称谢,说道,“城破之后,定不忘给姜家的许诺。”

    姜威脸上笑开花,谦逊道,“哈哈,公子也客气了,城一破,几家族兵将为大军开路。”

    袁熙和颜悦色地,请他下去歇息,然后用眼神询问郭嘉。

    “趋利避害之徒而已。”郭嘉有些不屑道,“其看我军兵盛,袁车骑声望威震河北,为谋取更大的好处,方投靠公子。应当不会有诈。”

    “御人之道,存乎一心。只要让其摆在适当位置,就可人尽其用。”正所谓用人所长,容人所短,君正则臣直。

    郭嘉点头赞许,说道,“只是公子应当鉴别像姜威、覃远那等小人,不可委以重用。”

    “奉孝的意思我明白。”袁熙接着问道:“那奉孝看此次攻城我军胜算几何?”

    “派张远等掠夺齐国粮秣,只是应急之策,依嘉估计军粮最多只能用半月,成败看攻能否袭城,但也要做持续攻坚的准备。”郭嘉接着淡笑道:“只要张远他们能尽快筹粮归来合并一处,我军胜算当有七成。”

    袁熙也这么想,他现在终于体会到,历史上曹操为何征战中老是催粮了。只有两三天军粮的那种惶恐感,实在不好受。

    三天后,就在袁熙军要断粮时,张辽终于押运来一批粮秣。攻略西安的张郃也在抢掠一番后,来到临淄城下汇合。

    三四天里,田楷军只加固了防守,并没有偷袭。然而五万多人消耗的粮食实在惊人,袁熙在张郃张辽部休整了一天后,就准备对临淄发动攻击。

    大帐中,袁熙、郭嘉,还有张郃、徐晃、张辽、赵云诸将从早晨商议到了晌午。从兵力的分配,到进城后的行动,还有战后的追击,都要多番讨论。

    袁熙站起来,取来调兵的令牌,吩咐道“许仲康带两百虎卫军、一千戍卫步卒先行突击进城,控制北面城门。”

    袁熙再将令牌递给张郃、赵云,下令道,“张郃带所部紧随进城,赵云所部再与许褚直捣田楷府宅,务必将其擒杀。”

    “徐晃所部青州兵,在西南两门做足声势,如我军打开了城门,则攻进城去。东门伏下弓弩手,如田楷军出城则射杀之,。”

    郭嘉适时补充道:“诸位将军需知,穷寇莫追,首要目标擒杀田楷,其次将田楷军赶出临淄,能俘虏最好,不然击溃即可,留了东门让其离去。张辽所部骑兵随主公做后备。”

    在袁熙炯炯的目光下,诸将都领命而去。太宗皇帝李世民部署,攻打王世充时的风采也许就是如此吧。

    夜半,临淄城北门城楼。

    三十出头的城门尉姜锦,神情紧张地观望城下那无尽的黑夜。这临淄城算是个高大的坚城。虽然经久未修,但三丈高的城墙足以让攻城一方付出重大代价。

    姜锦身后一个姜家族兵,也关切地小声问道:“大人,冀州兵咋还没来,兄弟们心里都没底啊。”

    姜锦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骂道,“吵啥子吵,快差人去看看巡城兵到哪了。”

    “有火光啊!”那族兵突然惊叫道。

    姜锦狠狠拍了一掌他脑袋,怒道,“想死呐,吩咐下去,开城门。”

    许褚所带两百虎卫军,皆身披精致黑色铁制鱼鳞甲,前面的人手持盾牌警惕地摸到北门下,后面的人则将用布裹了蹄子的战马牵着。

    一会后,城门里传来阵阵杂乱的声响,伴随“嘎吱,嘎吱”的声响,城门的缝隙越来越大。许褚看向身后牵马的军士,让他们准备冲击。

    深夜中,“咣当”的吊桥落地声格外刺耳。城门附近的近千兵卒不需吩咐即蜂拥进城。

    姜锦站在在城门边上,看着行动利落敏捷的袁熙军兵卒,不禁钦佩他们的身手,也暗暗为自己正确的选择,而舒了口气。

    许褚一进城门就看到了姜锦,大声道,“你就是接头人?可带我速速去田楷老巢。”许褚看临淄城守军还没有发现他们,而且城门交给一千戍卫步卒把守足够,于是想占了首功。

    “将军,是否等多些兵马进来再一齐去?”姜锦劝说道。

    “不!”许褚牵过战马,说道,“后面青州军立即上来,那时声响大,必然惊醒田楷。现在去能打他个措手不及。”不知几时,在袁熙的熏陶下,许褚也会动脑子了。

    许褚不再理会姜锦,强令让他带路,简单,粗暴,有效,还真是他虎痴的性格。

    ■■■

    因为袁熙军围城,田楷这几日又是苦恼又是烦闷,夜里失眠之下,他召来歌舞伎。一番尽兴之后,田楷正搂着小妾酣睡,浑然未觉危机的到来。

    兵器交击声,士卒喊杀声响起,田楷睡眼惺忪地摸了摸,小妾娇嫩的身躯。

    “大人,大事不好啊!城破了……”几个亲兵顾不得其他,跑进了田楷卧房。

    田楷迷糊间听到“城破”一词,顿时打个激灵,他推开小妾迅速穿起衣服。

    田楷府宅已经冲进一批虎卫,田楷不知道城里局势,还以为袁熙军控制了整个临淄城。惊慌中带着几个亲兵,准备从后门逃去亲卫兵驻地。

    “贼子哪里走!”许褚尾追着田楷出来,他持长刀迫近田楷。

    田楷魂飞魄散,连跑带爬地狂奔。许褚哪肯放过,一柄长刀左右劈砍,两面田楷亲兵招架不住,纷纷中招挂伤。

    “田青州莫慌,刘备来也!”正当田楷绝望时,住宅离此处不远的刘备、张飞两人带着十几个兵士赶到。

    张飞性子急,二话不说策马挥矛,刺向对面的许褚。

    许褚刚才徒步杀进田楷府宅里,没有战马自然不能和张飞硬拼。于是他侧身急退,避开张飞的冲击。

    “都尉上马!”后面一个围上的虎卫,见许褚被动,赶紧牵自己的战马给他。

    一众虎卫也皆武艺精湛的侠士,他们配合之下,让张飞和刘备的亲兵,也一时讨不了好。许褚快步跃上马背,策马持刀,狠狠地劈向张飞,两人倒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刘备看着惊慌失措的田楷,再看到北门阵阵呼喊厮杀声,知道大事不妙,劝道,“大人,快去营地召集兵马啊。”

    田楷终于回神,拉住刘备的手,感激道“玄德救我一命也,快随我去召集兵马,灭了冀州兵,一雪前耻。”

    在刘备呼喊中,张飞只得弃了许褚,护着刘备田楷两人,朝城中兵士驻地逃去。

    许褚劈掉挡路的几个刘备亲兵,他懊恼错失良机,立即让虎卫收束人马,去追田楷。当他们到路口时,迎面本来一队骑兵。为首一员将领正是,白马白袍的赵云。

    “仲康,可曾寻着田楷?”赵云看许褚神色匆匆,料到事情有变,于是询问道。

    “哎呀呀,是我大意了,没能杀了田楷这厮,让他逃到前面去了。”

    赵云也没多说,带戍卫骑,跟许褚去追田楷,毕竟擒贼先擒王。

    ■■■

    张郃带兵在北门外待命,等赵云的戍卫骑也冲进城去后,他带着大戟士,还有两万的青州兵迅速进了城。下一步,他分兵攻向了东门,南门。

    城里地势并不开阔,但也正有利于攻防力极强,机动性差的大戟士。在张郃的指挥下,大戟士兵卒结成小队,步步推进到了城门。

    田楷守军猝不及防,大都惊慌失措。他们松松散散地射出了羽箭,但那些弓箭对重甲的大戟士来说威胁不大。一个个小阵的大戟士相互配合着前进攻杀,就像虎入羊群一般。

    田楷军兵卒的矛戟刺向了大戟士,但对方那厚重的铠甲将他们的兵刃弹开,对方或许也感到疼痛,但他们换来的是,大戟士锋利尖锐的戟尖。

    两刻钟后,张郃所率领的大戟士,在青州兵的配合下,占据了南、东两个城门,还封锁了城门附近的街道,阻止田楷军向三个城门反击。

    田楷带着刘备、张飞到了城中亲兵营驻地,奉刘备命令去调集本部兵马的关羽,此时也匆忙赶来汇合。

    黑夜中,城中守军只闻厮杀声,只见远近冀州军的火把,城们被攻破,对守城一方士气打击巨大。并且城中两万多守军,有一半是青州本地强行征召的壮丁,他们在姜锦等人喊降下,纷纷放下兵器。

    南门西门被控制后,城外徐晃部青州兵也迅速涌进城里,他们逐步向城中心推进,与还在抵抗的守军展开巷战。

    张郃跟在一队大戟士后面,调度兵士向田楷军城中驻地推进。

    大戟士披的是铁制札甲,这种铠甲制作相对简单,用大长条甲片编成。二十几斤的铁甲,使得大戟士每一步都发出沉重闷响。大戟士兵卒一齐刺出长戟,统一而单调。

    守军兵卒被后面田楷亲兵持刀督战,都惊慌地挤在一起。大戟士兵卒一直挥舞长戟到手臂发麻发酸,血光喊杀刺激着这些兵卒,直到将领下令,下一批大戟士顶上他们方才退下。

    跟在田楷刘备身边的关羽,看田楷军节节败退,不禁眉头紧皱,说道,“大哥,田大人,观冀州军后那员将领乃大将,且让某取了他。”

    田楷自然是想扭转败局,高兴道,“云长武勇,胜败关键就托付与你了。”

    刘备不想关羽冒险,但田楷已经答应他不好反对,关心道,“二弟务必小心,勿身陷敌阵。”

    张飞也早被激起战意,骂道,“怕个鸟,俺为二哥掠阵,百万军中咱俩尚且能进退自如,取个敌将又有何难!”

    关羽颔首答应,跨上战马直取,大戟士后面的张郃。张飞也策马紧跟关羽急速奔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