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2章 化凡
    巍山是东土皇朝的十大险地之一,有鬼山之称,更是有名的死山。

    历史上,一些臭名昭著的恶徒,罪犯都会选择进入鬼山,终老山中,一些寻死之人也喜爱去鬼山寻死。

    巍山终年被厚厚的迷雾笼罩住,至今还没有人能看清此山的全貌,没有进入化凡境的普通人进入此山只有找死的份。

    苏道醒有四位化凡境的护道人随同,才敢去巍山,他端坐在轿子上,拿出了鬼圣的鬼神说,认真的研读,比看野史趣闻还要投入。

    四位护道人健步如飞,在普通人眼中,简直如飞掠一般,速度恐怕超过了一般的独角兽。

    苏道醒看书累的时候,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四位护道人的不凡,他听到四位护道人的呼吸的频率竟然惊人的一致,连起脚落脚的声音都整齐划一,心想四位护道人在化凡境界走的比一般的华清府的学子更远。

    “巍山到了。”苏红妆提醒轿子上闭目养神的苏道醒一句。

    苏道醒睁开眼睛,望了壁立千仞的巍山一眼。

    巍山四周都是悬崖峭壁,没有登山的路,武者只能登着峭壁上的一个个小小的裂口上山。

    苏道醒从轿子上下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苏憨收起轿子,背在身后,拿出了一套绳索,中间套在了苏道醒身上,四个头分别绑在了四位护道人身上。

    四位护道人带着苏道醒沿着峭壁裂口朝巍山上攀登。

    苏道醒攀爬的手肿了,身上到处是岩石剐蹭的血痕,他咬牙坚持,虽然他才十三岁,意志比成年上还要坚强,坚毅的面孔上满是汗珠,即使身体疲惫到极点,还是咬牙坚持。

    四位护道人把苏道醒的坚持看在眼中,眸中满是赞许之色。

    一直到了日落西山,五人才登上了巍山的第一座山峰。

    山峰上布满了浓雾,可见度非常的低,在山峰上走的下一步就可能是悬崖,非常的危险,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武者在探索巍山的过程中丧命。

    苏断挥动着自己的快刀,逼得五人身边三丈内的浓雾朝四周扩撒,一路上挥动着快刀,朝他们的目的地行去。

    一个时辰后,苏断体内的真元耗费空了,他停止了挥刀。

    苏红妆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拿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剑,直接射出短剑,用一条近乎透明的链子控制着短剑击散三丈内的浓雾,让五人能看清前方的路。

    等苏红妆力竭,苏六指和苏憨各展神通,击散三丈内的浓雾,得以看清前面的路朝前方行去。

    数个时辰后,苏道醒一行人来到了一座破旧的没有屋顶的茅草房前。

    “这里就是苏家的老祖宗曾经探索巍山留下的一个安身的地方。”苏六指手指着茅草房,“我们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外面的世界马上天亮,一旦天亮,巍山的怪物们就会从外面的世界回到巍山的世界,到时危险重重,我们随机应变。”

    五人在露天的茅草屋中盘坐,四位护道人把苏道醒护在了中间。

    呜呜呜!

    巍山上传出一阵阵宛若婴儿哭啼的声音,渗人的很。

    呱呱呱!

    怪物的尖叫声非常的刺耳,连四位护道人听到这样的叫声都无比的紧张起来。

    苏道醒盘坐在地上,默默的修炼着鬼圣留下的呼吸法,一呼一吸暗合天地至理。

    苏道醒修炼的呼吸法倒是上层的呼吸法,可惜他一直无法踏入化凡境界,否则他也不用变卖祖产,来巍山上寻机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苏道醒沉浸在修炼上,他惊讶的发现在巍山上他很快进入了一种奇特的状态中,心灵空明无比,耳中再也没有呜咽声,呱呱声传来。

    呼!

    一阵冷风吹来,使得苏道醒从那种神奇的状态中退出来。

    浓雾中出现了一双巨大的眼睛,眼睛中满是冰冷的杀意。

    苏道醒望着那双眼睛,心神慌张,想闭上眼睛,可就是无法闭上,在他的眼前,只有那一双眼睛。

    “公子,我捂住你的眼睛。”苏红妆来到了苏道醒的身后,双手捂住了苏道醒的眼睛。

    苏道醒顿时宛若进入了一片神奇的世界,自己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了,心中想到:“红妆师父的化凡境界真是高深莫测,捂住我的眼睛,遮住的不仅仅是我的眼睛,还有我对外界的感知。”

    苏红妆松开捂住苏道醒的双手。

    苏道醒睁开眼睛,看到眼前如小山一般的野兽尸体,吓得面色苍白,心神一颤。

    苏憨憨厚的一笑,道:“刚才在浓雾中出现的正是一只寒鸦,寒鸦可以通过双眼攻击人的精神,这样的精神攻击对于一般的化凡境武王都是致命的,但是对于我们四个老不死来说,它还不够看,刚才苏断的一刀斩瞎了寒鸦的双眼,苏红妆的一剑洞穿了寒鸦的眉心,苏六指一手扭断了寒鸦的脖颈,使得寒鸦毙命。”

    苏断随手一刀,挖出寒鸦巨大的眼睛,把一只眼睛扔到了苏道醒怀中,道:“寒鸦的双眼可是大补之物,传说可以使得化凡一枷武王晋升到二枷武王。苏家的老祖宗正是通过吞食寒鸦的眼睛破了自身的一道枷锁,公子的机缘也许就在这只眼睛上,公子趁着寒鸦的血气还未从眼睛内散去,吃掉眼睛。”

    “什么!”闻言,苏道醒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平常连生肉都没有吃过,吃的东西都是熟的,现在让他吃寒鸦的血淋淋的眼睛,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极限。

    “断师父,能不能把寒鸦的眼睛烤熟了再吃?”苏道醒低声问道。

    苏红妆玩味的说道:“要不,我再给公子往烤熟的眼睛上面撒上一些盐巴,辣椒粉,如何?”

    “那自然更好。”苏道醒邪邪的一笑。

    “好你个大头鬼。赶紧吃掉寒鸦的眼睛,再过半刻钟的时间,寒鸦眼睛内的血气散尽,眼球枯竭,就没有滋补人体的功效了。”苏红妆恨铁不成钢的白了苏道醒一眼。

    苏道醒神色一正,敛去嬉笑之色,凝重的盯着寒鸦的眼睛,他知道他一定得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否则会止步在此,无望化凡了。

    “为了踏入化凡境界,吃了。”苏道醒一克服心理障碍,打破了身上的一层枷锁,在四位护道人欣喜的目光下,一口口吃掉寒鸦血淋淋的眼睛。

    苏道醒顿时神清气爽,宛若锁在自己身上的一层锁链断掉,心灵上的一层污垢去掉,浑身轻如鸿毛,他一起身,微微一动,速度是以往的数倍,轻轻的一跳,从以前跳跃一米的高度上升到了一丈。

    “咦!吃了寒鸦的眼睛,我的体力,弹跳力,移动速度,甚至连思考问题的速度都是以前的数倍,太神奇了。”苏道醒惊喜的说道,他想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四位师傅。

    “公子,不是你吃了寒鸦的眼睛才变得如此,而是你在吃寒鸦的眼睛的时候,克服了心理障碍,成功了打破了人体自身的一道枷锁,踏入了化凡境界,成为了一枷武王。”苏红妆白了苏道醒一眼,满面的喜色,他是真心的为苏道醒感到喜悦。

    苏憨,苏六指,苏断纷纷张口大笑。

    修炼剑,刀,枪等武法的化凡境武者被称为武王,修炼字,画,琴,棋等文法的化凡境武者被称为文王,修炼邪法,妖法等与正道功法不同的法的武者被称为邪王。

    在大陆,武王占了大多数,文王只有一些天资超绝的武者才能成为,自古都有一文抵十武的说法,至于邪王,不被四大皇朝所容,凡是成为邪王者都是悄悄隐藏自己的邪王身份。

    苏道醒一朝顿悟,破碎自身的第一道枷锁,踏入了化凡境界,成为了一枷武王,完成了进入巍山的一个小计划。

    人生的际遇就是如此,苏道醒在华清府一年都无法踏入化凡境界,一到巍山,才一天的功夫就踏入了化凡境界,与苦修无关,与天资无关,只与发生的事情让他一朝顿悟有关。

    苏道醒压下心中的喜悦,赶紧拿出了鬼圣的鬼神说,认真的研读起来,良久后,才合上了书,信心满满的说道:“我现在对鬼圣的鬼神学理解的更加透彻了,踏入化凡境界,我对完成鬼圣的成圣之路第一步的计划更加的有信心。”

    “成圣的第一步!”四位护道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满面的震惊之色。

    苏道醒解释道:“鬼圣在成圣前通过圣贤的功法研究出了一门鬼神学说,可以用一种极端的方法使得化凡境武王在最短的时间成圣,成为一个时代的圣人。”

    “不可能!”知识渊博的苏六指立即站起来,说道:“修炼有三境,第一境是化凡,第二境是修真,第三境是修仙。大陆上化凡境武王千千万万,只有打破自身的十八道枷锁,才能成为天地间的修者,修者就是第二境的存在,从修者,修士,修师,修尊,修君,一直到修圣,修圣就是第二境的顶端,也就是我们口中的圣人。根据历史上的规律,一个时代才会出一位圣人,可见成圣之路多么的艰难,亿万修者才有一人成圣。至于修仙境的存在,那是另外一种生命的形式,除了圣人外,无人能接触到修仙境存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