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7章 破境
    王理和王想出刀了,刀法快,准,狠。

    苏道醒双掌拍飞一记记刀光,身影朝后退去,抓起了两个铁磨盘。

    叮当!

    苏道醒挥动着两个铁磨盘拦下了一记记刀光,利用铁磨盘的重来克制弯刀的锋利。

    “哼!”王理冷哼一声,腾空而起,手中的弯刀化作了一道匹练狠狠的击在了一个铁磨盘上。

    啪!

    王理的那一刀势大力沉,直接劈开了苏道醒手中的一个铁磨盘。

    “去!”

    王理悬空,成为了苏道醒的靶子,苏道醒把血气灌注到一个铁磨盘中,朝虚空中的王理砸去。

    苏道醒的那一砸,没有任何的花哨,直来直去,快若闪电,在王理惊讶的那一刻,已经砸到了王理的胸口上。

    “可恶!”王理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胸膛凹陷下去,身体从空中落下。

    眼看自己的弟弟被击得吐血,王想面色阴沉的可怕,他身体宛若幽灵一般移动到了苏道醒的后方,他的弯刀也如幽灵一般悄无声息的劈在了苏道醒的后背上。

    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王想的幽灵一刀劈在苏道醒的后背上,竟然连一道血口都没有劈出来,只是劈碎了苏道醒的衣服,在苏道醒的后背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难道苏道醒的后背是乌龟壳做的,就算六枷武王也不能承受这一刀。”彭云裳目露奇光,看着苏道醒宛若看到了一个宝贝一般,“以后有机会的话定要把苏道醒拉来彭城社,到时我好好研究他到底修炼了何种功法,竟然生生用后背拦住王想的那一刀。”

    最惊讶的是王想,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那一刀没有一点力量,挥动着弯刀朝苏道醒的软肋招呼。

    苏道醒双手拍击那柄弯刀,拍得弯刀颤鸣不已。

    苏道醒从圣庙吸收的力量,一是淬炼他的肉身,一是增加他的悟性,已经把他的肉身淬炼的估计就算七枷武王出手,都不见得能攻破他的防御。

    苏道醒寻了王想的一个破绽,挥动着铁磨盘直接把王想击飞了出去。

    苏道醒以一敌二,完胜对手,收功,立在了那里。

    朱文昌,郭怀仁,被外面的对决惊动出屋观战的宋武看向苏道醒的目光完全不同了,对于他们来说,苏道醒就是一个让人仰视的强者。

    王理和王想受伤,退到了彭云裳的身后,面如土灰。

    彭云裳沉思片刻,朝前走一步,道:“苏学弟,不如这样,学姐与你过一下招。”

    “学姐,你可是八枷武王,出手对付我这样一个刚成为五枷的武王,不怕传出去,别人说你以大欺小吗?”苏道醒从彭云裳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八枷武王可是和五枷武王差距三个境界,彭云裳和苏道醒过招,其实就是彭云裳吊打苏道醒,就算苏道醒皮糙肉厚,在彭云裳的手上不死也会受伤。

    苏道醒绝不想给彭云裳吊打他的机会。

    “学姐可不会在乎外面的风言风语,这件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学姐只出三招,三招后,学姐带着彭城社的人离开,你继续修炼。”彭云裳朝前缓缓的拍出一掌。

    那一掌无比的缓慢,就像慢动作一般。

    “彭社长用掌施展出了彭家拳中的一招。”彭城社的社员低声说道。

    苏道醒面对彭云裳那一掌,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他一狠心,朝那一掌迎去,想以自己强悍的身体硬抗这一掌。

    轰!

    彭云裳的那一掌把苏道醒拍飞,撞在了别院的大树上,大树差点被撞断。

    “不错!接住学姐的第一招了。”彭云裳对着苏道醒鼓掌。

    “第二招!”彭云裳缓缓的击出一拳。

    彭家拳!

    彭云裳开始动真格的了。

    苏道醒朝后退去,无论他移动到哪里,彭云裳那一拳就击打到哪。

    “笨蛋,彭家拳一出,立即锁定对手,避无可避。”彭羽自语道。

    轰!

    彭云裳的那一拳把苏道醒轰在了院墙上,苏道醒撞碎了别院的一面墙。

    这可是赤果果的吊打!

    八枷武王吊打五枷武王!

    幸亏苏道醒的肉身非常的强悍,连七枷武王都破不了他的防御,现在为止,还没有昏迷过去,还可以接彭云裳的第三招。

    彭云裳心中也是波涛汹涌,她没有想到苏道醒能接下两招,她的嘴角流出一丝冷笑,她出手了。

    第三招!

    第三招相比前两招,非常的简单。

    彭云裳双手射出的血气如钳子一般钳住了苏道醒。

    苏道醒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完全被禁锢住了,身上传出骨折的声音。

    彭云裳这是为彭城社的彭羽,王理,王想出气。

    苏道醒这一刻,无比羡慕苏道临起来,他的这个族兄吊打华清府的八枷武王,而他却被八枷武王吊打,真是惨啊。

    “终有一日,我要成为八枷武王,第一个吊打的对象就是你彭云裳,第二个才是苏道临。”苏道醒心中暗暗的发誓。

    彭云裳不想做的太过,放了苏道醒,带着彭城社的社员们离开了别院。

    苏道醒倒在地上,地上的冰冷却没有他的心冰冷,身上的痛没有心中的痛更痛。

    朱文昌把骨折的苏道醒抱起,放到了苏道醒的屋内的床上,他朝着郭怀仁说道:“怀仁,以后你每顿得带两份饭了,一份给宋武,一份给苏道醒。”

    “嗯!”郭怀仁点头。

    苏道醒躺在床上,他的骨折估计十天就能好,这十日内,他要像宋武一样待在屋子不动。

    时间缓缓的流过,很快,十天的时间过去了。

    苏道醒痊愈了,他变得更加的沉默寡言,他向一直为他带饭的郭怀仁表示谢意,和宋武化干戈为玉帛,然后照常训练,只是他训练的更加刻苦。

    九月中旬,华清府的所有学生正式上课,他们一周内有四天要主修八门主课,一天修辅课,两天自由学习。

    华清府的主课有剑术,刀法,箭法,拳法,掌法,有琴棋书画,有鬼神学,有天机学,有天象学,等等。

    学生要主修一门主课,一门主课包括八种学科,苏道醒学习的鬼神学例外。

    华清府没有人能教鬼神学,一切都靠苏道醒自己参悟,所以,平常,学生们都上课学习的时候,苏道醒可以用来自行安排自己的时间。

    苏道醒没日没夜的修炼,直到接到学府的通知,每个学生必须选修一门辅课,他才开始选修了一门冥思课。

    冥思课在一个别院内上,上课老师是穆轻语,一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曾经是华清府最耀眼的学生,后来,直接成为了华清府的留院老师,负责教导学生冥思。

    苏道醒来到了学习冥思课的别院,看到别院内摆放着一个个白色的方形毯子,学生们陆续到来,选择一个毯子,盘膝而坐。

    穆轻语来到了学生们面前,在前方的一个毯子上端坐下来,拿着一个木棍,敲击向面前的一个四方小鼎,轻语道:“冥想课开始,放空自己,顺着老师的敲鼎声入冥,鼎响百下,入冥的进行冥思,不入冥的离开。”

    叮!

    第一声鼎声传荡向四面八方。

    苏道醒闭目,听到了鼎声,心境空灵起来。

    叮!叮!

    苏道醒逐渐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等百声鼎声后,他缓缓张开了眼眸,发现自己化身为了巍山亡灵峰的那座圣庙内的神像。

    他可以看到亡灵峰内的一切事物,一切纤毫毕现,他仿佛使用的是苍天视角,俯视苍生。

    穆轻语的鼎声竟然让苏道醒与圣庙的神像直接建立了联系。

    苏道醒开始用渡化亡灵的力量淬炼肉身,增加悟性,一直到穆轻语宣布冥思课结束,他才退出了那种玄妙状态,意识从神像上退走,从圣庙上退走。

    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奇,那么的玄妙。

    苏道醒开始两点一线的生活,要么在别院内修炼,要么在冥思课上修炼,别人当做辅课的冥思课,他当做了主课上,只要冥思课开课,他风雨无阻的来上。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正在冥思的苏道醒发现浑身一轻,身上的一道枷锁被打破,他打破了第六道枷锁,成为了六枷武王。

    一个多月的时间,从五枷武王晋升到六枷武王,连历史上最卓越的天才晋级速度也不过如此。

    苏道醒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他并没有把自己成为六枷武王的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只是默默的感受着晋级带给他的改变,他的感知已经扩大了数倍,目力,听力,嗅觉都十倍以上的提升。

    苏道醒继续上冥思课,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目光,除了每日朝穆轻语汇报自己冥思的成绩,连和别的学习冥思的学生交流都不去做,他只是通过冥思进入巍山亡灵峰圣庙内的神像身上,淬炼肉身,增加悟性。

    一晃,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苏道醒照常在冥思课上冥思,照常利用圣庙神像身上的力量淬炼肉身,增加悟性。

    啪!

    身上传出一道只有苏道醒才能听到的脆响,那正是身上的枷锁被打破的声音,苏道醒竟然在两个多月的时间,两次打破身上的枷锁,这样的进境简直匪夷所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