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17章 十枷武王的一战
    裁判穆清已经站在了演武台,苏道临和月风臣这两个正主该入场了。

    呼的一声!

    远方,苏道临骑着一只火麒麟落在了广场的一边,他掠下火麒麟,朝演武台上的穆清深深一礼,登上演武台。

    苏道临上一次来华清府挑战王超,罗松涛,不可一世,看上去非常的霸道,嚣张,简直目空一切,这一次来,他反而如璞玉一般,返璞归真,更加的内敛,步伐从容,稳定,自有一番宗师级的气象。

    “苏道临比上次更加的强大了。”月风臣的身影出现在了演武台的一侧,他望着登台的苏道临,目光非常的复杂。

    “月风臣!”穆清朝月风臣喊道。

    “见过穆总教习!”月风臣朝穆清深深一礼,他受过穆清的指点,算是穆清的半个学生。

    等苏道临登上演武台,月风臣登上了演武台,朝苏道临一拱手,道:“道临,相隔三月,当刮目相看,你已经赶上了我的境界。”

    苏道临淡淡的一笑,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风臣兄,你我境界虽然一样,但是我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你了。这次,圣院选拔,你我一战,也只是为你我多捞一份声望,多一分进入圣院的机会罢了。”

    “圣院的门槛很高,你我皆是圣院关注的弟子,今日一战,可以看出你我谁更有进圣院的机会。”月风臣燃烧着熊熊斗志。

    他进圣院不止是为了将来的发展,更是为了月族的圣女。

    月族的圣女名扬东土皇朝,她已经收到了圣院的邀请,今年必定进入圣院修习。

    世家的弟子进入圣院的话,就可以与圣女一同学习,就有和圣女成为伴侣的机会。

    月风臣早就拜倒在了圣女石榴裙下,奋斗的目标就是追求圣女,他见圣女进入了圣院,拼死也要进入圣院。

    苏道临进入圣院,当然不会为了月族的圣女,他为的是在圣院能更快的成为修真境强者。

    圣院内的初等教习都是修真境人物,连圣人都会不定期的前往圣院指点圣院学生的学习。

    进入圣院,就等于拥有了成为人上人的机会,有了进入修真世界的一把钥匙。

    演武台上,穆清看了苏道临一眼,发现此子神华内敛,有种返璞归真的意味,赞赏的直点头,他看了月风臣一眼,眉头微蹙,他指点过月风臣的修炼,算是月风臣的半个老师,现在看到月风臣心境不稳,有点急于求胜的念头,心中苦笑道:“风臣这孩子,一向沉稳,待人接物如温润美玉一般,今日心境不稳,估计战胜苏道临的机会不大,真是可惜了,要是风臣能战胜苏道临,进入圣院的机会会多一分。”

    苏道临和月风臣同时朝穆清一礼。

    “繁文缛节免掉,不要浪费时间了,开始吧。”穆清对两人发话了。

    “请!”

    “请!”

    苏道临手掌朝前一推,射出血气凝成的八条血龙。

    八条血龙张牙舞爪朝月风臣扑去。

    月风臣随手抓去,出手如闪电,抓住了八条血龙,生生的捏成碎片。

    两人的第一次交锋不分胜负。

    叶拳!

    苏道临施展出了苏家的叶拳,此刻的他宛若一片树叶一般,身影轻盈,时左时右,时上时下,他打出的每一拳宛若一片落叶一般。

    月风臣神色凝重起来,他可不敢小看那落叶一般的拳法,随时,落叶都可能变成锋利的利刃划过他的脖颈,有时候胜败就在那一刻。

    刷!

    月风臣拔出腰间的两把弯刀,挥动着弯刀,如解牛的庖丁,把那击来的一片片落叶刀解成碎片。

    拳来,刀往!

    每一次弯刀从苏道临的眉心划过,每一次落叶从月风臣的脖颈划过,都引起台下观战者的一声声的惊呼。

    苏道临和月风臣的对决比生死肉搏还要凶险几分。

    “滚!”

    月风臣一次次被落叶差点割破脖颈,沉不住气了,怒吼一声,挥动着弯刀直劈对手。

    “沉不住气了,好机会。”苏道临神色如常,让人看不出他此刻心中的想法,他一拳如腾龙一般直接怼向月风臣的侧脸。

    苏道临这一击下去,月风臣的脸估计立即肿成猪头。

    一向注重自己容貌的月风臣迟疑了,他放弃了自己无匹气势的那一刀,挥刀护住自己的侧脸。

    苏道临发出了一声狞笑,拳落,击在了月风臣的手腕上。

    啪的一声!

    月风臣的一只手腕骨折,手中的弯刀落在地上。

    “可恶!废了我一只手。”月风臣面色难看无比,他一只手被废,只能单手挥刀击退了对手。

    此刻,苏道临占有绝大的优势,月风臣处在完全的劣势。

    胜负朝一方侧斜!

    月风臣双目赤红起来,他身上散发出森寒的气息,此刻,他仿佛化为了冰天雪地里的一只雪狼,单手上的弯刀锋利得直冒寒光。

    “冰——封!”

    月风臣低语,他身上的寒气蔓延开去,片刻间,演武台冰寒无比,就连四周都变成了冰寒的世界。

    能使得温度瞬间降低十五度以上,可见月风臣修成的月族的寒杀技冰封的可怕之处。

    苏道临瞬间被寒气包裹住,慢慢化成了一个冰人。

    月风臣的寒气冰封了演武台,除了穆清能抵御住寒气,苏道临没有能抵御住寒气的侵袭。

    “苏道临,你认输了吗?”月风臣说出的话都带着寒气。

    “认输,早着呢。”苏道临的话从冰中传出。

    “想从寒气中脱困,做梦!”月风臣长啸一声,他此刻宛若一只雪狼,散发出的寒气朝苏道临一层层裹去。

    噌!

    冰中出现了熊熊烈火,苏道临挥拳,破冰而出,他此刻宛若一只燃烧着的火雀一般,双目满是火焰的盯着月风臣。

    “月风臣,你我一战,皆在这一击中。”苏道临双手上出现了两只火雀,散发出滔天的火焰。

    “苏道临修炼的是孔家的火雀拳!”

    “孔家和苏家联盟了吧,否则孔家怎么会传给苏道临孔家的绝学?”

    众人从一套拳法上看出了很多东西。

    月风臣身上的寒气在升腾,他在积蓄寒气,准备发出最强一击。

    苏道临双拳在积聚火焰,他要在火焰达到巅峰的时刻,发出绝杀的一击火雀拳。

    出手了!

    两人同时出手!

    轰!

    火与冰的碰撞!

    火雀拳和冰封技的碰撞!

    苏道临和月风臣的碰撞!

    整个演武台爆炸了,火焰,寒冰四处飞射。

    穆清控制住了场面。

    演武台上,月风臣嘴角挂着血迹,他身上出现了一记记拳痕,看到对手苏道临没事人一般的站在那对着他笑,他知道自己败了,败在了火雀拳下。

    噗!

    月风臣吐出了一口带着火焰的鲜血,他的胸膛上的衣服破碎,露出焦黑一片的胸膛。

    “佩服”!月风臣一拱手,落寞的下了演武台。

    “承让!”苏道临身上毫发无损,潇洒的落在了孔妃萱身边,一抬袖,飞速的把口中一口带着寒气的淤血吐进袖中,不留一丝血迹在嘴角。

    孔妃萱揽着苏道临的腰,两人如神仙眷侣一般的离开了广场。

    苏道醒追上了月风臣,他知道此刻月风臣已经绝望了,最需要人跟着。

    月风臣所过之处,寒气逼人。

    “月学长,你去哪里?”苏道醒看到月风臣直接来到了学府的最西方,好奇的问道。

    月风臣转头才发现苏道醒一路跟随,说道:“道醒,神月社交给你了。圣院招生在即,我必须在圣院招生前达到十二枷武王的境界,否则无望进入圣院学习。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在如此短的时间,我得突破两个境界,还得保持自己在东土的名望,谈何容易?圣院的门真不是那么好进的!”

    “道醒,请留步!”

    月风臣朝远处奔去。

    苏道醒止步,远远的望着月风臣消失的背影。

    一声鹰鸣想起!

    一只蓝色的双翼飞鹰振翅飞出了华清府,鹰身上端坐着的正是月风臣,华清府这一届的最强者月风臣以这样的方式和华清府告别了。

    “有缘再见!月风臣学长!”苏道醒朝高空中骑鹰飞走的月风臣一拱手。

    苏道醒回到了神月社。

    神月社的社员都回来了,继续学习。

    “月风臣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了他的华清府学生生涯,真是可惜,可叹!”

    “堂堂的华清府,传承上千载,培养出的最强弟子既然抵不过苏家的一个天才弟子。”

    学府内学生们议论纷纷。

    一晃,三日的时间过去了,苏道临和月风臣的大战风波渐渐平息下去。

    神月社内学生们正在两两对决,热火朝天。

    “苏道临,你来我神月社干什么?你把月社长气走了,怎么想气走苏社长吗?”

    “苏道临,神月社不欢迎你!”

    “苏道临你胆敢擅闯神月社!滚出去!”

    看到苏道临朝神月社走来,神月社的社员们纷纷呵斥苏道临。

    “找死!”苏道临怒喝一声,闪电般出拳,把一个个呵斥他的神月社弟子击飞。

    砰砰砰!

    五个神月社弟子被苏道临击飞,落在了别院的石子路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