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23章黑猫白猫,逮住老鼠的才是好猫
    比赛(日ri)第四(日ri),这场对决万众瞩目,一大清早,学生们纷纷来广场占据有利的观战位置。

    演武台四周摆了两排椅子,来观战的大人物比昨(日ri)多了一倍,可见这场对决更加引人瞩目。

    东唐社唐国强,皇族子弟,他今(日ri)的一战代表的就是皇族,他的颜面就是皇家的颜面,今(日ri)到场的皇族大人物都是为了唐国强而来,来为唐国强壮声威。

    神月社苏道醒,苏家的子弟,他代表的正是那一个个古老的世家,来观战的世家大人物是为了给世家子弟壮声威。

    从小了看,这场对决是苏道醒和唐国强的对决。

    从中了看,这场对决是神月社和东唐社的对决。

    从大了看,这场对决是世家子弟和皇族子弟的一次较量。

    在演武台一旁,学府特意安排了两个画师,用来画下这场对决精彩的一幕,把画卷载入华清府的历史画册。

    演武台上,总教习穆清发现手心都是汗,他扫了一下演武台下,那里面的一些人物是连他见了都畏惧的强大存在。

    唐国强来到了演武台,朝着演武台四周拱手致意,引来了一阵阵欢呼。

    唐国强的人气可见一斑。

    今(日ri),唐国强依然穿着他的御用皇服,依然一副胜利在握的模样,他一点不为这场比赛担心,享受当下。

    “穆总教习,我都在演武台上等了一刻钟了,苏道醒怎么还没有登台他不会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吓得不敢来了吧。”唐国强露出轻浮的笑容,对着穆清抱怨道。

    穆清面色一沉,说道“唐公子稍安勿躁,比赛的时间还没有到,是公子来早了,而不是苏道醒来晚了。”

    苏道醒在两人说话间,登上了演武台,他缓步走到了演武台上。

    穆清清了一下嗓子,朗声道“东唐社唐国强与神月社苏道醒的对决,正式开始”

    “请吧,苏公子”唐国强拍拍(身shen)上的皇服,“别弄破了我(身shen)上的皇服,否则你犯下的就是杀头之罪。”

    唐国强这是拿皇服做文章呢,在如此重要的大战中,他竟然还如此做,真是无耻到家了,但是众人碍于他的皇族(身shen)份,敢怒不敢言,要不是他是皇族子弟,估计他早被观战者轰下台了。

    “不劳唐公子费心。请”苏道醒一个健步欺近唐国强,肩撞,肘击,扫腿。

    苏道醒一连串的攻击就是为了抢得先机,一旦让唐国强掌握先机,唐国强凭借着气势无双的龙拳,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唐国强疲于招架,一时间,无力反击。

    砰砰砰

    演武台上的画面突然一变

    苏道醒近(身shen)和唐国强搏斗起来,这个时候,还讲什么拳路,招数,(肉rou)搏,看谁的拳头硬,看谁的防御强。

    苏道醒拳打脚踢,一一招呼唐国强的要害部位。

    唐国强常与皇家子弟打架斗殴,经历过近(身shen)(肉rou)搏的场面,他一点不怯苏道醒,赤膊和苏道醒缠斗在一起。

    噗

    苏道醒一拳揍得唐国强脸歪嘴斜。

    啪

    唐国强一掌扇得苏道醒嘴角溢血。

    演武台上的(肉rou)搏的画风让台下的军部的人看得大呼过瘾,军队流行(肉rou)搏,近(身shen)搏斗。

    那些想看一场观赏(性xing)极高的战斗的人们注定要失望了,甚至有的老先生觉得苏道醒和唐国强的战斗画风有辱学府,直接愤然离席。

    裁判穆清想直接找条地缝钻进去,百社对决哪一场不是观赏(性xing)极高的对决,这一场对决简直让人不堪直视。

    “胡闹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政界的一个大人物直接离席。

    “你把我的眼睛打成了熊猫眼,苏道醒,我废了你的胳膊。”唐国强恶狠狠的一肘击在了苏道醒的左胳膊的关节处,如击打在了塑胶上,竟然无法碎了苏道醒左胳膊的关节。

    这时,唐国强才醒悟,他一拳拳击打苏道醒,苏道醒(身shen)上都没有明显的伤痕,而自己被苏道醒击打得骨架(欲yu)裂,浑(身shen)疼痛。

    “上当了”唐国强醒悟过来的时候,苏道醒已经抱住了他的腰,如人形怪兽一般生生的把唐国强扔出了演武台。

    砰

    唐国强的(身shen)体在演武台下砸出了一个深坑。

    刚才的那一幕发生的太快了,连穆清都来不及反应过来。

    “苏道醒,我要杀了你。”深坑中,明白自己被耍的唐国强发出了吼叫。

    苏道醒朝台下深坑中无法站起(身shen)的唐国强一抱拳“承让”

    唐国强恨不得用眼神杀了苏道醒。

    有的人长出一口气,这场闹剧终于结束了。

    有的人正看得津津有味,发现对决结束了,大为恼火。

    两个画师直摇头,他们准备画下精彩的对决场面,可整场对决的风格让他们无法下笔。

    苏道醒迅速的离开了广场,他朝神月社飞奔而去。

    他要的只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得胜利,否则他无法保证自己有精力迎战霸攻社的张孟隆,在他眼中,唐国强连给张孟隆提鞋的份都没有。

    唐国强除了是十枷武王,除了皇族(身shen)份,一无是处,只是一个狂妄自大的草包而已。

    张孟隆才被苏道醒视为大敌,因为苏道醒看不透张孟隆,甚至都不知道张孟隆到底练的是什么功法。

    回到神月社,苏道醒立即进了密室,他(身shen)上的皮外伤一点不影响他明(日ri)的战斗,他就没有去医务室治疗,直接在密室冥思,与圣庙内的神像融为一体,吸收天地灵气提升自(身shen)的修为。

    比赛(日ri)第五(日ri),百社对决盛会的最后一场比试,也是终极一战。

    苏道醒踏着晨光,来到了演武台上,他穿过人群登上了演武台。

    穆清登上演武台时,发现苏道醒已经先自己一步登上了演武台,微微讶异。

    比试还没有开始,张孟隆还没有登台,苏道醒已经在散发自己的意,使得自己的意蔓延向了四面八方。

    今(日ri),观看苏道醒和张孟隆这场对决的人数比往(日ri)少上很多,也许人们对昨(日ri)苏道醒的表现失望透顶,也许苏道醒和张孟隆的人气并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观战。

    演武台下,只有一排椅子,来此观战的大人物比昨(日ri)少了近一半。

    在一片欢呼声中,张孟隆在弓晨一干霸攻社弟子的陪同下,来到了演武台下,朝台上的穆清和苏道醒一拱手,缓缓登上了演武台。

    演武台下一个画师打开了画板,准备作画。

    穆清凌厉的眼神扫了一下四面八方,压下了四面八方的嘈杂声,朗声道“今(日ri)是百社对决最后一场比试。神月社的苏道醒对决霸攻社的张孟隆。两人都是新晋十枷武王,都是一社之长,今(日ri)一战,一定尽全力,不留遗憾。”

    穆清这是话中有话,显然,他对苏道醒昨(日ri)的战斗风格还耿耿于怀,有敲打苏道醒的意思。

    “请”

    “请”

    苏道醒和张孟隆相互一拱手。

    张孟隆名不见经传,但是他的实力不容小瞧,他立在那里,(身shen)上散发出的意有一股强大的排斥力,排斥接近他的一切存在。

    唰

    张孟隆从腰间抽出了一条软鞭,一抖软鞭,发出了一声脆响。

    苏道醒只能远远的立在一边,放弃昨(日ri)的近(身shen)搏斗策略。

    张孟隆使用软鞭这样的长距离攻击武器,目的就是防止苏道醒和他近(身shen)一战。

    苏道醒拿出了一双手(套tao),这是他从神月社密室内拿出的宝贝,带上手(套tao),双手可以无惧刀剑。

    啪

    张孟隆一甩软鞭,抽向了苏道醒的双腿。

    苏道醒闪躲长鞭的抽击。

    啪啪啪

    张孟隆挥动着软鞭攻击苏道醒的下盘,出其不意的软鞭卷住了苏道醒的一只脚踝。

    啪

    张孟隆一抽软鞭,抽倒苏道醒,一甩软鞭,带着苏道醒的(身shen)体临空而起。

    苏道醒刹那间(身shen)体悬在演武台外的空中。

    张孟隆只要一松软鞭,苏道醒就会落在演武台外,显然,张孟隆意识到了这一点。

    嗡

    苏道醒利用自己的意,(身shen)后出现了一座圣庙,圣庙发出了一道圣音,使得台上的张孟隆出现刹那的失神。

    就在张孟隆失神的那一刻,苏道醒双手抓住了软鞭,用尽全(身shen)的力量捏碎了软鞭,(身shen)体一折,落到了演武台一角。

    张孟隆回过神来,发现苏道醒已经挣脱了自己的软鞭,暗道一声可惜,目光如电盯着苏道醒“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十八式散手。”

    嗖

    张孟隆第一次展现自己的(身shen)法,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苏道醒(身shen)前,他一掌拍向了苏道醒的头顶。

    苏道醒大惊失色,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头一缩,避过了拍向头顶的一掌。

    张孟隆的一掌没有拍击在苏道醒头顶,拍在了苏道醒(胸xiong)膛上,立即留下了一道手印,深深印进了苏道醒的肌(肉rou)里面。

    噗

    苏道醒(胸xiong)口一闷,吐出一口鲜血,朝一侧闪避。

    嗖

    张孟隆(身shen)体一闪,闪到了苏道醒的后方,一记恐怖的散手拍向了苏道醒的后背。

    闪避已经晚了

    苏道醒一狠心,双手如掌刀一般斩向了张孟隆的双腿。

    砰

    苏道醒后背遭受张孟隆一击,脊椎骨断裂,(身shen)体如散架一般,他的双掌斩在了张孟隆双腿上。

    张孟隆双腿处传出骨折的声音,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两败俱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