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24章邪不压正
    张孟隆双腿骨折,摔倒在地,无法移动分毫,怒目盯着苏道醒。

    苏道醒脊骨像是散了架似的,他盘坐在演武台上,一时间不能妄动。

    裁判穆清看到两人两败俱伤,沉思片刻,还是决定等,等两人中的一人先恢复行动,一举战胜对手。

    “嘿嘿”一向低调,稳重的张孟隆竟然发出邪笑,他的双眸满是黑色的气息,全(身shen)笼罩在一股黑气中。

    苏道醒看着张孟隆的变化,心神一震,他宛若回到了万佛寺的(禁jin)区,当初那个杀他的邪王(身shen)上的气息和现在张孟隆(身shen)上的气息一样,可以断定张孟隆是一个邪王,十枷邪王。

    大陆修习正规武技的武者被称为武王,修习琴棋书画等文技的人被称为文王,而那些修习妖法,邪法的人被称为邪王。

    数千年来,邪王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邪王一般都在隐藏自己的(身shen)份,以免遭受武王和文王的围攻。

    张孟隆是一位十枷邪王

    苏道醒感觉到了,穆清也感觉到了。

    正当穆清有所行动的时候,台下的一位皇朝的供奉出现在了演武台上,他盯着穆清,道“穆总教习,不该管的事(情qing),你不要管。”

    那位皇朝供奉一(身shen)黑衣,(身shen)上散发出邪王的气息,他竟然是一位修为高深莫测的邪修。

    穆清压住心中的怒火,他立在演武台边,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张孟隆((操cao)cao)控着散发出的黑色的气凝成了一张弓,一支箭,瞄准了苏道醒,他无法移动,可以(射she)箭,他一定得赢。

    感应到了危险,苏道醒从腰间拔出了两柄弯刀,这是月风臣离开前留在神月社的两柄弯刀,没有武器防(身shen)的他就把弯刀别在了腰间。

    咻

    张孟隆(射she)出的箭击在了苏道醒(身shen)上,箭化作了一股黑气侵入了苏道醒的体内。

    那黑气可以污染飞剑,可以污染人(身shen),是极其恐怖的一种巫毒,可以要武王死,除非是打破十八枷锁的武王才能抵御此毒。

    嗖

    苏道醒出手了,他(射she)出了一柄弯刀刺向张孟隆的咽喉,务求一击必杀,他对张孟隆这个邪王动了杀意。

    噗

    张孟隆双手接住了那柄弯刀。

    咻

    苏道醒(射she)出的另一柄弯刀无声无息的从张孟隆的(身shen)后飞(射she)而来,直接斩进了张孟隆的咽喉中。

    哼

    那位皇朝供奉眼看张孟隆有危险,冷哼一声,立即打出了一道力量,使得斩进张孟隆咽喉的一刀与他的咽喉融在一起,抱起张孟隆的(身shen)体,踏空而去。

    苏道醒坐在演武台上,他全(身shen)乌黑一片,最恐怖的是他体内已经被巫毒污染了,危急时刻,他冥思与圣庙沟通,与神像融为一体,随着圣音,利用神像把巫毒转移到了神像(身shen)上,净化了巫毒。

    穆清看到苏道醒有了行动能力,面色一喜,高声道“神月社苏道醒和霸攻社张孟隆的对决,苏道醒胜,张孟隆败”

    演武台下立即沸腾了。

    百社对决大会的冠军出现了

    神月社连续在两届百社对决大会上夺得小金人,是众望所归的冠军。

    “神月社神月社神月社”

    “苏道醒苏道醒苏道醒”

    广场喧闹无比。

    苏道醒在一位医师的护送下,缓缓下了演武台,来到了广场一角,接受治疗。

    “你的脊椎骨受创严重,虽然刚才给你用药物治疗了,转动没有问题,但是你最近几(日ri)最好修养,不要乱动脊椎。”医师给苏道醒一个建议,留下了一包药,然后离去。

    苏道醒望着喧闹的广场,看到杨虎威,张成峰,常铁山,容若他们被学生们簇拥着,一起欢庆胜利,淡淡的一笑。

    天上飘下了细雨,细雨也浇灭不了学生们的如火激(情qing)。

    苏道醒来到了冥思课的别院,他在一张毯子上躺了下来,看着别院上空的离网上的水流汇聚成一条条小河般的细流,顺着离网朝边缘流去。

    别院的一角,穆轻语盘膝而坐,她正在冥思,完全无视苏道醒的到来。

    苏道醒打量着一脸恬静的穆轻语,说实话,穆轻语的姿色犹在孔妃萱之上,特别是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让一个个青年才俊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可惜,她对那些青年才俊从不加以颜色,否则她早就成家了。

    外面只有雨落在离网上的声音。

    苏道醒脊椎骨刚治愈,就躺在了毯子上,心(情qing)从未如此的放松过,他望着离网,发觉自己体内的经脉与离网上的一条条水流很像,而一条条水流的交接点就是脉(穴xue)。

    一刹那间的顿悟,苏道醒体内的灵力汇聚成了涓涓细流,沿着一条条经脉流转,那些以前淤塞的经脉也被灵气流冲开了,以前闭塞的脉(穴xue)被灵气流滋润,焕发出勃勃生机。

    苏道醒浑(身shen)舒坦,发出了一阵阵让人脸红气喘的吟唱声。

    束缚苏道醒的一道枷锁碎了,他打破了(身shen)上的第十一道枷锁,成为了十一枷武王。

    苏道醒的晋升正是这些时(日ri)他利用神像吸收天地灵气化为他可以吸收的灵气进行修炼的结果,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苏道醒((操cao)cao)控着灵气流反反复复在脊椎骨流动,温养受伤的脊椎骨,果然有效,才半个时辰的时间,脊椎骨已经完好如初。

    “没想到灵气还有疗伤的效用,修真境强者才能吸收的天地灵气果然是天地间最玄妙的气。”苏道醒赞叹一声,起(身shen),望了穆轻语一眼“告辞”

    苏道醒离开了别院,回到了神月社。

    第二(日ri),百社对决的风波慢慢平息,另一件大事立即席卷学府,名人册出刊发行了。

    学府内的三大书社都开始出售最新一期的名人册,十两银子一册,被学生哄抢,一大清早在三大书社排队的人群如一条长龙一般,不断有学生加入排队的长龙中。

    “名人册出炉了,月风臣学长在册,不愧为偶像啊,竟然登上了名人册。”

    “月族神秘的圣女竟然排在名人册的第四位,皇族的那位精才绝艳的皇子排在了第八位。”

    “苏道临在名人册上,真是厉害啊,不愧为东土皇朝的天才人物。”

    一本小小的名人册,引起了轩然大波。

    苏道醒听到名人册的消息,立即走出了神月社。

    “苏社长,我从凌晨就开始排队,终于买到了一本名人册,让你先睹为快。”常铁山拿着一本名人册,兴冲冲的朝神月社奔来,遇到了苏道醒。

    苏道醒神(情qing)激动的从常铁山手上接过名人册,翻到了名人册最后一页,上面不是自己的信息,而是记载的唐国强的信息,他翻看了整个名人册,没有找到自己的信息。

    “含笑生不是答应我入名人册吗奇怪,名人册上怎么没有我的信息。”苏道醒自语,脸色(阴yin)沉下来,朝常铁山说道“你的名人册,我先借用一下,我出学府一趟,回来就把名人册还给你。”

    常铁山还没有应声,苏道醒已经拿着名人册朝学府外奔去。

    苏道醒直接出了华清府,来到了苏红妆他们居住的别院,推开了别院的房门,走了进去。

    苏红妆,苏憨,苏断,苏六指围了上来,显然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

    苏道醒把那本名人册扔在了石桌上,冷声道“名人册上没有我的名字。含笑生食言了。”

    苏红妆来到苏道醒(身shen)边,轻声道“公子,你先消消气。我们四个前往含笑阁给含笑生送银子的时候,含笑生没有收我们的银子,只托我们给你捎带一句话,他刊印名人册的时候,受到了皇朝的两大供奉的压力,还受到彭家的压力,最后时刻才把公子的名字换成唐国强的名字,他也无可奈何。”

    “皇朝的两大供奉,彭家。”苏道醒眸中满是怒焰,他知道了定是救走张孟隆的那个皇朝供奉,彭家的家主和另外一个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的皇朝供奉搞的鬼。

    “终有一天,你们两个老不死和彭家要付出血的代价。”苏道醒尽管恼火,但他知道自己改变了现状,和四位护道人闲聊了几句,离开了宅院,回到了华清府,在神月社闭门不出。

    华清府的学生们还在讨论名人册,特别是唐国强居然登上名人册的事(情qing)成为学生们茶前饭后的谈资。

    神月社会客厅摆放着一尊小金人,正是百社对决大会冠军奖杯,每(日ri)都有学生来观看小金人,有的八枷武王直接加入了神月社,只是希望以后能用小金人修炼。

    苏道醒数(日ri)闭门谢客,神月社由杨虎威这个十枷武王主持大局,他把神月社打理的倒是井井有条。

    苏道醒一直在自己的房间,他只是个少年而已,当然对名人册的事(情qing)耿耿于怀,数(日ri)的时间才平复了愤怒的心(情qing),他愤怒的时候就冥思,用冥思打发时间。

    百社对决,名人册,这些事(情qing)已经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苏道醒从房间内走出,把名人册的事(情qing)放下了,没有名人册,他照样会想法积攒自己的名望,终有一(日ri)让圣院的使者主动找他给他圣院的入学考核邀请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