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29章 她为天上蛟龙,你为地上杂虫
    唐乾贵为皇子,还是名满东土的天才人物,对苏道醒这样的名不见经传的学生非常的蔑视,在他眼中,苏道醒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苏道临因为登上名人册,名满东土,有他在,一提起苏家的年轻一代的弟子,别人就想到苏道临,根本不会想到苏家的苏道醒,苏道灵,苏道飞这样的优秀弟子,因为他们没有苏道临出色,没有苏道临有名气。

    从唐乾刚才的表现看,此人是非常势利的一个人,苏道醒暗自警醒,以后要离唐乾远一些。

    一阵哭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唐家小王爷的尸体被抬出了拍卖场,这个天才小王爷竟然在黑衣人袭击中被一个宗师级黑衣人击杀,委实让人惋惜。

    “小王爷可是王爷最疼爱的幼子,年纪轻轻已经是小宗师级别的人物,有人甚至猜测他下一次就能登上名人册,名满东土,可惜,他死在了暗杀下。”

    “皇朝内的大人物该震怒了,竟然有人刺杀皇子,月族圣女和小王爷,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

    众人议论纷纷,都预感到皇朝要发生一次大地震,首当其冲的就是洛水城。

    “小王爷被杀了。”赶来的洛水城城卫军的统帅看到小王爷的尸体,吓得一跤摔倒,他可是宗师境的强者,要不是被吓的,根本不可能摔跤。

    “弟弟,一路走好。”唐乾假惺惺的走到小王爷的尸体旁,哀悼一番。

    月天舞,月风臣,云老先生,拍卖场附近的一些大人物纷纷哀悼小王爷。

    拍卖场内陆续有尸体被抬出来,一共四十七名黑衣杀手的尸体,而遇难的武王却有七十八位,而且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

    拍卖场内死了小王爷,也死了一位老先生,那位老先生是宗师级的武王,在与一位宗师级的黑衣人对决下受重伤,不治身亡。

    拍卖场四周哀声一片,城卫军在拍卖场外设立灵堂,祭奠死亡的武王们。

    苏道醒与月天舞,月风臣告别,领着四位护道人离开了洛水城。

    唐乾的一位宗师级的护道人悄无声息的随着苏道醒一行人出了城。

    苏道醒和四位师傅出了城,来到了安放万里马的酒楼,牵着马,正要走,意外发生了。

    唐乾的那位宗师级的护道人出现了,恐怖的气势压向了苏道醒一行人,压得万里马跪倒在地。

    “宗师级的强者。”苏断先出刀了,他竟然是一位小宗师级的刀客。

    可是苏断的刀在宗师级的人物面前,不够看。

    那位宗师级的护道人一招,就把苏断击败,出手三招,击飞了苏红妆的飞剑,击退了苏憨和苏六指。

    那位宗师级的护道人接近了苏道醒,一指指向了苏道醒。

    苏道醒只觉得一座巨山压向自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双手捏着青蜂刺,面对宗师级强者,他也要一战,不能束手就擒,他的意越来越强大。

    那位宗师级的护道人并没有对苏道醒动手,而是冰冷的目光盯着苏道醒,告诫道:“月圣女这样的天之骄女,你这种人高攀不上的。他们就像天上的蛟龙一般,而你就是地上的一条小蛇,没有苏家的庇护,你甚至就是一只杂虫。”

    苏道醒从宗师级的护道人话里听出了意思,感情是唐乾为月圣女赠送给自己的一本书吃醋了,派遣护道人警告自己。

    “唐乾!”苏道醒握拳,手指甲都刺进了血肉中。

    那位宗师级的护道人转身走了。

    呼!

    四位护道人纷纷出了一口长气,刚才他们被宗师级强者压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苏道醒收起了青蜂刺,骑上了万里马,拍马朝华清府奔去。

    苏道醒回到华清府,在门口与四位护道人告别,径直回到了神月社,直接进入了密室。

    一连数日,苏道醒都没有在神月社露面,在密室中没日没夜的修炼。

    一晃,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一年一度的圣元节快要到了。

    圣元节是东土皇朝最盛大的节日,每逢这个时候,所有学府的学子都有一个月的时间回家省亲。

    圣元节也是每个大世家召回所有在外的年轻弟子回世家进行一年的考核的时间,在考核中突出的弟子将获得来年世家更大的资源的倾斜。

    苏家的家族大比也定在圣元节这个时间段,一连五年,苏道临都是家族大比的第一名。

    学生陆续的带着护道人离开了学府,回到了自己的家族所在地。

    苏道醒仿佛忘了圣元节的事情,在大部分学子都离开学府,整个学府空荡荡的时候,他还在密室修炼。

    神月社的弟子们都走了,别院内的麒麟兽,独角兽,万里马都被它们的主人骑着回家过圣元节了。

    啪!

    密室中的苏道醒经过长时间的修炼,温脉养穴,打破了身上的第十二枷锁,成为了十二枷武王,也就是小宗师级的武王。

    武王晋升为十二枷武王被称为小宗师,武王晋升为十八枷武王被称为宗师。

    苏道醒成为小宗师,天地两窍打开,他顿时觉得自己更加紧密的与这个世界融合在一起,他走出密室,来到了别院中,轻身一跃,可以跃到树梢处。

    十二枷武王就可以修习轻功提纵术,说的武王可以飞檐走壁其实说的就是十二枷武王。

    十二枷武王被称为小宗师,是因为这个等级的武王自有一番气度,可以开宗立派,建立势力了。

    小宗师的眼界比十一枷武王提升了一个档次,能更好的和自然融合在一起。

    苏道醒试了一下自己的轻功提纵术,然后打了一套鹤形和一套叶拳,发现出招行如流水,有一种妙然天成的感觉,有时拳法刚出,就能提前预知拳法的轨迹,那种感觉真是无比的玄妙。

    “小宗师境界果然神妙。”苏道醒体验着成为十二枷小宗师带来的变化,心中的喜悦都挂在了脸上,一扫被唐乾的宗师级护道人威胁的阴霾,月余来,第一次露出会心的笑容。

    “虽然我现在只是小宗师,迟早一天我会成为宗师,那一天不会来的太晚,到时我就会会唐乾的那位宗师级的护道人。”苏道醒立下决心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了宗师级的强者。

    苏道醒晋升后,一算日子,才知道圣元节到了,要是往年,自己现在已经回到苏家了,一想到最近数年从未回过苏家参加家族大比,尴尬的一笑,这一次家族大比,他一定参加,因为他想打破苏道临的不败神话。

    圣元节前夕,每家每户都会在自家的门旁边的院墙上悬挂一副圣人的画像。

    华清府的一个个社团都在墙上悬挂一副圣人画像,有的悬挂两幅,有的悬挂一副。

    苏道醒来到了神月社的书房,找来一张画纸,开始在上面画鬼圣的圣人像。

    片刻后,他吹干画上的墨汁,把画钉在了神月社外面的院墙上,固定好圣人画。

    “咦!别的社悬挂的都是百圣的话,而神月社悬挂的却是一位女人的画像,看上去不像一位女圣的画像。”别的社的弟子路过神月社,瞄了一眼院墙上的圣人画,惊讶出声。

    鬼圣的事迹很少在历史书上出现,至今为止除了和天族相关的势力,都不知道鬼圣其实是一位女圣。

    华清府每个别院的院墙上都悬挂一副或两幅圣人画,倒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东土皇朝的有点身份背景的人家都会找文王画圣人画像,悬挂在自家院墙上庆祝圣元节。

    圣元节只所以悬挂圣人的画像,是为了纪念圣人,因为东土皇朝就是一些圣人创建的一个国度,以前是被奴役的一个小国,正是数位圣人带着这个小国一步步成为四大超级皇朝之一。

    “该回家了。”苏道醒简单收拾了一下,走出了神月社,走在空荡荡的学府内,望着以往喧闹的学府冷冷清清,有点不适应,急忙走出了华清府,与四位护道人在他们居住的宅院汇合。

    四位护道人早就准备好了,他们竟然为了苏道醒买了一只独角兽,而他们还是骑着万里马。

    “公子,这只独角兽是我们四个送给你的圣元节礼物。公子要回苏家,没有一只像样的坐骑,回去会被别的公子嘲笑的。”苏红妆风情万种的朝苏道醒一笑。

    苏道醒眼眶湿润起来,感激的朝四位护道人深深一礼。

    “红妆师傅,我想向你要一个礼物。”苏道醒大着胆子朝苏红妆说道。

    “公子想要什么礼物尽管开口,红妆一定为公子办到。”苏红妆平时最疼爱苏道醒,她早已经把苏道醒视为自己的孩子。

    四位护道人都没有家室,他们把苏家当做家,把苏道醒当做亲人,不出意外,一生都会跟随着苏道醒。

    苏道醒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其实我只是想从红妆师傅那里得到一个答案,怕惹恼红妆师傅。”

    苏红妆面有疑色,沉吟片刻,道:“公子问吧,红妆不恼。”

    苏道醒壮了壮胆,问道:“红妆师傅到底是男是女?”

    苏断,苏憨,苏六指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们与苏红妆朝夕相处数年的时间,也没有搞清楚苏红妆到底是男是女。

    “女的!”苏红妆气恼的一跺脚,羞红着脸,骑着万里马朝苏家奔去。

    “哈哈!”

    苏道醒他们放声大笑,他们第一次看到苏红妆害羞的模样,觉得大为过瘾,骑着坐骑追赶苏红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