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30章 就是要欺负你
    苏家是古老的世家,位于叶苏城中,距离华清府很远,需要苏道醒一行人数日的时间才能从华清府赶到叶苏城。

    叶苏城是东土皇朝的百座名城之一,也是一座军事重城,这要追溯到叶苏两家的先祖上了。

    叶,苏的先祖是东土皇朝的两位兵马大元帅,一个是大元帅,一个是副帅,叶家的先祖和苏家的先祖位高权重,皇朝赐给两人相邻的一块地,两人就合力建立了一座城,叶家占据南城,苏家占据北城,南北相望。

    两家的先祖关系非常的要好,但是一代代传下来,叶家却和苏家势如水火,两家明争暗斗。

    叶家前些年出了一个天才弟子叶晋,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小宗师级的人物,名扬东土皇朝。

    叶家在声势上力压苏家数年。

    苏家出了苏道灵后,苏道灵约战叶晋,战胜叶晋,才为苏家挽回了颜面。

    可惜,苏道灵从小孤僻,一直默默无闻,晋升成为小宗师级强者才被人熟知,还不等他的名望传遍东土,他就在一家道观出家,弃武从文,想以文入道,数年境界没有一点提升,这才有了苏道临的崛起。

    苏道临的天资,名望都远超叶家子弟,至今,苏叶两家的子弟还没有能和苏道临并驾齐驱的。

    苏道醒和四位护道人数日的时间才赶到了叶苏城,望着城墙高达三丈的军事巨城,他们有了归家的喜悦。

    “终于回到了叶苏城,一别数年。”一向不善于表达自己心情的苏断感叹道。

    苏红妆呵呵一笑,道:“公子把祖产都卖了,看来只能住老爷的那座祖宅了。福伯还在那里看守,回去了正好和他聊聊,他们是我们在叶苏城算比较亲密的人了。”

    苏道醒闻言只能苦笑。

    他的家世有点复杂。

    苏家是古老的世家,苏老爷子健在,苏道临的爷爷曾经在军部位高权重,现在退休在苏家颐养天年。

    苏家的家主是苏清河,数年前就是宗师级的强者,实力深不可测。

    苏家三兄弟名扬东土皇朝。

    苏清河,苏清风,苏清尚。

    苏道临是苏清河的儿子,苏道灵和苏道飞是苏清风的儿子,而苏道醒是苏清尚的儿子。

    苏清河是苏家家主,说一不二,苏清风掌管着苏家在外面的所有产业,是苏家的二号人物,苏道醒的父亲苏清尚只是老爷子的亲弟弟的儿子,一直游离在苏家的权力中心之外,奉皇命镇守边疆。

    苏道醒的母亲的娘家就在边疆,与苏清尚镇守的地方离得很近,她就在娘家居住,带着苏道醒的弟弟妹妹在边疆,能时不时的与苏清尚团聚。

    去一趟边疆需要数月的时间,这些年,他一直压制着对父母的思念,留在苏家,前往华清府学习,为的就是出人头地。

    苏家对苏道醒来说是家,却没有家人在苏家。

    苏道醒领着四位护道人进了叶苏城。

    “这不是苏家的老四苏道醒嘛。”一个骑着独角兽的翩翩佳公子望见苏道醒,眼睛一亮。

    苏道醒闻言,朝那个翩翩佳公子望去,惊讶的张开口,像是刚才吞了一只死老鼠一般难受。

    那个翩翩佳公子是女扮男装,正是叶家的天才子弟叶晋的妹妹叶百花,有“败花”之称的狠人。

    在苏道醒年幼时,苏道灵压叶晋一头,叶晋压苏道临一头,苏道临压叶百花一头,叶百花压苏道醒和苏道飞一头。

    苏道醒现在想起年幼时被叶百花这个假小子欺负的惨样,现在身上都隐隐作痛,但那些打架斗殴只是年少时做的事,他现在已经释怀,见到叶百花,神情非常的平淡,说道:“叶百花,数年不见,没想到你出落得倒是亭亭玉立。”

    叶百花秀眉一扬,冷笑道:“你敢娶我吗?”

    苏道醒差点从独角兽上摔落下来,一句话被叶百花噎得不知道如何回答,一拍独角兽,逃也似的走了。

    “臭男人,我叶百花可不喜欢你们,我喜欢败花。”叶百花伸手摸了一下身后的一个侍女一下,惹得那个侍女俏脸红彤彤的。

    “变态!”路人心中纷纷骂叶百花变态,但是当面不敢骂出来,他们可不敢得罪在东土皇朝如日中天的叶家。

    苏道醒领着四位护道人来到了北城苏家,牵着独角兽和万里马进了一所破旧的老宅院。

    “福伯!我们回来了。”苏道醒朝正在扫院中落叶的驼背老者喊道。

    福伯转身朝苏道醒一笑,道:“公子把祖业败光了,无家可归了吧,才来这个老宅院。公子的祖产可是半条街的产业啊,有一座酒楼,门面房十七间,一所画坊,数百亩地的田产,祖传瓷器,名画,无数。哎!”

    福伯的一声长长的叹息,让苏道醒非常的尴尬。

    要不是没有别的住处,苏道醒不会来老宅院居住,因为他最怕的就是福伯的唠叨,福伯有时唠叨一天,话不带重样的。

    苏道醒和四位护道人开始打扫房间,在圣元节的这一个月中,他们都要在这里居住。

    苏道醒下午就在别院中修炼,他现在已经是小宗师级的十二枷武王,在年轻一辈里是佼佼者,但是遇到那些老一辈的宗师级人物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他要勤加的修炼,有圣庙这样的逆天神器,破境并不是那么困难,他要尽快的成为宗师级武王,那样才有自保之力,才不会被唐乾的宗师级护道人再威胁。

    咣当!

    一群人直接闯进了老宅院。

    苏道醒和四位护道人目中满是杀机。

    福伯直接朝那群人骂起来:“你们想造反不成,大白天的敢擅闯苏家的宅院。”

    “福伯!”叶百花出现在庭院内,“我只是想和苏道醒来一场对决而已。”

    她一摆手,立即有仆从把一张供桌摆在了庭院内,上面摆放了水果,香烛,还有香。

    叶百花神色郑重的朝苏道醒说道:“今日你我一战,你死了,明年的忌日,我必定来祭拜你。”

    “呸!”连苏道醒这样斯文的人都朝叶百花喷了一口口水,他说道:“明年是你的忌日,到时我到叶家祭拜你。”

    叶百花朝着福伯,四位护道人一拱手,道:“这场对决是我和苏道醒的生死之战,请你们回避,以免影响我两对决的公平性。”

    苏道醒的四位护道人和福伯只好退出了宅院,关上了宅院的大门。

    宅院内只有苏道醒和叶百花两人。

    苏道醒望着叶百花,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百花随手拿出了一张生死状,递给苏道醒纸和笔,说道:“这是生死状,在对决前,先签了,就算你我其中的一人死了,活人也不会受到报复。”

    苏道醒接过纸和笔,在生死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疑惑的问道:“叶百花,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我虽然在小时候经常打架,但没有到了生死对决的这一步。”

    叶百花展颜一笑,道:“我刚刚晋升到了十一枷武王境界,修出了霸道的斗气,已经打遍叶苏城无敌手,今日,我就是想狠狠的欺负你。”

    苏道醒拖着下巴,苦笑一声,说道:“叶百花,如果我给你说,我成为了小宗师级的武王,你会不会收起你的生死状,有多远滚多远!”

    “哈哈!”叶百花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手指着苏道醒,“你是小宗师级的武王,这话,从苏道临口中说出来,我信,从你苏道醒口中说出来,我信,我就是大傻蛋。”

    苏道醒无奈的摊摊手,朝叶百花一拱手,道:“请!”

    叶百花眸中闪现一丝异色,但是她不相信苏道醒是小宗师级的武王,以为他在糊弄她,冷声道:“请!”

    叶百花随手掷出了八枚方孔铜钱,铜钱上附带着她的真气化作的火焰,她修的是火斗气,霸道无比,她一想到自己就要看到苏道醒被八枚铜钱追着满庭院闪躲的狼狈模样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让她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她射出去的方孔铜钱力道不说,光上面的真气火焰都能烧得十枷武王嗷嗷嗷直叫,苏道醒竟然伸手抓住了那八枚方孔铜钱。

    叶百花看到苏道醒手中的灵气,惊呼的差点大喊,她愤怒的朝苏道醒说道:“你修出了真气,你为何要骗我,你不是十枷武王,你是十一枷武王,已经温脉养穴过了。”

    苏道醒一摊手,一副无辜样:“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十枷武王了,只是你是十一枷武王,你心中一直认为我的境界没有你高,你才会误认为我为十枷武王。”

    “十一枷武王有什么了不起,我照样把你揍成猪头。”叶百花一击散手拍向苏道醒。

    苏道醒把八枚方孔铜钱捏碎,随手一拳轰了过去。

    轰!

    叶百花被苏道醒一拳轰得后退数步。

    苏道醒又是一拳,浑然天成,沿着玄妙的轨迹轰在了叶百花的脸上。

    叶百花尽管运转真气护住了脸部,还是被苏道醒那一拳轰得鼻青脸肿。

    苏道醒已经是小宗师级的武王,拳法浑然天成,每一击看似破绽百出,其实都非常的玄妙,一击必中,让对手避无可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