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36章不是冤家不聚首
    两把象牙弯刀静静的放在苏道醒的(身shen)边。

    这两把弯刀可是连修者都眼红的秘宝,价值比一座历史名城都要大,这样的秘宝都被世家收藏在储藏室内,轻易都不让人观看。

    苏老起(身shen),朝苏清河说道“立即告知所有的苏家人,不能把今(日ri)看到的事(情qing)说出去,否则就是苏家的罪人。”

    “是的,父亲,我立即吩咐下去。”苏清河应了一声,立即把家人集中在一起,开始吩咐事(情qing)。

    苏老躬(身shen)朝苏大先生和时喜一礼,道“请两位供奉为道醒保守这个秘密。”

    两大供奉起(身shen)还了一礼,异口同声道“苏老放心,定当保守秘密。”

    苏道醒都不知道自己(身shen)边的两把弯刀引起了一场风波,他休息了片刻,才起(身shen),走下演武台。

    苏道临失魂落魄的被苏清河搀扶着离开了校场。

    苏家人陆续离开了校场,他们一路上小声议论着今(日ri)的大比。

    苏道醒逆袭,成为家族大比第一,这是苏家人都没有料到的,更没有人料到在东土有巨大名望的苏道临会败。

    苏道临就是苏家的一个神话,他的不败神话一直没有人打破,今(日ri)被苏道醒打破了。

    苏道临一旦下了神坛,他在苏家的地位就不是那么高了,以后苏清河也不敢把所有的资源都倾斜给苏道临了,他不再是苏家最杰出的弟子。

    最兴奋的莫过于苏道醒,苏道临一直像一座大山拦在他的面前,他(日ri)夜修炼,就是为了击败苏道临,扬眉吐气。

    “扬眉吐气的感觉真好。”苏道醒呼出了一口气。

    “公子”苏红妆,苏断,苏憨,苏六指面色激动的围住了苏道醒,“恭喜公子夺得家族大比的第一。”

    苏道醒朝四人微微一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去吧。”

    一路上,苏家的人见到苏道醒都是(热re)(情qing)的打招呼,有的邀请苏道醒赴宴,被苏道醒以刚才对决损耗太大,需要休养为理由拒绝。

    苏道醒和四位护道人回到了老宅,来拜访苏道醒的人增多了起来,连苏清风这样的家族大人物都命苏道飞带着礼品来看望他,除了家主,苏老,两大供奉没有来见苏道醒,苏家的其他人几乎都来了一遍。

    福伯整(日ri)的念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第二(日ri),苏家小宗师以下境界的武王的大比照常举行,苏道醒在家休养(身shen)体,没有观看,据说出了两个天才弟子,一个是女弟子苏道兰,一个是苏道雄。

    一想到以前苏道兰,苏道雄抹着鼻涕(屁pi)颠(屁pi)颠跑在自己(身shen)后喊“哥哥等等我”的场面,苏道醒就笑出声来,真是没有想到那两个小(屁pi)孩现在已经是十枷武王了。

    苏家家族大比的结果传遍了叶苏城,让叶苏城的民众大跌眼镜,他们没有想到苏道临会败在苏道醒手上。

    苏道醒大败苏道临的事(情qing)传到了孔家,当时,孔妃萱惊讶得连手中剑掉在地上都不知,足足愣神了一炷香的功夫。

    无论是编写名人册的含笑生,还是圣院对苏道临发出圣院入学考核通知的老师都惊讶的以为是谣言,苏道临竟然败在了名不见经传的苏道醒手上,太阳真是从西面出来了。

    苏道临大败的消息已经在东土皇朝引起了轩然大波。

    苏清河命人为苏道醒送来了云泽庄园的房契,他本人倒没有露面。

    苏道醒与四位护道人商议一番,苏憨和苏六指前往云泽庄园去打理庄园。

    苏道醒在叶苏城采购了很多的圣元节的年货,让前往北疆的苏憨和苏六指带到北疆,交到父母手中。

    苏憨和苏六指都是孤家寡人,也不在乎圣元节,在节前,直接带着物品前往北疆,云泽庄园离苏清尚驻扎的城市非常的近,他们倒是颇为期待见到苏清尚,他们和苏清尚都有一段渊源。

    苏家的那座老宅院内,只有苏道醒,苏红妆,苏断,福伯居住在那里,一下少了苏憨和苏六指,显得冷清了不少。

    圣元节临近,家家户户都在院墙上悬挂着圣人的画像,希望圣人庇佑他们来年风调雨顺。

    离圣元节还有三(日ri)的时间,整个东土皇朝的民众都开始放下手中的工作,准备安安静静的过一个节(日ri)。

    老宅院内,苏道醒大比时消耗的精力已经恢复过来,他正在别院盘坐修炼,他刚晋升为十三枷武王,正在为晋升十四枷武王做准备,他的目标是成为宗师级的武王,拥有自保之力,因为他还有两个恐怖的敌人,一个是彭家,一个是邪王供奉。

    “道醒,走,去太白酒楼吃酒去。”苏道飞直接来到了别院内,在远处就朝苏道醒喊道。

    苏道飞的(身shen)后跟着的是一个(身shen)穿道袍的道人,正是苏道灵。

    苏道醒起(身shen),朝两人一拱手“见过道灵哥,道飞。”

    苏道飞不满的说道“道醒,我比你年长几个月,你为何不喊我道飞哥”

    苏道醒白了苏道飞一眼,道“苏道临比我年长一岁,你何曾见过我喊他道临哥”

    闻言,苏道飞苦笑一声,没有再在这个事(情qing)上争论。

    三人出了老宅院,前往叶苏城最出名的酒楼太白酒楼。

    太白酒楼是在百座名城都闻名的酒楼。

    太白酒楼是由一代儒商李唐所创立,目前已经拥有数百家分店。

    李唐还有一段典故传遍东土。

    李唐的唐字与皇朝的国姓相撞,一次老皇帝召见李唐,听到这个名字不悦,立即为李唐起了一个新名字,李太白。

    李唐是商人,不是世家出(身shen),只是贫苦人家出(身shen),见到老皇帝赐名,那是无上的荣耀,以后就以李太白为名,并把自己的酒楼名称改为了太白楼。

    老皇帝在位时去过一次太白楼用餐,比较满意菜的口味,亲笔题下太白酒楼四个大字。

    李太白立即把四个字裱了起来,每座酒楼都挂上这四个字的临摹字。

    一时间,太白酒楼闻名东土皇朝,达官贵族纷纷以前往太白酒楼吃酒为荣,使得太白酒楼的声名推到了一个巅峰。

    即使老皇帝仙去后的数十年后,太白酒楼依然是东土皇朝的最有名的酒楼。

    苏道醒随着苏道飞,苏道灵来到了太白酒楼,立即被店伙计引到了三楼的一个雅间。

    雅间内的饭桌上摆放的菜肴看上去色香味俱全,有的散发出灵气,竟然是修者食用的灵菜。

    一桌灵菜可价值不菲,够一户普通的人家吃喝一年了。

    “请”

    “请”

    苏道醒,苏道灵,苏道飞入座。

    先吃了一会灵菜,饮了一杯陈酒。

    “这一桌菜肴让道灵哥破费了。”苏道醒朝苏道灵一拱手。

    “这桌菜可不是我安排的。”苏道灵朝苏道飞哝哝嘴。

    “我这些年在外面为家族打理生意,有一些余财,一桌灵菜而已,用不了我多少积蓄。”苏道飞笑道,“一想到小时候,我和道醒被叶百花欺负的那一幕,恍若隔世啊,那时候,我们被欺负的那是一个惨啊。苏道临不帮我们对付叶百花,只好请道灵哥出手,还惹来了叶晋,道灵哥真是给力,揍了叶百花后,揍叶晋。那时候叶晋在叶家的名望就如苏道临以前在苏家的名望,没想到他在道灵哥手上被揍得那么惨。”

    “是谁在别人背后嚼舌头根子”叶百花和叶晋正在登楼,听到苏道飞的话,立即走向了雅间。

    “叶百花”苏道飞见鬼似的望着走来的叶百花和叶晋两兄妹。

    “道灵,好久不见”器宇轩昂的叶晋朝苏道灵一拱手。

    “叶晋,数年不见了。”苏道灵朝叶晋行了一个道礼。

    “叶百花”苏道醒朝叶百花一拱手,倒是不客气,直呼其名。

    “百花见过苏公子,道醒公子现在可是苏家的名人,百花见面都要很客气的。”叶百花一想起自己被苏道醒踢出别院的那一幕,恨得牙根痒痒的,恨不得活剥了苏道醒。

    “百花越来越明艳动人了。”苏道飞的一句调笑,惹来了叶百花杀人般的凶狠的目光。

    叶百花一(身shen)男士服,宽大的衣服把曼妙的(身shen)材都遮住了,她不施烟粉,的确与明艳,动人沾不上边。

    苏道醒和苏道飞小时候都喊叶百花男人婆的,现在苏道飞说叶百花明艳动人,分明是心口不一。

    叶百花和叶晋不客气的在雅间坐了下来,和苏道醒,苏道灵,苏道飞对饮起来。

    叶苏两家素来不和,要是让叶苏城的人知道两家的天才子弟坐在一起吃菜饮酒,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场尴尬的酒席才结束。

    当苏道醒,苏道灵,苏道飞和叶晋,叶百花一起走出太白酒楼的时候,街上的民众都怀疑的揉揉眼睛,他们实在不敢相信,这五人会一起从酒楼走出来。

    难道五人在太白酒楼进行了一场文斗

    五人显然不会坐在一起喝酒,也可能是在进行谈判。

    民众觉得他们这样的猜测才是合理的,反正他们不相信五人单纯的在太白酒楼饮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