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38章惊退邪王供奉
    圣元节的前夕,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在先祖画像面前上好贡品,点上香烛,祭拜先祖。

    苏道醒在宅院的客厅中摆放着贡品,香烛,他朝正堂中央悬挂着的爷爷的画像叩拜。

    画像中那个英武的老人正是苏道醒的爷爷,苏老的亲弟弟,当年的一代名将,可惜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们已经忘记了在东土皇朝历史上还有这么一位名将。

    “如果爷爷没有去世,现在他就是苏家的当权者。”苏道醒听说过爷爷英雄的事迹,当年自己的爷爷是连苏老都不得不佩服的人物。

    唰

    一股恐怖的气息罩向了苏道醒。

    苏道醒体内的灵力凌乱起来,他感知到了那道恐怖的气息是一个修真境的修者散发出的杀戮气息。

    “死”一道(阴yin)森恐怖的声音传进了苏道醒的耳中,差点震破他的耳膜。

    暗中的修者出手了,一道剑光如一道匹练斜斩而出。

    苏道醒转(身shen),手握弯刀,盯着那道剑光,生出避无可避的感觉,他举刀拦向了那道剑光。

    啪

    一件青色的物件突兀的出现在那道剑光一侧,轰碎了那道剑光。

    “这位道友,何必为难小辈,如有兴趣,让苏某陪你玩玩。”苏大先生出现在了虚空中,他踏着一柄青色的长剑,手中的锁链抽向了一处屋脊。

    轰

    那处屋脊被锁链抽得粉碎,一道黑影破空而出,化作了一道浮光掠走。

    “苏大,你总不能一辈子跟在他(身shen)边,只要他落单,老夫定取他(性xing)命。”(阴yin)森的话语从黑影消失的地方传来。

    苏道醒心神一震,他听出了那道声音的人的(身shen)份,自语道“皇朝的那个邪王供奉竟然亲自出手了,现在可以肯定,一直对我出手的就是那股邪王势力。”

    “多谢苏大先生的救命之恩。”苏道醒朝虚空中的苏大先生深深一揖。

    “今夜月光甚好,我只是出来赏月路过此地。”苏大先生仰首一望,尴尬不已,天空中一片(阴yin)云遮住了苍穹,哪有什么月亮,真是见鬼了。

    苏大先生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虚空。

    苏道醒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chuang)上倒头就睡,现在有苏大先生保护,他安枕无忧。

    天际露出了一丝鱼肚白。

    在苏家的祠堂里,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老太君正在祠堂内拜祭先祖。

    苏老太君

    苏老的母亲,苏家最年长的长辈。

    在祠堂两旁,苏老,两大供奉,苏清河,苏清风,苏家的一干核心弟子都来到了祠堂拜祖。

    “道临,道飞,来我(身shen)边,让列祖列宗好好看看这两个争气的孩子。”苏老太君一点老态都没有,宛若中年妇人一般,她慈(爱ai)的目光望向了苏道临和苏道飞,朝两人招手。

    苏道临和苏道飞满面激动之色的走到了苏老太君的两侧,一左一右,和苏老太君一起拜祖。

    苏老太君拜过先祖,苏老,苏清河,苏清风,一干苏家子弟按照(身shen)份以次拜祖。

    苏道醒朝前拜祖。

    苏老太君只是淡淡扫了苏道醒一眼,她并没有对这个家族大比第一的弟子高看一眼。

    拜完祖,苏家开始放鞭炮,鞭炮声压盖住了一切喧闹的声音。

    啪啪啪

    不仅苏家,家家户户都在放鞭炮,这是圣元节第一炮,寓意着一炮而红。

    苏老太君从苏道醒(身shen)边走过时,苏道醒体内的灵力立即起了反应,他这才知道苏老太君竟然是一位修真境的强者。

    他这才明白,坐镇苏家的不是苏老,不是两大供奉,而是这个苏老太君,看上去弱不(禁jin)风的一妇人,其实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修者。

    苏大先生和时喜见到苏老太君都低头行礼。

    苏道醒暗自猜测,苏老太君是比两大供奉修为更高的修者。

    苏家有苏老太君坐镇,百年无忧。

    苏老太君带着苏道临,苏道飞,苏老,苏清河,苏清风,苏道岚说知心话去了,其他人都离开了祠堂。

    “道醒,陪我去垂钓去吧。”苏大先生喊住正准备离开的苏道醒,他向来有垂钓的习惯,现在得时刻保护苏道醒,只好喊着苏道醒一起去垂钓,垂钓和保护苏道醒两不误。

    “好的苏大先生。”苏道醒躬(身shen)应道。

    苏大先生带着苏道醒,苏道明走出了苏家,来到了叶苏城郊外的一处湖泊边。

    苏道明拿出了准备好的一副鱼竿,交给了苏大先生,拿出另一副鱼竿给了苏道醒,自己在一旁伺候着。

    苏大先生坐在一块石头上,开始垂钓,他的鱼钩竟然是直钩。

    苏道醒在一旁,同样用直钩钓鱼,更不用什么鱼饵。

    苏大先生一会钓上一条大鱼。

    苏道醒慢慢看出了敲门,原来苏大先生是利用灵气钓鱼,一时明悟,感应着苏大先生运转灵气的法门,依葫芦画瓢。

    苏道醒(射she)出一道灵气如游鱼一般进入水中,寻找大鱼,如一条线牵引着大鱼咬住鱼钩,一抽鱼竿,把大鱼钓了上来。

    “原来苏大先生在传授我运转灵气的法门。”苏道醒这才明白苏大先生带自己垂钓的用心,心中充满了感激。

    苏大先生不断的变换运转灵气的法门,让苏道醒获益匪浅。

    苏道醒现在可以运转灵气,把意识附在灵气上,那道灵气就是他的眼睛,灵气游过的地方,一切纤毫毕现。

    “灵气真是玄妙,竟然有如此多的妙用。”苏道醒只觉得自己眼前仿佛打开了一道大门,一道通往修者世界的大门。

    苏道醒福至心灵,再加上这些时(日ri)的勤奋修炼,他的体内的灵气已经充盈到了一定的程度,这一刻,他(身shen)上的第十四道枷锁应声而断。

    他成为了十四枷武王,这一次的晋升完全拜苏大先生所赐,他起(身shen)朝苏大先生深深一礼。

    苏大先生淡淡的一笑,道“人体打破第十四道枷锁,就可以用意念附在物体上。其实在晋升前,你就已经能用意念附在灵气上,已经达到了十四枷武王的境界,所以,立即破境。”

    苏道醒这才明悟,一时兴起,意念附在了一只爬过的虫子(身shen)上,果然,自己宛若化作了那只虫子一般,以虫子的视野看着这个世界。

    “意念附体,有一大忌讳,那就是你意念所附的物体必须没有你强大,否则你立即会受到意念的反噬,切记,切记”苏大先生告诫道。

    “道醒谨记先生教诲。”苏道醒应道,他望了苏道明一眼,真是有点羡慕苏道明,有苏大先生这样的名师,迟早有一(日ri)能成为宗师级武王。

    苏道明同样很羡慕苏道醒,先生一语就能点醒苏道醒,可见苏道醒的天赋超绝,比自己强了百倍。

    苏道醒和苏大先生一直垂钓到了黄昏时分,两人(身shen)后的鱼篓装满了鱼,两人只是在体会垂钓的意境,否则光钓鱼,可以在一会的功夫钓百条千条大鱼。

    “你回华清府的时候,我会暗中保护你,等你到了华清府,我就不再保护你了,你最好待在华清府,没人敢动你,一旦出了华清府,那股邪王势力定会刺杀你。”苏大先生的话凝成了一条线传进苏道醒的耳朵中,而旁边的苏道明一点都没有听到。

    “先生能杀了那个邪王供奉吗想必先生的修为在那个邪王供奉之上。”苏道醒低声朝苏大先生说道。

    苏大先生苦涩的一笑,道“我和那个邪王半斤八两,谁也杀不了谁。你想杀那个邪王供奉,去请苏老太君吧,如果你是苏道临,她可能会出手,但是你是苏道醒,她估计不会出手。你爷爷在世的时候,多有得罪她,否则你爷爷也不至于那么早就去世。”

    苏大先生立即住嘴,他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了,泄露了一些本不该泄露的秘密。

    闻言,苏道醒心中波涛汹涌,原来自己的爷爷去世还与苏老太君有关系,很可能那是一桩被掩盖的惊天大案。

    苏大先生收拾东西,结束了垂钓。

    苏道醒随着苏大先生回去了,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屏除掉杂念,开始体会晋升十四枷武王后,自(身shen)的变化。

    他体内的经脉扩充了一倍有余,脉(穴xue)扩展了一倍有余,感知提升了十倍有余,最神奇的是能用意念附(身shen)在一些物体上,虽然不能((操cao)cao)控物体,但他有种感觉,自己强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操cao)cao)控物体,到时,万物都可以成为他的武器,可以((操cao)cao)控飞剑取敌首级于十里之外。

    他一想到苏大先生踏着青剑悬空的场面就一阵(热re)血沸腾,如果有一天他能踏着飞剑飞行,那是何等的惬意,何等的爽快,比轻功飞掠爽上百倍。

    圣元节过后,世家子弟都是访亲见友,携着家眷登山观景。

    唯独苏道醒待在宅院内,数(日ri)如一(日ri)的修炼,偶尔出去也只是在城中转转,怕引来邪王势力的刺杀,就没有出城。

    苏断和苏红妆一直陪在苏道醒(身shen)边。

    苏家的一位管事为苏道醒送来了一个(身shen)份玉佩,有了此玉佩,苏道醒以后在东土皇朝可以通行无阻,拥有了世家弟子的(身shen)份玉佩,有资格骑马进城,享有世家弟子所拥有的一切特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